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恶魔高校之魔神 > 第一百四十章 决战前夕

第一百四十章 决战前夕


  “哈哈哈,这张超搞笑的。”晚饭之后,洗完澡的松田和元滨坐在冥时和一诚的房间,悠闲的看的白天拍的照片。
  今天一天的进程草草的结束了,在经历了渡月桥的战斗之后,很明显冥时一行人没有心情在继续逛下去,也就是陪的元滨三人随便逛了逛就回来了。
  “你们为什么笑的那么猥琐,是不拍到什么不健康的东西了。”身穿睡衣的桐生和爱莎她们走进来。
  “当然不是,我有好好的拍照的。”松田一边反驳桐生的话,一边放的大家一行的照片。
  照片是从新干线开始,接着是京都车站,饭店里,住宿的地方,金阁寺,银阁寺,清水寺,都是这几天去的名胜古迹的景色。
  一边欣赏的照片,看的大家的笑脸,那些珍贵的回忆一诚不经握紧拳头。无论如何一定要平安度过,然后平安回到驹王学园。
  冥时看了看一诚,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和自己一样的表情,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一切都在无言之中。
  放映结束,不久之后就是就寝的时间了,松田等人都陆续离开了,但是冥时他们房间还是灯火通明。伊莉娜,吉蒙里眷属,西迪眷属,阿萨谢尔,利维坦都集中在这个房间里。大家都在对今晚英雄派的行动做最后的讨论了,今晚注定难眠。
  在房间的最中央,摊开一个地图。毕竟是两人的小房间,容纳这么多人就没有多余的地方了,桌子什么的早就撤出来了。阿萨谢尔环顾四周严肃的开口道“那么我们来宣布最终作战计划,我们已经发动了所有战力,以二条城与京都站为中心展开警戒,目前虽然说英雄派没什么动向,但是京都各地都传出紊乱的气流,在不断的汇聚。”
  “紊乱的气流?”木场疑惑的问道。
  “嗯。没错,自古以来京都都是根据阴阳道,风水建设的大规模术士都市,而现在到处出现杂乱的气流,力量都向的一个方向流动那是二条城。”
  “怎么,怎么会。”匙紧张的咽口水问道“那会怎样,发生什么。”
  “很难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本来是一个稳定术式的大城市如果突然出现了两种极端,那么后果好点的是产生断层术式被破坏,最坏的,整个京都以二条城为中心化为乌有。混蛋安倍夜羽!”冥时冷静的说出了结果,暗自心中把安倍夜羽骂了个遍,他不可能不知结果的,竟然还敢!
  “首先西迪眷属的任务就是在京都车站附近待命,保护这间饭店也是你们的工作,还有不要让可疑的分子接近这里。”
  “是!”西迪眷属回答道。
  “接下来就是吉蒙里眷属,和伊莉娜了。很抱歉,你们的任务是进攻,等一下你们要前往二条城,老实说对你们的实力虽然肯定,但是还是会有些担心。对手是战斗力未知的曹操,要以救出八坂公主为优先任务,救出后迅速撤离千万不要恋战。”
  “阿萨谢尔,我们几人的战力足够么?虽然冥时很强但是对方显然也不弱呀。”这是一诚的疑问,这里加上冥时和伊莉娜也就六个人。
  萝丝薇瑟在一旁狂吐不止,看来酒后的状态一直不怎么好,一诚直接将她遗忘在身后了。
  “不过放心,好在有一个帮手会去帮你们就对了,那家伙可是真的了不得,有他的加入,成功夺回八坂公主的几率会大大提升。”阿萨谢尔自信的扬起了嘴角,既然连他都这么说了,那么来的人看来也是来头不小,是谁呀?冥时在心里疑惑的想到。
  “还有最不好的消息,不死鸟的眼泪只有三个。”说的阿萨谢尔拿出了怀里的小瓶子放在地上。
  “三瓶?会不会太少了。在这么说也是英雄的后裔,这样是不太看得起我们了。”冥时皱了皱眉头,这可以说是最大的不幸,将最一开始的好心情全部一扫而尽了。
  “没办法,我也是知道的,但是这已经是极限了,世界各地因为恐怖袭击都需要这样的回复神器,所以出售的非常快,这已经是目前可拿出的最大数目了,多一瓶都没有。”阿萨谢尔也非常的无奈。
  “总之两瓶给冥时你们古蒙里眷属,还有一瓶西迪眷属你们拿好,数量有限,要妥善保管。”
  “好的。”
  “知道了。”
  对于阿萨谢尔的指示大家都没有问题,各种拿上属于自己的眼泪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阿萨谢尔指向匙,“匙你在作战开始以后就过去吉蒙里那边去。”
  匙指了指自己,有些疑惑的说到“我么?”
  阿萨谢尔点头说到“嗯,这次事态严重到需要用到那个了。”
  “要,要用龙王!?”匙艰难的说出来,上次对阵洛基的时候,就使出来一次半龙王,这次是完全体,匙没有把握可以掌控好那股力量。
  “没错,就是这样,你的龙王形态对一诚他们非常有用,你负责支援吉蒙里眷属们。”
  “那是没问题,但是那种状态下,非常容易暴走的,很容易失控。”匙有些迟疑的说着,上次就已经差点暴走了,那还仅仅只是半龙王化,而这次要全龙王化,想必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
  “我了解状况,如果发生的暴走,一诚。那时候就要看你了,身为天龙,你需要控制好龙王的。”
  匙对一诚严肃到“拜托你了。”
  “好的,有你这个西迪眷属做搭档,感觉安心了不少。”一诚拍了拍匙的肩膀,肯定的说到。
  “还有,冥时跟你战斗的那个家伙分析出来了,你还是最好小心一些为妙。”阿萨谢尔对冥时说。
  冥时疑惑的问到“怎么了,那家伙有什么问题么?”
  “嗯有很大的问题,那名字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百年前的人,还有就是他的招数稀奇就连我也没有见过,所以让你小心为好。”
  “嗯?”阿萨谢尔的话给了冥时很大的心里压力,普通的人类可以活过百年?有是有但是看他的样子简直年轻的过分根本不像活了百年,还有他的招数连神器百科的阿萨谢尔都没有见过……
  “恶魔,天使,堕天使,妖怪联合起来,组成包围网,免得那群家伙逃跑,如果可以解决他们,那就加以解决会比较好。”阿萨谢尔对此冷笑着,看来对他们怨念已经极其的深了。
  利维坦开心的笑着,但是冥时从她的眼神中可没有看到一丝笑意“外面的包围交给我身上了,各个势力都由我指挥一起发动猛攻。”
  “还有,我和苍娜酱她们取得联系了,如果需要的话,她们也会到这边进行后援工作的。”利维坦说道。
  “话说阿萨谢尔老师,既然会长她们都知道了,你没有通知社长她们么?”一诚好奇的问了问阿萨谢尔,这么大的动静莉雅丝她们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嗯,本来是想告诉她们的,不巧的是她们回到领土去了。好像发生了一些暴乱,是旧魔王派残党引起的。不过不幸的是不只是莉雅丝过去了。同时同行的还有古蕾菲亚,而本土领地上宗主夫人好像也在,惹怒了这三个女人我想那些暴徒可能已经完蛋了。”说的阿萨谢尔抖了抖好像想到什么不好的东西。
  同时冥时的嘴角也在不断的抽搐,想到了莉雅丝平时的作风,在看看那三位女性的称号,好像已经宣告了那些暴徒的死刑。吉蒙里家里的女人可是非常恐怖的,看看莉雅丝的父亲,在看看萨泽克斯,嗯,实在是太危险了。
  阿萨谢尔清了清嗓子“就是这样了,这次作战计划到此结束,还有可别死了,教学旅行要平安回家才算结束,京都就由我们来守护!没有问题吧各位!”
  “是!”
  所有人都在大厅集合,冥时在吉蒙里眷属中叮嘱这次的战斗,就连他自己也是十分的紧张。担心这次会出现什么意外,毕竟对方的实力十分的强大对方都是传说中的英雄人物,他们真的能胜任这次任务吗。
  “怎么了?冥时?”木场看的陷入沉思的冥时问到。
  冥时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一点,将脑子里的想法甩了出去“只是有些惆怅而已,真是的从最开始一直没有停下呀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真正的和平才会到来。”
  木场也附和的叹气“哎,是呀,究竟什么是个头。”
  “一诚,过来一下。”这个时候阿萨谢尔挥手将一诚叫了过去,而他的声音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视线。
  “哦,好的。”一诚一阵小跑过阿萨谢尔身边。
  正当大家感到奇怪的时候,阿萨谢尔从怀里掏出一个闪耀着赭红色的好像一个宝石的东西。随后听到阿萨谢尔说道“这个东西是我之前制服附近的一个痴汉,从他的身体里飞出来的,然后听说冥时说可能是你的可能性,结果一分析还真有你的魔力波动。”
  “哈!?这就是我的可能性?”难怪一诚大叫,毕竟从痴汉身上飞出来的东西,也就等同于他就是这些痴汉的始作俑者么。
  “啊……”匙显然也听见了阿萨谢尔的话,吃惊的合不住嘴了,一诚可真是了不起呢,莫种意义上讲。
  冥时看的匙身边的几个女孩,好吧,果然呢。看的旁边几位那关心的眼神果然身为龙王的继承人都是有开后宫的潜质呀。
  一诚拿的自己的可能性感觉自己没什么变化然后问到,“德莱格?我感觉没什么变化呀。”
  【没错,就是这个,这里面有你和我的魔力,不对等等!这是什么情况!】本来说话平稳的德莱格语气变得十分激动,最后变得悲痛欲绝。
  “怎么了德莱格!”听的德莱格的语气变化,一诚有些着急。
  德莱格沮丧的说道“你的可能性,在人体间不断的跳跃,游历了整个京都,甚至连欧派都抓过。”
  “你说什么!!!”一诚大叫道。
  “额……”在一旁听的冥时不经无语,真是什么样的渴望就有什么样的可能性呢,本来因为任务而导致的不安的内心也被这家伙一闹而完全消失了。
  “啊,果然呀,这一带的痴汉骚动是你的可能性引起的呢。”阿萨谢尔无奈的捂额。
  “所以说德莱格,这可能性的能力有多强。”冥时在一旁问到,从最一开始可以伤到他,在搞出那么多名堂才回到一诚手里,总归有个什么收获才归正常吧。
  【我不清楚,但是量的确在增加呢,成长的方向我也不知道该什么形容。】德莱格给出的答案也是未知,这对一诚等人也是一个苦恼。
  “竟然给那么多人带来麻烦,一诚同学你可真是,最后要给他们道歉才行啊。”萝丝薇瑟在一旁无奈的说着。
  “真是对不起,我会跟他们一一道歉的。”一诚也怂拉的脑袋。
  “一下子给别人添麻烦,一诚老是做出无法理解的事情,唔唔!好想吐!”萝丝薇瑟捂住嘴巴,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真是的,你还好意思说别人,自己不能喝酒还硬要喝,回到酒店就一直吐,好想你没有资格说他吧。”阿萨谢尔在一旁说道。
  “还不是你的错,大白天就在那种地方喝酒,我……唔唔!快吐出来了!”说的萝丝薇瑟终于忍不住跑去了厕所,
  阿萨谢尔感慨道。“真是太惨了。好了,你们去做准备吧。”
  “冥时我问你个问题?”在做最后的准备时候,一诚走到冥时身边。
  “怎么了?”
  一诚将自己的心里的想法说出来“我稍微考虑了一下,【英雄】到底是什么?不是说词汇,而是说英雄这一种存在到底是什么。”
  在怎么说英雄这一词都有的正义,救世主之类的意思,大多是正义的一边,那么他的作为和英雄的名号有关系么。
  冥时笑了笑“怎么思考人生了?所谓的英雄就是拥有特殊能力,力量的人,按理来说应该运用这些能力来建立人类的伟大功绩,所谓的英雄是敢为人之所不敢为,敢当人之所不敢当。拦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坚强刚毅,屡败屡战。如此之人,方可称为英雄!”
  冥时自然知道他心里想的什么“而他们与生俱来可以成为正义的伙伴,他们是被选中天生拥有神器的存在,但是绝对非所有的神器持有者会成为英雄,毕竟【拥有与生俱来可以成为英雄的神器】和【成为英雄】是不画等号的。”
  “英雄呀,天生成为正义的伙伴。在人类的那阶段冥时没有过幻想么,自己是救世英雄一样的存在。我们就像是英雄的反面,恶魔加龙坏人味十足呢。”一诚讽刺的笑了一下。
  冥时拍了拍他的肩膀“就好像世间没有绝对的东西一样,事物都有多面性,没有绝对的正义,没有绝对的邪恶。你是光那不代表你所做的都是正确的。你是暗的时候你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么?不是吧。而你现在应该想,自己想做什么,想成为什么。”
  听到冥时的问话,一诚毫不犹豫的说,“成为上级恶魔,然后当上后宫王!”
  冥时笑了笑说道。“那不就行了,你自己坚定不移这就好了,只要信念够足以支持你走下去不可以了,想那么多干嘛。”
  一诚恍然大悟对呀,想那么多干嘛“对了,老师说的那个增援要是没过来我们就被打败怎么办?”
  一诚将他最后的问题问出来,冥时沉默了片刻,自信的笑的说道“没问题的,我相信大家可以,怎么说咱们也是经历过神战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定可以的。”
  “对呀,也是相信自己。谢谢冥时。”说的一诚感觉自己释怀了许多。
  对,绝对可以成功的。冥时摸了一下胸口的印记,只要将那个东西放出来别说是曹操了,就算是真正的神也有可能绞杀。数千拿非利人的怨念以及其本身全部能力结合的力量,怎么能不强大,就是使用后结果就是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