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531章 三界之间,唯有我主沉浮

第0531章 三界之间,唯有我主沉浮


  
      紫光荡漾,天女幻花纵入深潭,瞬间消失。
  
      紫色光幕中,影像摇摇。一道黑影,瞬间掠进王家后院,正是魔郎。可是,终是晚了一步。
  
      影像一变。阿木的眼中,已是三界圣山,白龙索桥。眼含悲悯的沧海麻姑,正对双目无奈而茫然的天女幻花。
  
      “三界界门!”阿木眉头一挑,不由扫视了一眼院中的九口残棺。那汪紫潭,竟然真的是三界界门。
  
      后来的一切,正如冷玉曾对阿木所言。天女幻花大战沧海麻姑。可是天女纵然厉害,但是在永之境界的沧海麻姑面前,几无还手之力。
  
      魔郎跨域而来,沧海麻姑一剑破魔棺!
  
      可是最终,沧海麻姑心念魔郎,没有直接下杀手,而是留了天女七日的性命。冷玉所言的一切,都在紫色光幕中一一显现。
  
      虽然,听冷玉讲过这段天女魔郎的往事,但是阿木还是看得惊心动魄,感慨不已。
  
      魔郎的性情,是何等的骄傲?可是三界圣山外,他愿意为幻花而变得卑微,他愿意为幻花违抗师命,他愿意为幻花与天一战!
  
      “逆转一切,拨动因果的轮盘!把命运和自由,都握在自己的手中!”阿木的面颊紧绷,眼中闪着亮光。阿木能完全感受到师父当年的心境,并为之共鸣。
  
      三界之间,唯有我主沉浮!这是魔郎的心性,亦是阿木的心性。
  
      紫色光幕中,沧海麻姑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铁索的尽头。魔郎叩拜师尊,长长地叹息,然后抱着幻花,消失在三界圣山上。
  
      到了这里,紫色光幕似乎有了一个短暂的暂停。紫色的仙气氤氲,却不散去。
  
      “嗯?”阿木的心头一紧。
  
      按照光幕显现的一切推理,这紫色光幕中。应该还有幻花的最后七天吧!幻花七日,该是天女最后的时光。
  
      可是,只见那紫色光幕中,突然阵阵波动,就像是信号不好的电影屏幕一般,一阵挣扎乱象。
  
      当一切稳定的时候,紫色光幕上,展现的竟是一个阿木曾经熟悉的场景。
  
      一片鸿蒙混沌,但有声音清晰地传入阿木的耳中。
  
      哭声!是婴儿的哭声,响亮有力。似乎是这鸿蒙混沌中的一抹亮色。
  
      雾散云开。赤霞漫天。七彩的霓虹。飞翔的瑞鸟。巍巍乎,一处城池。峨峨然,半面高山。
  
      那城池上居然有一道天光上冲于天。高城之上似乎还有一道天幕,一处世界。
  
      仙雾氤氲。青气迷蒙。那些飞翔的瑞鸟,有仙鹤,有青鸾,还有彩凤。无尽的光华,映照着那个神奇的世界。那样的感觉难以言表,那绝不是海荒。
  
      这是阿木曾经在三生石上看过的场景,当时阿木曾经茫然。不过,这一次阿木知道了这是哪里。
  
      因为,遥遥而望。远处的背景便是连绵的群山,其中有座高耸入云的紫色山峰。
  
      紫幽城,紫云山巅!
  
      这一刻,阿木终于解开了自己数百年不解的秘密。当他重生在海荒世界的时候,他第一眼看见的那个世界。原来竟然是紫幽圣城。
  
      海荒神州,有城紫幽,千年一现,轮回不朽!那是海荒至尊。
  
      天女幻花立在云颠,衣裙飘飘,傲视天地,眼神清澈,周身杀气不减,但是却不见丝毫的迷失。
  
      “这是最后七日的幻花吗?”阿木一挑眉。
  
      同时,天女幻花的怀中抱着一个婴孩。他被红色的小被包裹,似乎刚刚降生不久,胎气未脱。闭着眼,大声的啼哭,那是一种本能的怯意,却也是生命的欢喜。
  
      幻花温柔地笑,看着那怀中的婴孩,如同自己的孩子。
  
      “那是我!”阿木心中一动,“自己在天女幻花的怀里。”
  
      此时此刻,一股暖流瞬间流淌在阿木心间。自己曾经转世重生在紫幽城。那么,天女幻花是自己的什么人?谁是我的父母?
  
      “幻花,留下赤子!三界任你遨游!”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不知何时,五尊紫衣大能,驾着祥云,出现在了幻花的身前。
  
      白发如霜,衣袂飘飘!
  
      这便是紫云山上,幻花刚刚被孕育时,出现的那五尊大能。阿木依旧是看不清他们的真正的面容,更看不出他们的修为境界,但是能听见他们的声音。但有一点无用质疑,这几尊大能定是紫幽城隐世的强者。
  
      “我要带走这个孩子!谁也不能阻挡我!”天女幻花淡淡地道。
  
      “幻花,当年我等,一念之仁,才使你降临三界,海荒涂炭!如今,我们怎么再会再犯错?”
  
      “天女临世,屠尽海荒。赤子轮回,必灭紫幽!当年,我们对这预言不完全信,可是如今,你是前车之鉴,我们不得不信!我们不会让这个预言继续下去。”
  
      “幻花,收手吧!把赤子留下,我们不阻拦你!”三道苍老的声音响起。
  
      “预言?呵呵!”幻花冷笑不已,“迂腐!那古墓中的预言也可信?那么,你们为什么不日日夜夜供奉那九九八十一座坟墓,而是要全力封印禁锢。不如打开那些坟墓,看看里面会是什么?一道坟墓开,估计便会让海荒风云变色!”
  
      “幻花,莫要执着!”
  
      “幻花,迷途知返!”
  
      “我意已决!五老不必再说,谁也不能阻挡我。”幻花微微挑了挑眉。
  
      此时,突然一道紫芒幻化成形,那是一个身材高大,气势威严的紫衣男子,只是光幕之上,也看不清他的面容。
  
      此男子一出现,那五名老者,都微微一躬身。周围不知道多少紫幽修士,轰然跪倒。
  
      “恭迎城主!”万众齐声。
  
      幻花眉头一挑,看了那紫衣男子一眼,眼底显过一丝波动。紫幽城主亲临,这足以说明一切。要知道,紫幽城的人,已然近万年,没有见过城主了。
  
      “幻儿。留下赤子!”紫幽城主的声音平和,但却拥有无上的权威。
  
      幻花却摇了摇头,没有言语。
  
      “父亲、母亲如果在,还有宇轩在,都不会同意你带走赤子的!”紫幽城主缓缓道。
  
      幻花一听,却是冷笑一声。
  
      “可惜父母不在,宇轩还在轮回!父母如果在,一定会喜欢他!”幻花看了看怀中的小阿木。
  
      “幻儿,你真有把握,逃得过紫幽的天罗地网吗?”紫幽城主的声音微冷。
  
      “逃?大哥。幻花何时逃过?我的心中。唯有杀戮!”天女幻花的声音。瞬间冰冷。天女也许,本就无情,亦或情在别处。
  
      “我不想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也不想再造杀孽。可是我的耐心有限。三个数,无论是谁敢阻拦我,否则莫怪幻花无情!”幻花的声音,已经极度冷然,眼中妖异的光彩,扫视在场所有人。因为,她知道,自己缺的就是时间。
  
      冷然的杀气,开始散出。海荒世界。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人,堪比幻花的杀气。
  
      “一、二、三……”幻花的声音平静而低缓,她再没有给紫幽城主说话的机会。
  
      天女出手,和刑飞一样,绝不留情。
  
      幻花手中的紫剑如龙飞出。只是一剑,便斩落了紫幽城主身侧的一尊紫衣老者。
  
      其它人,瞬间大骇!唯有紫幽城主,却是岿然不动。
  
      天女之威,名扬海荒,可是紫幽五老原本自认有一战之力,但是他们错了。
  
      天女神术,紫光漫天。术法的光辉,铺天盖地。紫色的电芒漫天而飞,所向披靡,无往而不胜。
  
      整个紫幽城,布下了天罗地网。可是,除了沧海麻姑那样的存在,海荒之上,何人能抵挡幻花?
  
      红衣、黑衣、白衣、灰衣,也不知有多少紫幽四族的大能修士陨落,也不知有多少古兽神鸟,死在幻花的紫色闪电下。
  
      此时,小阿木,已经不再啼哭,似乎沉沉地睡去。
  
      可是,幻花的面色平静。幻花并没有把小阿木收在储物法宝中,而就是那样单手抱在怀里,一手执剑。
  
      饶是如此,也没有任何人能阻挡幻花。而紫幽城主,不知为什么,一直未动。
  
      紫幽城的天,几乎被染成血色。这一刻,幻花是魔女,是妖女。一切,只为了她怀中的那个生命。
  
      阿木面颊紧绷,此时,他知道这定是发生在幻花最后的七日里。天女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消耗自己的生命,她再用最后的生命救自己。
  
      突然,紫幽城主欲动。可是,天女口中突然高唱。
  
      “抚长剑,踏雪歌,悠悠万古,弹指匆匆过!任天荒地老,红颜白发,谁人能知我?滚滚红尘无量载,何者为仙?何者做魔?……”
  
      离恨歌起,紫花漫天。紫幽城主抬起的双臂,终于缓缓放下,他不能拿紫幽的一切赌注。他知道他如果动手,会让幻花疯狂。
  
      离恨歌中,整个紫幽城都静止了,天女幻花几乎禁锢了一切。
  
      三界之间,唯有我主沉浮!这也是幻花的心性。
  
      渐渐地,紫幽城成了背景。睥睨三界的天女带着阿木,杀出重围,消失在天际。残破血染的紫幽城,静静地浮在海荒之上。
  
      白发刑飞,此时,不知站在何处,银发飞扬,展望一切,神色漠然,嘴角微弯。他的手中,是一剑清流。
  
      龙族千花,此时手中的天地玄黄篮,显出五色华芒,然后直接纵下那座万万年古城。可是,她没有看见二小姐。
  
      幻花的一切,消失在茫茫浩宇之中。
  
      唯有阿木能看见幻花的踪迹。
  
      无尽光芒中,天女幻花轻轻地抱起阿木,脸上是母亲般地温暖的笑容。然后,她轻轻地亲吻阿木的额头,一道紫蓝色的印记无声无息地印下——天女印!
  
      “赤子!小家伙儿,叫姑姑!”
  
      那一刻,紫色光幕前的阿木,瞬间泪下。幻花母亲般的笑容,成为阿木记忆中,最美的一个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