笔下文学 > 小保安的梦想 > 第116章 法制新闻 二

第116章 法制新闻 二

    艾美的话音刚落,就出现了疗养院大门口的情景。随着薛前进的吆喝声,第一个走上前来的人是陶立发。
  
      他不知道自己的形象,正在被千万人收看。一边走,一边高声说:“我是派出所的,前来检查暂住人品。老薛,我能进去吗?”
  
      “请进,请进。”对于陶立发的讥讽,薛前进置若罔闻,根本不加理睬。
  
      “薛保安,我今天是来让疗养院关门的。怎么样,让我进去吗?”消防队的季大队长,多带了几个随从。
  
      薛前进若无其事的回了一句说:“既然你们想让疗养院关门,那就关呗。”
  
      “不但要关门,还要追究你们的法律责任。”接在季大队长后面,来了一个更狠的人。
  
      薛前进一瞧,连忙招呼说:“唷,这不是疾控中心的诸主任嘛。哦,我知道了,你们是和质监、药监一起组成的联合检查组。”
  
      “不对,还有我们工商局。”又来了一个人,立即表示了自己的不满。
  
      也难怪,人家也是检查组的一员,怎么能给说漏掉了。
  
      “对不起,对不起。忘记你们也是想要让我们疗养院关门的主力军。”薛前进连忙表示了自己的歉意。
  
      接下来,税务局的赵科长走了过来:“告诉你们,我是要来罚你们税的。”
  
      环卫处的人来了:“我们是来检查垃圾处理情况的。”
  
      建设局来了人:“我们是来检查施工单位资质和工程质量的。”
  
      辅警老徐也出了场:“二百万,没有二百万,我是不会走人的。对,还有你们答应给我的那两箱纯净水。”
  
      ……
  
      这样的形象和语言,让各个层次的观众看得目瞪口呆,无法置信。面对如此肆无忌惮的官员,还能让人再说什么呢?
  
      在电视画面上,一支支队伍开进了疗养院。
  
      电视台的男主持人开始说话:“大家可以看到,有些部门已经明确表了态。不是要关门,就是要罚税,甚至于要追究法律责任。
  
      太湖疗养院到底出了多大的问题,让大湖这么多的权力部门给关注上了呢?广告之后,请大家继续关注。”
  
      在背后策划围剿疗养院的人,并非是一些没有头脑的人。甚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上一句,反而都是一些头脑特别精明的人。
  
      当他们从各个渠道上,得知黄海卫视《法制栏目》正在播放的新闻时,第一反应就是立即调回自己派出的人马。
  
      要是冷家、杜家、郝家,还有远在省城的周家,都只是单一行动,事情并不会闹得这么糟糕。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大错,就是因为大家蜂拥而上。加上有些利欲熏心的领导,得到消息之后,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逢迎上层的好机会,也跟风而动。
  
      由于这一次的行动,没有一人从中协调指挥。大家各打各的鼓,各吹各的号。这才出现了各家权力部门,竞相争功的情景。
  
      郝飞的办公室里,秘书急匆匆的走进来禀报说:“市长,刚才郝天来电话,说是派出去的人无法联系得上。”
  
      “那就派人去,快,要快。再这么播下去,是要出大事的。”郝飞的额头上布满了黑线。他的眼睛盯着电视机的同时,立即作出了吩咐。
  
      如果早一点知道儿子发动了这么大的声势,来逼迫疗养院就范的消息。说什么,他也不会答应这样做的。
  
      这样的事情如果传出去,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其中的猫腻。再说,真要让疗养院就范,根本用不着这么多的部门联合出手。
  
      这些部门之中,任意挑选一到两家,都可以立即让疗养院进*入瘫痪状态。现在这么做的效果,恰恰是适得其反,南辕北辙。
  
      此时,不仅仅是黄海卫视在播放这一栏目的节目。就连新波、搜狗、腾信等大型网站也正在进行转播。
  
      这么一来,太湖疗养院门前发生的事情,已经在全国范围内造成了很大的轰动。
  
      此时屏幕上的镜头,是三辆挂着江水牌照的大卡车,正往疗养院方向开来。卡车上,装着几十头黑色的大肥猪。
  
      “停车。”到了靠近疗养院的道口,有一个年青交警拦上前来。
  
      “交警同志,这是怎么一回事?”第一辆卡车上,跳下一个戴黑色目镜的驾驶员。
  
      年青交警回答说:“接到上面通知,任何车辆和物资,都不准运入疗养院。”
  
      “交警同志,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你们想要饿死人家疗养院的人嘛。就是犯了罪的人,恐怕也是要吃饭的吧。”
  
      “别问我,我也说不清这是什么道理。嘿嘿,请回吧。给我说再多的话,也都是一堆废话。”
  
      “交警同志,能不能通融一下。这车子上装的都是活物,在太阳底下一晒,就会死亡的。到了时候,我可不好交待哟。”
  
      “猪子会不会死,这事我可管不着。贾局长给我们交警的指令,就是一句话,把疗养院给封死。”
  
      ……
  
      双方交涉了好长一段,交警还是没有放行。到了最后,三辆卡车掉头而行。
  
      开车时,为首的驾驶员发狠说:“交警同志,既然你们不讲理,我就到你们市政.府去讲理。”
  
      拦路的交警只是耸了一下肩头,什么也没有说。他们可没有想得到,这一切都已经被进行了实况转播。
  
      公安局贾局长的办公室,电视屏幕上播放的节目,也是黄海卫视的《法制新闻》。
  
      “快,快通知交警支队,一定不能让卡车开到市政.府。”贾局长立即下达命令。
  
      在他隔壁的办公室,局长余昆也在看电视。要说有所区别,就是多了傅局长和马局长的陪伴。
  
      “立即发出通知,让交警支队不要组织拦截。既然有人下达这样的命令,也就得要对事情的后果承担相应的责任。”余昆对办公室主任下达了命令。
  
      在短短的时间里,交警支队长连续接到两道截然不同的指令。
  
      “尼玛的,一个个都特么滴把老子当作是棒槌啊!”支队长立即破口大骂起来。这样的指令,他是怎么做都讨不到好处。
  
      一方是市局的一把手,一方是交警的分管局长。到了最后,有人帮他出了一个主意,那就是既管又不管,对两边的领导都有所交待。
  
      这么一来,太湖市区的大街上出现了一道奇特的景观。三辆满载黑猪的卡车在前面开,警车拉着警报器在后面追。
  
      不管卡车是开得快还是开得慢,警车始终落后于卡车30米的路程,绝对不会目前拦截。时间不长,卡车就堵塞了市政.府的大门。
  
      从省城开往太湖的高速公路上,一支小型车队正在疾驶。时间不长,就在太湖的出口处下了高速。
  
      车上坐的人,是江淮省的秦省长。昨天晚上,葛秘书和梅国强分析了好长时间,都没能猜测得到李守一的对策。
  
      在他们的想象之中,李守一很可能还是故技重演,利用网络的力量来对太湖官方进行施压。葛、梅二人分析之后,觉得此法不可能会完全奏效。
  
      来检查的这些人,肯定会要吸取过去的教训。即使是有过格的语言,也不会在监控范围内说出来。
  
      如果只是用文字发帖子,估计太湖官方也会有应对措施,根本不会让网络舆论形成声势。有了这么两条,李守一所面临的局面将会是很难很难。
  
      依照梅国强的猜测,李守一会不会有着另外的依仗?喝酒回来的鲁南,反复思索了好大一会,觉得不太可能。
  
      相处这么一段时间以来,李守一的所有交往,他都了然于胸,根本没有这种能够扭转乾坤的实力派朋友。
  
      到了深夜,由于没有其他的消息,就连梅浩然也有点躺不住了。为了防止万一失控,他让葛秘书给秦省长打了一个电话。
  
      今天一早,秦省长就上了路。来太湖的原因,自然是要为疗养院救火。就在车队下高速的时候,秘书吴山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省长,疗养院的事情,已经上了黄海卫视。”接完电话的吴秘书,立即报告说。
  
      听到这样的消息,秦省长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作为一方大员,最是担心的事情,就是管辖范围里的丑恶现象被人捅了出去。
  
      想到那种难堪的情形,他立即吩咐说:“快,快打开电视看一看。”
  
      有了省长的吩咐,车队很快就停靠到了路边。吴山泉亲自动手打开电视,调到了黄海卫视的《法制新闻》。
  
      “不错嘛,太湖市政.府这一次的手笔,可不算小嘛。”秦省长看到那么多的检查组一拥而上的情景,也是吓了一大跳。
  
      心中也是被吓到了的吴山泉,连忙请示说:“省长,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找个宾馆住下来,先看看形势发展再说吧。”秦省长一行人,没有直接开往疗养院,而是静悄悄地住进了太湖郊区的‘湖南宾馆’。
  
      刚一进*入到房间里面,吴秘书就打开了电视机,好让秦正看到疗养院那边的最新消息。
  
      “观众朋友们,各个检查组已经进到了疗养院的内部。请让我们追随他们的脚步,看看他们是如何开始检查的吧。”电视台的男主持人在引导着大家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