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影后居然是神棍 > 第二十一章 九幽殿主 一

第二十一章 九幽殿主 一


  啥?
  慕璇差点一口茶水喷了出来,我去!
  导演界新晋瘟神,还真是个贴切的形容。
  “虽然何思邈这大叔长了副倒霉相,不过城东广场那件事,我们都知道内情,小纯那小丫头犯案不是第一回,他只是恰好撞到枪口上而已,所以嘛,也不算是他命里八字不好,将人妨成了凶手。”苏陌耐心地解释道,一副“瘟神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们有神棍坐镇”的表情。
  慕璇总算是听明白几分,原来何思邈会被封瘟神,和城东广场有关。
  不过,为何她总有因为种没人敢在瘟神手底下工作,所以被捉包顶替女一号位置的感觉?!这是错觉吗……
  “那部剧是什么内容?”
  苏陌翻开微博,新开账号“剧版谁主沉浮”下,刚更新了一条内容——#剧版谁主沉浮#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墨云初@诺小白、顾浅歌@慕璇,为守护天下,在纷扰的江湖、庙堂上掀起一番血雨腥风。
  附图里面,左下角的慕璇戴着贝雷帽,双手托腮,茫然地望着前方,而右上角的另一位演员则是古装打扮,深情地凝望着她,仿佛在隔世相望。
  “……我什么时候拍过这张照片?”
  慕璇顺手点开自己名字的微博账号,一眼到底,只发了一条微博【大家好,我是慕璇,请多多指教】和刚才那张合成海报的高清版大图。
  “还有,你什么时候将我的微博名改了?”慕璇翻回“剧版谁主沉浮”的首页,淡淡地问道:“我的‘大王叫我来巡山’呢?”
  “嗯,照片是之前去伦敦的时候拍的啦~还有各种角度哦,你要嘛?”苏陌露出花痴般的笑容,“至于你那个被灵异事件爱好者奉为鬼故事宝典的‘大王叫我来巡山’,不能见人啦~”
  “可是,我不觉得‘慕璇’就很见得人啊……”慕璇顺势看了眼微博下面的评论,无奈翻了个白眼,这里面部分是舔诺小白颜的粉丝,但剩下大多数都是声讨、质疑她的路人。
  【来自马拉糕山的兔叽:小白好帅ㄟ(≧◇≦)ㄏ!!话说,女一号是谁啊?】
  【玲珑骰子安眉豆:啧啧啧,何导堕落了,居然找整容脸来演戏?是当我们观众是傻子吗……】
  【网友94250zml:那女一号P得都失真了(@_@;)】
  【秦时明月:心疼小白,居然要和整容女搭戏o(╥﹏╥)o】
  ……
  “你知道那个诺小白是谁吗?居然敢接瘟神何的戏?”慕璇看到接下来脑残粉对诺小白隔空表达的爱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将手机扔回给苏陌。
  她真的不懂,长得像隔壁家二哈的小奶犬,怎么这么受欢迎……
  “这个嘛……他本名叫洛晓柏,央戏科班出身,拍了七八年的戏,是个徘徊在一二线的小明星。”苏陌突然干笑两声,“至于接戏的原因……我听说投资方砸了五千万,才将他请来的。”
  “五千万啊……”慕璇心头一热,但脸上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那我呢?”
  “嗯……”苏陌支吾了半天,不说话。
  “比洛晓柏差一点。”景荇拿起筷子,沾了茶水,在桌布上写下浩浩荡荡的“50000000”一列数字后,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地一戳中间。
  “五千!!??”
  买卖批!剧组里买盒饭的有三千一个月,她忙活整部剧,才五千?!!
  “叔可忍婶不可忍,景将军,咱们掀竿起义!!你随便买个热门ip,投资个三四亿,给我安排个女n号角色,拿五千万片酬,气死谁主沉浮那帮沙雕投资方!!”
  “璇璇,小声点。”苏陌突然扯了扯慕璇的衣角。
  “怎么啦?”慕璇心情很不好地吼了句。
  “人都看着呢……”苏陌扶额,遮住自己大半的脸,小声问道:“还有,你怎么每款点心都点两份,吃得完吗?”
  “吃不完打包。”慕璇抬头,刚好迎上服务员看智障似的目光,她仿佛从那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中,读出了服务员内心的独白——这女人不会是从精神病院刚出来的吧?投资三四亿?还五千万片酬?她不咋说自己分分钟几百亿上下?
  慕璇不好意思继续刚才的话题,等服务员将点心放下后,又将它们重新按照阴阳两极的图案,分两边摆放整齐。
  景荇愣了一下,什么都没有问。
  苏陌不明就里,直接伸筷子去夹就近的虾饺。
  慕璇手轻轻挥过,同样用筷子拦下她,轻斥道:“没规矩,客人还没到齐。”
  “还是小璇璇懂事。”
  阴风阵阵,苏陌冷得打了个寒颤,两位老人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心安理得地坐到空出的位置上。
  “宋伯伯,宋婆婆好。”慕璇做了个请的姿势,“听说这里的奶黄流沙包做得不错,尝一下。”
  “好。”
  也没看清楚两位老人家到底是怎么动筷子,只觉桌子微微一颤,茶水在杯里漾起一圈涟漪,太阴区域里的那笼奶黄流沙包,仿佛瞬间失色,蓬松的面团干瘪下去。
  “果然不错。”宋伯笑着道,“小璇儿是有什么要问的吗?”
  “气流异动,地府可是有发生什么大事?”慕璇夹起一块煎得香脆的萝卜糕,沾了点辣椒酱,咬了下去。
  苏陌咕哝道:“地府的事情,随便捉个游魂都能问到嘛。”
  “人老精鬼老灵,你这丫头,比起小璇儿还差多了。”宋婆婆笑眯眯地摇头,僵硬的肌肉透着几分诡异,眼睛突然直勾勾地望着慕璇,幽幽道:“九幽殿主继位,不知算不算大事?”
  “九幽殿主?”慕璇默默地念着这四个字,也不碍着手里舀碗皮蛋瘦肉粥的动作,“那不是悬空了上千年的位置吗?怎么有人得到须臾花?”
  “什么九幽殿主?什么须臾花?”苏陌听了半天没听明白。
  “九幽殿主是凌驾于十殿阎罗之上的存在,更替不由人,只凭信物须臾花。”慕璇对地府传说略有涉猎,但这传说流传千年,早已难辨真伪,所以她也只是记了个大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