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560章 萧落,慕容?三界间,三块残木!

第0560章 萧落,慕容?三界间,三块残木!


  
      残木化树,异象突生。棺之残木,就在那黑雾天坑上,大放光华。
  
      虚空中,一株古树浮现。其高达数十丈,冠盖方圆数里。主干漆黑,根系如龙,叶茂枝繁。
  
      此时,天坑中的黑雾,一道道、一条条从那树根灌注。再见,那株古树的背后,突现一道虚影,那竟是一道弥天镜像,虚空中的黑日都被遮住。
  
      镜像之中,正是暗幽魔谷青罗峰,而青罗峰上,正有一棵黑色小树,刚刚分出枝桠。青叶点点,细枝摇摇。
  
      然后,黑白轮转,日月无声。只见小树茁壮,青峰蒙尘,不知多少岁月光阴。
  
      不知何时,那株古树。已经不知其周径几何,不知其高纵几许。穹盖周天,覆压四极。
  
      那是一株极致的黑色古树,那古树上先是开满了红、绿色的花朵,然后西风漫卷,那些花朵飞散凋零。
  
      随即,枝条上面挂满了星星般,闪亮的果实。那些果实先是绿色的,然后渐渐转红。绿得明艳,红得妖异。
  
      “修罗神树!”阿木、离水、墨无恨三个人都愣在当场。那镜像中的古树,与传说中的修罗神树一般无二。
  
      “这是一个什么情况?”阿木眉头紧锁。
  
      此时,阿木竟然失去了和棺之残木的联系,而那些天坑中的黑雾还在不断地灌注那残木化成的古树。坑中的黑雾渐淡,天坑的本相,正在渐渐浮现。
  
      虚空中的镜像,还在不住地变化。
  
      那株镜像中的修罗神树,不知生长了多少年。那些朱红的果子,渐渐生长。渐渐成熟,都散发着如血的红光。
  
      又不知过了多少岁月,有了第一个来摘果子的人。
  
      可是,镜像中只有模糊的影像。那人居然骑着一头巨鸟之上,看样子轮廓,那巨鸟竟是修罗界的传说中的神鸟食龙鸟。食龙鸟在万丈高空盘旋了一圈,那人单手一点,摘得一枚果子,居然只是喂鸟,然后便驾鸟离去。
  
      然后。陆续地有人来,最多的时候,一同来过三个人。那些人有的御剑,有的纵风,有的骑着怪兽。来去无踪。神秘莫测,只是法力极为强大。镜像中都不能完全显化出他们的样貌形态。
  
      阿木他们明白。那些能来这里摘取修罗树果子的人,绝对是无数万年里的三界大能,最顶级的大能。
  
      但是,每次来的人,都心照不宣地,只能带走一颗果子。曾有一道黑影修士。想要多带走一颗果子。
  
      结果,天雷震响,整个暗幽魔谷风云突变,修罗神树大发神威。
  
      那竟是一场大战。那黑影修士绝不一般,法力无边,有搬山填海之能。可是,整个暗幽魔谷内,霹雳无尽,似乎天压无尽,居然显出无数的神兽异象,遍布天地。
  
      最后,那黑影修士,既然被修罗神树生生缠住,断了所有气息,渐渐化成血雾。而修士摘得的两颗修罗果,直接落地。
  
      不知又过了多少万年的岁月!只是,少有修士往来。三个人看得清楚,最后整个修罗树上,仅仅剩下九颗修罗果。
  
      又一日,整个暗幽魔谷,异象再起。浓云滚滚,半轮黑日挂天。
  
      一个黑衣男子,踏着黑云而来,他的身后居然悬浮着七尊黑色的铠甲。那铠甲内,似乎都有一团黑气。
  
      可是,那踏着黑云的黑衣男子,在镜像中的人影,只是一个侧面,同样有些模糊。只不过,那该是一张妖异绝美的脸。
  
      “萧落?慕容荒?”阿木皱了皱眉,因为他不能确定到底是谁?
  
      除了那黑衣男子,他的身侧还站立着一名水色衣裙的女子。那女子的身后则跟着及一位身材极为高大,虎背熊腰的大汉。
  
      “水魅!虎子!”阿木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虽然,那水衣女子的身影有些模糊,但是那淡蓝的轻纱,那勾魂的身姿,那**赤足下的一轮轮水波,那三界绝无的气场,足以表明三界第一女妖——水魅的身份。
  
      而那虎背熊腰的大汉,不是东岭那奇异的小村落中的虎子,还能是谁?虽然,阿木和虎子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对那个村子的一切,阿木都记忆如新。那个小村落的所有人,都是上古妖族,这是阿木已然知道的事情。
  
      此时,再见镜像中。
  
      水魅双手结印,散出漫天的水芒。阿木三人,不知道那是什么术法。只是,以水魅的级别,结印施展的术法,绝对是名动三界的逆天术法。
  
      镜像中,整个暗幽魔谷都被一层蓝色的水汽禁锢住。一道道水纹,萦绕在虚空。水魅的力量,足以成为这里的神祇。
  
      然后,再见那黑衣男子单手一抖,一道银芒划过虚空。那竟是,一把刻龙雕凤的银色巨斧,立在虚空,威势便可开天辟地。
  
      斧子一现,水魅身后的虎子,直接飞身而起,把其握在手中。
  
      猛然下落,力劈华山!虎子手中的银色巨斧化出数十丈长的芒尾,劈天而下。
  
      轰——咔嚓——
  
      其实,阿木他们听不见任何声音,只有镜像中满天的银芒与青芒。只是虎子的这一斧子,原本完整的青罗峰,青烟飞散,乱石滚滚,然后直接被劈为两半。
  
      两处半壁的山峰,随即分开。
  
      再见,那修罗神树,枝叶乱摇,似欲轰轰而起。无数的黑色枝条,瞬间化作藤蔓,如墨色的长蛇,向外伸展,直奔虎子而去。
  
      如果这修罗神树暴走,估计虎子绝对抵挡不过。
  
      可是,就在这时,那黑衣男子手中,飞速结印。那是一套极为繁复的术法,阿木只能感觉出那是魔尊的传承。
  
      无尽的黑气,从那黑衣男子身上,升腾而起。那是比阿木的魔气,还要纯净的魔气。
  
      滚滚魔气,瞬间包裹住修罗神树。那修罗神树一震。然后那些枝蔓回缩,渐渐安定下来。
  
      “萧落?”阿木暗道。
  
      虽然萧落一直穿白衣,但是慕容荒是凡人不可能结印施术,所以阿木本能的反应,那黑衣人该是萧落。
  
      可是,阿木又总感觉那个人又不似萧落,因为那个人的气息极为特别。萧落、慕容荒,还是都不是,那他到底是谁?
  
      再见镜像之中,随着黑衣男子的术法。那株被魔气包裹的修罗古树,居然轰轰立地而起。随着修罗古树的升腾,两处半壁的青峰,渐渐离远。
  
      最终,修罗古树。连根拔起,一道天坑开始形成。
  
      黑衣男子。手掐印诀。口中念念有词。
  
      虚空中,完全漂浮而起的修罗神树,快速回缩。那完全是方才阿木的棺之残木化成修罗神树的可逆过程。
  
      枝叶凋落,化为滚滚黑气,弥漫天坑。主干回缩,渐渐化为一块残木。九枚修罗果。齐齐落下。
  
      再见那黑衣男子单手一卷,那块棺之残木,直接落入黑衣男子的手中。那是一块,比阿木的两块棺之残木都要大上一倍的残木。
  
      残木上面。禁图无数,法力无边。那该是最强大的一块残木。
  
      九枚修罗果,也被那黑衣男子收起。只不过,他单手一抖,其中的七枚均被其打入七尊铠甲之内,而余下的两枚,他则双手托住,恭恭敬敬奉给水魅。
  
      那水魅似乎长叹一声,缓缓卷起那两枚修罗果。没有多说什么,一转身,带着虎子一步踏出,直接消失。
  
      暗幽魔谷虽然厉害,但是水魅眼中,如履平地。
  
      镜像中的黑衣男子,俯视那黑雾滚滚地天坑,摇了摇头,似乎有些遗憾,但是也没有犹豫,带着那七尊铠甲,也直接消失。
  
      镜像中的这一切,让阿木三人都是心中了然。
  
      原来,这黑雾天坑,竟是当年黑衣男子取走了修罗神树,而留下的天坑。而那修罗神树,竟是棺之残木所化。
  
      阿木的眉头微皱,三界之内,到底有几块棺之残木呢?这第三块棺之残木,居然法力如斯,远胜自己获得的两块。
  
      正在阿木思虑间,突然,那虚空中的镜像,再生变化。
  
      一口黑色巨棺,魔意沉沉,周身上下散着无尽的红黑之光。
  
      魔棺!阿木一愣。那镜像中出现的竟是魔棺。然后,瞬间魔棺震动,不知受了什么样的大力,一角骤然碎裂。
  
      三块残片,飞离而出,而魔棺的主体则化为一道流光,不知飞向何处。其中最大的一块残木,直接落在一处葫芦型的山谷中,直到有一日破天而出。
  
      另外一枚,在虚空中飞纵,不知过了多少岁月。
  
      镜像中,茫茫的大雪,无尽的寒原。
  
      北荒?阿木和离水都是心中一紧。那块残木,直接落入一处山谷,如同一块朽木一般,无人问津。
  
      不知又过了多少年,一个红衣婆婆手提花篮在此经过。无意间,一皱眉,手中的花篮一抖,直接把其收取。然后,那红衣婆婆看着那块残木,长长地叹息。
  
      “千花婆婆?”阿木心中一震。
  
      而镜像一变,那已然不是海荒。那是两个太阳,挂在虚空,那是另一个世界。阿木也曾经见过的一个镜像世界。
  
      一个青衣书生打扮的人物,腰间插着一卷古书,行在山谷间悠然前行。此时,一道黑芒从天而降,正落在那青衣书生前。
  
      青衣书生一皱眉,单手一点,一道青色仙气,直接把那黑芒卷起。那正是第三块棺之残木。
  
      “唉!”那青衣书生,眼望高天,长长一叹。
  
      “千藏真人!”阿木和离水都目瞪口呆。
  
      修罗魔洲界、海荒神州界,无量天洲界。三界之间,唯有三块棺之残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