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全民阅读 > 第5章 多余
“你说的很有道理。”金警察看了一眼那个穿衣镜,说,“但是为了不遗漏,我们先去其他房间看看。”
  
  “我也是这么打算的。”谭医生站起来往外走,转过身来,嬉皮笑脸地对阿生说,“既然你先使用了查询机会,那么我觉得你有权利对这个镜子做第一次检查……说不定会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啊。”
  
  善善嘴角扯了扯,她可没有认为谭医生会这么好心。这个镜子不同于其他卫生间镜子,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有趣的鬼东西啊。
  
  等到谭医生和金警察出去了。善善对阿生说,“你去卫生间,我想看看穿衣镜。”
  
  阿生点头,往卫生间里去。
  
  善善走到镜子前,开始认真观察。
  
  这是一面边缘装饰着繁杂花纹的镜子花纹样式很繁杂却很端庄精致,要不是镜面色泽的缘故,善善还真会把它当做古代铜镜。
  
  这个镜子就正正好放在了房间的夹角,善善本来想看一下镜子背后。但是善善试了一下,根本搬不动。
  
  底下椭圆形的端点像是长在地上一样。更别说,椭圆形本身也很不能很好地借力。
  
  它高近两米,宽也一米多。这个面积让它能很顺利地照出这个房间里大部分东西。
  
  善善站在镜子面前,前后认真对比。镜子正对过去,第一个是房间正中间的沙四人组合型发,它们围成了一个圆圈。
  
  以前阿生特别喜欢邀请小姐妹去家里玩。那时候大家最经常在这沙发上围坐吃瓜。
  
  第二个是尽头对角的圆桌。她们四个伙伴就爱在这个圆桌上面写作业。
  
  那时候善善经常坐桌子最右边,抽出身后书架上的漫画开始看。
  
  对的,书桌右边本来有一个书架。
  
  善善看了一眼左边夹角,那个书架还靠着墙,只不过不知道什么时候,圆桌已经被移到右边夹角了。
  
  善善走过去,看见那个圆桌四周均匀分布着四个小墩子,善善估计阿生最喜欢的就是那个在墙角的墩子了。
  
  善善看到阿生的书本在上面杂乱无章地放着,大多数是漫画书。最上面放的是阿生昨晚写的日记本。
  
  善善继续回到镜子前。她往左边站了站,镜子中又照出了挂着一排衣服的衣架,一家后面可以看到书架的模样。她又往右边站了站,镜子里从书桌左边往上,分别是通往客厅和卫生间的两扇门。
  
  善善忽然觉得哪里不对劲。她把头转过去,看到了昨晚睡的那个床。她知道哪里不对劲了,镜子里看不到那个床。
  
  她又往右退后,调整自己的角度。但是无论怎么站,都看不到那张床。是床的问题?善善带着疑惑,来到了床边。
  
  面前这个床是很简单的木床,就紧紧靠着墙角。阿生向来睡里面,她喜欢背对着墙睡,说这样很有安全感。
  
  善善站到床上,看着那个镜子,她看到的是最靠近镜子的一排挂着衣服的衣架。但是她看不到自己,也看不到床。
  
  不明白为什么看不到墙角的床,善善走到前面,终于发现了,这个镜子朝向并不是正对着对角线的,它偏向右边,也就是更朝向书架那一边。
  
  这个角度偏离的并不大,要不是认真看,还真的发现不了。
  
  善善站在镜子面前,没想到以前在这镜子前照镜子,怎么就没有发现这么多。
  
  善善站在镜子面前左看右看。忽然她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向她眨了一下眼睛。
  
  靠?善善认真看,镜子中的那一个自己,正向她挥手打招呼,这简直他妈太刺激了!没有什么比看到另一个“自己”更能吓到自己的了。
  
  “阿生!你快看!!!”善善说完,正打算后退,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眼看着镜子中的“善善”越来越近,她惊恐不已,大声呼救,却发现发不出一点声音。她就眼前一黑,已经没了意识。
  
  “善善!你醒醒!你怎么了!”阿生的声音传入脑海,善善睁开眼睛,发现阿生正关切地看着她,“你怎么忽然昏倒了?”
  
  善善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地上。
  
  “那个镜子有问题!”善善抬手指着那个穿衣镜,“镜子里出来了一个我!她朝我挥手,还朝我笑!我特别害怕!我想跑的时候,却发现我根本动不了!然后那个“我”就越来越近,我想喊可是喊不出声……”
  
  善善语无伦次地说着,她紧紧抓着阿生的手,诉说着刚才遇到的可怕的事情。
  
  “出什么事了?”金警察和谭医生走了进来,看向还在地上的阿生和善善。
  
  “善善说,镜子有问题。”阿生接着将善善说的话又说了一遍。
  
  “果然吗?”谭医生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他走近了那个镜子,静静端详着。
  
  “看起来这个镜子大有文章……”谭医生又环顾房间四周,“你们不觉得这个镜子和这个房间格格不入吗?”
  
  这么一说,善善也发现了。在这个简约风的房间里,只有这个镜子古色古香,与整体风格都不协调。
  
  “这个镜子是一开始就有的。我的妈妈是个镜子收藏家。她就是看上了这个镜子,才买的这个房子。”阿生说,“它是被镶嵌在墙角的。我妈妈试过,根本不能把它从墙体里剥离出来。”
  
  “本来有个看风水的,说这个镜子很不对劲。但是我不信这个,所以我就把它作为自己的卧室了。”阿生有点懊恼,“这下子看起来这个镜子真的很不对劲啊。还真被那个看风水的说中了……”
  
  “阿生,问你个问题。这个房间里的格局是不是专门设计过?”一旁沉默不语的金警官忽然问。
  
  阿生一愣,“为什么这么说?”
  
  “风水论里面,有[卧室镜不对床,客厅镜不对桌]的说法。”金警官站在镜子左右走了走,“我发现无论怎样,这个镜子都照不到床。所以我在问,是不是经过特殊设计。”
  
  “是的。我小时候的床不在这里,有一次醒来被镜子里的自己吓到了。后来有个看风水的人跟我妈妈说,镜子对床会招鬼,我就是被鬼吓到的。然后他特地设计这个房间的风水格局,其实也就是床搬到了这个夹角,远离了这个镜子能照得到的地方而已。”
  
  “原来如此。”善善说,“我刚才检查这个镜子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床无论什么角度看都不会被照到。”
  
  “镜子有反射光,这是一种不良的射线,对着身体,会造成神经衰弱、睡眠质量差等不良反应。尤其镜子在夜晚的反射,会刺激人的神志产生的幻觉、恐慌等现象。谭医生说,“这就是迷信里[镜子对床招鬼]的缘由。”
  
  “人不能长时间对着镜子看的。”谭医生说,“长时间的注视以后,产生视觉疲劳,如果心理暗示再强一点,就会产生幻觉。”
  
  他笑着看着善善,“你别自己吓自己。太累会出现幻觉。”
  
  “所以是幻觉?”阿生说,“我出来的时候,发现善善就呆呆地站在镜子前,叫也不应。要不是我去拉她一下,也不会发现她被迷住了。”
  
  迷住是比较迷信的说法,以前阿生梦靥的时候,就爱跟善善说,因为做噩梦给迷住了。
  
  “那你有没有听见我叫你?”善善看着阿生,道,“我看见镜子里的“我”对我眨眼睛,可是我自己没眨眼!然后我就叫你了,你有听见吗?”
  
  “没有,我什么都没听到。”阿生肯定地说,“我检查完了出来的。”
  
  “这个镜子有点东西啊。”谭医生说,“我估计它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会导致人出现幻觉。”
  
  “呃……”善善忽然想到,“我发现这个镜子在夹角里,我原本以为它正朝着45度角平分线,结果不是,它向右偏离了几度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总之不是正的就对了。”
  
  金警察过去看,“我估计偏了10度。”他眯着眼睛,比了一条线到那个床的柱脚,说,“这个角度正好使的镜子的照射范围够不到床。”
  
  “这个角度……”金警察指了指衣架上方的一个窗户,“光线从这里进来,如果站在镜子前,很容易产生眩晕。”
  
  “所以这个镜子的存在的确很迷啊。”谭医生拍了一下大腿,“所以……我们现在可以排除其他镜子了吗?”
  
  “对啊,你们有发现什么吗?”
  
  “卫生间里的镜子没问题。”阿生摇摇头。
  
  “我看的也没什么问题。”谭医生语气夸张,说,“不过就是镜子太多了,我本来还以为镜子后面会有什么线索,就一个一个翻看,结果并没有,扒得我一手的灰……手也酸死了……”
  
  “我看的镜子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但是……”金警察沉思了一会儿,说,“可是我不太明白的是……为什么每个房间都有镜子,卫生间也就算了……书房也有,客厅也有,奇怪的是厨房也有……”
  
  善善心里腹诽,有什么必要一定要在厨房放镜子呢?欣赏自己做饭的迷人风姿???
  
  “厨房里没有必要放镜子吧?这不是多余吗……”她嘟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