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最强武神 > 2737.六道仙王
        
          这一次,小轮终于算是解释清楚自己的来历和根脚了。它来自仙域,是曾经仙域的一代仙王,六道仙王炼制的仙器。
          六道仙王,是传说中在诸天万界诞生的证道者,他杀进了仙域之中,在那里追寻大道的巅峰,在那里留下了不少的后手,想要验证一些东西。
          而小轮赫然便是他的后手之一了。
          古来时代杀入仙域的天帝,却成为一代仙王?而且留下了诸多的后手,想要验证什么?
          “六道仙王,如同其名号一般,他一直研究的就是六道轮回还有岁月的更替,他想要证实,是否人世间包括仙域在内都有一种规律。”
          “什么规律?”叶重问道。
          “从遥远到无法计算的时代,已经彻底失去在我们记忆的那些时代.开始,再到混沌时代、失落时代、神话时代、太古时代、上古时代、近古时代和这一世的末法时代,这是否是一个终极的大轮回?又或者是有些人在这世间轮回?”小轮略带几分神神叨叨的开口道。
          “什么意思?”叶重皱眉,他这个境界有资格接触这样的话题,但是依旧觉得高远无比。
          “你要知道,在过去葬下了一个个的大时代、一个个的纪元,而这些都如同一个可怕的轮回一般,似乎有天地在重复这样的一个过程。”小轮道。
          “而这一切,到底是规律,是因果,又或者幕后是否有什么生灵在推动这一切?是否有生灵想要推断世间的一切规矩,逆天轮回,永恒存在!”
          显然,小轮此刻透漏出来的不过是一鳞半爪的东西而已,但是哪怕是这一点东西,却也已经足够的惊人了。这毕竟是当年的六道仙王发现的东西,想要推演和弄清楚的东西,只能说惊世无比。
          “究竟一切是时代的轮回,还是规律的轮回,还是人在轮回。”小轮叹息开口道。
          “你进入仙域之中,就是要弄清楚这些事情吗?”叶重道。
          “不,并非如此,而是按照约定,我应该在这个时候进入仙域了,这些东西以我的资格是没办法弄清楚的,我再强大也不过是一件残缺的仙器,虽然这些岁月来勉强修复了,但是仙器就是仙器,绝非是人。”小轮叹息道。
          “那你要去做什么?”叶重很疑惑。
          “我必须去寻回六道仙王所在之地,我是他的后手,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逝去,我去的话,他还会有机会。”小轮叹息道。
          叶重愕然,就连仙王都有陨落、逝去之时吗?不是说只要成仙就能够与天地同寿吗?
          “小叶子,你不会真的认为,只要成仙,就能够与天地同寿?永恒不死吧?要知道,就算是时代和岁月都有崩溃的时候,更何况是生灵?所谓的仙,确实超越了普通的生灵太多,生命动辄以百万年计,但是却并非永恒不灭,否则的话,自古以来的仙王,不会最终都走上那条路。”小轮叹息,“不过,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就算是六道仙王现在都将要走上那条路了,我必须去协助他。”
          按照小轮的说法,它无法理解六道仙王的大道成功,也看不透六道仙王研究出来的东西,但是它却知道,按照时间来推算,六道仙王多半要去走那条路,验证一些东西了。
          而它若是在的话,六道仙王有一定的概率可以活下来,而它不再的话,很可能一切会充满了变数。
          “或许我这一次回归仙域之后,你我之间就再也不可见了。”小轮叹息开口,“有些事情,可以告诉你,证道不过是长生路的起点而已,真仙,仙王都是这条路上的探寻者,就算是走得更加长远一些,但是终究不是永恒。自古以来,只有一个地方或许能够见证终极,那个地方通天、通地、通古今,日后你修为足够,或许能够去那个地方一观!”
          按照小轮的说法,历代仙王都曾经追寻过,或者提到过这个地方,都想要进去那个地方,进行一些验证。不过终究没有人进去过,因为那个地方太过特殊了,需要巨大的机缘才能够进入。
          “小子,我这些年来在诸天万界也布置了不少的后手,但是能够成长到你这个地步的人,绝无仅有,你很不一般,我当年见到你的时候,模糊的看到你的一角未来,你冥冥之中给我一种感应,一种启迪,或许你就是注定之人,但是到底是什么人,我也并非清楚。”小轮道,“不过仙域,有机会话,你迟早要进的!”
          “为什么一定要进仙域?你看到我的一角未来了不成?”叶重道。
          “仙域才是大世界,此界毕竟非仙域,有些事情你只有到了仙域才明白,但是你也可以不急,末法时代虽然可怕,但是也是一种巨大的磨砺……你刚刚证道,有的是时候打磨和迟疑……至于你的一角未来,我确实看到了,但是这些东西涉及到因果,我不可能说出,因为那对我没有好处,甚至有可能影响我接下来要做的事。”小轮低头开口道。
          “总之,以你的境界,日后我们多半会在仙域在此相遇,那个时候,或许我能够告诉你,我看到的一角未来是什么。”小轮化为人形生灵,冲着叶重扬了扬手,是真的要进去仙域了。
          显然,这些年来他第一次和叶重说出实话,道出自己的来历。并非是因为其他,而是过去的叶重,没有资格知道这些。而此刻的叶重,也不过是勉强有资格知道这些而已。
          小轮就这样走了,叶重还有很多疑惑,但是一时间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说起。
          “对了,这一界,这一个纪元,已经没有救了,我说过你迟早会进仙域,并非说你的机缘,而是你没有其他的选择,你自己早作打算,但是也要小心!”小轮回头道。
          “有那么悲观吗?”
          “你觉得你有一剑横断万古的战力吗?虽然你很强大,但是你并非仙王,就算是仙王,多半也无法阻挡那些在纪元间沉浮的强者,那些想要见证终极的人,随便走出一个都是无敌的啊!你现在境界真的不够,证道不过是起点而已。”
          “我今日,可能说得太多了,而说太多,对于你我或许并非好处,或许吧……”
          小轮一声叹息,终究它挥了挥手,身形直接消失在了长空之中,就此不见,或许如同它所说的一般,下一次若是相逢,只能是在仙域之中了。
          ……
          诸天万界边缘地,在一片虚空之中,有一道特殊的金属门,如同一颗生命古星一般的巨大,它拦截在了虚空之后,后方之处是一条通道。
          这条通道是一百年前的时候突兀出现了,出现的地点就是原来飞仙古星的那条成仙路。而仙域的人在感知了这条路的出现之后,几尊仙王联手铸就了这样的一道们,镇压一切,可以截断天地,据说若是不从仙域内部开启的话,任何人都无法破开,就算是本源祸也奈何不了这一扇门。因为着一扇门的存在关乎着仙域的生死存亡,所以仙域的仙王在出手炼制此门的时候,将不少先天神物炼入了其中之处。
          这扇门是超凡的,也是可怕的。
          此时此刻,一队队的人马上路,踏上了归途,总的来说,哪怕是传说中的天兵天将,在进入了这道门的瞬间,都觉得自己提着的心放下了。至少他们不是被放逐者,至少他们可以安全的回归。
          毕竟,这些日子来,天兵天将也死了很多了,一些过去一直和不祥生灵厮杀,沾染了太多本源气息的天兵天将,此生此世都不得回返,他们发生了暴动,而后被无情的镇压了。
          还有一部分人调头而去,居然选择投入本源,投身本源。
          这对于仙域而言是一种巨大的打击,因为这些人的叛变意味着仙域可能会有一些秘密被察觉。
          仙域这面也出手,镇杀了这些叛变者,但是终究还是有漏网之鱼,有真正的不祥生灵出手,接引他们。
          简单来说,这一次仙域出兵就这样结束了,总的来说,说是无功而返也不为过。末法时代的突兀降临,令得仙域和本源双方都是必须离开,因为影响太大了。
          此刻,小轮来了,他化为了一个孩童,躲在了一个大人物的怀里,眯着眼睛,看向了这片天地。
          这片天地是它诞生之地,但是他却必须要离开了。
          而原本的孩童,神灵已经沉睡了,此刻小轮就是要借助这个孩童的肉身,进入仙域之中,去追寻六道仙王的路。
          叶重也来了。但是他来的时候,小轮已经离开,彻底的进入仙域之中了。
          叶重站在远处,静静的凝视着,眼前这道金属门真的很坚固,他能够感应到,上面有至强者的烙印,而且不止一人,这一界的生灵,可以说无人能够打穿。
          看着这一幕,叶重叹息,他要何去何从,也要进入仙域吗?他是否也要为补天教的人再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