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长生无敌 > 第67章 赴约

  别墅客厅。\r
  沈雨溪架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一脸不满的模样。\r
  “说吧,你去哪了?”\r
  杨浩有些无奈地摊手道:“你自己订的合租协议里面清清楚楚写着,不能干涉对方的私生活,我就出门瞎逛一下你也要寻根刨底吗?”\r
  “你要出门我当然没意见,可刚才那种情况你死活不出现,你觉得合适吗?”沈雨溪沉着脸道:“还是说别的男人堵在门口跟我玩求婚,对你来说根本就是一件无所谓的事?”\r
  杨浩拍了拍脑门,苦笑不迭。\r
  这姐妹两是约好了一起整我的吧?怎么一个比一个难缠!\r
  总不能告诉她是你的好妹妹在外面整出了幺蛾子,让我过去救命的吧?\r
  “怎么,打算跟我装哑巴是吧?”沈雨溪没好气道:“还有,我问你刚才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为什么我的身体忽然就动不了了?!”\r
  “就是一些按摩的小技巧而已,能暂时让人的神经变得麻木。”杨浩随口胡诌道。\r
  沈雨溪狠狠瞪了杨浩一眼,俏脸莫名有些微红闪过,“你从哪学的这些歪门邪道?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不许在我身上用这些小伎俩!”\r
  杨浩无语地耸了耸肩,心里暗暗发笑。\r
  我要真想对你怎么样……直接霸王硬上弓就是了啊,还需要用这种花里胡哨的小伎俩?\r
  “还有,以后我有急事需要帮忙的话,你必须随叫随到!”沈雨溪继续说道:“如果有事情需要出远门,必须先和我报备才行!”\r
  得,这都还没确定名分呢,就开始拿出管家婆的架势了。\r
  杨浩摇头笑了笑,“正好,明后天我还真想出一趟远门,先提前跟你说了。”\r
  “这么急?”沈雨溪眉头一拧,“去哪里?干什么?”\r
  “这我就没必要告诉你了吧?”杨浩两手一摊,“还是说你的合租协议根本就是没有约束效力的废纸?”\r
  沈雨溪贝齿一咬,气鼓鼓地瞪了杨浩一眼,“不说就不说,谁稀罕!不过……你这一走,我怎么办?”\r
  “啊?”杨浩顿时傻眼,这话什么意思,听着怎么就这么暧昧呢?\r
  沈雨溪自己大概也觉察到了话里的歧义,有些尴尬地补充道:“我的意思是,你要走了我的生活费怎么办?现在我被断了经济来源,总不能让我一个人在这里喝西北风吧?”\r
  杨浩抽了抽嘴角,果然啊,这女人现在根本还没拿自己当回事,对她来说生活费可比什么都重要。\r
  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杨浩直接放在了茶几上,“这里面有点钱,你省着点应该够用一阵子了,如果不够的话打我电话,我再另外想办法。”\r
  沈雨溪有些将信将疑地看了杨浩一眼,“你别骗我啊,这卡里真的有钱?有多少?”\r
  “大概一千万左右吧。”杨浩一脸淡定道。\r
  这钱是朱永明给他的,名义上是预支的薪水,但杨浩心里很清楚,这其实就是朱永明给的救命报偿。\r
  真正的精明人,是不会简单粗暴拿钱偿还人情的,就算要砸钱也只会拐弯抹角玩曲线救国,朱永明就是个中高手。\r
  对于这份报偿,杨浩自然也却之不恭,他可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真菩萨,救人收点报偿很正常,更何况……家里还有个嗷嗷待哺的败家娘们呢!\r
  一千万对于他来说真的就是一笔不起眼的小数字,可是沈雨溪听了却是直接笑出了声,“杨浩,你在跟我开玩笑吗?一千万?你哪来这么多钱?就算去卖粉都没赚这么快吧?”\r
  “钱就在里面,信不信由你。”杨浩摇了摇头,“至于这钱哪来的……以后你就知道了,不过我可以保证这笔钱是干干净净的,你可以放心挥霍。”\r
  沈雨溪越听越是狐疑,漂亮的眉毛直接拧成了一团。\r
  一千万这可不是什么小数字,哪怕以她之前公司总裁的身份而言,想要积攒下一千万的积蓄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更何况是杨浩这样的无业游民……\r
  一想到这里,她顿时有些莫名地紧张了起来:该不会是我逼得太紧,真把他逼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犯罪勾当了吧?\r
  除了那些一夜暴富的犯罪买卖,她真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让一个无业游民一夜之间赚到一千万了。\r
  “我是不是玩得有点太过分了?”\r
  当沈雨溪还在那自我反省和内疚的时候,杨浩却已经自顾自上了楼。\r
  工作的事情算是有着落了,灵草产业的草创班子基本也已经有骨架了,现在他可以心安理得地去兑现对袁嫣然的承诺了。\r
  一个电话过去,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听到袁嫣然抢白道:“我的杨大师,总算你还没忘记自己说过什么啊?我等得头发都快白了。”\r
  那声音里的幽怨之意,简直就跟个守活寡的怨妇似的。\r
  “这才几天啊,我这也没违约啊?”杨浩轻笑一声道:“我这边的事情处理地差不多了,明天可以吗?”\r
  “我的团队都在这原地待命好久了,就是为了等你这个电话啊!”袁嫣然没好气道:“明天早上九点的飞机,我直接让人帮你订票了,没问题吧?”\r
  “没问题,不过我想带个朋友一起,可以吧?”\r
  “什么朋友?”\r
  “有点复杂,明天见了面再说吧。”\r
  挂了电话之后,杨浩又通知了朱永明,让他明天一起随行。\r
  一来这是个很好的钱袋子,去香江那边万一遇到什么需要花钱的场面,带着朱永明绝对不用担心没钱花。\r
  二来可以顺带着解决一下朱永明的问题,等到袁嫣然那边的事情一了,直接就能带着朱永明去见一见他那位神秘莫测而又阴狠毒辣的老相好。\r
  说实话这一趟出门,杨浩最期待的还就是朱永明的那位老相好。\r
  一个处心积虑二十年,布下如此精妙杀局的女人,那会是怎样一个怪才?\r
  若是能调教得当,那将来绝对会是个传道布教的绝佳人才!\r
  打坐修炼了一整晚,东方露出浅浅鱼肚白的时候,杨浩洗了个澡就开始准备行李出门了。\r
  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下楼的时候沈雨溪却已经不见踪影了。\r
  这女人已经不上班了,这么早出门去哪了?\r
  等了一会儿不见回来,杨浩发了条短信留言,便拎着行李箱出了门。\r
  朱永明倒是很上道,亲自驾车等在了小区门口,一看杨浩出来赶紧就下车来帮忙拿行李。\r
  看他那样子哪里还像是个董事长,简直就跟个鞍前马后的司机一般。\r
  发动车子之后,朱永明就忍不住问道:“杨大师,为什么要先去香江?你是有什么事需要办吗?”\r
  杨浩点了点头,“有个朋友找我帮忙,说是她爷爷莫名其妙就昏迷不醒了,找遍了国内外的名医都不顶用,所以想让我过去看看。”\r
  “莫名其妙就昏迷不醒?找遍名医都不顶用?”朱永明讪讪一笑,“怎么听着和我有点像啊,该不会也是中邪吧?”\r
  “有可能吧。”杨浩点了点头。\r
  朱永明呵呵笑道:“杨大师你的人脉可真够广的,在香江也有朋友?”\r
  这话明显就带着试探之意,杨浩也不回答,只是呵呵一笑就躺倒在了沙发座椅上,开始闭目养神起来。\r
  修炼之人虽然对睡眠的需求不像普通人这么大,但终归修为太低还没法做到辟谷不眠的境界,适当的休息还是有必要的。\r
  看到杨浩不说话,朱永明也很识趣地闭上了嘴,心里却是暗暗八卦了起来:杨大师这么三缄其口,那位朋友肯定就是个女人了!\r
  这种情况他太熟悉了,场面上那些土豪老板经常就玩这种欲盖弥彰的把戏,一口一个朋友一口一个妹妹,结果带出来全都是小三小蜜……\r
  “也不知道能入得了杨大师法眼的女人,会是怎样的红颜祸水?”\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