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701章 无量山上坐,定是万古人

第0701章 无量山上坐,定是万古人


  
      海荒神洲,修罗魔洲,无量天洲,是为三界。
  
      海荒神州,轮回之地。修罗魔洲,魔罗纵横。无量天洲,则是仙者无数,万古永存的圣境。
  
      海荒、修罗、无量,三界各尽奥妙。三界交错,不断演化,又成诸多小世界,才为天地浩宇。
  
      虚空中,白芒刺目,如同一轮骄阳入眼。病态少年,瞬间心神震动。因为,他知道那是一道来自天洲的无量光。
  
      无量之光,无生无死,万万年如一。当年,天洲鬼女鬼如烟,便曾经沐浴在此光之中。也曾在无量光中,带着孟魂离去。
  
      阿木立在虚空,因为至尊鬼神脸的存在,他尚能睁开双目。一切的一切,其实不过是一个刹那。
  
      白芒天光,透出一幅海市辰楼般的奇景。
  
      而那道奇景,阿木也不是第一次看见。空间禁图,欲血修罗,佛棺神念,三股力量的碰撞,竟然开启了一道时空裂缝。
  
      一座座连绵的白色大山,各个直入云霄。那白色的不是雪,而是山的本色。山势起伏,如蛇蜿蜒,如龙盘旋,淡淡地散着夺目的白芒。
  
      那是与修罗,完全不同的世界。
  
      无尽的白色大山中,一座高峰盖压群山。高峰之上,三间茅屋,散着乳白色的仙佛之气。茅屋前,一洼水池,碧绿清澈,却不知倒映多少小世界。
  
      七色莲花,香气缭绕。正在怒放。
  
      天洲无量山!
  
      当年海荒,梵天大战,梵天寺七佛镇天狐。大阵之内,便曾经出现过那样的异象。只不过,今日,在那一刹那,阿木还看见那三间茅屋前,有一道盘膝而坐的淡淡身影。
  
      无量山上坐,定是万古人。
  
      不过一切。一闪即逝。
  
      瞬间,白芒消逝,空间闭合。同时消失的。还有欲血修罗及阿木的那道佛棺神念。它们都进入另一个世界。
  
      “嗯?遁走天洲?”阿木的身形滞在空中,心中不由微微有些茫然,同时失落。那道佛棺神念,毕竟是至宝。而且还是当年乐土云散所赠。
  
      …………………
  
      同一时刻。不同世界。
  
      天洲无量山下,一团浑圆光芒,骤然显出。万色迷离,蠢蠢欲动,其内含血雾、佛意。
  
      “唉”
  
      连绵的白色大山中,突然传出一声长叹,一声佛号。
  
      “阿弥陀佛”
  
      那声音,嗡嗡回荡。经久不息。整个无量山脉,同沐佛音。仙气升腾。不知多少天洲族类,聆听佛语。
  
      “孽畜,当年你逃得天洲而去,今日终于狼狈归来!天网恢恢,因果轮满!魔洲修罗界内,你作恶无数万年,真是可惜了你的出身由来!”
  
      “今日,便莫要逃了。镇!”随着,那大山中的佛者,一声轻喝。
  
      再见,无量群山,佛芒大作。猛然间,其中一座白色大山,飞腾而起。那种景象,要是让海荒、修罗的修士看见,定然瞠目结舌。
  
      因为,那是一座万丈高山,白芒缭绕,佛气无尽。一座山,便是一个世界,可此时却如同一块白色的飞石。
  
      吼唔哦啊
  
      万色光团中,欲血修罗,无尽哀嚎。可是,它依然被阿木的禁图和佛棺神念镇压,更如何躲过那座附加了万千佛力的大山。
  
      轰
  
      万丈仙尘,卷天而上。欲血修罗,杳无声息。至此,那欲血修罗,被压在这座无量山下,再被封印。
  
      “孽畜,但愿佛意化解。等待有朝一日,有缘人来接引你吧!否则,你万万世,休想翻身。”无量山间,最后传来一声佛叹。那是一种悲悯,也是一种无奈。
  
      纵是佛祖,又能如何?
  
      …………………
  
      修罗界内,血北寒吉。
  
      此时,一切如梦。虚空中,所有的力量余波,全都消尽。
  
      黑红鬼棺,依旧遮天。
  
      青衣阿木,立在虚空,昂然扫视。此时,各方势力,各守方位,相互戒备。杀仙殿的力量,完全消失,似乎从未来过。
  
      一切,回到了一个新的起点。只不过,此时,阿木在主宰着一切。
  
      鬼棺悬天,却无人敢动。阿木,也没有取棺。因为,此时取棺,必是众矢之的。夜幕下,谁知还有多少大能未现。
  
      阿木转了一个身,面向了醉魔罗一方。杀神已死,方才重伤沈冥的,自然还剩破军。而且,阿木与太荒的恩怨,自然最深。
  
      方才,阿木的战力,所有的修士,都已然看在眼中。尤其是刚才,一道白芒,很多人都没有看清怎么回事。
  
      很多人,还以为是阿木的禁图、佛念,完全封印了欲血修罗。
  
      太荒破军,天仙九重不假。但是,若要胜过阿木,完全不可能。
  
      青衣鬼面,阿木未露真容,更不见目光。可是,此时,醉魔罗的每一人,都感受到了无尽的威压和凌厉的眼神。
  
      破军、禄存、贪狼三大星君在前,护住慕容荒。
  
      不过,慕容荒的面色依旧从容。他已经接受了眼前的青衣人便是阿木,而且是天仙九重大圆满的现实。
  
      “阿木,久违了!”慕容荒率先开口,淡淡一笑,微微拱手。
  
      “慕容殿下,彼此,彼此!”阿木心念一动,至尊鬼神脸瞬间淡去,露出俊朗面容,负手而立在虚空。
  
      虽然在场很多人都断定青衣人,定是阿木,但是当阿木退去鬼脸露出真容的时候,还是引起无尽的唏嘘。
  
      “阿木?”病态少年,眉头一皱。因为,他能看见阿木眉心处,那一枚紫色的印记。
  
      黑纱女,则是眼中精芒闪亮。只不过,那眼神,已然不知是爱,还是恨。五百多年,黑纱女对阿木,倒是日思夜想。
  
      同样,五百多年,修罗界内,不知多少人,在找阿木。光阴倏忽,从真仙一重境到天仙九重大圆满,这样的晋升,让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阿木,你真是让人震惊!”慕容荒苦笑一下,然后微微蹙眉,那绝对是句真心话。
  
      “慕容殿下,也不必谦虚。当年海荒神州,你和萧落,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大慕容王朝,亿万生魂,都在你掌控之中。修罗界内,太荒七大星君,竟然复生。醉魔罗,三千年,醉落神州,估计也是为了集魂。这样的手笔,在下望尘莫及。”阿木的话,也是不假。
  
      若论精心布局,运筹调度,各种手段,慕容荒自然稳占上风。
  
      “呵呵!”慕容荒听了阿木的话,不由又干笑两声,然后神色怅然,“这是不假,可若不如此,怎与天斗?阿木,你的命,太好!五百多年,晋升到天仙九重,我想便是你的师尊魔郎,也没有这样的际遇。”
  
      “吉人天相!”阿木不置可否,也没有解释的必要,“不过,我很好奇,你怎能有复生七星的力量?也不知,那太荒大帝,是不是也在?萧落又何在?”
  
      “太荒大帝,不可重生,你大可放心!”慕容荒冷笑道,“不过,萧落,他就在这里!而且,一直在!”
  
      所有人,听了此语,都是一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