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490章 紫衣仙仆!佛棺是我吊坠!

第0490章 紫衣仙仆!佛棺是我吊坠!


  
      三界圣山,七千年依旧。只是,茫茫大雪覆盖了圣山外,七千年前的痕迹。
  
      从白龙索桥纵上,慕容海清翩跹如白鹤,凌空飞渡,直奔后山。
  
      云海不息,昨日犹在。
  
      此时,冷玉还在失神地看着那翻滚不息的云海,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似乎完全不知道慕容海清的到来。
  
      慕容海清心中长叹一声,她知道师父定然想起了诸多的往事,因为唯有这个时候师父才会如此专注。
  
      “师父!”慕容海清在三丈外,站住身形。
  
      “嗯!清儿,回来了!”冷玉却是很自然地转过头,没有丝毫吃惊,而是淡淡一笑。
  
      别看方才冷玉貌似失神,其实她早就知道慕容海清回来了,只是她要让自己的回忆完整。三界圣山,方圆万里,便是一枚落雪,都在冷玉的掌控之中,否则怎么镇守圣山?怎么号称一步踏永?
  
      “阿木他们带回来了?”冷玉问道。
  
      “嗯!”慕容海清点头,随即单手一抖,一片华光。
  
      再见,虚空华光之中,一口魔棺,一株圣莲,还有一块玄冰。
  
      魔棺之上,躺着一个虚影,正是阿木。此时,那虚影阿木双目紧闭,脸色惨白,毫无血色。同时,阿木的右手似乎攥着一道绿芒。
  
      圣莲之上,离水的影像盘坐,那则是一颗劫心之影。看来,地狱之内,即便是离水都肉身崩散了。
  
      玄冰内,则是寒千里的肉身。地狱坍塌,魔棺和葬古之门碰撞。两界之力,几乎摧毁一切,但是寒千里在那块玄冰中,虽然他隔了一道门,可是居然安然无恙,真是奇迹。
  
      冷玉扫视一眼,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之中。只是她也没到诸宝加身的阿木,拥有魔棺的阿木,竟然也会损了肉身。阿木的伤势超出了她的预料,冷玉一皱眉,目光停留在阿木右手的那道绿芒上。
  
      “那是谁的劫心?”冷玉看向慕容海清。
  
      “无极宫宫主鱼秋慕的劫心,师兄似乎就是为了救她,冒死挡住了一道葬古之气,才险些送命!”慕容海清道。
  
      “鱼秋慕?”冷玉微微一皱眉,“阿木是因为青魔子才救她的。”
  
      “嗯!”慕容海清再次点头。
  
      “也好!阿木冒死救她,就是不负青魔!”冷玉淡淡地道。
  
      “清儿。除了阿木。其它的人都各归各处。千古圣莲投入北极仙海万年泉眼。百年后,圣莲开放,离水自然重铸肉身。寒千里,送回北寒宗。用我教的你破解之法,放出他肉身,他的魂魄自然从黄泉归来。那块沧海之玉,便送给他,助其提升修为吧!鱼秋慕直接送回无极宫,她愿意夺舍便夺舍,愿意重修便重修,随她自己意愿。如果需要帮助,你便助她一臂之力。”
  
      冷玉几句话。便安排好了一些。很多问题,到了冷玉这个境界,都已经不是问题。能力决定一切,那地狱之内,几乎无人可破的玄冰。对于冷玉来说易如反掌。阿木、离水肉身纷纷溃散,在冷玉看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是!”慕容海清应下,然后单手一挥,只留下魔棺和阿木,鱼秋慕的劫心也被其收起。
  
      “师父!”慕容海清看了看冷玉,欲言又止。
  
      “什么事?但说无妨!”冷玉淡淡一笑。
  
      慕容海清又看了看魔棺上的阿木,然后道:“师父,寒冰依还在三界圣山外。”
  
      “哦!”冷玉思量了一下,然后扫了一眼那滚滚不息的云海,七千年前的自己似乎就在那云海中翻滚。
  
      寒冰依和冷玉很像,否则冷玉也不会指点寒冰依。
  
      沉吟半晌,冷玉终是长叹一声。
  
      “传我的话,若是她愿尊奉我沧海誓言,并终身做我的仙仆,便让她上圣山来吧!阿木的伤,恐怕需要三百年,才能恢复如初。其间,就让她陪在阿木身边,了却一些心愿吧!”
  
      “多谢师父!”慕容海清忙躬身施礼,替寒冰依高兴。奉沧海誓言,做冷玉的仙仆,这些寒冰依一定会答应的。要知道,这是多少人可遇而不可求的事。
  
      慕容海清这才告辞,按照冷玉的命令,操办一切。
  
      慕容海清走后,看着那口魔棺,又看着阿木的虚影,冷玉心中感慨万千。神郎不回山,但是魔棺和阿木都在这里。
  
      “师尊,师兄的传人,回山了!”冷玉面对着那云海自言自语,声音微微悲切。
  
      说着,冷玉单手一挥,魔棺瞬间化为一道黑芒,再次沉入阿木的丹海处。阿木的虚影之身,微微一震,但却凝实了几分。
  
      地狱一战,让整个圣域覆灭,除了冲进葬古之门的几个人,便只有慕容海清带回的几人幸存,其它人都已经灰飞烟灭。很多秘密,有也被尘封埋葬。
  
      尽管有诸宝护身,但是阿木的肉身同样尽散。仙骨魔身不再,阿木自然要重新修回。
  
      对于一般的修士来说,这自然不易。可是,如今阿木身处三界圣山,回到了真正的师门。海荒五域,绝对没有比沧海古流更强大的师门了。
  
      别看阿木只是一道虚影,但有冷玉在,自然一切无忧。
  
      此时,三界圣山外,慕容海清滑过铁索,只见寒冰依向其躬身一拜。慕容海清拉住寒冰依,然后直接带着寒冰依,渡过索桥,送到三界圣山上
  
      三界圣山上的那道铁索,极为特别,不得沧海秘法,纵是当年幻花,亦不敢踏上索桥。那是三界圣山上,最为强大禁制力量之一。
  
      谁如果想不通过铁索,直接飞渡圣山,定是痴人说梦,或者他是永之境界之上
  
      慕容海清,白衣飘飘,在索桥上,来回飞纵,如履平地。不过片刻,只见慕容海清如同白鹤一般,从三界圣山上。再次飞纵而下,然后直奔北极仙海。
  
      而在慕容海清飞纵的一刻,海荒之上,还有一道身影速度丝毫不慢。
  
      只是,那绿衣女子一步步,看似极缓,可是一步一世界,那是类似缩地成寸的功法。那绿衣女子,莲步轻移,便是百里。她的手中持一把古伞。正是乐土传人云散。
  
      当日。梵天大战后。云散提前离去,并约好白衣婆婆。七日后,浮日峰定见。
  
      可是,如今。七日之期未到,云散已然立在浮日峰顶。
  
      迎着灿烂的朝阳,吹着微冷的海风,这是梵天大战后的第三天。
  
      浮日峰,乃是云蓬山脉第一高峰。此时,云散打着古伞,眺望大海,粼粼金波,层层水浪。
  
      瞬间。一道白影闪现,正是那白衣婆婆,落在云散的身侧。
  
      “见过小姐!”白衣婆婆道。
  
      “梵天寺如何了!”云散淡淡道。
  
      “重修山门,再建庙宇!云家的人,会全力支持梵天寺!”白衣婆婆道。
  
      “东岭之上。真的已无妖族,日后梵天一脉,便可安心礼佛了。”云散淡淡地道。
  
      “哦?”白衣婆婆似乎微微一愣,“那大山中的古井小村,都不在了吗?”
  
      “没错!水魅已然不在,她能破开封印,堪称奇迹。天妖八部一个都没有了。那天妖村,完全消失了!”云散微微一笑。
  
      “好大的手笔!上古水魅,不愧是传说中魅惑三界的女子!她竟然把整个天妖八部带走了?”白衣婆婆皱眉道。
  
      “那些万古妖孽,真是深不可测!”云散微微地叹息。
  
      “不过这样,我无忧岛,也就不必太牵挂海荒!偷得几日清闲,或可望望天洲,打量打量无量!毕竟,还有几口棺材,毫无音讯。”白衣婆婆的话大有深意。
  
      云散却是苦笑摇摇头,手中古伞的微微转动。
  
      “幽冥山倒,地狱覆灭!有人开启了界门,去了魔洲修罗界。也许会暂时平静些日子,但是,三界动荡,也许不会太远,所有的一切都在觉醒!”
  
      白衣婆婆一皱眉,云散却是不再多说了。
  
      “我们走吧!”云散遥望北方,长长地叹息,“可惜,无忧岛再好,也不会再有那二百年!”
  
      白衣婆婆听了云散的话,不由摇摇头。
  
      “帮助沧海,本就是违背我乐土古流祖训的,小姐还是不要以此为念!否则,伤了岛主之心,终不是好事。”白衣婆婆用词委婉,小心劝道。
  
      “祖训?岛主伤心?”云散不屑地一笑,“你们谁又知道绿魂祖师的心?都是妄加揣测,万万年,失了本真!除了我,你们谁真的了解绿魂祖师?谁阻我,我便杀谁!”
  
      云散的面色一冷,然后用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她脖颈下,挂着的一枚淡淡散着佛光的玉坠。
  
      此时,如果有人能看出那玉坠的本相,定然会惊叫出声。因为,那竟是一口极为精致的佛气氤氲的小棺材。
  
      九棺之一的佛棺,做吊坠,云散是完全逆天的节奏。
  
      不再多说,云散虚空中一步踏出,直奔苦海而去,白衣婆婆听了云散话,也不敢多说,紧跟其后。
  
      一主一仆,迎着朝阳,直奔东方,渐行渐远,然后突然消失,似乎在苦海之上,有一道奇异的域门。
  
      苦海无涯,浪花层层。茫茫大海上,有岛无忧。
  
      可是海荒之上,却没有人知道它在哪里。包括曾经,在八苦封印几乎完全开启的瞬间,曾经看见那仙岛的阿木。
  
      无忧仙岛,对于阿木来说如同梦幻,阿木自己都不知是否来去。
  
      而当云散和白衣婆婆,消失在海荒大陆的时候,阿木还是一道暗沉的影子,躺在三界圣山的一处洞府内。
  
      一袭紫衣,站在他的身旁。
  
      近三百年等待,寒冰依终于以这样的方式,再一次站在阿木的身侧,但是阿木却可能永远不会知道。
  
      因为,光阴如箭,倏忽之间,便将又是三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