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711章 何谓因果?把你的命,还我!

第0711章 何谓因果?把你的命,还我!


  
      黑裙飞扬,身姿曼妙。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寒吉虚空,黑纱女,美目流盼,浅笑嫣然,站在不朽老人的身侧。
  
      只不过,黑纱女没有看向青魔子,亦无心画魂。她只是看着青衣阿木,眼神似脉脉含情,又似毒怨万千。
  
      那样的眼,有今生的恨,前世的爱,错综复杂。
  
      “黑纱女!”阿木的眉头一皱,眼神瞬间冰冷。因为,阿木明白当年白无命的一剑,定然是黑纱女的操控。
  
      那一日,若不是吉光天外飞来,阿木定然已死在醉魔罗星君的手下。
  
      “好久不见,阿木!很遗憾,也很开心。”黑纱女看着阿木,眼神变幻,笑意盈盈,“因为,你还活着!”
  
      那是一种颇为特别味道,那也是一句让人难以琢磨的话。
  
      大概除了黑纱女自己,没有人能知道她的心中到底想些什么。遗憾大于开心,还是开心大于遗憾,则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
  
      “黑纱女,你到底是谁?”阿木沉声问道,“你与我,有何仇怨?为什么,纠缠不休,欲置我于死地?”
  
      “哦?纠缠不休?这个词,用得好!”黑纱女嫣然一笑,“你未走黄泉路,自然没有看见鬼将三十三。我是谁,你还是不知道!”
  
      “妾思君心曾似海,君可挂妾亦在心?”黑纱女瞬间双目含情,看着阿木,那绝对是美人醉人的眼。
  
      可是,黑纱女的目光,又瞬间变冷。
  
      “阿木,见我第一眼,你不是便将我送给白无命了么?我是谁,又怎样?那都不重要了。今天。你一定会死在这里!”
  
      黑纱女的黑裙乱飞,如同黑暗天使的羽翼,道道黑雾缠绕。
  
      听了黑纱女的话,所有人都是一头雾水。在场修士。没有一个人。知道黑纱女的真实来历。
  
      那是来自冥界的,一道无解的魂。她游走的修罗。甚至没有人知道她真正的目的。
  
      慕容荒、文木然、青魔子,所有了解阿木过去的人,都不知道这个黑纱女到底和阿木有何恩怨。
  
      此时,即便最了解阿木过去的鸦儿重生。估计都不会知道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谁。
  
      那个女人,对于阿木,真就是过眼的云烟,千秋百载,不复记忆,或者压根就没有所谓的记忆。
  
      阿木自然是双眉微锁,他根本听不懂黑纱女的话。黑纱女。就似一个疯女人。在这一刻,阿木似乎看见了无恨谷白木环的影子。
  
      “黑纱女,今日,若是你不说因果。在下。便要取你性命了!”阿木的瞳孔微缩,周身的杀气外散。对于黑纱女,阿木没有一丝的好感。
  
      今日,阿木亦想杀黑纱女,报一剑之仇。
  
      “因果?”黑纱女“咯咯”娇笑,神色凄然,“既然彼此欲杀,何问因果?不过,阿木,你想取我性命?恐怕,还没有那个本事!”
  
      黑纱女的声音,骤然尖厉,然后双手舞动。骤然间,一百零八颗灰色珠子,盘旋升空。道道灰气,缭绕不散。
  
      一股莫名的力量,让所有人都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幽冥轮回珠!”青魔子和画魂老人都识得这三界至宝。
  
      幽冥轮回珠,那是正宗的冥尊神器。
  
      传说,幽冥轮回珠,一百零八颗灰色珠子里,每颗里面都藏着一道上古冥魂。
  
      一道上古冥魂,便是一尊幽冥鬼将!
  
      幽冥珠起,冥气肆意,道道冲天。整个修罗大陆,都有感应,因为冥体驾驭冥尊圣器,已然散出冥尊之气。
  
      无恨谷内,白眉老人对幽冥之气,最为敏感。
  
      “冥尊之气?三界,必乱!”白眉老人一挑长眉。此时此刻,寂灭谷内,骤然间万鬼咆哮,冥气大起。道道灰气,冲天而上。
  
      整个寂灭谷,轰轰震动。盘龙谷旧址,长恨殿,都在摇动。所有无恨谷内的修士,都是面色大变。
  
      “哼!冥尊之气,也不是冥尊,还能翻天不成?镇!”白眉老人虽然神色从容,但却是双手结印,这已是极为少见的情况。
  
      道道白光,从白眉老人的双手间飞腾而起。幽冥之光,铺天而下。整个血月大陆,唯有白眉老人,才有这样的本事。
  
      同时,寂灭谷外,那两棵黑白古树,也是光芒大作。黑白轮回门,瞬间便封住了寂灭谷的气息。
  
      幽冥之光落下,所有的灰气瞬间湮灭。幽冥鬼叫,都已消歇了。
  
      那震动最厉害的便是那几座浮在半空的古墓,可是还没闹腾起来,便被白眉镇压了。
  
      万古守墓人!白眉老人,冷然一笑。
  
      黑纱女,舞动幽冥轮回珠的一刻,整个血月南域的那些来自幽冥的上古天兵,也骤然发力。仰天长嘶,条条黑芒,各个如龙,便似获得了特殊的加持,或者开启了某种封印。
  
      幽冥轮回珠!
  
      阿木眼底闪过一抹异色。因为,他记得上古神域镜像内,那个灭了神域的看不清面容的黑衣男子,手中飞舞的便是这一串灰珠。
  
      灭上古神族者,乃是冥尊!
  
      那些铠甲黑衣,都来自幽冥。阿木心中怒火腾然,因为,他的身上流淌着上古战神一族的血。
  
      阿木丹海内,大浪翻涌,电闪雷鸣。如今的阿木的丹海,既不是黑色的大浪,也不是金色的大浪,而是无尽的青浪。
  
      十品绝世仙根,苦海佛灯,光华大展。魔棺,早已浮在丹海虚空,魔意滚滚。
  
      青衣上,魔气外泄。虚空中,鬼棺共鸣。
  
      魔棺!在场所有人,都感应到了阿木身上魔棺的之气。
  
      不朽老人,瞳孔微缩。画魂老人,头顶的阴魂之相,愈加清晰。唯有,青魔子,面色不改。依旧从容。
  
      而与此同时,慕容荒也行动了。其手中的古朴指环,灰芒大展。那是和幽冥轮回珠,极为相似的一种气息。
  
      “上古七星。聚!”慕容荒轻喝一声。同时。他双手掐了一道奇异的印诀。那大概是所有人,第一次看见慕容荒施展术法。
  
      醉魔罗。七大掌柜,七大星君。
  
      禄存、贪狼、破军,就在镇上。文曲,在寒吉七千里外。主持大阵。可是此时已化为一道流光,瞬间便至。
  
      同一时刻,巨门、廉贞两大星君,本在血月南域厮杀。骤然,他们身形一顿,竟然化为一道星光消失。
  
      与之对敌的甘天青、叶星白,猛然一愣。
  
      那是什么术法?便是上古域门。也不会那样快!可是,两个人,一愣之间,已然有天仙级的铠甲黑衣。瞬间扑上。
  
      寒吉虚空,骤然闪亮。巨门、廉贞两大星君,竟然突现在此地。
  
      “移星之术!”一直观战的病态少年,也不由一愣。他完全没想到那慕容荒,竟然能施展如此逆天大术。
  
      因为,那可是高阶原仙,才能施展的术法。
  
      “幻魔之身,我低估了你!”病态少年微微一笑。
  
      六大星君齐聚,但是却不见武曲。慕容荒,眼底闪过一丝不易觉察地杀机。文曲和禄存两大星君,不由对视一眼。
  
      七星重生,各自修行。云之大陆,乃是七大星域中,第一修行之所。最后死去的破军,都已脱去铠甲,完全重生。
  
      可是,为何武曲,没有听从召唤?
  
      那只有两种可能,第一是武曲星君死了,第二便是武曲用佛法,化解了心中的一切太荒烙印。
  
      无论那种结果,都不是慕容荒想遇到的。因为,缺了武曲星君,便不能布下上古七星冥阵!
  
      那便缺了一种对付原仙强者的手段。
  
      “阿弥陀佛——”
  
      而就在这时,虚空中,一声悠长的佛号响起。那一声佛号,含无尽慈悲之力,瞬间整个虚空的杀气,似乎都是一淡。
  
      “慕容殿下,老衲天罚,来迟了!”再见虚空中,一个灰袍老僧,幻化出身形。那老僧周身上下尽是佛芒,背后带着无尽光明。
  
      “原仙级佛修!”病态少年哑然失笑,“今夜,修罗界,真是风云际会!不是天洲,竟然能有原仙级佛修?”
  
      天罚,武傲天!
  
      当年,海荒神州梵天寺,文曲武曲生死大战,双双陨落。阿木、青魔子,虽没有亲眼所见,但是早已通晓一切。
  
      “阿弥陀佛!”老僧天罚,在虚空中,双手合十,躬身向慕容荒及六大星君施礼,“天罚,见过诸位星君!”
  
      慕容荒和六大星君,都是神色冷然。因为,他们最担心的事情,看来是发生了。
  
      “你叫我慕容殿下?”慕容荒淡然一笑,可是眼中的杀机,已然极浓,“武傲天,看来你虽然重生,却是一心向佛了?”
  
      “殿下恕罪!老衲前世入佛门,自然生生向佛,岂能背离?”天罚从容应道。
  
      慕容荒点点头,绝美的脸上,再次现出笑容。只不过,那笑容,极为邪魅。慕容荒,已欲杀人。
  
      “武曲,若无殿下,你不能重生?既已重生,就该心向太荒!”说话的,乃是文曲文木然。
  
      “文曲星君,前世如梦。生不生、死不死,老衲都是天罚。死了一次,老衲更是脱去所有烦忧。当年,你也一心求死解脱,今日为何要重归魔下?”天罚眼含悲悯,看着文木然。
  
      “呵呵!”文木然淡淡一笑,“生为太荒人,死为太荒鬼!你能生生向佛,我为何不能永世为太荒?”
  
      “说得不错!傲天,莫要以为佛法无边,看透一切!”破军星君面色肃然,冷冷一笑,“纵为魔者做嫁衣,我等甘之如饴。你的心中,已无太荒之义!佛,不过是你这怯弱者的逃避!”
  
      “阿弥陀佛——”天罚长叹一声,摇头不语。因为,古星蒙尘,天道宿命不可逆!
  
      “天罚!”慕容荒笑着,缓缓道,“道不同,不与之谋!那么,把你的命,还我!这一次,我亲自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