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930章 你的女人!愿为你,血染嫁衣!

第0930章 你的女人!愿为你,血染嫁衣!


  
      “引——”
  
      阿木结印,一字真言!
  
      刹那间,九九十九道魂气,猛然散出。△¢£∝,萧落,不由脸色一变。因为,那些魂气好生特别。
  
      那绝不是一般的人魂.
  
      天地人棺,上古未现。
  
      从古至今,无数修士找寻探,从未断绝。萧落之棺,集界之魂,化而为人棺,其实并无大错,甚至从某种程上,已得人棺之精髓
  
      可是,阿木说得对。
  
      那口人棺,空有其形,未有其魂。那就似一道龙,没有点睛。那更似以一己之力,扭转天地乾坤。
  
      “唉!”
  
      仙葬雪山,柳镇王家。黑衣王绝,撑开水镜观望一切,不由长长一叹。
  
      “魔!所谓逆天,其实亦是顺天而行!界九棺,都是玄黄混沌而生,岂能仅凭人力而造?顺逆之间,仙魔刹那!你不得界轮回之魂,如何能握人棺在手?陨落吧!”
  
      “萧落,陨落吧!”阿木、王绝的声音,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响起。
  
      阿木祭出的不是别物,正是留存了数千年的海荒柳镇之魂。
  
      当年,浮魂残杀柳镇人。那些魂,最后被阿木收在聚魂瓶内。
  
      九九十九道凡魂,轮而成圆,大发其芒。
  
      那是淡淡的乳白色的光芒,柔和、安谧、静美。那是九九十九颗,最为质朴的凡魂。那与周围的一切气息,格格不入。
  
      恰似,干戈中突现一道玉帛。黑夜里。划过一道曙光。
  
      棺引!
  
      凭此海荒精魂,阿木不能收服那口人棺。但是。萧落之棺,猛然一滞。整口棺。虽然光华流转,但是却徘徊不前。
  
      那一刻,便似其看见什么可畏之物。人见其心,岂敢异动?
  
      棺纵天,仅是一瞬。
  
      而就在人棺,微微一顿的同时。阿木的魔棺,也停在了虚空。萧落的眉心处,万千魔光,直接罩住魔棺。
  
      的确。魔棺对萧落也是无用。魔棺对魔,的确无效。
  
      可是,萧落很可悲。因为,阿木有两口棺。
  
      两棺停滞,一棺直冲。万千红焰,瞬间便直接吞没了萧落。
  
      “萧落——”
  
      虚空之中,一道惊呼。
  
      恐怕,那是在场所有人中,唯一真心惦记萧落的人。
  
      万千杀机。诸君默然。
  
      唯有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才凸显情之可贵。
  
      万千梅花,如似飞蛾。
  
      其实,虚空上的龙涎。也已然红发一动直奔萧落。只不过,那一刻,胡青骤然消失。直接挡住了龙涎的去。
  
      “龙涎,万万不见。请作壁上观。我可以保你不死!”
  
      “青狐,天狐雪影乃是离恨挚爱。如今魔被困,你竟然为沧海鹰犬!”龙涎冷笑一声。
  
      “何谓鹰犬?”胡青淡淡一笑,“因果已变,万万年已过。海荒之上,我已奉阿木为主。魔尊离恨,于我何干?龙涎,念在昔日情面上,今日我不杀你!你休想插手一切。我青狐,只要问心无愧!”
  
      “哼!”龙涎冷哼未语。
  
      若是胡青一人,龙涎或可一战。
  
      可是,玉火还在旁侧,只要其出手,龙涎必败无疑。青狐、火狐夫妻联手,当年曾经可以与尊者一战。
  
      况且,龙涎绝不是为了救萧落而来,于是此时唯有立在虚空不动,静观其变。
  
      在你最危险的时刻,如果一个人,不计生死义无反顾地站在你的身旁,哪怕是飞蛾扑火。那么,那定然是最爱的人。
  
      轰——
  
      万千梅花,扑火而去。可是,瞬间化为青烟。
  
      梅花精灵,根本近不了萧落的身。神力激荡,五儿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血染嫁衣,五儿凄然一笑。
  
      飞速间,她结了一道生死之印。瞬间,她的脖颈下一枚吊坠,绿芒大展。那是天洲木族,最后的精华所在。
  
      猛然间,绿芒护佑,五儿义无反顾地冲进了神棺焰海。
  
      阿木,牵引人棺。萧落,镇住魔棺。
  
      神棺,化为火海,吞没了萧落。神棺之威,可焚世界,梅花精灵岂能相抗?
  
      梅花扑火,痴心赴死,心碎所有。
  
      那一刻,所有人,都是心中一震。阿木,都是眉头微微一挑。
  
      因为,那一刻,阿木想起了北寒峰上,义无反顾地挡在自己身前,道消魂灭的紫玉;梵天寺外,漫天白发以命相搏,慷慨而死的沈烟。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无论魔仙,情深如一。
  
      那一刻,阿木的心,微微一颤。不为萧落,只为五儿的情谊所动。
  
      七大星君,已化尘土。
  
      想当年,北国鬼城小店。阿木初见五儿,那只是一个手提妖灯,一身素衣的傲骨天生的梅花。
  
      五儿、萧落的故事,阿木并不尽知。可是,五儿、萧落相濡以沫,界相随。生死不改,一切自然不问可知。
  
      爱,没有错。萧落,惊艳界,的确也有万千可爱之处!只是,梅花精灵爱上了一个被宿命抛弃的男人!
  
      神棺之焰,葬送一切。
  
      梅花、魔,共在火海。
  
      魔萧落,自然不会瞬间被神棺吞噬。火焰之中,黑白之光缭绕,诸多魔宝,瞬间撑起结界。
  
      梅花五儿,直扑萧落。
  
      那一刻,护体绿芒已然消散。那一刻,萧落眼中有泪。
  
      因为,他救不了五儿。
  
      “五儿——”萧落勉力,散出一道黑芒,接引住了五儿。可是,神棺之威,早已耗尽五儿的一切。
  
      五儿脸色惨白,脖颈下绿芒微弱。红衣之上,梅花零落。残香犹在,血打衣襟。
  
      天洲第魂。这是五儿的最后一魂。
  
      萧落,眼泪滚下。抱住五儿。魔之泪,轻易不落。魔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为什么,五儿?他,杀不死我!”
  
      五儿温柔地一笑,却是凄然。
  
      “萧落……我是你的新娘——”
  
      萧落郑重地点头。
  
      “谢谢,这一场婚礼!”
  
      “为了战胜一切!爷爷、父亲、星君都死了。师父、族人,也都不在了。那么,你的女人也愿为你。血染嫁衣——”
  
      “无论对错,我都爱你!”五儿笑得灿烂如花,她有自己的幸福。那一刻,无数的梅花,骤然飞起。那一刻,曾经在天洲出现。
  
      只不过,绝不会重演!
  
      “萧落,如今,我只要死在你怀里——”
  
      “五儿——”萧落。知道一切不可逆转,哽咽难言。
  
      “萧落!今天,我们成亲了。我没有轮回,但我是你的女人。所以死而无憾——”
  
      说罢,五儿握着萧落的手,清雅绝美。她要最后看看萧落那绝美妖异容颜。然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今日红衣欲双飞,谁知唯有生死泪!一场华宴。竟是诀别!
  
      “五儿——”
  
      那一刻,无数年的爱恨与压抑。终于彻底爆发。
  
      没有人,愿意让至亲之人,与魔结约斩断轮回;没有人,希望追随己者,生死搏杀陨落归位;更没有人,选择让你最爱也最爱你的女,如此死在你的怀里。
  
      死而无憾!可是,岂能真无憾?
  
      谁不愿,执之手,直到双鬓染霜?谁不愿,付之心,万世地老天荒?
  
      梅花精灵,魂寂灭,化为清尘。
  
      道道香气,四散天宇。其实,生死来去,除了那些记住你的人,许多人在世间,便真的没有痕迹。
  
      “五儿——”萧落的悲音,直透界。你的女人,死在你的怀里,那定然是一个男人最为悲哀的时刻。
  
      北国雪,曾有梅花,静然而立。那是萧落生命了,不多的亮色,甚至唯一的亮色。那是最痛苦的时候,最深处的慰藉。
  
      死而不生,仙魔亦如何?
  
      魔萧落,长发飞舞,完全地爆发。成千上万年的忍痛,其实,在木然归位的一刻,萧落已然不堪其重。
  
      梅花余香仍在,神棺之焰正燃。
  
      瞬间,萧落一声长啸。恰似,一座火山,压制万万年。
  
      红衣如蝶,长发乱飞。
  
      轰——
  
      那是一种,超乎想象的力量,瞬间炸开。
  
      黑白之光,竟然逼退神棺之焰。
  
      萧落的手中,结了一道无名法诀。
  
      那是嵌在他灵魂最深处,唯有他和慕容才知道的术法。
  
      “我是万古魔!我有魔之名!我以魔心魔意魔身,唤尔因果重生!轮盘所在,我愿为轮盘一颗暗星!”
  
      那道咒语,萧落都不知道何时觉醒。那似乎是最为久远的记忆,被人封在他的脑海中。
  
      呼——
  
      那一刻,界动摇,凤凰色变。
  
      云散,眉头一挑。魔郎,眼中愕然。
  
      阿弥陀佛——
  
      无量山巅,一声佛号。
  
      一道白光,天罚刑飞,瞬间消失。不可知地,紫幽城主,骤然睁开双目。
  
      天洲修罗处。狐山,有月。
  
      白衣绝美的女,神色也是一变。
  
      修罗界内,九轮山上。
  
      水魅、上邪,并肩而立。红衣沈冥,目光清澈无底。
  
      “水魅,我要走了!”上邪的声音,飘忽无踪。
  
      此时,界之内,尽生感应。不知道多少大能,有所行动。
  
      万万年,这一日,乃是一个转折点。
  
      海荒、修罗、天洲,无数修士,都感觉出天地异变。
  
      幽冥世界,黑色大泽,白色孤岛。
  
      黑衣男,衣衫鼓荡,长发完全飞起。
  
      哈哈哈——
  
      苍凉的笑声,响彻整个幽冥。那个男,嘴角一弯,勾起美妙的弧。
  
      万万年,他等待了久久!
  
      天牧虚空。
  
      萧落,似乎完全失去了理智。红袍四散,眼中无尽血光。而随着他的印诀,他的头颅之中,竟然隐隐升起一道轮盘之影。
  
      虚虚实实!其上,隐隐约约,九个古老的刻。
  
      胡青、玉火、龙涎,全都呆立当场。
  
      因为,那是因果轮盘!(未完待续。。)
  
      ps:喜欢萧落,喜欢五儿!从他们出现在九棺中,就是如此。不过,五儿的宿命,就是死去!山河,真的很希望这是一场真正的华宴,而不是血染的婚礼!
  
      很喜欢这一章,喜欢很多句!
  
      因果无奈,魔可悲!似乎,山河也写不出,那种心中的味道!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