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779章 卷轴收魂,魔乱海荒!

第0779章 卷轴收魂,魔乱海荒!


  
      北寒宗,镇北峰。
  
      八千年前,一夜之间,黑雾笼锁整个镇北七峰。北寒镇北一脉,生死不知。
  
      因为,魔郎身负重伤,携残破魔棺,从雪原而来,请苦心子帮助镇压一缕魔魂。此后,散魂修士苦心子,便坐镇八千年,所幸不负所托,一切无恙。
  
      千年前,梵天、黑水两场大战。出身北寒的阿木、离水,都已是劫境修士,无敌神州。北寒宗水涨船高,其地位隐隐如同昔日,海荒七大仙门。
  
      所以,如今,整个海荒,也没有人敢打北寒宗的注意。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危机,往往在无意之间。大概,谁也不会想到,居然有人能无声无息地进入北寒宗,进入镇北七峰。
  
      黑衣苦心子及北极仙翁,竟然反击的机会都没有,便以这样的方式陨落。
  
      两个黑衣人,黑袍迎风,斗笠挂雪。在北极仙翁和苦心子面前,他们如同真正的神灵。
  
      唯有,镇北峰上,苦心子的真身,手掐印诀,禁图升腾而起。不过,那绝不是因为苦心子的境界,而是因为他拥有魔郎禁图。
  
      七重彩芒,惊天之力。
  
      苦心子的这一道术法,完全可灭海荒任何修士,哪怕他是真仙?因为,那拥有一缕魔郎之意。
  
      可是,那两个黑衣修士,早有准备。一切,他们都很清楚。
  
      “哼!”侏儒修士,冷笑一声,“禁图?苦心子,可惜。你不是魔郎!”
  
      再见,那侏儒修士,单手一挥。
  
      瞬间,他便卷起,无尽的雪浪。那样的力量。苦心子除了在魔郎身上见过外,此生从未见。
  
      那是什么境界,什么修为?
  
      轰——
  
      那雪浪如龙,冲天而上,正和那七色禁图,碰在一起。
  
      漫天雪舞。彩芒流散。
  
      整个镇北七峰,都在动摇。整个大地,都是共振。
  
      可是,此时镇北峰外的北寒修士,竟然丝毫无知。因为。两个黑衣人,一路上,早已布下结界。
  
      而更远的三界圣山上,因为,三界界门要开启的瞬间,仙力奇异。竟然,也没有感知到这一刻。
  
      所有人,都在等阿木的出现。而无心海荒之事。
  
      就是在这个防守最为薄弱的一刻,两个黑衣人到来。
  
      这是精心准备的一场收魂。
  
      此时,镇北峰。便是一个封闭的世界。谁也,救援不了!
  
      出现这样的情况,不是当年魔郎布置不周,亦不是苦心子太差,而是因为,这两个黑衣人的出现。远远超过的海荒常理。
  
      海荒之上,以圣城紫幽为尊。可是。便是紫幽圣使亲临,也绝然没有这样能力。除非。那是天女幻花。
  
      可是,紫幽城,只有一个幻花。
  
      “哇——”
  
      苦心子真身,受其反震之力,猛然一口鲜血喷出,脸色瞬间惨白如纸。
  
      再见,苦心子再次结印。其眉心处,一道飞剑打出。那是一把魔剑,当年便是凭其镇压魔郎残魂的异动。
  
      那魔剑,魔气腾然,乃是顶级仙宝。可是,这样的法宝,在那黑衣人面前,竟然不值一提。
  
      呼——
  
      黑衣侏儒,长袖一舞,便是一道黑光。
  
      啪——
  
      那魔剑,竟然直接被其抽飞。
  
      “嘿嘿!若不是,魔郎禁图护你,一个小小散魂而已,你哪有出招的机会?”侏儒黑衣人冷笑不已,同时,身子一进,单手结了一道法印。
  
      “破——”黑衣侏儒,轻喝一声。
  
      惊天之力,激发而出。那绝对是毁天灭地的力量。
  
      而此时,整个镇北峰上的禁图,瞬间光芒大起。可是,这些禁图,并不是为黑衣人这个级别的存在而设下的。
  
      苦心子,也不是魔郎,甚至不是阿木。纵有无上禁图,亦不可能抵抗那黑衣人的力量。等级相差的太多,太多。
  
      那个黑衣人,虽是侏儒,但是在境界修为上,苦心子绝对是一粒尘埃。
  
      黑衣人,惊天大力压下,苦心子,根本无从抵抗,无从躲避。
  
      而就在这惊天之力下压的一瞬间,让苦心子心碎的并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他看见,远处,另一个黑衣人,双手结印。
  
      那才是,让苦心子绝望的一刻。
  
      那一式一套,颇为诡异的印诀。苦心子,从没有见过那样的术法。
  
      只见,随着那黑衣修士的术法。无底天堑,轰然炸开。
  
      万丈雪尘,化为白光。无论是苦心的禁制,还是北极仙翁的禁制,甚至圣莲离水的加持,在那一刻,都不堪一击。
  
      在黑衣修士面前,那冰雪封印的一切,便似一块豆腐。
  
      “呼——”一瞬间,黑雾如潮,喷涌而上。那是封印了八千年的力量,迸发似得上涌。
  
      “呜嗷——吼——”
  
      “天难灭,地难葬!吾魂若归来,血染青天上——”那道苦心子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已经千年未响起,如今再次回荡。
  
      那是,魔郎一缕魂,不是魔郎。
  
      “聒噪!”
  
      只是,没想到那微胖的黑衣修士,居然说了一句,昔日苦心子常说的话。只见,那黑衣修士,双手再次结印。
  
      随即,一道黑芒,从其背后,冲天而起。那竟是一道黑色卷轴!
  
      “收魂!”那黑衣修士,暴喝一声。
  
      那虚空中的卷轴,飞速展开,如同龙舞,又似拉开一道黑色大幕。
  
      呼啦啦——呼——
  
      无尽风声,无限力量。黑色卷轴上,竟然布满了各种禁制。此时,即使阿木在此,也要惊叹于那道黑色卷轴的强大。
  
      万丈天堑中,所有的黑雾。瞬间汇集为一道墨色洪流。
  
      呜嗷——吼——
  
      墨色洪流中,仍有不甘,仍有魔意,仍有戾气。可是,在那黑衣修士的术法面前。在那黑色卷轴下,都是那么无力。
  
      一切,只不过是瞬息,都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那墨色的洪流,竟然完全被进入那卷轴之中。
  
      “封?——”黑衣修士,再喝一声。
  
      那遮天卷轴。瞬间闭合。
  
      天地无音!
  
      那苦心子,以生命镇守的八千年魔郎残魂,那以整个北寒镇北一脉为代价而布下的封印大阵,那以生命守护的信念……
  
      一瞬间,全都土崩瓦解。一切。都失去了它的意义。
  
      “魔郎,一切休矣!”在那一刻,苦心子,其实已经死去。因为,他活着的意义,已经不在。
  
      轰——
  
      虽然,魔郎留下的禁图,还在本能抵御一切。可是。苦心子,已然绝望。
  
      嘭——
  
      最后一刻,苦心子。冷然一笑。
  
      自爆!
  
      那是苦心子,最大的杀招。他的自爆,便是禁图自爆。他不在,整个禁图自然尽毁。
  
      轰——隆隆——
  
      黑衣侏儒,“噫”了一声,术法未用老。便向后急退。生死已分,他不想。受无谓之伤。
  
      禁图爆破之力,他亦要避其锋芒。
  
      尘烟四起。雪山崩塌。
  
      禁图之力,黑衣侏儒的一式术法,竟然削平个整个镇北峰。同时,魔郎禁图,苦心真身,那一刻全都灰飞烟灭。
  
      黑衣侏儒,退的急速,可是其前心,仍被禁图之力所震。所幸,并无大碍。
  
      “好厉害的禁图,小小散魂,竟然亦能伤!”
  
      “那是当然!”此时,微胖的黑衣修士,已然完成一切,“与魔郎有关的人,都不可小视!”
  
      然后,两个黑衣人,站在风雪之中,略微一停。其实,这基本上,都不能算作一场战斗,因为压根就没有真正的所谓回合。
  
      那只能算是一场屠杀,或者一场掠夺。其实,任何一个黑衣人,都可扫荡一切,只不过,力求万无一失。
  
      “走!回去复命!”微胖的黑衣人说道。
  
      侏儒黑衣人,点点头。
  
      两个人,再没有对话。身子一动,瞬间便消失在了镇北峰。两个人一出北寒宗,他们布下的结界,维持了不到一刻钟。
  
      那个时间,足以让他们远走。其实,他们并没打算,真正的隐匿什么。因为,没有那个必要,若让海荒恐慌,反而是他们所愿。
  
      呼——
  
      无尽的大风,猛然扬起。北寒之北,八千年未散的黑雾,随风渐渐散尽。
  
      天地静穆,万里肃然。
  
      那一日,北寒宗的镇北峰,终于露出了久违的容颜。未知一切的年轻子弟,甚至欢呼雀跃,以为看见了天地奇景。
  
      北寒传说,镇北可是有散魂级祖师。可是,苦心子,已然不再。魔郎残魂,被人掠去。
  
      当大雾散去的一瞬间,北寒宗各宗各脉,冲天数道光华,直奔镇北。
  
      可是,雪原天堑,冷风呼啸。茫茫然,什么都没有。
  
      知道,镇北峰内情的北寒宗大能,全部脸色骤变,震惊不已。寒千里、白一峰面面相觑。
  
      如今的北寒宗主苏信,更是眉头紧锁,其眼底闪过一抹异色。
  
      北寒宗每个人的心头,似乎都压了一块大石。魔郎残魂不再,那绝对是惊天大事,同时,也绝对是不祥的预兆。
  
      “苏信!”寒千里眉头一挑,从其回归北寒后,便一直潜心修行。他有沧海玉佩相助,如今已是风劫之士。
  
      数百年来,苏信掌控北寒宗,蒸蒸日上。寒千里,从未发过一道命令。可是,今日一切不同。
  
      “弟子在!”苏信忙一躬身。
  
      “速速通报,海荒各大仙门,镇北异动,魔乱海荒!”寒千里声音微沉。他是魔仆,他有种极为不好的预感。
  
      “是!”苏信躬身应道。
  
      北寒宗,传播消息迅疾。可是,很多事,还是晚了!(未完待续)
  
      ps:今天第三更,补昨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