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是黄河捞尸人 > 第一百七十章
既然已经确定好了方向,我也就不再啰嗦了。遥望一眼前面长长的巨龙,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无力感,看来也只能继续默默等了。
  “就这速度,咱们要排到什么时候去了?”铃铛窜出了队伍的外面,蹦跳着也向前面看了看,随后,他的表情就变得和我一样了,郁闷加无奈。
  “嗯,也是,这样等也不是办法。”侯滔略加沉思一下,随后道:“你俩继续排队,我去前面看一下。”
  他这般说完,就离开队伍,避开附近的巡视鬼差,向最前面跑去。铃铛也是挨不住闲的主,一看侯滔跑了,他也连忙跟着跑了过去凑热闹。
  只剩我乖乖的站在队伍中间排着队,不敢乱跑。我这可是第一次入阴,要是哪里做错点事,直接被留在这地府,那可就蛋糕了。
  所以,我就一边排队一边等着他俩回来。
  虽然是和一堆鬼魂在一起排队,但我的心里倒也没多少的害怕。因为这些鬼魂们都还维持着活着的时候的模样,一个个看起来跟正常人一般,当然,如果不去注意他们根本没有接触到地面的脚的话,还是很正常的。
  这些鬼魂们很安静,一个个都低垂着脑袋,脸上僵硬的没有一丝表情。只有前面排队的鬼魂向前挪动一步,后面的鬼魂们才像被什么引导一般开始往前走。
  总的来说,秩序特别的好。
  不过,在这座噬灵桥上来回巡视的鬼差,可就没有那么友善了。
  鬼差们的模样很是统一,要么就是清一色的牛头,要么就是清一色的马面。所有的鬼差莫不过这两副长相,就像是从模子中刻出来的一般。
  不过他们的脾性貌似都是一样的,很暴躁易怒。就譬如在我稍前面一点的一位马面鬼差,它就正拿着手中的三棱叉,不断捅向一只跪倒在地的鬼魂。
  鬼差和鬼魂都处于队伍的外面,看样子应该是鬼魂做错了什么事,触怒了鬼差。
  鬼魂已经是个死人了,被三棱叉捅到,虽然不会流血,但是脸上的痛苦表情还是被我一清二楚的看在了眼中。
  那是一只很是瘦弱的鬼魂,看那模样,也有个七八十岁了。这么老的鬼魂,怎么样也是‘老死’的吧。按理说应该会被分配到奈何桥那里,经过判官的审视后,送往下一个轮回,可为什么在这里,准备接受煎熬呢。
  我心中疑惑的想着,不过也仅是想想罢了。
  长龙走的很快,没几步,我就走到了鬼魂和鬼差的旁边。
  依稀间,我听到了马面鬼差的话:“你个老不死的,你以为这里是哪里啊?踏上这座噬灵桥所要接受裁决的鬼魂,岂是你说想代替就代替掉的?”
  “拜托了,鬼差大人,就让我代替我儿受苦吧,他所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我啊,所有的罪孽都该灌加在我的身上。”老者鬼魂用一双浑浊的眼睛看向鬼差,一边承受着虐待,一边不懈的乞求着什么。
  正好此时队伍停了下来,于是我就站在队伍中,凑热闹般竖起耳朵静静得听着。
  马面鬼差的话很多,俩人商谈的事情经过也很细致,所以我听了没多久,也差不多了解了前因后果。
  原来,这老者鬼魂的儿子是个盗窃犯外加杀人犯,只因为老者生前是个重度的心脏病患者,为了让老者多活点时日,他的儿子就开始想办法给老者续命。
  终于,他儿子从医生的口中得知,像老者这种病,可以通过心脏移植来痊愈的,不过完好的并且和老者匹配的心脏却一只也没有。
  直到老人快要不行的前几天,他的儿子终于偷摸偷走了医院的心脏匹配表,从中找到了一位和老者心脏移植条件附和的病人资料。
  于是,救父心切的儿子在当晚就绑架了那位病人,当那位病人躺倒在地下医院的病床上时,将其杀害,取出了鲜活的心脏,移植给了自己的父亲。
  为了高昂的心脏移植手术费,老者的儿子一不做二不休般,顺手将那位病人的家中洗劫一空。
  事后抛完尸后,儿子带着老者逃逸,不过并没有逃多久,就被抓住了。儿子被枪决的那一天,老者鬼魂也因为接受不了儿子的死亡而一口气喘不上来,一命呜呼了。
  下了地府后,儿子和老者鬼魂在这里相遇。本以为父子俩会一起喝下孟婆汤,投入下一个轮回,可老者没想到他的儿子因为生前所犯下的罪孽过重,必须要先下地府十八层受苦。
  直到被他儿子杀死的那位病人冤魂的怨气消散干净。
  老者不想因为自己而再次拖累儿子,所以在鬼差将他儿子拖向十八层之前,想特地跑去阴曹城,找判官给儿子求情。
  可却在此,被鬼差拦住了去路。
  “鬼大人啊,求你让我过去吧。求你了。”老者不住地哀求着马面鬼差,可对方却一直不被所动,还加大了手上的虐待力度,企图用暴力让老者屈服,自己乖乖离开。
  可老者也是个倔苗子,哪里肯屈服呢也是一直挨着鬼差的毒打,不但不叫疼,还继续不停地求情。
  不过,看老者那表情,两条眉毛已经的痛苦的打结在了一起,一定是痛的撕心裂肺了。
  “我说你这老头子,好好地奈何桥不走,偏偏要替下一世不知道还是不是你所能认识的一只鬼魂所受苦,这值得吗?”马面鬼差好像失去了和老者纠缠的耐心,开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道。
  老者狠狠点头,他道:“就算我下一世不再认识他,他也不再是我的儿子,但是这一世他为我所付出的一切,我是绝对不会忘的!”
  马面的耐心彻底断线了,直接一叉子将鬼魂拍出去很远道:“软硬不吃的老家伙,反正今天你这噬灵桥是过不去的,也肯定找不到判官大人。如果你想一直呆在这桥上,那就随你吧,用不了多久,你就会灰飞烟灭了,连轮回的机会都不再有了!”
  “你怎么能这样对一位老人呢!”我忍不下去了,走出了队伍,直冲老者而去,扶起了对方。
  这个老者让我一下就想起了李茉的老爸,在看到这老者被欺负时,也不知是个什么样的感觉,反正就是心里酸酸的,很难受。
  忍不住就站了出来,逞英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