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519章 抢夺暗魔幽谷地图

第0519章 抢夺暗魔幽谷地图


  
      曙光城外,红土无尽。
  
      战之大陆,相对于血月大陆自然是贫瘠的,但是整个大陆上的感觉很似阿木和离水曾经走过的红魂大陆。风景秀美,气候极佳。
  
      此时,东方初晓,半轮朝阳。阿木和离水,已在曙光城外。
  
      兄弟二人,一共在曙光城,只停留了一昼两夜。
  
      前夜,醉魔罗内,阿木、离水、白无命三个人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黑纱女虽然有些怨恨,但是她的舞,真是绝美。战五后来送上的酒,似乎更浓烈一些。整个醉魔罗的修士,几乎都沉醉了。白罗门,更是赚足了人气。
  
      罢欢之后,白无命自然要回去回报白罗门主,准备调集力量,赶赴暗幽魔谷。阿木和离水却不想和白无命回白罗殿,以免暴露真实的身份。
  
      最后,兄弟二人向白无命要了一份极为详细的战之星域的地图。然后约定,七日后,他们在暗幽魔谷的谷口汇合,共探幽谷。
  
      阿木和离水,在城内另外一家较为清静的客栈,休息了一整天。
  
      同时,简单转了转曙光城,却没有什么太特别的收获。关于醉魔罗酒楼的一切,曙光城内的人知之甚少,都是大家表面看的样子。
  
      近三千年前,醉魔罗开业。生意日渐火爆,最常见的打理者便是战五,都说醉魔罗还有掌柜,甚至大掌柜,可是谁也没见过。
  
      醉魔罗的酒好,是曙光城公认的。醉魔罗的女子舞好,三个月一次的拍卖,更是吸引了整个星域的修士。
  
      除此之外,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阿木和离水。也曾从侧面向白无命打听醉魔罗的情况。可惜,白无命也只是知道这醉魔罗的背景极为神秘,轻易不敢得罪,其它一概不知。而且,就是白无命也没有见过这醉魔罗的背后的掌柜,更别说传说中的大掌柜。
  
      暂无收获,只能放放。所以,这一日清晨,阿木和离水离开了曙光城。兄弟二人,并没有恢复原本的样貌。但是鸦儿却再次落在了阿木的肩头。
  
      兄弟二人要去的自然是暗幽魔谷,只不过这里距离那暗幽魔谷,还有数十万里。还有六日,兄弟二人不是甚急。更关键的是,自从上次有了在红魂大陆上的奇遇。阿木的潜意识也希望把步伐缓一缓,这战之星域也许还有沈烟的足迹。
  
      黑云飞梭显出。曙光城外。兄弟二人直接纵上飞梭,化为流光而去。
  
      ……
  
      与此同时,醉魔罗酒楼的一个暗间里,却是另一番模样。
  
      那暗室大不,灯火昏暗,摇摇欲灭。
  
      战五爷单膝跪倒在地上。他的前面一丈处,却隔着一道黑色幔帐。灯光显影,幔帐上,映出一道黑色高大的人影。
  
      “属下所言。还望掌柜三思!”战五恭声道。同时,战五有些感觉,这密室的灯似乎又暗了一些。
  
      “战五,那黑纱女是否已经随着白无命离开?”黑色幔帐中的声音,有些虚浮沙哑。
  
      “已经离开!不过,那黑纱女已不可能重归我醉魔罗。”战五道。
  
      “黑纱女的灵魂,在主人手中,这永远也不会改变!终有一日,定会归来!只是她露了真容,可惜了!”那黑色幔帐中的的声音缓缓道。
  
      “那血月修士是不是看出了什么?”黑色幔帐中的声音突然道。
  
      “属下也有怀疑,可是,除了让黑纱女摘落面纱舞上一曲外,他们并没有多做什么!修罗魂气,除了那些带走彩衣或者黑衣的人,我们每次都是小心汲取。那么常客都没有觉察,我相信那两个血月修士,也不查不出什么。”
  
      “嗯!我会回报大掌柜,让他到修罗宫去了解一下他们的底细。其它的,先不必管,咱们还是做咱们的安稳生意。不要露出破绽,坏了主人的万年大计。从今以后,战之星域的醉魔罗,便由你全权负责了。那五十万铜级灵币,便赏赐给你了。”
  
      战五心中自然大喜,可是口中还是问道:“掌柜何去?”
  
      “我要闭关五百年,其间如有什么不可解的大事,你便捏碎这玉简,自会有人来救你。”说着那黑幕内,直接飞出一道玉简,一道灰芒笼罩。
  
      “此地的醉魔罗,无非是小计。关键时刻,这里的生意不做也罢。血月大陆的才是大买卖,你定要保住的你魂魄,咱们都是真正死过一次的人,如果再道消魂散了,主人也没有办法了。”那黑色幔帐后的声音又道。
  
      “掌柜放心,属下明白!”战五道。
  
      “退下吧!五百年内,不要扰我!”
  
      “是!属下祝掌柜,早登天仙之境。”战五缓步退出。
  
      暗室的门,开而再关。
  
      再见,那盏原本就昏暗的灯火,瞬间猛地一摇曳灭去。那黑色的幔帐渐渐化成黑雾,而幔帐的背后,竟然只有一副古朴的铠甲,一点灰色的光芒,也渐渐消散。
  
      神秘的醉魔罗,没有人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
  
      战之大陆,距离曙光城,三万里。阿木离水,并没有让黑云飞梭全速飞行。
  
      此时,刚过午后。他们的前方是一处山脉,山岭相连,绵延千里。有的山峰古木参天,有的则是红石嶙峋。
  
      此地,白无命所赠的地图上,名为死龙山。吉光的地图上,则没有记录。传说,这千里山岭,乃是上古天龙死后所化,因此得名。同时再过,三万里,便是一个战之大陆的凡人国度——古晋国。
  
      阿木和离水决定在黑白之日变化前赶到那个凡人国度便可。休息一夜,再前行。
  
      一路上,兄弟二人,一直在分析讨论醉魔罗的事情。可是却没有新的结论。醉魔罗酒楼一定和太荒门有关,可是现在兄弟二人初来修罗,毫无根基。还不能打草惊蛇,只能暗中观察。如今拉拢了白修罗门,先取了那棺之残木再说。
  
      黑云飞梭,速度迅疾。此时,正好飞到了两座大山的之间。
  
      突然,阿木和离水感觉黑云飞梭,猛然一滞,似乎撞到了什么一般。
  
      “嗯?”兄弟二人,微微一愣。
  
      再见,不过瞬间。虚空中的黑白之日,便被无尽的黑暗遮掩。天,瞬间便黑了。
  
      “暗黑结界?”阿木和离水,脸色一凝,这式一道结界术法。他们居然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飞进了一处结界。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莫非这是一道陷阱?
  
      此时,阿木和离水。完全处于一种未知的黑夜之中。
  
      战魂古灯。仙魂剑莲!阿木、离水都寄出了法宝。战魂古灯,瞬间照亮一切。山依旧是山,树还是树,那道结界便似把天遮住了一般。
  
      再见,虚空中一阵能量波动。
  
      一个黑色洞口,如漩涡般。渐渐显出。
  
      随即,黑洞之内,缓缓走出两人。那不是别人,正是那一夜在醉魔罗内和阿木离水竞拍那暗幽魔谷地图的那对女修。
  
      青衣女修。面带浅笑,走在前面。黑衣女修,美得妖异,走在后面,无悲无喜。不过,此时阿木和离水,看着那黑衣女修,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可是一时间却没有看出来。
  
      青衣女修看着阿木和离水笑了笑。
  
      “两位,我没有食言吧!”她指的自然是当日她走时扔下的话。
  
      “呵呵!”阿木冷笑两声,“道友没有食言,我们果然很快就再见了!”
  
      此时,阿木背后的红芒闪闪,随时可出。要知道,阿木背后的红光里,有两尊玄仙级别血魂卫。这是阿木现在除了魔棺以外,最大的依仗。
  
      那黑衣女子的修为深不可测,但是只要她不是天仙、原仙。阿木自负凭借自己两尊血魂卫完全可以一战。甚至,只要不是高阶的天仙,阿木和离水都有把握全身而退。
  
      “两位是来为当日偷袭的手段,道歉的吗?”离水冷冷地道。
  
      那黑衣女子没有言语,黑白分明的眼睛在黑暗中,如同星辰。
  
      青衣女子却是淡淡一笑道:“当日音识攻击,乃是无心之过,不过的确是我们的不是。青娘在这里代我家小姐致歉,愿两位不计前嫌!”
  
      “好说!”阿木淡淡一笑,“可是,不知今日两位为何在这死龙山布下暗黑结界,拦住我们兄弟的去路?”
  
      “布下结界,绝不是要挡住了你们的去路,而是要掩人耳目。”青娘平静地道。
  
      “哦?什么事,还需要掩人耳目?”离水冷笑一声。
  
      “你们不是血月修士!”青娘看着阿木离水,面带微笑。
  
      阿木离水对视了一眼,然后故作惊讶道,“那我们是哪里的修士?”
  
      “无论你是哪里的修士,反正你们绝对不来自血月大陆!”青娘十分肯定地道,然后顿了顿道,“我家小姐甚至怀疑你们不是修罗界的人!”
  
      “哦?”阿木和离水面色不改,都是微微带笑,但是心中却是猛然一震。除了那追逐时间的神族少年吉光,还没有人能看出阿木和离水真正的身份。那黑衣女子竟然如此厉害吗?
  
      “敢问道友家的小姐,是何来历,竟然能掐会算?”阿木语带微讽问道。这样反问的效果,要比直接否认自己的身份好得多。
  
      果然,那青娘一挑眉,没有再纠结阿木离水的身份。
  
      “我家小姐的来历,你们不必问。你们是哪里的修士,其实也和我们无关,今日我们只希望能在两位这里得到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阿木问道。
  
      “暗幽魔谷地图!”青娘淡淡一笑。
  
      抢地图的?阿木和离水,都是嘴角一弯。
  
      瞬间,整个暗黑境界内,杀气四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