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1008章 红舟!血色蔷薇,魔度有缘!

第1008章 红舟!血色蔷薇,魔度有缘!

    黑焰熊熊,瞬间百丈。
  
      啊——吼——
  
      那羽蚩兽身吃疼,仰天怒号。其头颅上的****女身,也是秀眉一蹙。
  
      魔棺,她也不识得。但是,那口黑棺让她的灵魂深处生出一种未知的恐惧。
  
      那是什么法宝?
  
      呼——
  
      可是一切不及细想,那羽蚩女身手中的紫色长鞭猛然一挥。
  
      噼啪——咔——
  
      长鞭挥动,一道紫色的闪电闪亮虚空,竟然硬生生地把羽蚩神两条燃烧的手臂从根部抽断。
  
      若不断臂,那黑焰定然殃及全身。
  
      “好厉害的棺材!”羽蚩女身冷笑一声,手中长鞭微抖,如紫蛇一般昂首虚空。
  
      “魔域!”羽蚩女身似在与人讲话一般,然后玉臂一抬单手结印,“吾以羽蚩之名,召界内一切生灵!”
  
      羽蚩神身上,散出紫白色的光华。
  
      呜嗷——吼——哗——
  
      羽蚩神,号令魔域。
  
      那法诀真言一出,整个魔域瞬间产生反应。其实,整个魔域之前便已卷曲,化成了一个漩涡。
  
      魔都,便是那最后的一个点。
  
      羽蚩怒吼,魔域震荡。紫色长鞭,舞动如轮,可牧一切。紫白色的风,席卷一切。羽蚩,魔域之神。
  
      哗哗——哗——
  
      魔都外的尸潮,卷起了滔天大浪。此时,那些魔尸已然分不出个体,几乎完全化成了黑色的洪流。
  
      啊——呼——
  
      虚空中的残存魔者,几乎全都在惨叫。
  
      即使,那最为强大的年长魔者,此时也陷入了生死的挣扎。黑白魔君以下,那年长的魔者该是最强的存在。
  
      可是,任他修为通天也难逃羽蚩神的终极召唤。猛然,一道尸潮卷天而上,直接束缚了那年长魔者的双足。
  
      所有的印法,都失去了作用。那年长魔者眼中显出无尽的惊恐,然后开始尸化,难逃宿命。
  
      哗哗——哗——
  
      羽蚩神紫鞭挥动,整个魔域的力量都在汇集。
  
      这可是一个世界的力量。这样的力量虽然还未完全向阿木压来,但是阿木已然感觉到心魂巨震。
  
      嗡嗡嗡——嗡嗡——
  
      唯一让阿木感觉庆幸的是,魔棺似乎都魔域的力量有一种天然的抵抗力。魔棺凌空,遮住一片安全的区域。
  
      荒魂兽、小乌鸟分列阿木的左右。似乎,一切暂时无虞。
  
      而让阿木感觉不安的则是,魔郎令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其实,在祭出魔棺时,阿木同时开启了魔郎令。
  
      可是,并没有出现往常的界门。
  
      召唤失败,魔郎令失效,这还是第一次。这意味着,阿木不能召唤任何一个沧海魔仆。阿木失去了最为强大的依仗。
  
      魔域与三界,是完全隔离的存在。它们根本就不相通,阿木出现在这里完全是一个异数。
  
      可是,这个世界在毁灭!
  
      尸潮如洪,卷进整个世界。此时,魔都城便似龙卷风的风眼,略微安宁,而周围的一切都变城了一种混沌。
  
      黑与灰,成了这个世界的主要色彩。
  
      角落里,唯有那白发苍苍老者耳鬓的那朵蔷薇和手中的绣花鞋,带着一抹鲜红。
  
      “圣脉,你岂能与整个魔域对抗?”羽蚩女身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给予我血脉,我让魔域重生,重见光明!”
  
      那一刻,羽蚩立在虚空手中挥舞紫鞭,真的如同神灵。
  
      “噬!”羽蚩神轻喝一声。
  
      再看,万千尸潮卷天而上,直奔阿木。
  
      那是阿木见过的最恐怖的战斗,甚至是最可怕的力量。那样的力量,阿木已经不能以三界修士的等级来衡量。
  
      永境?尊者?那似乎都不能形容阿木此刻感觉到的力量。
  
      呼——
  
      阿木眉心处,红光跳跃,猛然冲出。万千烈焰,如似熔炉。
  
      九棺,神棺!
  
      此时,阿木不得不出。
  
      “嗯?”那绣花的老者双目一眯。左右双目内,分别倒映出了魔棺与神棺。同时,他盯着依旧灰蒙蒙的虚空。
  
      他等待的,似乎一直没有出现!
  
      神魔双棺,并列于天。一黑一红,各映一方世界。
  
      而此时,阿木丹海内的力量几乎告罄。
  
      散魂境界,祭出两口棺已经是阿木的极限。更为要命的是,阿木并没有因为战斗而丹海澎湃灵气运转如常,反而有些加速萎缩。
  
      这让阿木感觉极为痛苦!
  
      此时,虽然神魔并举,但是受到阿木境界的影响。那双棺不能完全发挥战力,仅仅能保持一种平衡。
  
      可是,这样的平衡在羽蚩神看来,绝对不可思议。
  
      以一己之力,对抗一个世界。那是怎样的力量?两口棺,又是怎样的存在?关于这些,羽蚩神完全不懂。
  
      只不过,到了现在一切也不需要懂了。
  
      唯有一战!
  
      轰——啪——
  
      羽蚩神手中印诀一变,同时紫色长鞭挥舞如龙。那长鞭每挥动一次,尸潮便会发起一次冲锋。
  
      只不过,那些尸潮一旦触及到魔棺的力量,便会瞬间腾然。触及到神棺的红光,则会瞬间化为虚无。
  
      表面上看,那些尸潮并不能奈何阿木。
  
      可是,随着羽蚩神手中紫鞭的舞动加剧。那些尸潮竟然不见丝毫消退的迹象,反而越来越多,一浪高过一浪。
  
      魔域的尸潮,似乎无穷无尽,不可消融。
  
      其实,这样的消耗性战斗,对阿木来说极为不利。因为,此消彼长。但,这个时候阿木能动用的手段已然极为有限。
  
      阿木单手在虚空中勾勒了几下。
  
      一道符印,跃然而出。接着,阿木双手连动,七枚符印已成。
  
      可是,接下来的事情,让阿木脸色一变。因为,那些符印还没有推衍,竟然便开始消失。
  
      无踪无影,无痕无际。
  
      阿木的禁图,在魔域竟然不能施展?可是,他方才明明看见荒魂兽的禁图闪亮。这个阿木不能解释。
  
      禁图无用,此时的阿木的处境颇为困窘。
  
      单手一翻,那把神秘的匕首已然现在手中。阿木的手段,已经越来越少。客观地说,阿木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困境。
  
      “去!”阿木一抖手,匕首青光直奔羽蚩神。
  
      神秘匕首,无往不胜。虚空中,青芒化出一道弧线。可是,那羽蚩神竟然丝毫不为所动。
  
      冷冷一笑,紫鞭一挥。
  
      啪——
  
      若是三界之内,定然是紫鞭被匕首削断。但是,在阿木看来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那青芒匕首,竟然被紫鞭直接抽了回来。
  
      “嗯?”阿木大惊。
  
      呼——哗——
  
      同时,魔域尸潮再次沸腾。
  
      魔棺、神棺护住的区域竟然开始缩小。无形的大力,让双棺也要退让。其实,这是因为整个魔域都在坍塌,力量越来越集中。
  
      阿木的压力越来越大,脸色惨白,冷汗浸透衣衫。
  
      神魔双棺,似乎都护不住阿木。
  
      死亡!
  
      那是瞬间阿木的感受。甚至,他想到了他的丹海之内,其实还有一滴一直暗藏着的战之神王在神域里留给他的最后的神王之血。
  
      可是,三界之外,这滴神王血还有用吗?
  
      “咯咯咯,呵呵呵——”羽蚩神的笑声,再次回荡在这个不住缩小的魔域。
  
      那一刻,羽蚩神感觉胜券在握。
  
      “圣脉的味道!”羽蚩女身眼中的神色炙热起来,甚至极为魅惑地伸出****舔了舔自己的双唇。
  
      可是,那一直观战的老者却是面露悲哀。
  
      因为,灰蒙蒙地虚空中,终于出现了一团清晰的亮光。
  
      “三日凌空?”羽蚩神眼中闪过一抹狂热。
  
      但是,就在这个时刻,那老者却是第一次有了动作。他手中的绣花鞋,直接被祭在虚空。
  
      红光一展!
  
      血红的绣花鞋,竟然瞬间化为一道红色的小舟。那老者飞身而起,稳稳落在舟中。黑灰的世界里,尸潮之上,那抹红异常扎眼。
  
      “羽蚩,不可抗宿命!”那老者苍老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
  
      “咯咯咯,哈哈哈——”羽蚩女身仰天大笑,一时间腰肢乱颤,也不知道她听没听见那老者的话。
  
      “魔域之内,我便是神!请三日重现,唯我独尊!”
  
      噼啪——咔——
  
      羽蚩神身子狂扭。紫色长鞭,飞舞轮转。道道闪电,齐耀虚空。
  
      整个魔域还在坍塌,旋转,沉沦。
  
      阿木的压力,越来越大。神魔双棺,此时仅能护住方圆十几丈的区域。
  
      呼——
  
      羽蚩女身单手一抖,紫色长鞭竟猛然化成笔直,欲穿透神魔双棺的防护直指阿木的眉心。
  
      咿呀——
  
      而此时,鸦儿猛然一声凄厉的长啸,双目之中亮起青光。同时,它的身上竟骤然散出无尽的青芒。
  
      一股神秘的威压,瞬间扩散。
  
      “嗯?”阿木心中猛然一震,“那力量——”
  
      可是,就在这个瞬间。
  
      轰——咔?——
  
      魔域天开,一抹白光夺目。
  
      那灰蒙蒙的气息,竟然被一冲而散。可是,那并不是一道日光,而是一道轮盘之相。
  
      “轮盘!”阿木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他在黑白世界里见过的图景。
  
      多少个世界毁灭前,都出现过轮盘真相。
  
      啊——
  
      就在轮盘出现的一瞬间,整个魔域开始被卷入轮盘。轮盘出现,无可阻挡,无穷的吸力吞噬一切。
  
      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逃脱。万千尸潮,开始逆流。它们根本不再受羽蚩神的操控,完全被吸入轮盘之中。
  
      啊——
  
      羽蚩神,眼中惶恐,面色骤变。这根本不是她所预料的一切。羽蚩神还在挣扎,可是一切不可逆转。
  
      羽蚩兽身,已然被吞进轮盘。
  
      那美女的双眸,惶恐而不甘。
  
      唯有,那白发苍苍的老者,嘴角泛起苦笑。他脚踏红舟,被卷入的速度最慢。他的身后,便是滚滚而逝的魔域。
  
      “魔度有缘,不死不灭!”
  
      那老者深处红舟,淡淡一笑。其手中银针一挑,鬓角的蔷薇直接落下。
  
      “去!”
  
      那血色的蔷薇,竟然以无以伦比的速度挣脱出轮盘的引力,直奔阿木的眉心。
  
      噗——
  
      无论魔棺,还是神棺,都没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那朵血红的蔷薇,直入阿木的眉心消失。
  
      那老者脸上显出笑容。红色的小舟,渐渐消逝在轮盘之中。
  
      一切的一切,都是瞬间。
  
      呜嗷——咿呀——
  
      荒魂兽、鸦儿齐声长啸。同时,黑、红、青三色光芒猛然炸开,而阿木早已经昏死过去,无知无觉。
  
      骤然,天外。一道光,猛然飞来,卷起了阿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