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不朽道魂 > 第845章 两个女人

第845章 两个女人


  “就是……虽然玄力修炼也不是特别讲求天赋,但每个人的资质终归是有一定差距的,尤其是越到后期越明显,贺巍突破到凝血境就花了四年,按理说很难再入破玄了,没想到有一次出去执行任务,贺巍险死还生,竟从凝血巅峰到了破玄境,大伙儿都很为他高兴。”
  裘褐似乎也生出了一丝怀疑,但还是摇摇头道:“可是没道理啊,他对大小姐的感激是发自内心的,绝非伪装,一个人想要掩饰一个月或许可能,但这么多年都始终滴水不漏,就很不现实了。”
  玉凌沉吟了片刻,又道:“当时遇袭场面是怎样的?你再具体说说。”
  裘褐恨恨道:“还能怎么样,就是被那群无耻刺客偷袭!本来他们刚一出现,我们就迅速作出了反应,但不知怎么回事中了毒,玄力就像被冻住了,十成修为只发挥出一两成,情况就变得一边倒了……”
  “敌方实力如何?有多少人?”玉凌感觉自己就像个录口供的警察。
  裘褐描述得很详细:“六个人,都是破玄巅峰高手,一律穿着黑衣蒙着面,连刀都是一模一样的,只是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他们拿刀的姿势有些奇怪……”
  “确定没有金刚境强者?”
  “没有,那种级别的强者虽然地位高高在上,但都是各个势力的中流砥柱,轻易不会离开己方领地,因为大家对金刚高手都很忌惮,他们就算能混入临安星,也很难悄无声息地混入罗安城。”
  “嗯,你觉得他们的姿势哪里奇怪?”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只是一种直觉。”裘褐绞尽脑汁地思索了半天,也仍是一脸困惑。
  “你有没有看到一位缺了半截小指的刺客?”
  “没有,当时场面太混乱了,我哪顾得那些细节。”
  “跟你对战的那名刺客有什么特点?”
  “我只注意到他的玄力属性无比刚猛,还带着灼烫的刺痛感,这明显就是罗家的曜日诀!”裘褐对此耿耿于怀。
  “你中了毒,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吧,他为什么不杀你?”
  裘褐恼羞成怒道:“你还是怀疑我?”
  玉凌平淡如水地道:“事情结束之前,任何人都有嫌疑,不过你也用不着这么生气,至少我相信你不是叛徒。”
  裘褐似是受到了莫大的宽慰,定了定神道:“我不知道,我还以为我已经死了,因为那个刺客一刀捅穿了我的胸膛,就把我踢飞到角落去了,我本来还想爬起来继续参战,但体内却如火灼烧,一点玄力都抽不出来,因为太过痛苦,我的意识渐渐变得模糊……”
  “最后的印象是,那些刺客杀完了人,正要翻窗离开的时候,其中一人忽然发现我还没死,就想过来补一刀,却被他的同伴制止了。”
  “他们好像交谈了两句,但我什么也听不清了,我拼命地瞪大眼睛,只看到一个刺客向我走来,紧紧地盯着我不言不语。”
  “我从来没见过那么可怕的眼睛,仿佛一口黑洞,或者说深渊一般的漩涡,我的思绪仿佛被抽离剥夺,整个人都陷入了天旋地转的混乱中,我以为我一直在昏迷,没想到变成了一个疯子……”裘褐半是尴尬半是痛恨地道。
  “那是一位魂师,他对你施展了一种迷失心智的魂符。”
  “魂师?不可能啊,他明明是一个破玄武者。”裘褐难以置信地道。
  “为什么不能兼修?”玉凌倒觉得很正常。
  说到底,他还是不太习惯无涯星系专修单一体系的氛围。
  “兼修也不能这么夸张吧?他哪有那么多精力?我敢担保这些刺客都正值壮年,如果他两系同修还能到达这个级别,那只能说明他比一流天才也不逊色多少了。”裘褐皱眉道。
  玉凌看裘褐已经钻入了死胡同,赶忙转换话题道:“话说回来,整个刺杀过程中你们肯定发出了不少响动,但为什么没人来支援?”
  裘褐瞪眼道:“这不应该问你们罗家吗?什么玩意儿,就放任我们被刺客屠杀,整整几十秒一个人影都没有,反应迟钝也不能迟钝成这样吧?”
  “你冷静一点。”助手又压不住火气了。
  “确实很奇怪,罗家或者夜王楼当晚没有人值守吗?”玉凌转头问助手。
  “有是有,大小姐早就将他们抓起来审问过了,他们说天刚黑的时候,慕容家就有位保镖下来跟他们说,使者们要与几位佳人共度良宵,不希望被打扰。”
  助手愤愤不平地解释道:“大家都是男人,谁不懂那点儿破事?值守的兄弟们就会意地退远了一些,等到凶案发生的时候,他们再赶过去就迟了……”
  裘褐恼怒道:“几位大人刚到,又累又乏,哪有心思拈花惹草?我们根本就没有叫夜王楼的姑娘过来,肯定是你们的人推卸责任!”
  助手断然道:“我承认值守的兄弟可能有些懈怠了,但他们亲眼所见有两位模样极美的姑娘上了楼,然后一直都没有下来……”
  “不可能!我们怎么没见着?那两个女人呢,你把她们带过来!”裘褐坚决道。
  “我怎么知道她们跑哪儿去了,这一片混乱的,大家都只顾着追查凶手,谁还管两个女人?”助手烦躁地道。
  “你还不明白吗,她们肯定有问题,说不准就是刺客的帮凶!”裘褐大喝道。
  助手显然也想到了,但正因为如此才更为难:“我都不知道那俩人是谁,要从何找起?”
  “不如问问管夜王楼的鸨母,看那天晚上有谁擅自行动。”玉凌道。
  “我也去。”裘褐现在神智正常,可不想再被关“监狱”。
  玉凌本以为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突破口,没想到找到夜王楼的鸨母后,这个风韵犹存的半老徐娘只是脸色煞白地畏怯道:“什么?有两个姑娘擅自去找慕容使者?我、我不知道呀……”
  裘褐恶声恶气地道:“你好好想想!别给我装糊涂!”
  “可我真的没注意这些啊,那天晚上人来人往的,我招呼客人都招呼不过来……”鸨母吓得一哆嗦,险些腿一软瘫倒在地。
  玉凌给裘褐使了个眼色,他才按捺住怒火,悻悻地站到一边去。
  “这样吧,你去把所有姑娘还有服侍她们的丫鬟都召集过来,当面对质一番。”玉凌放缓语气道。
  “是是是……”鸨母惊魂未定地点了点头,慌忙转身就走。
  “等等,别跟她们解释具体原因,就说你有事跟大家商量。”玉凌又吩咐道。
  鸨母心念一转便明白过来,这是不想打草惊蛇。
  可是姑娘们出了问题,她又怎么逃脱得了罪责?
  鸨母越想越心慌,但事已至此,她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玉凌坐在屋内等了片刻,没过一会儿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几声惊骇的尖叫。
  “又怎么了?”裘褐和助手都很不耐烦。
  “过去看看。”玉凌浮起一丝不好的预感,刚刚跨出门外,鸨母就跌跌撞撞地跑过来,哆嗦着道:“小、小窈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