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426章 灰袍老僧是谁?

第0426章 灰袍老僧是谁?


  
      一万年太久,只为今朝。
  
      梵天寺前,太荒文曲星君文木然,仰天长笑,只不过这笑声里有太多的悲凉和落魄。
  
      如霜的双鬓,空荡的袍袖。一万年岁月,纵是魂劫二境,也是漫长光阴。如果不是心比金坚,想必太荒文曲都不会支撑到现在。
  
      当年叱咤风云的文曲星君,青衣独臂,如今不过是散魂中阶大圆满。一万年,修为不升反降。
  
      海荒诸多大能,目视文木然,一时默然。
  
      可就在这时,突然,梵天寺的后院方向,骤然升起一道冲天的佛芒。
  
      “阿弥陀佛——”
  
      一声佛号,响彻云蓬,冲散了文木然的笑声。
  
      梵天七佛殿!天伦等几名梵天高僧心中一动,那道佛号的确来自于梵天寺最神秘的七佛殿。
  
      所有人,都随声望去。
  
      再见,虚空之中,佛芒阵阵。一个身穿古旧灰袍的老僧,从佛光中,一步步向这里走来。
  
      风劫下境!所有看出这老僧修为的海荒大能,无不一惊。古寺梵天,到底有多少劫境大能?
  
      步伐似缓实快,略微三四步,那老僧已然到了近前。
  
      “天罚师兄!”天伦大师面色一变,随即一迈步,却挡在那老僧面前。
  
      “天罚师兄……”天伦大师神色复杂。
  
      那灰袍老僧却含笑摇摇头,示意天伦大师不必多说。
  
      天伦大师看了看那灰袍老僧,欲言又止,可是却没有完全闪开。
  
      “天伦师弟,一万年,太荒其实还是我心中魔障!若是不除,今生不得圆满!还请师弟慈悲!”说罢,那灰袍老僧双手合十,居然向天伦大师一礼。
  
      “唉!”天伦大师一听,不由长叹一声,以礼相还,然后才闪开身形。
  
      那灰袍老僧一笑,走到文木然近前,然后静静地看着文木然。
  
      那样的眼神,复杂得难以形容。喜悦、痛苦、无奈、挣扎……
  
      半晌,那灰袍老僧才双手合十,冲文木然深深一礼,缓缓道:“老衲天罚,见过星君!”
  
      从那灰衣老僧出现,文木然就双目紧锁,逼视着他。
  
      太荒文曲,智慧无双,过目不忘。他可以肯定这名灰衣老僧他从未见过,而且自己也绝对没有在梵天寺埋下过暗子。
  
      可是,这灰袍老僧给文木然的感觉太过奇怪,那是一种似曾相识、极为熟悉的感觉。
  
      故人?文木然心中一凛。可是,文木然绝对没有这样一位故人。
  
      “你是何人?”文木然冷声问道。
  
      “老衲天罚!”灰衣老僧长叹一声,“我劝星君,还是罢手吧?太荒门,已然是前尘残梦,星君何必执着!”
  
      “前尘残梦?”文木然双目微眯,缓声道,“对于我文某来说,纵然是残梦,也要梦圆,也要为梦厮杀!属于太荒的,我文某都要拿回来。”
  
      灰衣老僧听了文木然的话,不由摇摇头苦笑道:“星君万年之苦,老衲深知其痛。当年,万荒谷一战,更是惨绝人寰,但那只是天女幻花之罪,与其它仙门无关。”
  
      “高论!”文木然冷笑不已。
  
      灰衣老僧知道文木然定然听不进去这些,又道:“星君方才,痛斥海荒诸门,忘恩负义。但是,老衲想说,因果循环,都是果报。当年,太荒门崛起,不知染了多少海荒修士的鲜血?想必星君心中比谁都清楚。”
  
      “当年,东方世家两名水劫老祖,可是死在破军手中?青原云渺山,云家百万金级灵币,一夜消失,可是太荒的手笔?大荒之帝帮助妙家推演禁图,可是复制了妙家十五种符印?无极仙宫得以保全,是不是因为当年的无极仙子愿意委屈下嫁给贪狼?仅北荒之上,大荒门是不是屠了三十二个门派,杀了数万的修士?”
  
      灰衣老僧语速颇缓,但却字字诛心。
  
      这里面有海荒万年的悬案,还有太荒征战四域的内幕。海荒诸多大能听着那灰衣老僧的话,不由面色数变,而文木然则是双眉一立。
  
      “你是谁?”文木然用手指点灰袍老僧,同时双目散出异样的光彩。文木然想要看穿这灰衣老僧,可是那灰衣老僧修为太高。
  
      阵阵佛光,隐含其身,文木然压根看不清那老者的境界和修为。纵是那老僧的双目中,也是一缕佛光。
  
      “老衲天罚,自幼……在梵天寺出家!”灰袍老僧言辞微顿。
  
      “哦?”文木然眼中神色异样,他已然开始怀疑灰袍老僧的身份。可是一时间,茫然无绪。
  
      当年万荒谷一战,能知道太荒一切秘辛的人物,除了自己和大帝,唯有破军杀出重围,余者全部战亡。如今,太荒之帝,早就收拢了残部,破军更是早已归附麾下。
  
      “星君,收手吧!成王败寇,千古至理。星君刚刚说过!”灰衣老僧叹息道,“太荒门,大势已去,如今就是借着东岭妖族再次势起,又能如何?三百万凡兵,你以为真能束缚住梵天手脚吗?”
  
      “一切都是徒增杀戮罢了!太荒门早已是镜花水月,佛法无边,梵天似海,你无路可走。”
  
      “纵是梵天寺不出手,这些海荒大能,也绝不是如今的太荒能抵挡住的。本就是执念,还是放下吧!星君,你只要转身,就是青天大道,何必要永堕地狱?”
  
      “翻不了天,何况本来天空之上,就是佛光普照?”
  
      灰衣老僧,句句至诚,可是在文木然听来,却是尖刻刺耳。
  
      “翻不了天?”文木然冷笑着看着灰衣老僧,森然道,“无论你是谁,今天你必死于我文曲手中。因为,很多事,你还是不知道的?我欲翻天,乾坤倒转,谁能阻我?”
  
      文木然的笑容愈来愈冷,渐渐凝固。
  
      一道混沌之气散开,一枚暗灰色的令牌现在虚空。
  
      “荒!”一个古篆在那令牌之上,散着万古的沧桑和杀意。
  
      “太荒令!”海荒诸多大能及灰衣老僧都是一皱眉。
  
      当年紫幽城未大动干戈,莅临海荒之时,太荒令几乎快成了紫幽仙令。号令海荒,莫敢不从。
  
      而就在这时,虚空中再次波动,两个身穿云家避尘袍的修士缓缓显出身形,微微向众人点头致意。
  
      六品白云袍,云家,两名水劫下境。
  
      先到的海荒诸位大能一见是云家人,没有太放在心上。因为,紫幽仙令一出,各大仙门均动,只是云家只来了两名劫修,倒是寒酸了些。
  
      而这两个人一出现,文木然却是诡异地一笑。此时,那太荒令正高悬虚空。
  
      “太荒门人,听令,杀!”文木然猛然断喝。
  
      妖族之中,夹杂着不少太荒门人,但那都是散魂以下,此时已然无用。
  
      海荒诸位大能,乍听文木然一声断喝,还以为其要再攻梵天寺。
  
      可是,文木然话音未落,只见剑光纵横。
  
      东方世家五大劫修中的三人,同时发难,那是三名水劫上境,三个人几乎同时出剑。其中两人,直奔东方世家的族长东方战。另一个人,则一剑直奔另外的一名水劫。
  
      同族偷袭,谁也不会料到。
  
      “噗——”被偷袭的那名水劫修士完全没有反应。同阶刺杀,一切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直接道消魂灭。
  
      而东方战不愧号称东方不败,反应神速,剑眉一立。偷袭的人一人落空,一人得手,但是东方战却避开了致命的一击。同时,单手一翻,手中红光一展。
  
      一团烈火,直接罩向其中一名偷袭的修士。
  
      “呼——”那名水劫直接烈焰焚身。而一名修士,一招落空,却不进招,直接急退。
  
      东方世家内乱的同时,刚到的那两名云家修士也动了,目标却是北极三圣。
  
      北极三圣的情况和东方世家,极为相似,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文木然身上。哪里会想到,同一阵营的人会偷袭?而且是刚刚才到从容致意的云家人。
  
      云家两名水劫,猛然祭出两名金级灵币,这是经过祭炼的灵币,如同仙宝。
  
      两道金芒,距离极近,正中北极三圣中黑衣和白衣老者的眉心。
  
      “破!”那两名云家修士同时手中结印。
  
      “轰——”两枚金级灵币,猛然炸散。
  
      血肉横飞,劫心散灭。可叹,北极三圣,其中两人直接阵亡。
  
      “啊——”等待剩下的海荒大能反应过来。除了那名被东方战用劫火困住灭杀的东方世家的劫修外,余者四大水劫修士,都是一招之后急退,然后拜倒文木然脚下。
  
      “破军星君座下弟子……”
  
      “巨门星君座下弟子……”
  
      “禄存星君座下弟子……”
  
      “武曲星君座下弟子……”
  
      四个人齐声叩拜文木然,各报出身名姓,极具声势。
  
      文木然仰天大笑,笑声直冲云霄。这是一种极度的释放,万年的仇怨,终于发泄了一些。
  
      余下的海荒大能,瞬间相互戒备,神色肃然。四大劫修,同时跪在文木然面前,便如同太荒门再起一般。
  
      此次,海荒上来的所有的劫境大能,此时居然只剩东方战、北极三圣中的灰衣老者,无极仙宫的鞠沙女三人。其中,东方战还受了重伤,战力大减。
  
      文木然一招未出,挥手间,几乎便瓦解了海荒七大仙门。现在,唯有无极仙宫还算实力完整,可是现在决定成败的只能是劫修的层面。
  
      同时,所有的人也都猜测云家为什么是来了两人,而妙家人迟迟未到。估计,都凶多吉少了。
  
      太荒暗子,潜伏万年,这是怎样的安排和心智?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阿弥陀佛——”
  
      梵天寺七佛殿内走出的灰衣老僧面色悲苦,高诵佛号。
  
      “文曲,你智谋至深,计划周密,这些暗子居然连我都不曾知晓!罪过,罪过!”
  
      而文木然此时笑罢,眼中却已然血红。四大劫修分列他的两侧,文木然周身的杀气,自然更胜。
  
      “你到底是谁?”文木然可以肯定,这样的语气,那这老僧必是太荒之人。
  
      而文木然绝不能容忍太荒内的叛徒——叛太荒者,岂能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