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木叶之莫生气 > 第八十六章 为了你,我愿意!

第八十六章 为了你,我愿意!


  日天这一个爱算不算可是把眼前的小娘们和惹恼了。
  “啪!”
  小娘们一巴掌差点没把日天的桌子给拍散架了。
  不过她发难的对象却不是日天。
  “喂,你们三个和这个外来的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把他带进村子,而且居然还让他在这里招摇撞骗,如果你们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那我就只能请你们去审讯部喝茶了!”
  三岛他们三人连忙弓着腰围上去一边说小话,一边解释日天为什么会来这里,三人口径十分统一的猛夸日天有多么多么厉害,为人又十分十分的善良。
  被他们这么一说,那个小娘们看向日天的目光充满了兴趣。
  虽然看不到这个小娘们长什么样,但是日天隐约感觉这个人应该是他心中所想的那个人!
  “哼!善良?善良的人会一百万两算一卦吗,我看分明就是想要干一票就走!不行,现在正是战争的紧要时刻,绝对不能让你在村里招摇撞骗,蛊惑人心!”
  “别!别介啊,他可是三岛父亲的救命恩人,难道你忘了吗,我们可是一届晋升中忍的,我还和你分享过情报呢。”
  小娘们撇撇嘴,鄙夷的看着牧岛。
  “岁数顶我两个大,和我一起晋升中忍,你也好意思提?”
  牧岛尴尬的挠挠头,有点无奈道:“可是我也就能找到这一个和你套交情的事了啊。”
  小娘们白了三岛一眼没有再和他说话,重新坐回日天的对面‘当当当’的敲了几下桌子。
  “看在你救过我们村子的人的份上,我给你一个证明自己不是骗子的机会,你要好好珍惜哦。”
  “聪明的小娘们,居然敢和小爷我来这套?哼哼……你还嫩了点!”
  日天心中冷笑,脸上却是面不改色。
  “规矩就是规矩,我游历忍界十多个国家,从来都没有坏过我的规矩,想算卦,先给钱!”
  小姑娘猛得上前一把薅住日天的衣领,把日天给拽到她面前威胁道:“我可告诉你,进了雾隐审讯部的人能活着出来的少之又少,能完整出来的更是没有,我看你年纪不大,顶多和我差不多,你就不怕死吗?!”
  “怕,我当然怕死。但我了解你,你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你只是在吓唬我而已。”
  日天抬着头和眼前的小娘们对视,他能感觉到对面呼吸的温度,日天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气。
  “嗯!是月见草的味道,好香啊,可惜你现在的样子有点不配月见草的话语。”
  小娘们被日天一个急转弯给弄的有点懵,下意识的问道:“花语?月见草的话语是什么?”
  日天的嘴脸微微上扬,咧着嘴笑道:“沐浴后的美人,你太凶了,配不上这个话语,以后还是换个香料吧,而且身为忍者身上有香味会暴露你的行踪的。”
  “你……”
  小娘们被日天气得小脸通红,握着拳头想要揍过去,又有点不好意思对一个残疾人下手。
  “啪!”
  小娘们在桌子上拍了一张一百万两的银票。
  “开,给我算,今天你要是算不准,你看我能不能把你送进审讯部!”
  该说不说,这小娘们还挺有钱,居然拿自己来钓鱼执法!
  日天也是一点都不客气,拿起银票直接揣进怀里,然后整了下身子坐好。
  “说吧,你是想问姻缘,前程,财运,吉凶或者是待别人问。”
  小娘们小时对三岛他们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然后狡黠的笑道:“都行,你看出来什么就说什么吧。”
  日天挑了下眉毛,直接拿出纸笔放到小娘们面前,然后把自己的手放在一旁。
  “告诉我你的生辰或者在这张纸上写一个字,看手相,面相或者摸骨也都可以。”
  “女孩子的年龄怎么可以随便透露呢,写字的话……”
  小娘们目光闪烁了一下。
  “看在你瞎的分上就不为难你了,摸骨你就别想了,脸也不能让你摸,便宜你让你摸摸手吧。”
  日天微微一笑,小娘们果然聪明,测字容易暴露一个人的内心,所以她选了手相,但是这怎么能难的了日天呢。
  而且她那一副施舍屌丝的语气让日天很是不爽,这个毛病日天必须得给他治了!
  所以日天没有去摸她的手,而是直接蹲下身子开始在地上挖土,和稀泥。
  小娘们弯下腰看着桌子底下忙活的日天,好奇得问道:“你这是干什么?”
  “肯定是有用,哪那么多问题?”
  小娘们狠狠的瞪了日天一眼坐了回去,很快日天也坐了回去。
  “把手伸出来,手心朝上当好。”
  “哦。”
  小娘们刚把手放上去,日天‘chua’的一下就是一把稀泥呼了上去!
  小娘们脸上的表情真是要多精彩就有多精彩!
  “你你……你干什么!?”
  日天一本正经道:“都看见我和泥了,你自己想不到么,我这个人有洁癖,不喜欢碰别人的手,所以只能这样了,别乱动!”
  “有……有洁癖?!!”
  小娘们的声音分贝顿时高了好几个加号,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手,又看了看那坨让人恶心的稀泥……
  “难道我的手比这坨屎一样的东西还脏吗!?”
  日天语气严肃得教训道:“不好意思,我要纠正一下,这是水和泥土的混合物,而不是你说的那种东西,另外我要告诉你,世间万物都是有灵性的,泥土和水可以滋养万物,孕育生命,你有什么资格瞧不起他们!”
  “呼……呼……你……我……”
  小娘们被日天给气得直喘粗气,你我可半天愣是想不出一句话甚至一个词语来反驳日天。
  “你最好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不然你一定会死!的!很!惨!”
  日天耸耸肩,不咸不淡的回道:“你放心,我是不会砸自己招牌的。”
  说话间,日天已经把定型的稀泥取了下来,装模作样的抚摸着印在上面的掌纹。
  小娘们嫌弃的用手在桌子边上使劲的蹭,然后又不由自主的闻了一下。
  “呕——真难闻,你快一点,姑奶奶我很忙的!”
  日天轻轻的把泥块放在桌子上,不徐不疾的开口道:
  “你是大户人家的后代,目前父母健在,不过几年之后你家会有一场打劫,只有你一人会活下来!”
  “啪!”
  小娘们顿时就怒了,又一次薅住日天的衣领。
  “你是在咒我死全家吗!?”
  日天纠正道:“不是咒,我只是说我看到的。”
  小娘们咬牙切齿道:“我凭什么信你!?”
  日天忽然凑到小娘们的耳边用极低的声音道:
  “你身具四种属性查克拉,并且同时继承了父母两人的血继限界!你是忍界唯一一个有两种血继限界的人!”
  没错,这个小娘们就是十四岁的照美冥!
  照美冥瞳孔猛弱,她有两种血迹限界的秘密只有她的父母知道!
  这是她最大的秘密!
  日天准备再给她加一把火。
  “怎么样,这个有没有说服力?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你的名字里应该有一个冥字!这是冥冥之中的天命!未来的水影大人!”
  照美冥碧绿色的瞳孔再次震动。
  “你说什么!?”
  “你将会是未来的水影,你将拯救水深火热的雾隐村,你不是你的梦想吗?但是你实现梦想的代价很大,你将会孤独终老!”
  照美冥猛一用力把日天按在桌子上爬在他的耳边恶狠狠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吗?快说!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从哪来?你的目的是什么?”
  两人现在不停咬耳朵的姿势着实有些暧昧,让路过的人忍不住停下脚步观看,要不是有三岛他们赶人,估计他们已经被围观了。
  “我叫爹地,我从来处来,到去处去,水之国只是我游历的一站而已,如果一定要有一个目的的话,我的目的就是帮助需要我帮助的人!”
  “但是你的话不足以说服我相信你,而且你现在知道了我最大的秘密,为了保护我自己,我又足够的理由杀了你!”
  此时照美冥的眼中确实闪过了一丝杀意,但是还不够坚定!
  日天淡淡得笑了一下。
  “如果我的死可以让你觉得你是安全的,或者我的死可以保护你,那么……杀了我吧!最起码我的死是有价值的!为了你,我愿意!”
  就是这么一瞬间,日天这个平淡的笑容深深的印进了照美冥的心里!
  “你……”
  一丝红晕爬上了照美冥还略微稚嫩的俏脸上。
  哼哼,看我美男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