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745章 无爱,无恨!一道忘川水,斩断两世情!

第0745章 无爱,无恨!一道忘川水,斩断两世情!


  
      夜静,微凉。
  
      寂灭谷内,白眉和画魂,推杯换盏,似求一醉。万万年的原仙老怪,想要醉,绝对是一种奢望。
  
      长恨殿内,阿木与青魔,纵酒论谈,眼神却愈发清亮。青魔口中,阿木略知万万年前过往,虽不甚详,但已有轮廓。
  
      沧海、玄天、星辰、绿魂,这些古仙的名字,在阿木的耳畔回荡。鬼尊、魔尊、冥尊、妖尊那些上古的尊者,如同梦幻。
  
      青魔子说,那是三界最辉煌的时代。可是,那个时代,也留下了太多的谜团。
  
      上古之时,有棺出现。
  
      传说,九棺为天、地、人、仙、神、佛、魔、妖、鬼。九棺得一,可镇三界。可是,青魔子说,便是当年的尊者,也未尽九棺之秘。
  
      三界诸体,可控九棺不假。但,九棺的威能,却未尽显。何况,天地人三棺,对于上古来说,都是一个传说。
  
      三界大战,仙魔对立。茫茫九棺,更是浩宇之谜。沧海、冥尊、魔郎,无数人都在生死追寻,而还没有结果。
  
      过往与未来,竟然都是如此难以揣测?
  
      青魔子的话,绝然没有错。万万年,如同梦一场。死亡、轮回、沉睡,然后风云际会。很多问题,青魔子也完全没有答案。
  
      ………………………
  
      幽冥界,黑色大泽。
  
      白色孤岛上,那黑衣修士,依旧盘膝而坐。背对一切。只不过,此时黑衣修士的长发,无风自动。
  
      孤岛外。半空中,黑纱女低垂着头,跪在一团黑雾之上。她的背后,乃是鬼将三十三。此时,他撤去了鬼面。
  
      东方木秀的面容,颇为俊美。可是,此时。面色比较难看。
  
      这一刻,气氛有些诡异。
  
      “黑纱,你真的无错?真的不悔吗?”黑衣修士的声音。依旧平静。可是,这股平静里,透出太多的威压。
  
      东方木秀,眼中闪过一丝恐惧。然后皱眉看着黑纱女。东方木秀明白。以东方欢的性子,绝对不会认错。
  
      “妹子……”东方木秀话刚出口,黑纱女却已然抬起头。
  
      黑纱女,依旧美丽,只是双目黯淡,形容憔悴。
  
      那一刻,绝没有黑纱女往日的魅力神采。永夜的最后时刻,她被冥尊救回。已然在这黑色大泽上,跪了七天。
  
      “弟子。无错!自然,不悔!”黑纱女,几乎一字一顿。
  
      “那谁让你向魔子出手?”黑衣人的声音不变,只是那白色的孤岛上,似有白色的雾气,升腾而起。
  
      “当年,他杀我。如今,我杀他。天经地义!他不死,弟子,岂能心甘?”黑纱女,嘴角挂起一丝笑容。因为,那刺向萧落的一剑,颇为畅快。
  
      “呵呵!”黑衣人冷笑了一声,“可是,你真的以为,那一剑,便能杀他吗?”
  
      “能不能杀,那是造化。出不出剑,才是我心!”黑纱女的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冷然。
  
      “说得好!”黑衣人的声音微沉,“可是,你那一剑,却助了阿木!”
  
      “弟子,只问本心,无论助谁!”黑纱女,凄然一笑,“若是真的助了阿木,便是弟子的宿命!”
  
      “妹子”东方木秀,一挑眉。很显然,他对黑纱女的回答,颇为不满。
  
      “哈哈!”黑衣人听了黑纱女的话,倒似有些怒极反笑,“黑纱,你忘记了,我送你出幽冥时的告诫了吗?”
  
      “师尊教诲,弟子不敢忘!”黑纱女这一次的回答,让东方木秀脸色稍缓,长长地出了一口浊气。
  
      “我说什么?”黑衣人道。
  
      “师尊嘱我,不要因情,误其大事!否则,三界之内,师尊定然收回所有!”黑纱女缓缓道。
  
      “很好!”黑衣男子点点头,似乎笑了笑。
  
      “上古魔子,乃是三界内,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三界棋局,最重要的棋子。为师,都要借助其力,以求重出幽冥。你若真能杀他,才是奇迹!你看”
  
      说着,黑衣男子,微微一挥手。只见,黑色大泽上,一道结界大开。
  
      结界内,慕容荒、萧落,盘膝而坐,正在修行。
  
      黑纱女,眉头一挑,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那一道六道仙剑,应该足以让萧落道消魂灭,可是萧落竟然未死。
  
      “为什么?”黑纱女看着黑衣人的背影,“是师尊,救了他!”
  
      “我出手,是因为,凤凰降怒!没有我,你也杀不死萧落!”
  
      “因为,真正的魔,都不会死!”黑衣男子缓缓道,“所以,魔尊离恨,只能被封印,但是仙尊沧海,却会陨落!”
  
      “三界之间,人人,生而无仙;但是,心中有魔!”
  
      “黑纱,你为情所困,心性迷失!那一剑,根本不是你的恨,而是你的爱!阿木,是你的魔!”黑衣人的话,低沉轻缓,字字诛心。
  
      黑纱女,脸色不变,却沉默不语。其双眸深处,则闪过一丝异色。
  
      “黑纱,你乃是冥尊传人,怎可被沧海传人所惑?”冥尊长叹一声,“原本,我希望,你自悟断情。可是,你很让我失望!万万年前,我输了一局。万万年后,岂能再输?”
  
      “三十三!”
  
      “属下在!”东方木秀,瞬间带上鬼面,身子微然一震。
  
      “带她去饮,忘川河水!”黑衣人缓缓道,“然后,送入轮回!黑纱,我不收你一切,只断你情缘!”
  
      “不!”黑纱女,眉头一挑,“师尊,请赐弟子,灰飞烟灭。我不愿,饮忘川之水!”
  
      “生死由我,岂问尔心?”黑衣人的语气,微微一冷。
  
      “圣尊!”此时,东方木秀直接跪倒在黑雾之上,“请问,轮回何处?”
  
      “从哪里来,便送哪里去!三百后,她的冥体,会自动觉醒!只是,前两世的记忆,半点皆无!她依旧,是冥尊传人!”黑衣人道。
  
      “海荒,将有劫难吗?”东方木秀又道。
  
      “劫难不远矣!”黑衣人道。
  
      “那弟子,愿随她回转海荒。尽未了兄妹之情,亦助冥尊海荒成功!”东方木秀,跪在黑雾之上,语气至诚。
  
      黑衣人,沉吟了一下。
  
      “也罢!你便随之轮回,我免你再修之苦,阴阳两世之身!”
  
      “多谢圣尊!”东方木秀,忙叩头谢恩。
  
      “师尊”黑纱女,似欲再说什么。可是,东方木秀没有给她任何机会,单手一卷,直接把黑纱女,卷在黑雾之中,直接消失。
  
      “唉”黑衣人,长长地叹息。
  
      然后,长长地红发,一道黑衣身影,在黑色大泽上幻化而出。
  
      ………………………
  
      黑色大泽,万里之外。酆都城南,便是幽冥忘川。
  
      滔滔黑水,肆意翻滚。东方木秀,黑纱女,两个人,就站在忘川河畔。
  
      “这是黑水!”黑纱女看着幽冥忘川。
  
      “亦是忘川。忘川大河,没有起点,没有终点,流过三界!”东方木秀,缓缓摘下面具。
  
      然后,东方木秀,单手一挥。一道忘川水,便被其拘在手中。
  
      “妹子”
  
      “哥”黑纱女,看着哥哥,嫣然一笑。
  
      “冥尊说得对,是吗?你那一剑,根本不是对萧落的恨,而是对阿木的爱!”东方木秀看着黑纱女。
  
      “你要帮阿木,杀了魔子!”
  
      黑纱女,淡淡一笑,却没有回答。没有人,敢确定黑纱的心。
  
      “哥,我可以不喝忘川河水吗?”
  
      “可以!”东方木秀,苦笑一下,“不过,那整个东方一族,就会在海荒消失!要知道,东方一族,为什么被称为海荒战族?因为,所有的东方族人,其实都是冥尊的奴仆!”
  
      “东方世家,不属海荒,而是幽冥。那是宿命!”东方木秀,眼中闪过一抹异色。
  
      “哥,为什么,你要和我回去?”黑纱女看着东方木秀。
  
      “为了,打破宿命!妹子,我们,不能仅仅为自己活着!”东方木秀,看着黑纱女,温和地一笑。
  
      “哥!”黑纱女点了点,笑笑道,“那水,我喝!”
  
      说着,黑纱女,单手一抬。东方木秀手中掬起的那一道忘川之水,直接被黑纱女凝而在手。
  
      “哥!下辈子,我也会记得你!阿木,永别了!”黑纱女,眼角有泪,脸上带笑。那道忘川水,一饮而尽。
  
      一道忘川水,斩断两世情。无爱,无恨,来世永为陌路。大概,没有人明白,那是怎样的痛?因为,忘记的人,没有回忆。
  
      鬼将东方木秀,双手结印。六道轮回光,在忘川之上,骤然而起。兄妹二人,直接纵进轮回。
  
      不久之后,海荒青原,东方世家。
  
      在一个别样的夜晚,夜散六道神芒,天生无数异象。
  
      一对孪生兄妹,降临海荒。多少年后,东方世家,乃至整个海荒,会因他们的存在,而命运改变。(未完待续……)
  
      看九棺最新章节到长风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