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层加几个保安……不,我自己安排人。”酒店的保安霍东宸实在瞧不上,他低头拨了个号码,“我霍东宸,现在给我调几个精干的过来四季酒店。”
  霍东宸?前台强忍住尖叫的冲动,双手捧着白金卡递还,“霍总?您是霍总?我立刻通知经理。”
  “不用,照顾好宁西小姐,出了事我就关了这间酒店。”霍东宸不假辞色的警告。
  前台立刻在宁西的房号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红圈,特别注明:贵宾,很尊贵!
  安顿好了宁西,霍东宸也早早的就回去了。可是这一晚他却失眠了,翻来覆去的怎么都没办法入睡,身体也不听话的躁动。
  今天虽然瞒过了宁西,可是他却不能否认,他对宁西动了情。脑海里全是那灯红酒绿中,宁西清纯的眼神,柔软的身体,勾人的舞姿,鲜活的魅力……
  哦!天哪!她才十几岁,怎么就能挑动自己的心?默念了几百遍的清心咒完全没有用,霍东宸豁出去了,索性正大光明的起身拿出宁西的照片,一张一张的欣赏,一张一张的抚摸,直到天色渐明,才收起来。
  霍东宸很守信,他传了讯息给董思林,告知她宁西最近的状况,本着事实并没有夸大其词。饶是这样,也让董思林又急又气。一个好好的孩子被宁默生养成了太妹,这宁默生是干什么吃的?
  董思林订了最快的机票回国了。飞机上,她不止一次的自责,甚至想狠狠的抽自己,明明知道宁西的性格叛逆又倔强,她怎么敢放手?她怎么能放手?要是宁西毁了,她只怕会后悔死了。
  霍东宸亲自接的机,不过他是来打预防针的,“宁西最近的样子,你看了别吓着。”
  还有什么能吓到自己?董思林苦涩笑笑。当初在法庭上,宁西语出惊人的要跟着宁默生,然后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宁默生找了种种理由,就是不准自己见女儿。如果不是霍东宸帮忙,只怕她这辈子都别想见女儿,除非复婚。
  “她很想你的。”霍东宸望着车窗外,淡淡的低语,带着羡慕。
  董思林闻言,有些怜悯的看了眼霍东宸,“你该放下了。”她劝说。
  霍东宸像没听见似得,敛下眼眸,只是抱在胸前的手紧了紧。
  董思林也不好说的太多,毕竟这是霍家的私事,也是密事,她一个外人岂能多言?她垂瞬,望着不断后退的两侧风景,呢喃道,“两年了,宁宁……变成什么样了?”
  “一个可爱的……”霍东宸出乎意料的接了话,“熊孩子!”
  见到久别重逢的妈妈,宁西怔怔的看着她,却不敢上前。
  董思林也在看着她,不过她眼底都是心痛,是谁把她乖巧的女儿变成这幅模样?谁把她的乌黑长发染成五颜六色的调色板,还剪短的像刺猬?谁让她穿连身体都遮不住的破洞衣服?
  宁西等不到妈妈的拥抱,也等不到那一声抱歉,心头涌上怒火,声音也变得刺耳,“呦?这谁呀?董思林女士?舍得回来了?国外多好啊……”
  董思林屏息站立着,心痛更甚。
  “你还回来做什么?我当初追到机场求你,你不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宁西越说越气,声音也就更大,“你知道你走了之后,我做了什么?我砸了侯机处,被关在机场警卫处三天,爸爸也不去保释我,我一个人蹲在黑漆漆的小房子里……”
  “宁宁……”董思林伸出手,却被她狠狠的打落,“你怎么知道回来呀?你怎么不等我死了再回来?”
  “啪!”一记响亮而清脆的耳光扇上了宁西的脸,瞬间,原本白白嫩嫩的小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五指手印。
  宁西被打懵了,站在那儿半天都没反应过来,那一肚子的委屈也梗在喉咙中,说不出来。
  这一巴掌打过之后,董思林也有点愣怔,天知道,从宁西出生,她就没有动过一根指头,可是当宁西自暴自弃的时候,当宁西把死挂在嘴边的时候,她就忍不住了,“你……你太令我失望了。”
  失望?宁西咀嚼着这两个字,讥笑出声,“你失望?你有资格失望吗?”
  资格?听闻宁西说到这两个字,董思林踉跄的退了两步,是的,她没资格!在她决意离婚的那一刻,在她失去宁西监护权的那一刻,她就没了资格。
  宁西说过这话也后悔了,天知道她想要的只是一个拥抱,而不是像个刺猬一样去刺伤她最爱的妈妈。可是一时间又拉不下脸来道歉,就打开门冲了出去。
  房间内,董思林慢慢的冷静下来,她不能看着宁西这样下去,她的女儿有远大的前程,有幸福的生活,而不是活在大人的错误里。想到这里,她就准备去找宁西。
  谁知道一开门,就看见宁西蹲在走廊上,哭的吚吚呜呜的。
  董思林迟疑了一下,还是走过去,蹲在边上摸着她的头低低地问,“我要做什么你才能像以前一样乖?”
  “你回来好不好?我想要一个家,一个有爸爸妈妈的家!”宁西哀求道。
  回来?回不来了!董思林苦涩的笑笑,“这不可能!我和你爸爸已经结束了。”
  “那你不能在国内吗?”宁西抽噎着问,“至少让我看见你。”
  在国内,只怕还会和宁默生纠缠不清,董思林迟疑了。
  宁西心痛的领悟到,她们再也回不到从前了。她心凉的拂下董思林的手,往电梯那儿走。
  董思林望着宁西孤独落寞的背影,忍不住泪湿了眼眶,这是她的骄傲呀!是她最爱的女儿呀!她怎么能放弃努力?就算宁默生为难自己又如何?他总不会狠心看着自己去死吧?想到这里,她冲着宁西的背影,喊道,“跟我去国外吧!”
  国外?宁西顿住了脚步却不抱希望,“爸爸不会同意的。”
  “我会解决!”董思林坚定的追上去,拉着她一字一句的说,“你只要回答你愿不愿意?”
  当然愿意!宁西想要说,可是那声“愿意”就如同鱼骨头一样梗在喉咙口,让她想说又不敢说。
  董思林没有听到宁西的回答,却看见她充满希翼的眼神,是那样的渴望,那样的向往。
  不由得,她的心一痛,泪水又流了下来,却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我给你一年的时间准备,明年这时候,我会回来带你走!”
  一直到推开家门,宁西都没有回过神来,妈妈说什么?她说要带自己走?她没有放弃自己?
  “你回来怎么不说一声?”一声娇柔的声音打断了宁西的思绪,她抬头一看,原来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的回了家,还打断了一场和乐融融的家庭聚餐。
  宁西望着原本热闹的聚餐,因为自己的到来变得有些尴尬,而宁默生众星拱月般坐在人群中,没有一点帮自己解围的意思。
  她抬腿想走,可是一想凭什么?这是她的家呀!她回家有什么不对?想到这里,她理也不理那些人,径自上了二楼。
  推开房门,宁西愣住了,这……这是她的房间吗?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雷丝?还是令人恶心的粉色!她扭头冲着楼下大喊,“程妈?”
  “程妈不做了。”宁家新女主人——齐美雪一步一步的走上来,皱着眉头说,“你不是搬出去了吗?我看房间空着可惜,就让我妹妹住一下,没关系吧?”
  没关系?怎么会没关系?宁西脸色难看的指着那间房,质问道,“里面的东西呢?”
  “什么东西?”齐美雪吹吹精致的指甲,好半天才恍然大悟一般说,“你是说你那些破烂?我扔了呀!卖废品都没人要的。”
  扔了?宁西气的几乎疯狂,那里面有她和妈妈的照片,还有她从小到大获得的奖杯,这些都是她最珍贵的回忆,怎么就给扔了?“我的房间你凭什么动?”她红着眼圈吼道。
  “你爸爸同意的呀!”齐美雪有恃无恐的望着一直没说话的宁默生,娇笑道,“是不是呀?默生?”
  宁默生慢慢的站起身,不甚在意的说,“都是些杂物,扔了就扔了……”
  “爸爸!”宁西尖叫,“那是我的东西,你没有权利动!”
  “还知道我是你爸爸?”宁默生也沉下脸来,“离家出走这么久,你当我是你爸爸吗?”
  宁西失望的望着宁默生,好半晌才幽幽的摇着头,“你不是我爸爸,我爸爸不会是你这样无情的人,我爸爸……很爱我,绝对不会让我连回忆都没有……”话未说完,她就冲进房间,疯了一样撕扯着那刺眼的雷丝。
  “你干什么?”齐美雪尖叫着跟进去,想要阻止宁西,可是宁西一脚踹开她,然后把眼睛能看见的东西全部砸碎,一点不留。
  “你们都死人呀!快点把她弄出去!”齐美雪急的大骂,这房间她可花了不少心思呢。立刻,冲上来几个齐家的亲戚,架住了宁西。
  “你个死丫头!“齐美雪扬起手要打宁西,耳边却听见宁默生阴冷的声音,“住手,你敢打我女儿?”
  齐美雪的手停在空中,没敢真打下去,但是她也不会让宁西这个死丫头好过,立刻娇声娇气的告状,“默生,你看她,把美云的房间弄成这样……”
  “出去!”宁默生阴冷的重复,“带着你的家人出去!”
  齐美雪愣在当场,宁默生向来对她爱护有加,从来没有对她这样严厉的说话,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反差。
  齐美雪的妈妈甘琴是个精明女人,她立刻上前拉拉女儿,“我们先走,让姑爷教教孩子。”说着,意有所指的望着宁默生,“这孩子可不能娇惯着,会翻天的!”
  齐美雪在她妈妈的暗示下,这才回过神来,“好了,我们出去吃。唉呦!我是里外不是人呀!”说着,就领着她的那些亲戚出去了。
  宁西有些愕然宁默生的反应,却毫不感激,反倒尖声叱问,“是你同意她动我的房间的?”
  宁默生微微点了下头,“没必要存在的东西,扔了好。”
  没必要?什么叫没必要?宁西恼了,她朝着宁默生伸出手,“还给我,我这屋里所有的东西。”
  宁默生呲笑,“已经扔了的东西,你让我去哪里找?”
  “你……”宁西气急了,冲着他大吼,“好!扔了都扔了!你把我也扔了吧!反正我要出国了,你就当我也扔了吧!”
  出国?宁默生敏锐的扑捉到这两个字,“谁允许的?”他沉下脸来,“你不要忘了,我是你的第一监护人,我不同意,你哪也去不了!”
  “我不需要你的同意,我要出国上大学,我不要再看见你!”宁西根本不惧宁默生的怒火,声音比他的还大,“这房子,这个家,都给你!”
  宁默生却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得,攥住了宁西的胳膊,逼问道,“是不是她回来了?说!”
  宁西被他铁钳一样的力道,弄得倒抽口冷气,“你松手,好疼!”
  “你妈是不是回来了?啊?”宁默生的神情有些狰狞,还隐隐带着兴奋。
  宁西懊恼的闭紧了嘴巴,恨自己太沉不住气了,妈妈回国的消息怎能给爸爸知道?当初他得知妈妈出国,疯狂的样子至今想起来还令人心悸。
  宁西的沉默并没有让宁默生放弃,他单手控制住宁西,另一只手拿出手机,“我宁默生,帮我查一下入境处,有没有董思林的名字?”
  当电话那头给了确切的答案之后,宁默生定定的看了宁西几秒,忽然冷笑出声,“好!回国了好!我倒要看看没了我,她董思林过的有多好?”说罢,狠狠的甩开宁西,就冲了出去。
  完了!宁西懊恼的跺了跺脚,跟着追了出去,可是宁默生的车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这下真完了!宁西急的直打转,她摸出手机想给妈妈报个讯,可是董思林的手机一直都在服务区外,接不通。
  怎么办?自从和妈妈离婚后,宁默生就变了,他变得阴晴不定,喜怒无常。如今他像个火车头一样冲出去,谁也不知道他会做什么?
  宁西忽然想到霍东宸,对,霍东宸一定能联系上妈妈。她立刻拨打了霍东宸的电话,简单的说了一遍经过,“你说怎么办?我爸爸生气起来很恐怖的!”
  霍东宸微微抬了下手,示意正在进行的会议暂停,等开会的人都出去了才说,“总会碰面的,宁默生只怕已经快要到临界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