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一念天荒 > 第五十三章 邪念暗生杀心起

第五十三章 邪念暗生杀心起


  风雪中,青凡望着百丈外安静祥和的雪龙山,他任由白雪落在脸上化作水珠,随即闭上了眼,而后沉默着抬起头,望向了云空。
  闭目的世界,永远都是无尽的黑暗。
  青凡将六识封闭,将整个身心完全的置身在他眼前的黑暗之中。
  黑暗中,你看到了什么?
  正义?邪恶?
  所谓的正义与邪恶,不过是人心而已。
  若心存正义,岂会不问因由,妄下杀手,此举与邪修有何区别?
  就算问明了因由,只怕也会下杀手吧!
  仁正,不是挂在口边,而是放在心中的。
  站在黑暗之中,青凡思绪万千。
  悠然之间,他的耳边传来了一片嘈杂之声。
  “你错了,你实在愚不可及。”
  “我若是你,定要以手中长剑,抹脖子自尽。”
  “你活着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让别人杀你不成?”
  “既然如此,你还是自尽好了,为什么等人来杀呢?死了多好,死了就不用再去管那些正邪善恶,就可以一了百了。”
  “就你这样,还要当侠?侠者之名,岂是你这种无知愚昧之人所能相提并论的?”
  “你想念亲人,那便去陪他们好了。”
  “你刚才怎么没死透,你不是一直都想死吗?”
  “这么多年,你何时受人尊崇,何时被人惦记,仙华派都不要你了,如今你举目无亲,不如死了吧!”
  青凡闭目的眼角有泪流出,他的心底默念着一句话。
  “这一生,这些年,确实有些累了!”他双手举剑,横在了脖颈之处。
  正在此时,有人声透过雪雾传进青凡的耳边。
  “什么人,敢擅入雪龙山?”
  随即,青凡的双目蓦然睁开,他低头看着脖颈之处的千真剑,心中一阵后怕。
  “邪念?”
  青凡幡然醒悟,他仔细回想着方才所发生的一切,自语一声,“或许,我真错了。”
  “仁者,侠者,不是放在口边的,若是脱离了心之界限,便会落入邪念之中。”
  远处,有一名婴变境的年轻男子跑来,他模糊的透过雪雾看到来人之后,便冷声问道:“你乃何人,速速报上名来,可有要事来我雪龙山?”
  青凡望着来人,回复道:“寒青。”
  “寒青?”年轻男子顿时一惊,再次道:“寒青?他早已与五位师伯相斗之后同归于尽,你又是哪个寒青?”
  “天寒宫。”青凡冷笑一声。
  “休要胡言,既然你不肯告知名讳,那你来我雪龙山做什么?”
  “做什么?”青凡闻言,脚步继续向前,口中淡然说道:“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放肆,雪龙山岂是你这种无名之辈擅入之地,速速离开,否则休怪我无情。”年轻男子说完,见青凡依旧前行,立刻拔出了手中长剑。
  “找死!”
  眨眼间,青凡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年轻男子的身后一步之外。
  他的身后,年轻男子的身躯一动不动的持剑站在那里。
  等别人来杀,不如先下手为之。
  青凡步伐平稳,他也知道,若非此人,他只怕便会在心生的邪念中,自尽身死。
  只是,他来此,本就是为了杀人而来,他已经有了身死的觉悟。
  邪念暗生,青凡却丝毫不知,他只以为醒悟之后,邪念便会散去。
  只是,有些与本心相违的事情发生之后,却再也无法改变一个人的心念,或者是‘邪念’!
  青凡走出三丈,又有人前来,待看清青凡的相貌,又模糊不清的看到三丈外的年轻男子,他喊道:“师弟,你为何站在那里,他是何人,可问过名讳?”
  “他死了。”青凡冷漠的说道。
  闻言,这名婴变中期的男子立刻醒悟,他刚拔出剑,却只是觉得脖颈处微微一凉。
  一步踏出,青凡神情冷漠,他的剑上,有血滑落。
  “什么人?”
  终于有人察觉到异常,婴变后期的五人结伴而出。
  青凡走出了十五丈,他的身后,已有七人丧命。
  “不好,有人闯我雪龙山,速速通知长老。”山门处,有人喊道。
  “吵什么,有老夫在此,谁敢擅闯。”一名归灵中期的中年男子怒喝一声,随后走出雪龙山。
  中年男子一个闪身,就来到了青凡的对面,待察觉出青凡的修为,看到他手中滴血的长剑后,他立刻惊呼一声:“归灵后期?你是何人,为何擅闯雪龙山,杀我同门?”
  “天寒宫,寒青。”
  青凡说完后,身影一动,就已到了中年男子的身后。
  “好快的剑……”中年男子脸上挂着惊容,四个字吐出后,他便气绝身死。
  青凡继续前行,六十丈外,便是雪龙山的山门。
  他早已打定主意,雪龙山出来一人,他杀一人,出来十人,他便杀十人。
  “呼延师伯死了?快敲响龙钟通知长老,有人闯山,杀我同门。”站在山门处的人大声喊道。
  随即,群山之中,响起了钟鸣。
  “何人闯我雪龙山,这是闲命长了?”
  “高石师兄勿急,你也知道,就算有人闯山,也不会掀起什么浪花的,我们先旁观片刻,等其他人出手后,我们再动手也不迟。”
  “师弟说得对,若是无人得见,这杀敌的功劳可怎么分。”
  两名归灵后期的大修士相视一眼,口中传出几声轻笑后,便踏着悠闲的步伐,前往山门处。
  雪龙山大殿之中,掌教研诩听闻着钟鸣声,暗自皱眉,开口问道:“莫非是天寒宫的人到了?”
  “哼,寒青杀我五名问道大能,天寒宫还敢亲自上门。”研诩冷哼一声,随即命令道:“岳和,你与孙竹、逸灵、呼元即刻前往山门处,向其问明原由,若是云水老匹夫无理发动八脉大战,即刻来报。”
  岳和称“是”,随即带着问道中期的三人离开了大殿。
  “师兄,你就放心吧,云水也不过是问道中期,在四位师弟的手中,他绝讨不了任何好处。”
  研诩点头。
  随后,大殿中的几人便耐心等着岳和的回禀。
  大殿与山门所在,相差很远,步行也需盏茶时间。
  ……
  雪龙山山门外,此刻发生着一场惊世的混战。
  青凡阴沉着脸,一个人独自面对着雪龙山的一百八十六名修士。
  在这一百八十六人中,有七十六名灵变修士,六十二名婴变修士,其中还有二十四名归灵初期,二十名归灵中期。
  仅有四人,悠闲的站在山门处,谈笑间对混战中的雪龙山修士指指点点。
  这四人,便是归灵后期的大修士。
  “高石师兄,那是我看上的一名女修,再过几日,我便将她纳为妾室。”
  高石眉毛一掀,透过雪雾看到那名挥剑的女修,笑道:“嗯,能让你看上眼,也是她的运气。”
  “师兄,这么多人对付一个小辈,是不是有些大材小用了?”高石的身旁,另一名归灵后期的男子询问。
  “韩乐师弟别急,现在是他一个人,说不定等会儿就会出来更多的人。”高石淡然笑道。
  “他是谁,问明身份了吗?”韩乐点头,再次向另一人问道。
  “不知道,我来此之后,这里的混战已经开始了。”另一人答道。
  高石眯着双眼,心道:“看来都是为了能够在最后争抢功劳啊!”
  混乱的场内,青凡步法丝毫不见紊乱,在他的耳边,传来了寒龙的声音。
  “主子,有龙爷为你压制修为,这些修为低的可怜的人,又怎能看出来。”寒龙笑着传音,他也明白,青凡命他将他的修为压制在归灵中期,是为了产生迷惑之效,以此来引出更多的人。
  高石眼见青凡只守不攻,败势已定,便开口道:“你等勿要再拿他练剑,速速将他杀了,引出那些暗中的人。”
  “是!”
  众人笑着回道,出手再不留情。
  听着此话,青凡的嘴角露出了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