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海拉病毒 > 105 尸鱼
    
      陈阳下意识去看小黄,突然想到小黄的嘴巴早已被封住,这时候三条健壮迅捷如风的影子朝着陈阳几人奔袭而来。
      大约有三条长得像牛一样健壮的巨型黑狗狂奔过来,只要看一眼这些东西的脸就会感觉到头皮发麻,黑狗明显是被海拉病毒感染的变异品种,嘴巴和眼睛鼻子已经变成了裂开的肉 瓣,裂开的肉内里如同吸盘一般的小颗粒显得十分恶心,长条的肉状表面滋生的利齿更平添几分狰狞。
      胖子快要吐出来了,顿时持枪就是一通扫射,嘴巴里面怒吼:“你们这些恶心的玩意儿别靠近老子!”
      胖子毫无顾忌的一通扫射彻底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十几二十头爬虫猛的朝着这里奔袭而来,速度如狂奔的鸵鸟。
      陈阳和郑京站位靠前一步,十字瞄准开始锁定爬虫的眼球点杀。
      郑京朝着巨型尸化狗的眼睛开枪,尸化狗的肉 瓣立刻挥舞阻挡在自己的眼睛前,郑京神情一凛,枪身一抖换上了灼烧弹,再度开枪后的灼烧弹在肉 瓣的根部烧出一个巨大的洞,碧绿色的血水撒了一地,然后陈阳用枪点杀。
      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三头尸化狗倒在了地上。
      然而这种前所未见的变异品种竟然如同牛虱,越来越多起来,郑京的灼烧弹已近乎空壳状态。
      突然,一头从天而降的爬虫猛地掉了下来,把陈阳掩埋其中,这头爬虫似乎不是从水库边而来,倒像是落单的个体,所以陈阳没有发现对方,着了对方的道。
      郑京并不担心陈阳,只看到之前还吧陈阳压在身下的爬虫的腿忽然被掰断了,陈阳单手把爬虫摔倒了一边,毫无花哨的重重一拳砸在爬虫的脑袋上,爬虫的脑袋被陈阳一拳轰的转动了720度,软软的耷拉下来,尸体轰然倒塌。
      绝对力量。
      绝对感知和绝对力量,是陈阳和郑京探究身体后得出的结论,经过海拉病毒改造后的人,在核酸编码层面已经脱离了正常人的范畴,虽然陈阳和郑京尚未做过验证,但有很大可能他们已经和正常人之间有了物种隔离,速度,力量,敏捷,五感的感知,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极限,达到了一个崭新的层次。
      他们所面临的一切已经符合桑切罗斯人类物种学科学家维达尼的假说,即当人类从基因层面进行优化,从物种上就已经脱离了人种,更高的层次应该称之为神,称之为‘物种进化论’和‘基因造神’假说。
      陈阳把手上掰断的腿丢到了一边,迎面朝着爬虫走过去。
      郑京平托枪身保持十字瞄准镜的锁定,平移到了高坡上,以高度压制爬虫入侵,虽然陈阳战力强悍,但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郑京一贯的宗旨。
      漫漫黄沙之中,陈阳的衣服被吹的猎猎作响,看上去十分单薄。
      大约十几头爬虫如鸵鸟一般奔袭而来,迎面冲到了陈阳的面前,陈阳忽然微微屈膝,消瘦的身体如绷紧的弓弦,百分之一秒的瞬间爆破而出,陈阳的身体和奔袭而来的爬虫看似近乎撞击到了一起,但假如现在存在高速摄影机,通过逐帧的定格动画就能看的出来,陈阳的身体像一把利刃插入了爬虫的队伍中。
      他用手刀在爬虫的双腿之间扫过,血液喷薄而出的速度和陈阳身体的速度近乎同步,只是一瞬间,十几头爬虫已经摔倒在地,张大了嘴巴突出碧绿色充满粘液的舌头,它们的獠牙就张在嘴边。
      变异之后的爬虫从结构上已经脱离了人种,爬虫的嘴巴变成了两侧骨头由韧带连接在一起,下颚骨节可以脱离,嘴巴可以由普通的60度张大到130度左右,这种结构某种程度上和蛇很类似,此刻的爬虫就张着血盆大口,舌头像变色龙那般吐了出来,想要把陈阳给卷进去。
      忽然有个干练火辣的身影走到爬虫的身边,Betsy 350军用连射手枪喷薄而出的火焰把爬虫的脸给射穿了,碧绿色的汁液顺着黄土渗入底下。
      所有的爬虫无一例外都被郑京和胖子射穿。
      闻樱拉着代怡箐的手腕走到一头奄奄一息的爬虫身边,把手上的枪塞到了代怡箐的身边说:“开枪!”
      代怡箐看着爬虫,爬虫的眼睛在面对着强光时缩小了瞳孔,但依旧透出嗜血的光紧紧盯着代怡箐,它的头颅和身体上,碧绿色的皮肤下不断起伏,显示这具狰狞的身体下兽性的内在。
      代怡箐握着尚有余温的枪柄,看到爬虫狰狞的头壳和狰狞的骨刺,她似乎能感觉到爬虫喷吐出的恶臭气息,身体突然发抖起来。
      “我······我······”
      代怡箐的脚步在后退。
      闻樱忽然托住了代怡箐的后背:“你不能再后退了!”
      这话到了代怡箐的耳朵中变得十分有力量,代怡箐虽然手依旧发抖,可是她的脚步却往前,她几乎是拖着鞋子移动到了爬虫的身边,爬虫忽然张大了嘴巴,代怡箐咬着牙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砰······咔咔咔咔咔········
      代怡箐扣着扳机的手指头一直紧紧的绷着,直到子弹全部射光,袅袅白烟从微微发红的枪管中弥漫而出,然后融进了风中消散不见。
      爬虫的脑壳被射穿了,眼珠子处变得一片血糊,只是这种血液是碧绿色的。
      陈阳看着喘着粗气的代怡箐和变成了一堆烂肉的爬虫,看着那流淌的碧绿色怔怔发呆,他一度思考过,变异后的爬虫究竟还是不是人类?不管是我思故我在还是我在故我思,不管是唯物主义还是唯心主义,陈阳似乎都难以说服自己这种爬虫就是人类,就是人类变异而来的。
      没有了人类的躯壳,也没有了人类的思想,现在连那殷红的血的变得碧绿无比。
      闻樱接过代怡箐手上的枪柄,发现代怡箐的身体紧紧绷着,手死死的掐住了枪柄丝毫不放松斯。
      “可以了!”闻樱拍了拍代怡箐的肩膀。
      代怡箐宛如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松松垮垮的软了下去,一屁股坐倒在地。
      闻樱看了陈阳一眼,捡起枪然后离开。
      人越是冷漠,就越是在孤独的道路上渐行渐远,最后越来越冷漠,越来越孤独······
      郑京和胖子走到了水库边,看着池子中幽蓝的水,或许是错觉吧,郑京总觉得这水是绿色的,只要一想到刚才那些爬虫低着头在水里面用舌头舔舐,郑京就觉得恶心到发抖。
      胖子:“这水谁爱喝谁喝,反正老子不喝!”
      陈阳和刚刚恢复过来但依旧面色惨白的代怡箐也走到了河边,四个人望着泛着波纹的水面静默无声,闻樱在他们身后给每一个爬虫的脑袋上挨个补枪。
      砰!
      砰!
      砰!
      ······
      胖子看着面前的宁静,听着耳后的枪声,忍不住吐了一口唾沫,嘀嘀咕咕的说:
      “他妈的真是个狠角色,这女人老子算是服了,简直就是个冷血女杀手!”
      陈阳挥了挥手:“走吧,既然这里没有希望了,我们得尽快赶往下一个地点。”
      郑京和胖子回过头就走没有半点留恋,代怡箐望了一眼,也转过了身。
      可她刚刚转过身迈出脚步的时候,突然听到身后一声巨大的水响,那响声相比起刚才闻樱开的枪声简直惊天动地,还没等代怡箐转过身来,就看到平静的水面突然被巨大的黑色分开,有个巨大光滑的身影猛的钻了出来,看体型像是一头巨大的鲸鱼,可是这鱼让人看一眼就叫人浑身战栗的,那种恶心感是任何一个密集恐惧症的人都受不了的。
      鱼通体发黑,身子上覆盖着厚厚的鳞片,但是鱼头特别大,它有十一双眼睛,分布在鱼头的两侧,一边11只眼睛一起眨动的时候让人不寒而栗,血盆大口张大到能吞下至少三个成年人,口腔里面的锋利牙齿和舌头上的倒钩一览无余。
      胖子先是一声石破天惊的大吼,然后抬起手上的冲锋枪就是一阵扫射,郑京也是被吓蒙了,这种生物明显跟尸化狗和爬虫不是一个级别的,他真不知道什么时候鱼也能长得这么恶心了。
      陈阳立刻吼道:“都后退!全部后退!”
      突然,陈阳的眼睛余光瞥到了什么,肝胆俱裂。
      那条尸鱼的嘴巴里有纤细的长长像触手一般的东西猛的探了出来,几乎是一瞬间就捆上了代怡箐的脚踝,代怡箐甚至没来的及呼唤出声,人就被拉着往河里面拖动而去。
      “啊!!!!!”
      偌大的黄沙上被拖出一条挣扎的深深的痕迹,郑京见识不妙,猛的前翻滚朝着那纤细的触手连开五枪,几户枪枪击中了要害,那粘粘的触手被子弹给射断了,另外一截捆在了代怡箐脚踝上的在沙地上啪啪乱跳,吓得代怡箐魂都飞了。
      就在陈阳一颗心刚刚放下的时候,猛然之间,代怡箐 被一条巨大的舌头包裹着,一口巨型就被尸鱼吞了进去消失不见。
      陈阳甚至连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