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704章 原仙魔仆,天洲血脉

第0704章 原仙魔仆,天洲血脉


  
      魔郎,沧海神郎。
  
      为修仙魔三生诀,直通尊者之路,神郎纵身六道轮回中,由仙入魔,转世为魔洲人。魔洲三十万年历练,魔郎体悟修行,纵横无敌。
  
      魔之郎君,一生不败。一剑清流,青芒如水。魔郎,更被奉为千万年来修罗魔洲第一人。
  
      阿木是魔郎传人,已不是秘密,就似他身负魔棺,几乎人尽皆知。
  
      杀仙殿主慕白尊,绝对不是一般的修士,他敢向阿木出剑,自然有他的道理,亦有他的资本底气。
  
      不过,当那一声“慕白尊,你活得是不是有些长了?忘了魔郎是谁?”的话语,响彻整个虚空的时候,慕白尊还是神色一凛,眼中闪过一道异芒。
  
      整个修罗界,他所知的,敢如此对他说话的人,不会超过一掌之数。而听见那一道声音,阿木却是嘴角微微一弯,会心一笑。
  
      再见虚空中,一道灰芒显化人形。一个灰袍老者,背着一个破包裹,正踏在虚空,脸上竟然略带路途风尘之色。
  
      画魂老人!
  
      在场很多修士,都识得他。因为,当年血北寒原一战,画魂老人曾经现身,一剑镇两界。无数万年,那是原仙级修士的在修罗界第一次出手,便免了一场,血北浩劫。
  
      画魂老人一现,诸人表现各有不同。
  
      醉魔罗,慕容荒等人,自然都是不愿意看见他的。因为,画魂老人曾经明着帮过阿木。暗里便不好说了。
  
      这样的助力,突然现身,岂是寻常?
  
      寒吉唐奴的身子。则又向后靠了靠,已然完全靠在了那口完全黯淡的血棺上,似乎那口血棺能给他带来力量。
  
      尊者神兵龙涎斩,被唐奴紧紧地握在手中。此时,那似乎是他救命的稻草。
  
      客栈的掌柜,比唐奴还要紧张,脸色甚至有些泛青。其拿在手中的算盘。居然算珠凌乱拨动,但却寂然无声,颇为诡异。
  
      万千算珠。估计也算不清,这客栈老板一会儿的命运。
  
      病态少年,依旧站在院中,看见画魂老人。却是冷笑一声。
  
      “阴魂老鸟。你真是命长。封印无数万年,你竟然没死,却是因祸得福了,而且还破印而出?真是命不该绝!”
  
      “阴魂鸟王!”黑纱女眉头微微一皱。这个原仙,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可是来得似乎早了些。
  
      而此时,慕白尊看着画魂老人,却没有太多惊异的神色。很显然画魂老人在其所谓的一掌之列。
  
      不过,画魂老人一现。那慕白尊还是收了手中的那道剑光。
  
      “慕白尊,见过画魂前辈!”慕白尊微微拱手,语气倒是客气,态度上不卑不亢。
  
      “嘿嘿!”画魂老人看着慕白尊,冷笑一声,“难得你还能称我一声前辈!我倒是有些不敢当了!”
  
      “前辈客气了!放眼整个修罗界,谁不敬前辈三分?谁不知前辈往昔风采?”慕白尊淡淡一笑。
  
      “哦?若是这样,那你这杀仙殿主,今夜便离去吧!再不要趟这寒吉浑水,这里的水太深。我老头子,也不想难为你!”画魂老人的话,说得很是平静。
  
      “呵呵!”慕白尊长身而立,白衣轻动,神色却是不改,微笑道,“前辈,是不是说得有些太轻巧了。杀子之仇,不共戴天!慕某今日离去,日后还如何在修罗立足?”
  
      “杀子之仇,不共戴天?”画魂老人听了慕白尊的话,不由仰天冷笑,“慕白尊,你当老夫是三岁孩子吗?你有儿子?哈哈哈,真是笑话!”
  
      画魂老人,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这话什么意思?有的心思活分的,都想到这慕白尊不会是太监吧?
  
      “嗯?”慕白尊也是脸色微变,然后迅速平静,冷笑一声道,“前辈,倒是说说,我怎么不能有儿子?”
  
      “若只论剑”画魂老人冷哼一声,看着慕白尊,然后顿了顿,“除非魔郎再现,一剑清流,否则修罗界内,你绝对是第一人!”
  
      “多谢前辈溢美之词!”慕白尊微微一笑。对于自己的剑,他极为自信。
  
      “你乃绝对的剑修!”画魂老人眯着眼,依旧看着慕白尊,“你以剑悟道,以剑通仙。此生,你人亦剑,剑亦人。斩七情,断六欲,唯有剑在心,方有今日所成。人剑合一,挥手即剑。你这样的人,怎么会娶妻生子?若说你有儿子,也是你手中之剑,再无其它!”
  
      画魂老人一席话,说得在场所有人无不心中微震。三界之内,竟还有这样的苦修剑痴之士。
  
      听罢,慕白尊看着画魂老人,似笑非笑。
  
      “晚辈师尊曾云,一切无法,万物通道。前辈所言,丝毫不差!慕某一生为剑,别无所求。那杀神,只是我的养子!”
  
      一切无法,万物通道!
  
      听了这八个字,阿木心中不由一动。因为,这句话,在他初为修士的时候便听过。那句话,曾出自海荒北寒宗千藏真人之口。
  
      “别说什么养子了!”画魂摇了摇头道,“那个可怜的少年,只是你豢养欲血修罗的容器罢了!而你想把那欲血修罗,练成一道剑气吧?”
  
      练欲血修罗为剑气?在场人,又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若是成了,那会是怎样一道剑气?
  
      慕白尊笑了笑,眼底闪过一抹异色,脸上的神情依旧。
  
      “前辈,那不必多说!养子也好,容器也罢!如今,终是被杀了。欲血修罗,已不在修罗界,那我自然要讨回公道!”
  
      “公道?”画魂老人不由冷笑道,“公道。都是属于强者的!这个少年,又有谁敢动?”
  
      “魔郎,消失十数万年了!纵是神。在天边,也无用。”慕白尊大有深意地看着画魂老人,“而且,魔郎打遍修罗无敌手,但是晚辈却不在其列!”
  
      “不在其列?”画魂老人不屑道,“你还不配魔郎出手。而且,你根本不是修罗人!”
  
      “前辈知道的。真是多!”慕尊白两鬓的花白头发,微微荡起。很显然,心中已不像方才一般平静。
  
      不是修罗人。这是慕尊白的秘密。虽然,他在修罗亦有十余万年,但是他真不是修罗人。
  
      “无论,魔郎在不在。这个少年。你都不能动!”画魂老人没有再纠缠,直接道。
  
      “怎么?他不仅是魔郎的传人,还是前辈的传人不成?前辈,就在眼前,我倒要考虑了。”慕白尊冷笑一声。
  
      “你错了!”画魂老人看着慕白尊,冷冷一笑,缓缓道,“不是他是我的传人。而应该说,我是他的仆人才对!”
  
      哗
  
      一时间。全场震动,众皆变色。
  
      魔仆!
  
      慕容荒等人,眉头瞬间一皱。黑纱女也是秀美一挑。海荒魔仆,那曾是震撼整个神州世界的力量。
  
      破军,面色复杂。因为,当年,他便是死在海荒第一魔仆青魔子的手下。而青魔子,让其梦回万年,以求其无悔轮回。
  
      可惜,破军最终还是选择了宁为魔者做嫁衣。
  
      谁也没想到,修罗界,亦有魔仆!
  
      此时,便是阿木的脸上,也一闪过异样的神采。魔郎令,一直在青魔子手中。阿木心中都是微微震动。
  
      原仙级魔仆!师父到底留给自己多少助力?而此时鬼棺已现,师父王绝怎么不见踪迹?
  
      魔仆!
  
      慕白尊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画魂老人竟然是传说中魔仆,这样的境况是慕白尊无论如何也没有想过的。
  
      魔仆自然,站在魔郎传人的一方,毋庸置疑。而且,这不仅仅是画魂老人的战力问题,还是阿木的身后还有多少个原仙的问题。
  
      “事情,有趣了!”病态少年,也是冷冷一笑,然后看了一眼虚空中的和唐奴背后的一共两口棺材。
  
      “你不是我的对手!我给你一次选择的机会!”画魂老人看着慕白尊,微微直了直身子,那是一种警告。
  
      一道仙符,便可灭天仙九重。画魂老人,的确有资格和慕白尊如此说话。
  
      慕白尊,则平静地站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画魂。风,吹动他的白色衣角和他双鬓的长发。
  
      杀仙殿主,修罗杀手第一人!
  
      可是,画魂是原仙二重大圆满!
  
      慕白尊以虚原之境,能够看清画魂老人的境界。不过,他也知道,那已经是画魂老人的极限。
  
      理论上,慕白尊,绝对不是画魂老人的对手。因为,他毕竟不是原仙。晋升为原仙,每个境界之间的差距,远胜其它境界。
  
      相差一重,便是鸿沟。
  
      不过,慕白尊,还有自信的资本。他的剑,修罗无敌。而且,他不是修罗人,他来自无量天洲。
  
      他的身上,流着天洲的血。
  
      他知道,无论胜负,他都有资格,出一次剑。甚至,他感觉通晓三界很多秘辛的画魂,绝不会杀他,或者不敢杀他。
  
      因为,他是天洲人。因为,他姓慕。所以,慕白尊动了。
  
      只一剑!但是,这一剑,不是一道白光,而是整个人,都化为了一道剑!
  
      那把剑,立在天地之间!无尽的杀气,弥散开来。
  
      画魂老人不由长叹一声天洲血脉,都是永远高傲的吗?
  
      不过,此时,画魂老人手中已然有符,同时一团黑气如同万年未展的羽翼,盘旋在画魂老人的头顶。
  
      阴魂鸟王,绝对是修罗界,最古老的存在之一。
  
      而此时,血南大陆上的战斗,还在相持。无数的修罗之魂,爬满了血南虚空。
  
      只不过,萧落立在不朽镇,眼神有些空洞,眉心处黑色漩涡不止。梅花五儿,更是茫然。而不朽老人,不知何时,已经不在那破落的宅院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