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全民阅读 > 第19章 镜子的秘密②

第19章 镜子的秘密②

“可是这说不通啊,如果从镜子里爬出来的是金警察,那么什么意思?金警察从A面又爬回了A面?”
  
  “你这个假设是不对的。子弹从A面射出来,又回到A面射死了金警察,跟金警察从A面进去又回到A面是不一样的。按你的任意门理解,子弹自始至终都只有一颗。可是这时候已经出现了两个金警察。一个开枪,一个从镜子里爬出来。”
  
  “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怎么会有两个金警察?”
  
  “其实不只是两个金警察。甚至是你我阿生或者阿生的妈妈都是两个。”
  
  “?!”
  
  “其实我一直在怀疑,到底镜子里出来的是什么东西?镜子怎么会藏有其他东西呢?”
  
  善善似乎很迷惑,“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我们遇见镜子里出来的人的时候,我们从来都是分开的。连空间都是相互隔离的,我听不见你们,你们也听不见我。这意味着什么……”
  
  “看起来好像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其实我们有一种错觉,我们一定不会在同一时空。但这恰恰是另一种思路……”阿生看了一眼善善,她已经知道善善的意思了,“如果我们那天遇到的其实是对方呢?两个完全不同的人,不同的地点,成为各自时空里从镜子里钻出来的人……”
  
  “我们在同一时间被送往不同的时空,各自眼里,对方都是从镜子里出来的怪人。但是其实,镜子只是一个任意门。”
  
  “是的。我本来也是这么想的。还以为那天我遇到的从镜子里出来的那一个[人]是阿生或者金警察或者谭医生你们三个之中的任何一个。”善善继续道,“但是奇怪就奇怪在第一天,我晕倒了,而谭医生和金警察是在一起的。”
  
  “对的。假如我们真是对方镜子里的[人],人数是不对等的。”
  
  “金警察和谭医生在一起,已经打破了各自为对方镜子里的人的观点。谭医生你们遇到的是两个人,而当时善善晕倒了,只有阿生一个人——”善善看了一眼阿生,“如果她没说谎的话,她遇到的是一个人……二对一这不对。”
  
  “关键的是……金警察在第二次遇见镜子里的人时候说他闻见了腐尸的味道。”善善看向阿生的妈妈说道,“对,就是你。所以这就打破了这个互为对方镜子里出来的人的假设。”
  
  “那么同样是镜子,还会出现什么呢?”善善走向镜子,看到镜子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不就是我们自己吗?”
  
  “我们自己?”
  
  “这样一切都说的通了。”善善说,“只要站在镜子前,就会出现一个你。这难道不对吗?你们大概没有留意到……每次我们看到东西从镜子里出来的时候,有谁看到我们在镜子里的样子?没有。其实除了那个[人]以外,我们没有其他镜像。但是在那样的紧急情况下,谁还会留意到自己是不是在镜子里留下了倒影?”
  
  “可是你那天趴在桌子上,穿衣镜的照射范围是可以把你照出来的。可是为什么你没有遇见那个[人]……”阿生略有不解。
  
  “不是没有遇上。而是遇上了我却在睡觉,她自觉存在的意义不大,又爬回去了。”善善忽然想起那天在自己脸上湿漉漉的感觉,后来她以为是谭医生,现在想来其实并不是。
  
  其实那天早有预兆。善善在镜子前见到的那个[自己]并不是幻觉。
  
  “你们相信吗?”善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镜子的作用不仅仅是任意门那样简单。它的作用是——复制。”
  
  “复制出每一个站在它面前的人,复制出每一样东西。”善善环视了一下整个仓库,“甚至是一切。”
  
  “复制出来的人呢?”谭医生细思极恐,“他们就是从镜子里爬出来的?我也会从镜子里爬出来吗?”
  
  他简直不敢想象[自己]对自己痛下杀手的样子。
  
  “复制一切的意思是……”阿生咽了口唾沫,神色紧张,“以镜子为线,镜子外面和镜子里面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世界。而各自都会以为对方只是镜子里的倒映。”
  
  “还是有点不一样的。”善善难得神色柔和了点,“我们的方位不一样。我们的左边,实际上是他们的右边。”
  
  “除了这个……”谭医生警惕地看向镜子中的自己,“他们跟我们动作神态就连说话都是同步的?”
  
  “是的。”善善似笑非笑地看向谭医生,平静地揶揄道,“就连现在我们说的每一句话,我们所做的每一步猜想……他们都是一样同步的。不一样的是,他们把自己看做正统,把我们看做镜子里的倒映,正如我们看他们一样。”
  
  “一模一样的复制品,难道没有办法区分吗?万一他们其中一个跑出来,到时候我们怎么区分?”
  
  没有人会把自己当做倒映。每个人都是理所当然地把自己当做本体。
  
  “哪怕镜子再厉害,再以假乱真,复制品就是复制品。是我的复制品就是假的我,哪怕说话再怎么同步,还不是要以我的意志为转移。”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没有自己的想法。”善善说,“高仿想要取代真货是永恒不变的斗争。在一定时候他们就会脱离我们的动作,从而爬出来。”
  
  “说他们复制品还有点高看他们了。复制品至少一模一样,只是质量差别而已。但是他们是[镜像人]啊,方位跟我们绝对不一样的。”善善解释道,“像金警察那样心脏长在右边确实是个例外。但是镜子里的他们才是真正的镜像人。”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道,“你们要记得我的心脏在左边,她就算爬出来了,你们只要看我的心脏在左在右就好了。”
  
  “更重要的一点是……”善善继续说,“在这么多人面前,镜子里的我们是不会爬出来的。只有在落单的时候,他们才有机可乘。”
  
  “这个假设可以解释所有的一切。比如金警察的死。”善善忽然深吸了一口气,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其实镜子里的金警察未必需要爬出来。他只需要动一动,做出和金警察不一样的动作就足以让金警察大惊失色,方寸大乱了。”
  
  “当他看到一个一模一样的他,他首先是要排除复制品的可能性。所以哪怕他是正对着镜子,他还是斜着开枪了。很明显。”善善继续道,“这一枪没打中镜像人的右心脏。”
  
  “为什么?怎么会没打中?”
  
  “是距离。”
  
  “距离?”谭医生摇摇头,“可是手/枪的射程至少是五十米,不存在距离的问题。”
  
  善善沉默。
  
  “不是这个距离。”阿生道,“根据成像原理,金警察站在离镜子前多少米,镜子里的镜像人离镜子也就多少米。但是我们看到的镜像人是在镜子这个平面里。”她沉思到,“他的第一枪原本要打在对面的自己的心脏。但是他直接打在了镜子上,他以为他就在那里。”
  
  “把你的笔记给我。”阿生见谭医生还是不理解的样子,伸手道,“我画给你看。”
  
  善善画了一条线,“首先这是镜子所在的一条线。两边分别是镜子的正面和复制面。”
  
  “以我们这边为例。金警察站在离镜子5米的正中间地上。5米是我随便说的——不过不影响。”
  
  “以金警察的身体脊椎为中点,我们假设他的右心脏是A点,以脊椎线为中线,对应过来,他那不存在的左心脏我们给他设个B点。”
  
  “那么对应过来,镜像人金警察的心脏也是对面离镜子五米远。镜像人是面朝着金警察的。所以他们俩的心脏位置是互相对应的——即镜像人金警察他只有左心脏C点。C点正好对应金警察的A点。与此同时,那颗不存在的镜像人金警察的心脏设为D点,和金警察的B点是对应的。”
  
  谭医生表示目前为止还能听懂。
  
  “但是由于眼睛的错觉。我们会以为看到的镜像人是正好在镜子这条线上的。如你所见,镜像人的影像往前了5米。这时候他的心左右心脏我们分别设为EF两点。”阿生抬起眼看谭医生,“注意,这个镜子上的镜像人不是真的,只是一个眼睛的成像。”
  
  “如果金警察知道成像原理,为了验证这个人是不是和他一样,首先他会朝镜像人的右心脏D点开枪。所以子弹的轨道是AD。”阿生将AD连线,交镜子线于一点,继续说,“这个应该是原本子弹的位置。”
  
  “但是金警察看错了,他把镜子上的成像以为是对方,所以他开枪的子弹的真实轨道是AE。”
  
  “根据子弹的轨道,这个子弹就算穿过了结点,反射的轨道也是DF的延长线。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在金警察左胸上身上找到另一个枪口的原因。”谭医生听明白了。
  
  “不,子弹的确反射了回来,但不是以这个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