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下文学 > 白骨大圣 > 噗,章节又发重复叻

噗,章节又发重复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二月十二。
  仲春卯月,万物惊蛰。
  在这个春寒料峭里,江面上寒风冷冽如刀,十万山岭消沉似枯坟。
  在阴邑江的岸上有一县。
  那是个叫昌的县。
  昌县北坡,一个如瘸跛的矮山岭里,地上插着三根香烛、撒着死人的纸钱,两名穿着粗麻衣料的男子,正蹲在一个坑边,脚边扔着锄头和新挖出来的泥巴。
  此时,两人都不说话,眼睛直勾勾盯着土坑里的白漆棺木。
  按照民间习俗,棺材的颜色分为红白黑黄金五种。
  这里面有着严格讲究。
  比如寿终正寝的老人,是喜丧,所以用的是红棺;
  横死或战场上战死的人用黑棺,因为黑属玄水,能镇煞;
  贫穷人家因买不起棺材,大多是拿草席裹尸或随便拿几块木板就是简陋棺材,而这些恰好是黄色,所以贫苦人家用的是黄棺;
  金棺,自然就是身份尊贵的王侯贵族们才能配得上了;
  至于最后一种的白棺,那讲究就特殊了。
  那是只有未婚嫁女子、未婚娶男子才用的。
  可根据栓子、陈皮两人得到的线索,这块新坟里埋的应该是意外失足摔死的孕妇才对,不应该是白棺啊?
  “栓子哥这邪门了,这怎么会是口白棺,不是说这里新下葬的是孕妇吗?”
  “难道是未婚先怀胎的女子?”
  “还是我们挖错了坟?”
  陈皮的两瓣嘴上下打颤,哆嗦着说道。
  要知道,闺中女子如若未出阁就先有孕,一直被父母叔嫂宗祠视为不耻,不少私刑泛滥的地方宗祠甚至还会动用私刑浸猪笼。
  又怎么可能还会有人给其收殓下葬?
  所以事情就怪在这点上了。
  “你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她爹。反正来都来了,管她的,赶紧下来一起搭把手撬开棺盖,早点事成,早点离开这让人浑身都不舒服的坟岗。”
  栓子是三十岁出头的高大汉子。
  陈皮的年龄比栓子小几岁,瘦瘦小小,没什么主见,栓子带着陈皮下入土坑,然后呸呸的朝掌心吐了几口唾沫。黑灯瞎火下,两人用锄头去撬棺材钉,一前一后合力才终于吃力掀开棺材盖。
  可开棺后举火把往白棺里一看,两人大吃一惊。
  噗通!
  胆子最小的陈皮直接被吓得一屁股坐倒在坟坑里。
  夜里气温很低,连自己都能看到自己呼出的白气,只见白棺里的女子,看上去年纪并不大,二八芳华,穿着殓服,腰似柳枝,肚子平平,不像是有身孕样子,偏偏在脖子上却有一圈黑色缝线。
  居然是断头后又被人重新缝上的脑袋。
  刚才陈皮就是被女尸脖子上的黑色缝线吓倒的。
  因为晚上视线昏暗恍惚,初见之下,还以为棺材尸体上趴着条寸粗的剧毒蜈蚣,正欲弹射起来咬人。
  而白棺里的女子尸体没有出现黑点、尸斑,也没有腐臭味,反而还有种浅而不浓的好闻麝香气味,应该是才刚死没几天,恐怕连头七都还没结束吧。
  人还新鲜着。
  女尸长得很别致,就是脸色异常苍白,这是死人,很正常,女尸身上穿着大红袍的殓服。
  要不是之前被吓得腿软,到现在都还没缓过神来,陈皮肯定要惊叹这死人女子长得真他奶奶的漂亮。
  看着白棺里的奇怪女尸,栓子面色微变,但好面子的他强作镇定的呸了一声:“慌什么,不就是个死人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