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乾坤转混沌 > 第二百八十五章 血凤剑

第二百八十五章 血凤剑


  叶正风的脸色沉了一下,眼中黑芒一闪而过,气势也从体内狂飙升腾而起,漆黑的血海如同喷泉一般直冲天际,让青年炽热耀眼的光芒顿时就是一黯。
  但是青年沉声怒喝一声,身上气势又是一动,整片燃烧的烈火天幕变幻起来,化成一只栩栩如生的枭翔神凤,带着炽热的火焰,朝着叶正风猛冲而落。
  叶正风冷哼一声,毁灭之力全然凝聚在右拳上,拳头虚轰火凤一拳,毁灭血海顿时化成一只破天巨拳,拳劲悍然轰碎了那只火凤,甚至整片火海都全然轰碎。
  “厉害!我还从未见过有任何道威能把不灭的涅槃之火也瞬间扑灭,只不过就这样还不够!”
  青年怒喝一声,手中出现一柄赤红火箭,涅槃之火又再次在剑上熊熊燃烧起来,但这一次周围却没有半点温度提升。
  青年的身影也化成一团狂暴的火焰,闪烁着刺目的火光,剑光朝着叶正风猛然刺出。
  叶正风的脸色就是一凛,此人的实力可怕,没有温度提高,乃是此人的火焰全然凝聚在剑上,没有丝毫泄露,这般老道的力量掌控,除了自己之外,还从未在年轻强者上见过。
  但此人的实力,依然只是巅峰道王而已。
  叶正风体内雄浑的气血翻腾而起,身上绽放出一阵玄光,拳头发出一股奇特的波动,无视着赤红长剑的锋刃和炽热,悍然轰向那柄刺来的长剑。
  “脱手!”
  叶正风冷喝一声,拳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强悍的震荡力,直接轰落到剑尖上。
  巨大的震荡力瞬间从剑尖传导到青年上,让青年虎口崩裂,甚至震伤内脏,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妄想!涅槃之劫!”
  感受到叶正风的可怕拳力,青年剑光一转,灿烂的火焰再度爆射而出,剑刃夹带着火光,直接朝叶正风的颈上削去。
  叶正风的眉头一皱,他尽管没有用出法则之力,但是他此时单以力量就远超巅峰道王的层次,道威更不是巅峰道王能匹敌的,但居然连此人的剑都震不开,不过并不是此人的实力足以抵抗自己,而是手中的长剑有古怪。
  看着削来的长剑,叶正风的目光依然没有改变,左手居然硬生生突入到赤红长剑的剑锋之上,五指如同剑锁一般,把长剑牢牢的锁在手中,右拳再轰向青年。
  青年脸色瞬间大变,但是体内的道元无论怎么样爆发,依然挣脱不了叶正风左手的钳制,眼看叶正风的右拳就要轰上他头颅!
  “噗!”
  青年口中又是一口精血喷吐而出,直直的喷到赤红长剑上,精血没有被炽热的火焰燃烧,反而如同火油一般,使得剑上烈火燃烧的更为猛烈,一阵奇特的波动从剑中发出。
  “法则波动!”
  叶正风脸色又是一变,从长剑中居然迸发出法则之力,一股炽热的温度从剑中发出,让叶正风也感觉掌心滚烫至极,不得不放开钳制长剑的左手。
  而青年则是乘隙,手中长剑又是一转,再次朝着叶正风颈上削去。
  叶正风眼中黑芒一闪,一阵同样玄奥的波动从叶正风身上狂飙升腾,毁灭血海一瞬间便全然收拢起来,彻底回到叶正风的体内,然后化成更为狂暴的力量,全然化成拳劲,再度悍然朝赤红长剑轰去。
  “铮!!”
  一声巨大的金铁爆响,直接从两人之间响彻而起,只见一道血线飙射向了天际,同时一道赤红身影也化成残影,朝着后方暴退而去,直接轰落到地面上。
  烟尘尽散之后,叶正风依然稳稳的站在地面上,而青年的脸上带着阵阵浓烈的漆黑之气,嘴角不断有着鲜血流出,眼中震惊至极的瞪着叶正风。
  “好可怕的人,居然在道王之身就能这般操控法则,以其反击速度来看,明显是已经完全掌握己道法则,就如同道皇一般,这根本已经不是什么天赋、什么体制能做到的事情,难怪这家伙能屠杀这般多同级的强者!!”
  青年此时体内已经被叶正风的法则入侵,不断破坏其肉身和加紧神魂,但是青年却依然震骇至极,就像没有感受到一般,完全被叶正风的法则所震慑了。
  青年停下攻击之后,叶正风也没有再抢攻,他的体内已经被自己的毁灭法则入侵,法则会不断磨灭其体内拥有的一切,若是没有应对之法,青年迟早都会道陨魂消。
  良久之后,青年脸色上才闪过一丝黯然,左手在赤红长剑上抹了一下,把掌心割裂开,鲜血都涂抹在长剑上,赤红长剑又再次爆发出一阵微弱的法则波动,熊熊火焰在青年身上燃烧起来,但是青年的脸色却在燃烧中缓缓恢复起来。
  “难怪她一直对你念念不忘,以道王之身居然就能掌控法则,就算是未用法则之时,实力也依然稳稳的压着我,如果不是仗着血凤剑,只怕我早就已经败了。”
  青年叹息了一声,目光有些复杂的看着叶正风。
  叶正风瞳孔顿时就是一缩,这青年手中的赤红长剑,居然是凤凰族传说中的镇族神兵之一血凤剑,这可是和魔弑同一等级的神兵。
  而且血凤剑一直被凤凰族束之高阁,除了罕有的一两次之外,从未带出过凤凰族一次,威能根本不是此时还没修复的魔弑可比。
  此人居然能带出血凤剑,甚至能使用,引出其中的一丝法则出来,此人的身份,只怕所谓凤凰族少族长,也根本比拟不了,或者只是此人其中一个身份而已。
  “你到底是谁,话都不说便朝我攻击,尽管我也能猜到你来找我麻烦,是因为舞师姐,不过就算随便来一句解释,也好过什么都不说吧?”叶正风震惊一下之后,很快便再次淡然下来,对着青年说道。
  青年撇了撇嘴,身上燃烧的熊熊火焰逐渐回到血凤剑上,青年身上已经完全恢复得和之前一模一样,连半点气息也没有消减,比起叶正风的生机之力恢复自身,还要厉害数分。
  “原本我只是半个失败者而已,尽管我也没有追求过她,不过她却因为你不断拒绝族中的婚约安排,早知道就不和你这样的怪物打了,弄得我现在完全失败了,你这家伙给我等着,你已经证明你的价值值得她这样做,不过你胜我一次而已,将来我绝对不会一直输下去的。”
  青年对着叶正风笑道,眼中很快便再升腾起炽热的战意。
  叶正风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青年,这家伙由始至终都没有回答过自己一个问题,就算现在停下来了,回答起来居然还是顾左言他,这家伙听不懂人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