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667章 不朽镇上不朽仙,不朽万年不朽船

第0667章 不朽镇上不朽仙,不朽万年不朽船


  
      血月南域,准确地说,该是血月大陆的最南边缘。
  
      昏黄大河,滔滔不绝,远望无尽。魔洲修罗界无海,忘川大河便似大海。忘川河畔,一处古镇,或者说一处渡口。
  
      诸多古老斑驳的房屋,零星散落,演绎着不知多少万载的沧桑。这里似乎是一座废弃的古镇,停运的渡口,平静而没有喧嚣。
  
      不远处,停靠着三艘,颇为巨大的古船。每艘古船,都长近百丈,宽近二十丈。甲板上,有古色木楼,但也是尘封多年。
  
      不见桅杆,不见樯橹。不知,它以什么为动力。深灰色的船身,不知什么制成,上面蒙了太多的尘垢。
  
      船头、船尾,落锚的锁链,足有成人的手臂粗细,但是锈色斑驳,不知多少年未动。不过,三艘古船给人的感觉都是极为厚重的。似乎,只要起锚,便可乘风破浪,航行万里。
  
      古镇上的零星房屋,似乎也没有什么人。只是,偶尔从房子里,走出一些人影,也都是懒洋洋的样子,动作迟缓,似乎无事可做。
  
      只有留意,才会发现在古镇上的一个角落里,有一块丈高的石头。石头上,有三个古篆子不朽门。可是,那三个字,低调的没有任何的光彩。
  
      忘川不朽门!
  
      这是修罗魔洲界的传说中,最为古老的一个门派。强大如修罗宫,都有时代的考证,可是这不朽仙门。完全没有人能够考证它传承自哪里,传承了多少年。
  
      这里,既然是不朽门。那么。远处停泊的三艘古船,自然便是不朽舟了。
  
      因为忘川大河,所以如果从血月南域横渡魔之星域,可以不用飞行法宝,而选择做特制的船。忘川之上,唯有这种名为“不朽舟”的船,才能不沉。才能航行。
  
      此时,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从一个颇为破败的屋子里。走了出来。
  
      那少年,**着上身,下身穿着一个土布的大短裤。肤色黝黑,身材精壮。不过。也是懒洋洋的样子。伸了一个懒腰,斜眼看着一下那半轮白日。
  
      “又是无聊的一天!”那少年眯着眼嘟囔着,转身欲走。
  
      不过,就在此时,突然忘川大河的方向,飞来一道迅疾的白光。
  
      “嗯!”那少年的脸上闪过一丝惊异,莫名的兴奋显现。然后,身形一动。直接腾空而起,把那道白光。直接被收在手中。
  
      那是一枚,颇为精致的玉符,貌似白玉所制,成船型,颇为精妙。
  
      “开船玉符!”那少年的兴奋溢于言表。猛地,一回身,然后化出一路残影,直奔镇上一处,颇为开阔的宅院。
  
      “祖爷爷祖爷爷”那少年边走便喊。
  
      那是一处看上去也极为残破的院子,空荡荡,唯有北面的三间破屋。可是,也年久失修,看上去只能勉强的遮风挡雨。
  
      少年的喊声颇大,感觉都有可能把这破屋震塌。
  
      “呃?”一个有些苍老慵懒的声音响起,可是却不是在三间破屋里,而是在院中的一棵老树下。
  
      一个破衣喽嗖,污秽满身的黑瘦老者,正躺在那老树下的一个草甸上。睡眼惺忪,嘴角还带着口水,似乎整个被那少年,惊扰了美梦。
  
      “瞎叫唤什么玩意?让耗子咬**了!”那黑瘦污秽老者用破烂的袖子,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骂骂咧咧。
  
      因为,他刚才正梦见入洞房,新娘子美如天仙。可是刚要开始,就被一声声催命似的“祖爷爷、祖爷爷”唤了回来,心里极为不爽。
  
      “哈哈!”那少年已然跑到了老者身前,“嘿嘿!祖爷爷,放心。我这么坚挺,怎么会被咬?咬了,也把耗子牙咯掉。倒是你老总在树根底下睡觉,年纪大了,要小心,耗子多!”
  
      “放屁!”那老者一下子就蹦了起来,“死小子,你说祖爷爷不如你?要是没有我当年御女无数,力战八方,哪有你们这帮崽子!刚才,我还梦见入洞房。嘿嘿!”
  
      破衣黑瘦老者,腰板挺得笔直,一副不信咱们就掏出来比比的架势。
  
      “呃?”那少年一见,可不敢乱说了。万一比了,自己的强大,再被祖爷爷割了,就得不偿失。
  
      “那是当然!祖爷爷,谁能比得过。孙儿,两个,不,十个八个也不行!”那少年忙堆着笑脸,奉承了两句。
  
      “嗯!这倒是实话!你们太年轻,真不行!”那老者很郑重地点了点头,完全认真,你还需多历练历练的模样。让那个少年,心中苦笑不已。
  
      “大清早的,什么事,你吱哇乱叫?”那老者这时才抻了一个不朽门标志性的懒腰,丝毫不顾及那半轮白日挂了两三个时辰的事实。
  
      不过,对于这个不朽古镇上的人来说,这个时候还真是大清早。因为,他们真的无事可做。
  
      “啊!对!”那少年兴奋道,“祖爷爷,来信了!”
  
      “什么来信了?”那老者低头,整理整理自己的破衣服,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开船玉符呀!您看”那少年,忙单手一展,散着白芒的玉符,正好现在手中,光华四散。
  
      “呃?”那老者眼中骤然闪亮,猛地抓过玉符,然后抬起手。
  
      “啪”照着那少年的后脑,就是一巴掌。
  
      “哎呦”那少年吃痛,一缩头,不由叫了一声。
  
      “奶奶的,这么大的事,不早说。竟然,还想要和祖爷爷比大小!快去!鸣锣”那老者叫嚷道,“这可比入洞房重要!”
  
      “是!”那少年这个郁闷,也不知道刚才谁要比来着。不过。他绝对不敢辩驳,一溜烟地跑了。
  
      不一会儿,整个古镇上。锣声大震。
  
      咣哗咣
  
      这锣声一起,整个古镇瞬间就翻了天。
  
      刚才,平静死寂的古镇,竟然一下便涌出千余号人,似乎这些人都生活在地里一般。突然就出现了。
  
      “小六子,鸣锣了?”
  
      “嗯!是呀!鸣锣了!”
  
      “莫不是准备开船了?”
  
      “奶奶的!多少年了,我还以为这锣不会响了呢?”
  
      “嘿嘿!走。总算有活了。老子,都快呆疯了!”
  
      “别太高兴,没准别的事呢?”
  
      “别的事。他妈的要是别的事,老子就不活了。不开船,都活腻歪了。”
  
      “你敢跟朽老说,你不想活了!”
  
      “……呃……这个真不敢……”
  
      整个古镇。瞬间活了。大家议论纷纷。吵吵嚷嚷地涌向那老者住的地方。
  
      而此时,那少年,已然鸣锣回来。拿着锣,就站在那黑瘦老人的身后。那破衣黑瘦的老人,则弄了一个石凳坐下。
  
      方才,很多人嘟嘟囔囔,可是此时汇集到了那古宅前,瞬间便鸦雀无声。就像没有人一般。但是都昂着头,眼神都是期待。似乎等着黑瘦老人说话。
  
      更有七名大汉,都是虎背熊腰,威风凛凛,站在最前面。
  
      “嗯!”那黑瘦老人扫视了一眼,颇为满意地点点头,“不错!咱们不朽门,不知多少万年,没动静了。但是,纪律和精气神还在。”
  
      “拜见,朽老!”此时,上千人异口同声,颇有声势。
  
      “免了免了!”那朽老不耐烦地挥挥手。
  
      “长话短说!锣响了,自然便是来了生意!咱们可是很久没接单了。”说着,那朽老一抖手,把那枚开船玉符,祭在虚空,光华闪烁。
  
      “哗”古镇上掌声雷动。因为,他们等得太久了。
  
      “回去准备吧!今日,黑白之日轮转时,码头集合。目极的是魔之星域!”黑瘦老人的话,很干脆。
  
      不朽门人,都是训练有素,不必多话。瞬间散去,各自准备。
  
      不朽镇,恢复了往日的喧嚣。整个镇子,都运转起来,焕发了生机一般。
  
      二三个时辰的准备,一切有条不紊,大家渐渐集中在码头。
  
      此时,不朽门人,竟然都统一了服饰,只不过颜色上,分了七彩。看上去,颇为整肃。更有人,扛着数面大旗,颇显气势。
  
      码头上,一共只有三艘古船。可是,那些不朽仙门的人,却自然分成了七队。每队一色,其中六队是一百零八人,中间的一对则是二百人,前面则都站着一名大汉。
  
      此时,那朽老也缓步来到了码头前。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码头上,看了看古船人马,然后双手在胸前结印。
  
      随着那印法,一轮无比浩大的气息散开,那是让天地动容的力量。
  
      “七轮不朽,现!”朽老暴喝一声。瞬间,只见忘川河畔,光芒大展,河水翻腾,如同含藏巨龙。
  
      轰轰
  
      只见,一艘更为巨大的古船,竟然从河水深处泛波升起。无尽的水花落下,那古船不染寸滴。
  
      那是一艘不知沉寂了多少年的旗舰。与此同时,那原本停靠的三艘古船,猛然一震,竟然一份为二。
  
      七艘不朽船,同时光芒大展,烟尘尽落。那些不朽门人,无须命令,直接各自飞上船,司职什么,一清二楚。
  
      哗楞楞哗楞楞
  
      七艘船,各自开始起锚!
  
      那少年,冲着老人跪拜了三下,然后也登上了那艘旗舰。唯有,那邋遢的朽老,独自一人,立在渡口码头上。
  
      “小六子,用心了!”那老者看着那少年的背影,又扫视了一眼七艘古船,然后高声喊喝。
  
      “忘川不朽,开船!”声音洪亮,直传万里。
  
      咚咚轰
  
      古船上,数声炮响,震动忘川。七艘不朽舟,破浪而去,如同飞箭。
  
      那朽老看着消失的船影,不由眼神微眯。
  
      “尊者,无数万年了!终于要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