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红尘之隐中仙 >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迷雾

第一百四十六章 迷雾

    许是知道岳轻隐是在担心他的安危,心下感动的同时,也安慰着她。“雾隐不用太过担心我,自己注意安全就好。这幻阵出现的蹊跷,你若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和凤公子又不在你身边,你一定要记得先保全自身安全,再等待我与凤公子前去和你会合。”
  
      岳轻隐见他这般郑重其事,也不敢对这幻阵中的一切掉以轻心。
  
      “我会的,大哥哥不要太担心我。”
  
      凤清月在他二人说话之际,便运转灵力,袍袖一卷将那密布的浓雾驱散开来,霎时之间他们眼前的一切豁然开朗。
  
      “这里是什么地方?”岳轻隐不禁发出疑问和感叹。
  
      眼前的景象实在太过奇异了,是真的奇异。
  
      明明百花盛放,绿意盎然,却又下着皑皑白雪。
  
      春天和冬天分明是两个季节怎会在同时出现,虽然眼前的一切美不胜收,可这样不寻常的景象,却让岳轻隐心里感到了一丝诡异的气息。
  
      她拉着凤清月的手,看了看身旁的莲,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眼前开始模糊起来,渐渐地陷入黑暗,她好像什么也看不见了。她用力地睁了睁眼睛,发现自己还是什么也看不见,她心里一紧,甚至怀疑自己又失明了。可一想到凤清月说过的话,她又镇定下来。
  
      “没事的,岳轻隐。现在的一切都是幻象,当不得真的。”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然后跟着凤清月步伐往前走。
  
      只要她身边的人是真实存在的就什么也不用怕的。
  
      “真的如此吗?可是你身边谁也没有。”一个声音突然传来吸引了岳轻隐的注意。
  
      岳轻隐自是听到了,但也没有在意,她想自己这是出现幻听了。
  
      凤清月明明就在她身边,她手里握着就是他的手,而且这样温暖。
  
      她紧了紧手心,突然发现原本牵着自己的手突然就消失了。眼前是一片黑暗,原本牵着她的人也似乎消失了一般。
  
      “这一切都是幻象,不是真的。月一定还在自己身边。还有大哥哥也一定还在自己身边。”岳轻隐坚信。
  
      她试探着唤了一声凤清月的名字,果然很快就听到了回应。
  
      “雾隐,怎么了。”
  
      凤清月望着身旁的少女关切的问道月
  
      岳轻隐笑了笑,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什么事。
  
      凤清月注意到她额上流了汗,便从怀中拿出一方帕子为她细心逝去。
  
      “雾隐,你所见眼前的两季共存的景致名死生境,这是幻境中的一种,定力不够之人很容易就迷失了心神,从此成为一个失去自己灵魂的人。其实这美好景致之下全是曾经身陷迷境者被禁锢的魂灵。你所能看到的一切皆是假象,只要你用心去聆听,就一定能听到许多灵魂呜咽之声。”
  
      岳轻隐心想原来如此,果真静下心来开始聆听,以期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她静听了一会儿,的确听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呜咽之声,虽然她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可无疑都叫的非常凄厉。
  
      她开始庆幸起来,好在她没有被那些幻象所惑,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月,我好像看不见了。”岳轻隐平静道。
  
      凤清月回了她一声,好像是在问她在说什么。
  
      总之她也没听清她只觉脑中一阵刺痛,痛的她险些晕死过去,她用力第按着自己的头,想要去牵凤清月的手时,才发现身边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那死生境中突然天地倒转,凤清月,莲运转灵力相互配合将那迷境打破了。
  
      只当凤清月回头望向身后时,才发现岳轻隐不知何时突然松开了自己的手,这一瞬他才发现,那人将他们引入幻阵的目的是岳轻隐。只是他还不确定那人的目的,再者岳轻隐与逍遥城并无交集,没有任何渊源,若将岳轻隐带走是为了牵制他,那他会用行动告诉他们,他们的所作所为有多么愚蠢。
  
      凤清月看着一脸愠怒之色的莲,直言道:“的确是我疏忽了,没想到这幻阵也只是障眼法,雾隐现在应是已经被带去逍遥城了。”
  
      “我们要尽快找到巨灵阵,巨灵阵应该就在这附近。看来那人知道雾隐对于你我二人非常重要,以雾隐做威胁的确很有效。只是我会让他清楚敢用雾隐来威胁我,就需承受我凤清月奉还给他的一切。”
  
      凤清月神色冰冷,再不多言,从幻阵中出来后就去寻找巨灵阵的入口了。莲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没过多久也追了上去。当务之急他也觉得应该先去找到巨灵阵所在,时间越久,雾隐就多一分危险。
  
      岳轻隐一阵头晕目眩便晕了过去,迷迷糊糊之间,她只觉自己躺在一个非常舒适柔软的地方。
  
      她脑子里闪现出无数的片段,有她熟悉的,还有她不熟悉的,有开心的,美好的,幸福的,也有难过的的,悲伤的。
  
      她总在半梦半醒之间徘徊,已经分不清真实和梦境。
  
      “月,你在哪里,快回答我。”
  
      岳轻隐叫着凤清月的名字,只是一直没有听到回应。
  
      不知过去了多久,她才缓缓睁开眼睛,当她睁开眼时便怔住了,因为此时的她正身在一个布置得非常美丽的房间里。
  
      她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圆形的白玉石床上,她身下的被褥非常柔软,是天碧色的。而且她周围放着许多好看的五颜六色的花朵。
  
      她愣愣地看着,一直没有动,她也发现自己全身似乎都已失去了知觉,动不了。
  
      虽然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有些脱离了她的想象,但她心里并没有感到惊慌。
  
      不管是谁将她带到这里的,她都坚信凤清月很快就能找到自己。
  
      就在她独自沉思的时候,一个年轻的绿衣小丫鬟走了进来,还一脸喜色的看着她。
  
      “小姐,您终于醒来,您一直在昏睡了,主人就在床边照顾了你许久。奴婢还想着您快些醒过来就好了,不想您就醒了。太好了,奴婢这就去告诉主人这个好消息。”
  
      说着也不等岳轻隐说话,自己就欢喜的跑出去了,只留下反应不及的岳轻隐呆在当场。
  
      她还有事情要问的啊,这是哪里,她口中的主人又是谁,她心里有许多的疑问。“刚刚那丫头为何那般熟稔的称自己为小姐,自己好像从来就不认识她,这地方也处处透着奇怪的感觉。”岳轻隐这样想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