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天葬弃徒 > 第五十三章:乌苏里苏欲追随

第五十三章:乌苏里苏欲追随


  乌苏里苏对于这个公子也是不满,不过人死了,还能再说什么,只得将其安葬,好在他们了解此处是虬龙大部落,与闻人大部落相隔数百万里,就算是从那边赶过来也得需要数载,这还是不出意外的情况下。
  ”夫君,你好像杀了什么不得了的人物?“
  玄空空一脸的郁闷,这还不是为了救你,不过狂怡脸上却是十分的高兴,就算玄空空不救她,她也是不在意,但是玄空空救她,她感觉甜蜜蜜的,看向玄空空也是巧笑嫣然。
  ”他说什么闻人大部落不会放过我,还喷了我一脸。“
  一边擦拭这脸上的血迹,一边说道,他还真的有些无语,死了就死了,还喷血,难不成还有什么蛊毒?
  ”夫君,要不要斩草除根。“
  听到这句话,乌苏里苏身体有些微微的发抖,他虽然是一个护卫,但他不是死士,既然闻人丰死了,他自然不会为了他而去死,现在只要保住姓名就好。
  至于那群乌合之众的山贼小喽喽,在没有两人的指挥之下,完全是一团烂泥,莫族的子弟几乎以一敌十,很快就解决掉了。
  ”别别别,前辈,不需要斩草除根的,我不过是一名微不足道的护卫,在闻人大部落不过是一个小厮,别为了一个小厮脏了您的手。”
  “说的也是,本宫的手可是金贵着呢?”
  乌苏里苏心中一阵的绯腹:‘金贵,刚才还揍的那么爽。’
  ”前辈,你看看,我也是了解闻人大部落的一些事情,以后若是遇到什么人,或者是老夫也是可以当一个护卫。“
  ”说的不错,本宫怎么也得需要一个办事的人,一个武宗境还算过得去,就饶你一命吧!“
  闻言乌苏里苏松了一口气,他现在可不觉得眼前的女子是一个弱弱的玉人,这完全是一个凶人。
  ”不过本宫怕你又背叛,所以服下这毒药,一旬一解,你自己看着办。“
  乌苏里苏毫不犹豫的吃下去,开什么玩笑,活下去再说,说不得那天高兴,解药什么的不就有了。
  ”主人“
  ”以后别叫本宫主人,叫本宫少主夫人,嗯,就这样。“
  狂怡眼睛咕噜的转着,随后说道:
  玄空空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发现这狂怡莫非真的假戏真做,到时候怎么办是好?为了救胡萱萱,还突生这么多变故,让他有些始料不及。
  ”是少夫人。“
  那恭敬的模样,让玄空空和后面的莫族子弟有些傻眼了,他们并没想到乌苏里苏的小命掌握在狂怡的手上,能不恭敬么?
  ”接下来的路没有什么障碍了吧?“
  玄空空对着后面的莫族子弟到,后者闻言点点头,走在前方带路,也没有那般的警惕,速度也快了几分。
  柳寒向着玄空空拱拱手,向着前面走去,他可不像感受女魔头的怒视。
  ”能说说闻人大部落?“
  玄空空看向乌苏里苏开口说道,后者有些疑惑为什么一个武王境的前辈会看上一个龙蛇之力的后辈,那亲昵的模样不像是在作假,而且他分明看到这女罗刹在和那男子撒娇。
  ”回少主,闻人大部落在西阿女国北部,可谓是天高皇帝远,所以闻人大部落在西阿女国北部可谓是一霸,国主都有些忌惮。“
  ”不就是拥兵自重的意思?“
  乌苏里苏点点头,闻人大部落的实力还是很强的,在这四大部落之中,可以说闻人大部落的占地面积最大,实力也最强,侗临大部落的酋长是时常前往国都向国主借兵,但是国主对部落之间的战争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这闻人丰是谁?看你的样子挺害怕的,“
  ”这闻人丰是闻人大部落闻人千羽的一个不成器的孙子,在部落里不怎么受待见,所以消失了几年也没见闻人部落的人寻来。“
  玄空空听到这里也是心安了许多,毕竟玄空空一人倒是无所谓,可是他还要照顾胡萱萱还有两小只。
  既然如此那么玄空空也不在意什么了,闻人大部落他又不去,怎么会惹上他们。
  莫族子弟在前面说说笑笑,就连乌苏里苏也跑到前面开路去了,美其名曰:以防有人不长眼。
  然后后面只剩下玄空空和狂怡了
  ”夫君,本宫有些无聊,你逗逗本宫?“
  ”...“
  ”你是小孩儿?“
  ”你说什么,本宫哪里像小孩,小孩有本宫如此的身材?“
  说着还挺了挺胸,证明她说的话的真实性。
  玄空空一脸的鄙夷,就这,‘咳咳咳,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变化。‘
  “你那是什么眼神,嫌弃本宫?本宫不走了,你的背着本宫。”
  “姑...怡儿,我哪里又惹你不高兴了。”
  本来想叫姑奶奶的,没开口就被那撇过来的眼神给吓得改口了,
  ”本宫就是任性,你说背不背?“
  ”怡儿,我可以说不么?“
  ”那我回妖山炼药了,不随你走了。“
  玄空空真想给自己一个巴掌,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问还不如不问。
  当即半蹲在地,等着后面的佳人上来,玄空空的表情跟吃了米田共似的,一点都不自然。
  “你不拖着本宫,一会儿本宫甩了怎么办?扶着本宫的臀”
  玄空空起身就走,背上的狂怡一脸都的高兴,随后开口道
  “你可以不扶,一会儿本宫摔倒了,磕着碰着,说不得不能远行了。”
  说着玉手慢慢的松开玄空空那宽大的臂膀,玄空空自然感受到了,双手立马扶住狂怡的臀部,防止再下落。
  “怡儿,我们能不要威胁么。”
  “怡儿?”
  “这是猪吧!一下子就能睡着?”
  玄空空醉了,无可奈何了,背上的这狂怡和她萱萱姐有过之而无不及,完全是更甚一筹。
  好在她睡着了,不然还真的不知道弄出什么幺蛾子,不过背上佳人熟睡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不过嘴边上的香涎顺着嘴角慢慢的流下浸透了玄空空的麻布上衣,也是十分的无奈,只得背着佳人走在路上。
  前面的人看到后面的人安分了,这才再次加快了脚步,刚刚看着玄空空和狂怡两人吵吵闹闹,他们的真的害怕祸及无辜,尤其是那魔女,说不得不高兴,又赏他们一颗毒药。
  此刻乌苏里苏都有些后悔了,他觉得他的小命就系在一根草上,还是那种微风轻轻的一吹,’啪咔‘就没了,腹中还有一枚毒药,还是慢性的...
  走了一个时辰后,周围也不是毫无人影了,此刻可以看到稀稀疏疏的往来的人了,都是在这武陵山进行狩猎为生的猎户和一些上山寻药的药人为多,当然也有打柴为生的人挑着担子走在路上。
  “大使,再走两三里便到莫族武陵城了。”
  前面的莫族子弟开口说道,毕竟走了数个时辰的路,谁人都会厌烦,尤其是玄空空一人走在后面还没人陪着他。
  柳寒本来是想和玄空空聊聊的,可是看着背上的狂怡之后,觉得有机会在聊吧!要是吵醒了玄空空背上的那位还真的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让他们难受的事。
  玄空空也是乐的清闲,没人打扰更好,最主要的背上的这位能够安静下来。
  等到一行人走到城门口的时候,守护城门的几个门卫开口道:
  “大人,你们回来了?”
  几人点点头,守护城门的不过是虎豹之力巅峰的门卫,虽然实力不强,但是因为莫族的关系,也没有人敢在武陵城放肆。
  “族内情况怎么样?”
  “具体情况我等不知,不过大少爷回来之后便和娄家僵持了,有几族也纷纷叛变。”
  “什么?”
  前面的几人闻言,神色十分的紧张,能够生存在武陵城的族氏,虽是比他们莫族弱,但是实力也是不可小觑的,此时有几家叛变,可想而知情况并不怎么好。
  ”发生了什么了,现在能够找到车马?“
  从外面看的确看不出这武陵城发生了什么,毕竟这高达百丈厚数十丈的城门,除了武王境以上的强者,其余的想要强闯都十分的困难。
  ”大使,具体情况我等也不清楚,只有进城才知道。“
  那高达数十丈的城门最下方,还有这能够两车马并架而行的门户高达二十尺,每隔着数丈就有一道门户,以防兽潮的时候被攻破,这才设置了这么多道门户,这厚达数十丈的城门,从外到内,有着七八道的门户,就算是武宗境的强者想要硬闯,也得几个时辰才能攻破这七八道城门。
  ”先进城看看吧!“
  玄空空开口说道,前面的几名莫族的子弟也命令城门守卫打开门,毕竟这七八道门户都是每过一道打开另一道,好在空间也不小,边上还有着火把照明,还算是灯火通明。
  刚刚进城,玄空空就听到了,
  ”武陵城两大势力在恩怨台上设下擂台,各大族氏都纷纷都前去观望。“
  ”兄弟,这武陵城不是莫族的势力,如何冒出的两大势力?“
  ”看你应该是最近小部落选到武陵城的吧!这都不知道?“
  那人尴尬的点点头,表示他真是刚刚到这武陵城,。
  ”原先是莫族独大,可娄烟居的娄天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半步武王,虽说势力上不如莫族,实力却比莫族的当代族长莫风敛要强上许多,可想而知接下来的事了。“
  那人说道这里,另外一个人也是明白了,毕竟如此明显谁都猜得到,一下墙头草自然是顺势而摆,肯定不会死死的抱着莫族这根枯草断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