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神武剑尊 >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败亡天下知

第一千二百九十章 败亡天下知

    万众瞩目的封号大典,就在始料未及的结局中落幕。
  
      有人欢喜有人愁。
  
      但,那原本浩浩荡荡的振奋结果,却因为一则则死讯,而变得黯淡无光。
  
      谁也没想到,出尽风头的两条真龙,居然会落得同样的下场。
  
      一人战到最后,自尽而亡。
  
      一人神秘消失,死无全尸。
  
      这般消息,犹如一阵宇宙风暴,横卷整个天辰界,让很多修士哗然惊叹,骇然失色,只觉得本届圣武试炼,虽然震撼绝伦,但同样显得惨烈!
  
      要知道,夏元龙作为第二圣子,此前的风头真可谓一时无量,哪怕是作为第一圣子的楚浪,也因为很少现世的缘故,名气略逊他一筹。
  
      结果,东夏少帝就这么死在封王殿中,真可以说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出师未捷身先死!
  
      放眼东夏皇朝的辉煌历史,夏元龙也是最短命的皇帝了!
  
      但,有修士生疑,觉得少帝的死,有些耐人寻味。
  
      据传言所说,他是独自去往一个宝库,但是最后并没有归来,死得莫名其妙。
  
      杀死夏元龙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人,还是鬼?
  
      是异宝,还是机关?
  
      是意外,还是阴谋?
  
      这些问题的答案,注定成为一个谜了,毕竟封王殿每十年开启一次,连神若宫都对其不甚了解。
  
      试问寻常修士,又如何去探究真相?
  
      只不过,可以预见的是,少帝驾崩一事,对整个东夏皇朝乃至南域,都造成轰动且深远的影响,据流言所说,东夏国父也因此一病不起。
  
      最新的消息,是楚世雄要另立太子,人选会在紫龙一脉挑选,其中,夏承轩的声望比较高,看起来,他会是下一任东夏少帝。
  
      当然,最震撼修炼界的消息,莫过于魔子之死。
  
      虽说当日乾坤书圣,已经让众人不要宣扬魔子的死讯。
  
      但,纸是包不住火的。
  
      所以,楚云在封王殿老死、自尽的消息,便是一发不可收拾地传播开去!
  
      “魔子当日携败天十劫,横空出世,震动天下,但如今居然在封王殿里自尽,真让人唏嘘不已。”
  
      “老夫道听途说,知道不少事,那小子太生猛了,如果没有道典力量,其余圣子恐怕没有一人能够充当他的对手,像那个南天太子,连心爱的宝剑都被抢走,哼,对了,现在南天太子啊,就像一个未断奶的小屁孩,还在嚷嚷着向他东皇老子要圣器呢。”
  
      “诶!不愧是双封号圣子,这个什么楚云,最后在很多圣子的围杀之下,还能逃得出去,就连《无字道典》的封魔之力都能顽抗,实在是太不合理了!”
  
      “此子是魔神转世也好,绝代妖星也好,眼下他的传说已经来到尽头,谁能想到,他因为耗尽生命力,而选择自灭这一条路呢!撇开他的血统不说,单凭这种末路霸王的决断,此子就称得上是最有血性的剑修,足以教人赞颂。”
  
      “呵呵,不过魔子一死,天下又要太平了,而那些想诛魔的修士、势力和暗杀组织,恐怕都只能黯然收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其实这样也好,最起码,魔子是死在自己手上,尸体也落在神若宫手中,否则的话,他保准入土难安,永无安宁。”
  
      “不得不说,天才啊,总是容易夭折!”
  
      ……
  
      随着封号大典结束,修炼界轰动,所有修士都在热议,但围绕的话题,却一直关于魔子,因为后者的经历,实在太有传奇性了,甚至还得到两个封号。
  
      败天剑主,鸿蒙剑主!
  
      如此耀眼的魔星,居然就这么自尽了,只留给世间一具残尸,诸人对此既有欣喜,又有惋惜,更有人暗自神伤,以泪洗脸。
  
      当然,魔子虽然得到双封号,但因为血脉的缘故,名声断然不会就此转好,所以多数修士,对他的死是感到兴奋和高兴。
  
      魔族根除,永保和平,天辰界永恒。
  
      到得后来,神若宫终于派遣使者,通报各方,昭告天下,言称魔子败亡,甚是遗憾,希望修炼界平息诛魔之风,让众多同道忘记过去,专注于美好的将来。
  
      随后,自死戒岛事变开始的“诛魔风气”,方才渐渐地消弭下去。
  
      然而,种种关于魔子败亡的言论,虽然慢慢销声匿迹。
  
      但楚云二字,却是让人深深地铭记在心,哪怕是其仇人,都不得不承认,前者是他们平生遇见过的,最可怕的同代大敌,没有之一。
  
      只是有一点,是不可忽视的,那就是魔子已死,但世人仍然在前进。
  
      所以,当步南天、旷神誉、苍家龙宿等天骄巨子,进入神若宫深造之后,他们就会自然而然地,慢慢淡忘那一个挥之不去的魔影。
  
      楚云已死,这是事实。
  
      终于,随着封号大典落幕,诸圣子入驻神若宫,开启新的修炼之路,火热的四王群岛,陡然间沉寂下来,而天辰大陆,也回归了昔日的平静。
  
      十年一度的圣武试炼,宣布结束。
  
      ……
  
      时间缓缓流逝。
  
      星夜如水,圆月高悬。
  
      “嗖——”
  
      一枚流星,划破夜空,打破静夜的沉寂,在漫漫星河中留下一道天之痕,隐隐之间,流星光虹似是一艘小型战船。
  
      但这一幕,却是没有人能够看得见。
  
      来得快,去得也快。
  
      正如此前陨落的魔星一样,昙花一现。
  
      ……
  
      儒王岛,红尘仙园。
  
      时值九月,深夜,一阵晚风吹来,此地凉意阵阵,弥漫着祥和的宁静,在幽灯烛火的映照下,湖水微波荡漾,映照出一幕星海,是如此的深邃优美。
  
      正如往常一样,澹台如莲步轻移,静静地来到一间清幽的楼阁中,往花园里的灵草仙葩浇水。
  
      她拿出一个小玉瓶,如天女散花一般,朝着四方轻轻抖动,一滴滴晶莹剔透的灵液,顿时挥洒在花圃之中,让那些仙葩生机焕发,有点点柔光摇曳而出。
  
      一阵阵清雅的药香,也随之而弥漫在空,渗入到楼阁的房间里面。
  
      这是仙药疗法,以最自然的方式,来让药草释放出生命精华,供人轻松吸收,算是一种上乘的仙道医术。
  
      “哗……”
  
      但,澹台如眸光转过,却见一道道仙药精华,竟是重新透窗而出,显然没有被人成功吸收。
  
      “已经来到这种地步了吗。”她喃喃自语,有些黯然神伤,旋即莲步轻移,眸光朝着房里面看过去,只见床榻之上,仙女骨瘦如柴,死气沉沉。
  
      那一头璀璨的金色秀发,统统变成灰白之色,即使隔着窗纱,都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定睛再看,能见到床板之上,有着一个用指甲刻出来的字,虽然力度很弱,字迹很是模糊,但还能分辨得出,那是一个“云”字。
  
      一个云字。
  
      然而,那一名白发女子,显然已经失去所有力气,哪怕偶尔抖动手指,都只能在字迹上方挪动。
  
      “哎……”澹台如眸光黯淡,无比的心酸。
  
      这些天来,一直都是她照顾着里面的女子,因此,后者到底有多么凄凉,多么接近死亡,她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有时候,澹台如会念诵神音,以言出法随的生命之气,减轻女子的痛苦。
  
      有时候,澹台如会坐在床边,陪女子说说话,当然只是一个人自言自语。
  
      但,女子屈指可数的回应,顶多只有一个字,正是刻在床板上的那个字。
  
      而最近,随着女子的状况越来越差,澹台如已经不敢再进去了,而且,她还一直将外界的消息隐瞒住,不敢跟女子说某些讯息。
  
      “正成薄命久寻思,宛转蛾眉能几时,汉水楚云千万里,留君不住益凄其。”
  
      “英雄已逝,红颜又该何去何从?”
  
      澹台如幽幽一叹,虽说她优美绝俗,知性高雅,容貌清丽,眉心更有一点小朱砂,让她看起来宛如九天仙女,不食半点人间烟火。
  
      但此时她的俏容,却一片愁云惨淡,秀眉紧蹙,眸子低垂,朱唇轻抿,沾染着一丝红尘之气。
  
      当日,那个断臂影子,在雨中孤独远去,是如此的果决、落寞。
  
      结果,他一去不复返。
  
      他死了。
  
      韶华易老,红颜易逝。
  
      现在,那一位默默守候的女子,也即将紧随他的脚步而去。
  
      一对苦命鸳鸯。
  
      “哗……哗哗……”
  
      忽然间,一阵极其轻微的指划声,自房中传来,让澹台如黯然神伤,她知道,这是女子又一次在那床板上写字,但这次动了一动,就再也没有任何声息。
  
      “……”澹台如咬了咬嘴唇,只觉得一种悲伤情绪,在自己心间流淌而出。
  
      随后,她眸子湿润,轻轻转过身去,打算离开花园,不忍心留在这里看着这揪心的一幕。
  
      然而,就在澹台如,要踏出院落的时候,前方却传来“嗒”、“嗒”的脚步声,沉稳而有力。
  
      “谁?!”
  
      突如其来的幽夜脚步,让澹台如直接警觉起来,她眸光看向黑暗的小径,只见一道深邃的人影,正徐徐迎面走来,黑发披肩,血眼鲜红。
  
      霎时间,再望见那空空如也的右臂,澹台如娇躯一颤,僵直,美眸不由自主地瞪圆。
  
      她,永远都不会忘记这一道身影。
  
      “仙药,已经集齐。”
  
      “我回来了。”
  
      男子沉声开口,龙行虎步,直接越过因为震惊而楞在原地的澹台如,让后者顿时芳心一颤,就好像在做梦一般!
  
      他没死。
  
      他没死?
  
      他没死!
  
      楚云,没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