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936章 尽生平所学!像男人一样死去!

第0936章 尽生平所学!像男人一样死去!


  
      阴山万里,冷雾迷蒙。
  
      此时,阿木站在虚空,面色微冷。他的身侧,则是荒魂古兽。天洲浩瀚,从无量山到天南阴山,阿木一共用了九日。
  
      天牧之战,魔子陨落,万灵臣服。这样的消息,神念相传,基本传遍天洲。身为天洲世家,鬼家不可能不得到消息。
  
      而沈烟身上还有阿木的一滴魂血,所以理论上沈烟早该知道阿木破茧出关。
  
      按照沈烟的性情,多半会直接去寻阿木。可是,阿木已然到了阴山地界,却不见沈烟的半点踪影。
  
      沈烟,不可能在闭死关。那么,目前的一切就有些蹊跷了。
  
      阴山连绵,冷气阵阵。阿木俯视一切,同时神识散开。可是,他并没有感觉到沈烟的存在。
  
      但是,遥遥处黑雾淡淡,却可见无尽楼宇。
  
      “阴山,鬼家!”阿木皱了皱眉。阴山鬼家,给他一种颇为特别的感觉,就似这些殿宇在哪里见过一般。
  
      “走!我们去看看!”
  
      阿木拍了一下荒魂兽,然后轻轻一步向前。荒魂兽则紧随其后。
  
      楼阁渐近,那种感觉渐浓。忽然,阿木脑中灵光一闪,终于明白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的原因。
  
      鬼家的建筑,竟与魔洲修罗宫的建筑,有些相似。只不过,鬼家的一切看上去更为古老、更为久远。
  
      那是一种传承的味道。鬼家、修罗宫,这二者之间似乎存在着某种颇为隐秘的联系。
  
      原仙九重!
  
      如今的阿木,放眼天洲无量界也是高手。数步之间。便已到阴山深处。
  
      一路前行,没有阻挡。
  
      只不过。阿木明白?——天洲鬼家,无量仙门。岂能完全不设防?只是,时机未到。
  
      果然,阿木与荒魂兽再迈过一座山。此时,一人一兽,可谓站在了鬼家的门外,眼前连绵殿宇清清楚楚,禁制花纹都在眼中。
  
      阴山深处,天洲鬼家,果然气势非凡。而就在这时。一处山坡上,突然传来一道古琴之声。
  
      铮——铮——铮——
  
      古琴悠扬,却如同隔世。那琴声,阿木熟悉而有陌生。
  
      “地狱门口,魔琴孟魂!”阿木眉头一挑,顺声而望。
  
      再见左前方,一处青山腰间,端坐一人。依旧的黑色麻衣,依旧的古朴长琴。清秀面容。一头长发,用黑色发带系住。
  
      那正是魔琴孟魂。
  
      时光流转,空行三界。若论三界光阴,这是数千年后。两个人的再次相见。只不过,一切都已今非昔比。
  
      当年,黑水幽冥地狱门外阿木与孟魂初遇时。阿木只是一个灵圣高阶大圆满的魔修,而孟魂则是深不可测的无敌劫修。
  
      阿木。在孟魂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只不过,孟魂还是心生感念。让阿木过了火照之路,进入地狱。
  
      后来,梵天大战后,再战地狱。孟魂,死守鬼如烟葬墓之门。
  
      一根琴弦,百万天兵。
  
      可是,孟魂也不能阻挡萧落和三公子的脚步。最后各路云集,无量天光降下,鬼如烟破棺而出,带走了孟魂。
  
      忽忽数千载!
  
      如今,阿木历经三界,手握神魔两棺,诸法压身。原仙九重,乃是绝对的大能。
  
      现在的孟魂,容颜如旧。可是,那个曾经无比高傲自信而又忧郁的男子,神色却已然不是当初。
  
      为母而生,为母而死!那曾是孟魂的生命信念。
  
      可是,鬼如烟不死重生。孟魂眼中原本因为思母而来的那种忧郁,早已不见。但,随之消散的,竟然还有孟魂的骄傲和自信。
  
      不是每个人的修行之路,都是一路畅达的。
  
      天仙七重!
  
      这个境界,若是放在海荒,自然碾压一切。便是在修罗,也可傲视一界。可是,在天洲便是一般的人物。
  
      鬼家内,天仙七重绝对不乏其人。
  
      “黄泉路兮,彼岸花开,生生不见兮,世世难忘。奈何桥兮,三生石上,忘川水流兮,怎不断肠?”
  
      孟魂的歌,再次响起。阿木,倾心静听。只不过,那首歌已然不是当年的味道。悲凉依旧,不过当年孟魂的歌尚有可依,如今的则是冷彻心扉。
  
      黑衣如昨,长发微荡。
  
      孟魂的眼中,没有了高贵的忧郁,而是更多的悲凉凄然。
  
      天洲岁月,定不如意。
  
      一曲歌罢,琴音渐歇。
  
      孟魂抬头,看着阿木,微微一笑。
  
      “久违了,王寒!阴山不知岁月,恭喜你修为超凡入圣!”
  
      “孟兄,别来无恙!”阿木淡淡一笑。虽然如今阿木的修为,完全可以碾杀孟魂,但是当年之情,阿木一直铭记在心。
  
      “天牧之上,斩落魔子!沧海传人之名,远播天洲!”孟魂叹息了一声。阿木可算是海荒故人,今日相见,孟魂心中别有一番滋味。
  
      “王寒,这一次你来阴山,为了什么?”孟魂问道。
  
      “沈烟,在不在鬼家?”阿木没有拐弯抹角,直截了当。
  
      “在!”孟魂嘴角一弯,苦笑一下。其实,阿木之问早在他意料之中。
  
      “既然在,那我来接她!”
  
      阿木看着孟魂,同时扫视了整个鬼家一眼。沈烟在鬼家,可是阿木感知不到沈烟的存在,那么只有一种可能,便是沈烟被禁锢了。
  
      “目前,恐怕不行!”孟魂看着阿木平静地道。
  
      “哦?”阿木冷笑了一声,“为什么?”
  
      孟魂摇了摇头,道:“很多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不过,沈烟乃是鬼家的儿女。鬼家,想要留她,也在情理之中。”
  
      “鬼家的儿女,想要留她也在情理之中?”阿木摇了摇头,缓缓道,“可是,他是我阿木的女人。想要留她,也得问我同不同意!”
  
      听了阿木的话,孟魂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神色微微黯然。
  
      “王寒,回去吧!鬼家,不会把沈烟怎样。该回去时,自然会放她回去的。”
  
      “哦?”阿木的目光一寒,“孟魂,这似乎不该是你的话。方才的话,是谁说的?”
  
      “谁说的都一样!”孟魂摇了摇头,轻轻抚了抚怀中的古琴,眼中无限落寞。
  
      “沈烟,被禁锢在哪里?”阿木道。
  
      “阴山深处,我亦不知!”孟魂道。
  
      “孟魂,让鬼家老祖出来见我!”阿木的语气,已然颇冷。他身侧的荒魂兽,已然呜呜低吼。
  
      “王寒,要么你离开,要么你想见沈烟或者鬼家人,就必须先过我这一关!否则,是绝对不可能的。”孟魂神色平静地看着阿木。
  
      那一刻,阿木也不知道孟魂心中想些什么。
  
      “嗯?”阿木微微一挑眉,“孟魂,你该知道。当年,你镇守地狱之门,咱们境界天壤之别,在下尚且不退,何况今日?如今的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呵呵!”孟魂苦笑一下,“我当然知道!不过,我虽不如你,但是却还是要挡你!今日,若是死在你的手中,也是我心所愿!”
  
      “为什么?”阿木皱眉道。
  
      “宿命所归!你我,或许还有一战!”孟魂苦笑不已。
  
      “孟魂,你被鬼家控制了?”阿木道,“还是,你的母亲被鬼家控制了?”
  
      “非也!我很自由!母亲,更加自由!”说到这里,孟魂眼中有抹不去的哀痛,“王寒,我只愿和你一战!这一战,我会尽生平所学,你千万不必留情!我要像男人一样死去!”
  
      说罢,不待阿木再说什么,孟魂单手一挥,便卷起一道黑芒。
  
      呼——
  
      瞬间,阿木眼前之景,骤然变化。连绵群山,瞬间不见,黑雾蒙蒙,如似墨色汪洋。整个阴山、鬼家完全隐在黑雾之中。
  
      唯有一座青峰耸立,魔琴孟魂,独坐青山之巅。
  
      “禁阵?”阿木微微一皱眉。
  
      而孟魂,竟然便是阵眼!
  
      “铮铮——铮——”
  
      古琴声起。
  
      “曾记否,万年梦?泪弦断,有谁听?茫然一世。可笑,痴魂系三生!不知多少事,尽付凝眸中!千千寻,此恨渺无踪!”(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