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全民阅读 > 第7章 异能出现

第7章 异能出现

“不知道那些东西什么时候再出来。与其坐以待毙,不如先发制人。”金警察挽起袖子,“我们等下一起去看看所有镜子。”
  
  “那你们的伤怎么办?能行吗?”善善转头问阿生,“家里有药吗?”
  
  阿生点点头,“有是有,但是在客厅电视柜里面。”
  
  这意味着如果要拿到药,就得穿过走廊,可是那里有一整排镜子,万一那些东西出来了呢?
  
  “我去。”善善站起来,“我没碰镜子。那些东西应该不会找我……”
  
  “不用去不用去。你忘了这里还有个医生吗?”谭医生突然出声。
  
  “我记得你只是玩家啊……”阿生疑惑。
  
  “不要把玩家医生不当医生!”谭医生十分严肃,说这话的时候一点都不脸红,“每个人的身份都不是白白送的。一定有他的道理所在。不然给我医生身份干什么的?”
  
  只见他闭目养神,睁开眼之后,一瞬间神清气爽。“我好了。”他说。
  
  “什么意思?”
  
  谭医生也不答话。他拿起桌上的抽纸就开始擦拭自己身上的污血。令人惊奇的是,随着身上的污血的擦净,三人都看到医生身上原本满是伤口的地方,已经愈合了。要不是衣服上被利刃隔开的痕迹还在,说他没受伤过都有人信。
  
  “我靠。”金警察忽然紧盯着谭医生,“你这权限也太变态了吧。只能自愈的吗?还是能帮我们一起?”
  
  这是善善听过的金警察语气波动最大的时候了,无怪他如此吃惊。
  
  “这是医生权限,只能治愈自己的。”听到这句话,三人的眼睛都暗淡了不少。
  
  “别介。”他话锋一转,“我虽然不能治愈你们,但是我还有药不是。”说完,他就从自己怀里拿出一个小白瓶,善善没看错,那就是个装精华液的小白瓶。
  
  “[肉白骨:治愈能力百分百,使用范围:非玩家本身。]”他说完,把瓶子拧开,走到金警察面前,“你把手伸出来。”
  
  金警察伸出手。谭医生拿瓶帽点了一滴液体在金警察手里。那滴液体滴入手心便转瞬不见。
  
  金警察活动了一下身体。他摸了摸自己的胸膛,那里本来一条巨大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
  
  “妈呀,这到底是什么神药啊!居然这么神奇……”善善一脸崇拜的眼神看向谭医生。
  
  “以前闯历史的时候得到的奖励,差点死掉。”他感叹了一声,“还好这个药的的确确是宝贝。”谭医生又滴了一滴在阿生手上。
  
  “你们俩新人不知道。”谭医生忽然想起了什么,说,“历史的书可比这个难多了。”
  
  善善想起了他说他们要在一本本书里面做各种任务。
  
  “活死人肉白骨……”善善灵光一闪,“那你是不是还有个[活死人]药?”
  
  谭医生唔了一声。
  
  “靠!不是吧?真的能把死人救活的那种?”善善这下看谭医生的眼神就好比一个神医再世。
  
  谭医生把小白瓶放进自己的西装里,沉默了一会,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太好的事,“也算吧……”
  
  他似乎不太愿意继续这个话题。
  
  不管怎么样,这是人家的隐私。虽然很好奇,但是善善还是忍住了。
  
  “见到你之前,我一直觉得辅助系挺没用的。”金警察说,“谁知道你的权限这么高。几乎可以说是无敌的存在了。”
  
  谭医生有些不好意思地摆摆手,“哪里,我们辅助系的最脆皮了。”
  
  “这是不是代表说,等下我们只要保护好谭医生,我们就很难挂掉?”阿生想起一般游戏里保护奶妈的常规操作。
  
  “我不用你们保护。”谭医生朝阿生嘿嘿笑,“我自己能搞定自己。”他把头转过来,看着善善,“倒是你啊……”
  
  “我估计她异能都没觉醒。”谭医生看向金警察,后者也是担忧地点点头。
  
  “每个人都有异能吗!?”善善焦急地问,“可是我怎么没有异能呢?”
  
  “不是每个人都有异能的。”金警察说的话简直就是给善善临头浇了一盆冷水。“也可能你有,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觉醒。”
  
  “阿生是在被那东西追杀的时候突然觉醒的。”谭医生说着看了一眼那个大叉子,皱眉说,“就是这个武器不是很顺手就是了……”
  
  阿生倒不是很嫌弃自己的餐叉。她把餐叉甩起来,居然就跟转笔一样简单。
  
  善善虽然觉得阿生这个武器杀伤力可能都没有一个棒球棍强,但是她还是很羡慕。
  
  “没事。”谭医生给她打一针定心剂,“大不了我多给你倒几滴[肉白骨]就是了。”
  
  “我拿个棒球棍。”善善跑回床边,抽出了很久以前放在阿生床头的棒球棍。她颠了颠,强笑着说,“还蛮称手的。”
  
  “那就来吧……我们现在就出去。”谭医生说,“让我们把那三个东西搞死吧。”
  
  “最后问一下,你的餐叉是怎么来的。”善善问阿生,显然她还对异能这件事不死心。
  
  “天空中有书本的时候,我正在吃西餐。”阿生说,“我估计是那时候有的。”
  
  善善点点头,没再说话。
  
  他们开的是通往走廊的那个门。
  
  善善是第一个走出去的。她走得十分小心翼翼,因为走廊里一排镜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跳出他们所说的[东西]。
  
  但是走了一会儿,善善感觉不对劲,太安静了。整个走廊里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啥声音都没有。
  
  善善终于回过神来:为什么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她转身一看,靠?大家都去哪里了???!
  
  整个走廊里只有自己和镜子里的她面面相觑。
  
  她心里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在下一秒钟,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在离善善最远的地方,也就是走廊的前方,忽然从右边的镜子里钻出了一个滴着黑色液体的手臂。
  
  只见那个手臂摸索着,最终摸到了镜框,就把手扒在了镜框上,用力拉扯着,仿佛要把镜子里的东西扯出来——
  
  那是一个全身流满黑色液体的人。说它是人其实还不太准确,它只是具备人形,全身上下都包裹在黑色液体之中。
  
  它最后把自己的左手拉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死神的镰刀。
  
  它抬起了头,看向了善善。
  
  善善已经吓傻了。
  
  其他人都不见了,她知道自己这下死定了。她握紧了那个棒球棒,把它当做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黑色液体人一步一步走向她。每走一步她的心就沉一分。善善知道她现在要争取活着,也许他们就会发现她不见了。
  
  只要她坚持的够久,他们一定回来救她的!
  
  鸡血打多了,善善觉得自己充满了勇气。大不了就是一死。她忽然一瞬间喊了出声,“啊——”说完她就朝黑色液体人冲了过去。
  
  黑色液体人显然也被她这个突然冲上来的举动给愣了一下。善善趁着这空档,抡起棒球棍狠狠砸向黑色液体人的右膝盖后弯。
  
  只听噗的一声,好像砸在了软绵绵的地方。善善看黑色液体人已经半跪在地上。她突然跳起,狠狠地砸向它的脑袋。
  
  这一砸简直把善善震得手脱臼。黑色液体人头被砸向另外一边,就像个偏头。
  
  但是它偏偏没事人一样,用它那已经歪了的头努力抬起来看善善。
  
  善善已经要疯了。
  
  那个黑色液体人撑着镰刀就站了起来。它甩起镰刀就是往善善方向猛地一划。
  
  善善躲闪不急,腰间就挨了一刀。痛得她眼泪直流。她捂着肚子退开来,检查了一下那个伤口。
  
  伤口不大,却很深。要是平时善善肯定会大哭出声。但是现在她居然觉得那个伤口还好。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但是那个[人]却没有停手。它缓慢地向她走来,抬起左手,又是猛地一戳。
  
  善善这次提防到了。她迅速转身,猛地甩起棒球棍打在了它左手的手腕部位。
  
  一般来说,这个部位被打击到都会震到松开握着的东西。善善原来也以为会这样,谁知道打上去她自己震的手疼,对方却没有任何事。
  
  它的左手一转,镰刀尖反向横扫而来,善善再一次被划到。
  
  这次的伤比较严重,是右胳膊。那里的肉比较结实,但是却也格外疼。
  
  善善倒吸一口凉气,低头就是一个前翻,滚出了刀口。
  
  她握了握右手,发现已经没力气了,根本拿不动那个木制棒球棍。
  
  也难怪,肉都外翻了,血毫不客气地往外涌。她痛得倒抽气。
  
  那[人]渐渐靠近,它又甩起镰刀,发动了第三击。
  
  善善左手拿起棒球棍,使出自己最大力气,准备打掉这个镰刀。可是没想到左手使力不对,棒球棍歪了一下。
  
  只听嗤啦一声,棒球棍被削去一大半。那[人]抬起镰刀,狠狠地向善善刺去。
  
  善善把头偏开,右手使出全力去阻挡,准备硬抗。大不了就是削掉一只胳膊。
  
  忽然右手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充满了力气。善善心里一动。
  
  [噗——]只听一声响,善善睁开眼睛。镰刀尖离卸掉她的胳膊只差一厘米了。有一样巨大的东西挡在她的面前。
  
  “靠!我就知道!”善善一看就知道是自己的异能被唤醒了。
  
  她站起来看她的武器。
  
  诶???为什么是一把巨大版牙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