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聚散,不期而会 > 35逍逍12: 车祸女孩

35逍逍12: 车祸女孩


  大妈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着管理一个孤儿院有多辛苦,但为了孩子们,什么苦都吃得,只一心希望孩子们平安健康快乐成长,还说逍逍上回晕倒把她吓到了,这次千万别出事才好。
  大妈实在入戏得很,啰啰嗦嗦简直快把自个儿夸成了再是菩萨。
  大壮在一旁直翻眼,都快翻成死鱼眼了。大妈可真能演呀,这不都是他上午刚说过的嘛,现学现卖还真是那么回事,可她至今连小朋友的名字都对不上。
  小小的大壮深深体会到“口是心非”的含义,成功踏入尔虞我诈的成人社会。
  没想到,医生很吃这一套,一边拍着大妈的肩,一边就领着大妈去看望逍逍,还嘱咐着:“大妈,别急,我带你去看看。不过呀,咱一会只能在外面看看,可不能进去,我知道您关心孩子,但这孩子的病有点特殊,是免疫系统缺陷,估计是天生的,能活到这么大已经是奇迹了,您别自责了……”
  医生好言好语地劝慰大妈,大壮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心里越发鄙视大妈这样表里不一的人。
  走着走着,总觉得背后有人跟着,大壮一回头,看见个四岁左右的小女孩慌张地躲到墙边,只露出半张小脸,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们。
  大壮心里纳闷,这小女孩素未谋面,为什么要跟着他们呢?
  不过她长得好可爱,粉嫩粉嫩的小脸,大大的眼睛,神情有点倔,倔得萌萌哒,特别讨人喜欢。
  大概异性相吸、同性相斥,同样可爱的逍逍就会被大壮视为眼中钉,而可爱的小女孩就没所谓。
  大壮一点也不排斥被跟踪,假装没看见,转过身若无其事地走了。
  医生带着他们拐了个弯,来到一扇门,门打开后是个小隔间,里面还有扇门,门紧闭着,门的边上是个大玻璃窗,里面只有一张床,床上坐着个男孩,背对着玻璃。
  那不是逍逍吗!他一个人坐在冷冰冰的病房里,瘦小的背影显得那么无助可怜。
  大壮不知为什么心里一紧,几步上前,两手掌心贴在玻璃上,担忧地注视着里面,看着比那造作的大妈更关心逍逍的安危。
  此时的大妈压根没在乎里面的逍逍,她打量着这个病房看上去和别的病房不大一样,里面只有一张床,边上好多仪器,还不能随便进去。
  这是一间无菌病房,但凭大妈的眼界和知识并不能知道这间病房的含义。
  这,这么豪华的单间住一晚得多少钱!
  大妈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心急如焚。
  病房另一边的门被打开,两个白大卦走了进来,他们都穿着防尘罩,这架势,哟呵,有得多少钱!
  白大褂让逍逍平躺下来,先是给他手臂上插了输液,接着又推过来一组仪器,捣腾了好一会。
  这捣腾一下又得多少钱!
  大妈再也没心思看下去了,不行,这随便查一查能把之前的捐款都花个精光了!
  大妈全不顾之前树立的菩萨形象,拍着玻璃大喊:“里面在干什么?那孩子没病!别给他做那些没用的!”
  医生大惊失色,大妈该不会是受了刺激精神失常了吧!
  呵呵,没错,确实刺激不小。
  大壮都觉得脸没地方搁了,逍逍的病好像真的很严重,大妈却只想着她口袋里的钞票,真想找条地缝把大妈给塞进去。
  但有个人的反应比大妈更激烈。
  正当大壮为大妈的行为感到脸红时,后面的小女孩突然冲了上来,也拍着玻璃大喊:“他没病!你们别给他用那些折磨人的药!”
  在场的三位都傻了,鸦雀无声地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女孩疯狂的举动。连病房里的逍逍都扭过头来看。
  他的眼睛好黑好清亮,透着与世格格不入地荒寂。
  逍逍看着窗外的小女孩,像没了亲爹一样大喊大叫,好像在哪见过,在哪呢?
  逍逍回想了一会,对了,墙垣上的黑团团!
  逍逍微微一笑,原来是你!
  大妈哑口无言地看着眼前这个发疯一样的小不点,没想到有人比她还接近疯癫,不禁又看了看大壮,问:“你认识?”
  大壮无语地摇摇头。
  医生也懵圈了,这小孩难不成就是外科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个痛失双亲、精神失常的车祸女孩?
  医生赶紧抱起小女孩,说:“小妹妹你是不是外科病房的?我送你回去吧!”
  小女孩完全不理会,只一个劲地喊:“他没病!他没病!”
  他有没有病跟你没关系,看来你病得不轻了……
  大壮满眼可怜地看着小女孩,这么可爱的小妹妹怎么疯疯癫癫的……好可怜……
  医生一把抱起小女孩,朝大妈说了声“抱歉”,就急匆匆地走出了无菌病房。
  恢复平静后,大妈又开始忧心忡忡,奔到对面的门口,堵住两位白大褂,说:“那孩子怎么样了,没什么事我就接回去吧。”
  “不行,”医生威严地说:“他患有免疫系统缺陷症,现在又高烧不退,带回去很容易有生命危险。”
  大妈哑口无言地傻了眼。
  坑货……
  大壮不禁担忧起来,原来逍逍真的有重病,难怪爷爷当时陪护时会心梗,肯定是焦虑造成的。
  可是咱孤儿院的资金能给他治吗,他能治好吗。
  大妈已经颓丧地跟没魂了似的。
  大壮问道:“医生叔叔,逍逍的病能治好吗?”
  医生看着大壮,心生怜悯,叹了口气,说:“先观察看看吧。”
  大妈终于回了点神,问:“总不能一直在医院呀,那病房里也不让进,怎么照顾呀,什么时候能接回去?”
  医生皱了皱眉头,想了想,说:“看情况吧,要是能退烧,也没有其他并发症,就考虑出院吧。”说完就摇着头走了。
  大妈腿一软,一骨碌坐在地上,竟“呜呜”地哭了起来。
  大壮好奇地看着,没想到大妈这么有良心,居然为了逍逍的病哭了。
  然而,大妈并不是在哭逍逍,而是在哭她自己命苦,本以为混了个孤儿院的优差,没想到却栽了个大坑,不仅捞不到钱了,还有背债的风险……
  此时,年少的大壮还并不能理解金钱的威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