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415章 杀我魔仆,必死魔下

第0415章 杀我魔仆,必死魔下


  
      水云道袍,云淡风轻。那是永远的青魔子。
  
      负手而立,青魔子似笑非笑,看着太荒之帝及青衣五儿。
  
      “青魔子!”青衣五儿脸色微变,因为她是亲历过仙鬼宗大战的人。
  
      当年,青魔子举重若轻,横扫仙鬼宗。魔郎仙术下,几乎让幽冥山倒,黑水河干。只是最后,那紫幽城神秘的三公子突然出现,才压制住了青魔子的锋芒。
  
      “放心!剩下的几位都是妙家的好儿郎!”青魔子没有回头看妙家的水劫修士,只是淡淡地说了这样一句。
  
      此语一出,妙家的那位水劫老者,不由暗暗地长出了一口气。因为,这也验证了他自己的判断。
  
      此时,修为最低的妙天宗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默默地向那背靠背的兄弟二人靠了过去,然后又走向另外一名散魂高阶大圆满。
  
      这是一种信任的表示,因为妙天宗的修为最低,无论他走近谁,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对对方都没有危险,而他自己可能抬手就被秒杀了。
  
      妙天宗如此做,就是要消除大家相互的猜疑。这样的举动,果然有效。
  
      随即妙家的四名散魂长叹一声,重新围拢在那水劫老者的身侧。
  
      “哦?”太荒之帝看看青魔子,又看看那妙天宗,微微点头。
  
      “青魔子!”太荒之帝眯了一下眼睛。同时,他轻轻抚摸着那件异宝乾坤日月壶,那动作像极了当年鬼城小店中,他擦拭酒壶的动作。
  
      “太荒之帝!”青魔子的语气和太荒之帝,如出一辙,只是青魔子的气质和太荒之帝完全不同。
  
      “可惜,你不是本相!”太荒之帝道。
  
      “彼此,彼此!你也不是本尊!”青魔子淡淡一笑。
  
      “太荒门,当年万荒谷一战,血流成河,伏尸百万。没想到,居然还能在七大仙门埋下暗子,真是让在下钦佩!”青魔子的眼光扫向那太荒门的两颗暗子。
  
      洪易,龙青,这样埋藏近万年的人物,都是心智超常之辈。
  
      “呵呵!”太荒之帝冷笑道,“我太荒当年虽然被妖女残杀,但是天不亡我太荒,海荒之上不知有我多少太荒子弟潜伏等待。太荒令出,都将重归麾下!”
  
      “哦?”青魔子大有深意地看着太荒之帝,“大帝真是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青魔,你乃海荒妖孽,魔郎仆从!昔日,我太荒门与魔郎传人,可能有些误会。如今,东岭大半已在我掌控之中,梵天寺翻掌可灭。你若愿与我太荒合作,推翻紫幽,我愿和你共掌海荒!如何?”太荒之帝缓缓道。
  
      “哦?哈哈!”青魔子听罢,不由仰天大笑。
  
      青魔大笑,太荒之帝极为镇定,而妙家诸人却不由向后退了一步。因为,青魔子号称妖孽,谁又能猜透青魔子的想法?
  
      如果青魔子和太荒门合作,谁也不敢想象,会是怎么样的情景。
  
      “萧天庭!”青魔子收敛笑容,看着太荒之帝冷声道,“推翻紫幽,共掌海荒?你真是可笑!紫幽,海荒在我青魔眼中,如同浮云。”
  
      “嗯?”太荒之帝一皱眉,“那你想要什么?”
  
      “要什么?”青魔子淡然一笑,“我青魔浪迹天下,无欲无求。方才,你说海荒之上,太荒门人众多。太荒令出,都将重归麾下。”
  
      “不错!”太荒之帝哑着嗓子道。
  
      “那我倒要看看,魔郎令一出会如何?”说着,青魔子单手一扬,一道乌光飞出。
  
      一枚黑色的令牌,浮在虚空。一个血色的魔字,映着月光。
  
      魔郎令出,如见本尊。海荒之上,不是人人见过魔郎令,但是却人人听闻。
  
      “魔仆,杀!”青魔子面色一冷,三个字从口中轻喝而出。
  
      瞬间,太荒之帝的脸色便是一变,一股杀机陡现。
  
      太荒之帝就是太荒之帝,哪怕他只是一个分身,心思和修为,都是绝顶之辈。
  
      青魔子的杀字未落,他单手一拉青衣五儿,直接向后急退出百丈。
  
      而刚刚斩杀了妙家水劫修士的洪易,似乎还沉浸在自己方才那一记堪称经典的刺杀中。可是,他的一切也就停留在了这一刻。
  
      因为,就在青魔子的命令出口的瞬间。
  
      一把冰剑,如方才他刺杀妙家水劫一样,直接洞穿了他的劫心。
  
      “啊!龙青?”洪易临死时,一脸愕然地看着龙青。
  
      杀人者,必死于剑下!
  
      其实,当年文木然安排暗子的时候,都是背靠背。也就是说,直到今天,洪易和龙青才彼此知道,对方原来竟是自己人。
  
      可是,洪易打死也不会想到,刚刚反水的龙青,刚刚跪拜在太荒之帝面前的太荒暗子,怎么突然向自己下了杀手?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龙青冷笑一声,一招得手,瞬间回撤,傲然立在青魔子身侧。
  
      所有的魔仆,都是高傲的,苦心子如此,青魔子如此,疯和尚如此,龙青亦然。
  
      散魂高阶大圆满,相对于青魔子,龙青的修为绝对不高,但是所有的魔仆,都可同列。
  
      再见,龙青单手一挥,一道华光。
  
      方才被其袭杀的那名散魂高阶大圆满,再次立在妙家人中。
  
      “多谢七师兄配合!”龙青笑道。原来,他方才压根没有袭杀那名妙家的散魂高阶大圆满。
  
      “魔仆!妙家幻术!”太荒之帝,眼中冷光散出。其实,以萧天庭的修为,完全可以看穿一切,但是他过于自信。
  
      太荒门留下的暗子之中,居然有魔仆?这是萧天庭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
  
      妙家的修士则一阵惊喜,山重水复,柳暗花明。
  
      “如何?”青魔子看着太荒之帝淡淡一笑。
  
      “太荒门人,遍布海荒,但也要在我魔郎之光的笼罩之下!魔郎令出,瞬间可让海荒变色,我得海荒易如反掌!”青魔子说得很是平静地。
  
      “厉害!”太荒之帝,皮笑肉不笑,“可惜,你终究不是魔郎!”
  
      “魔郎?”青魔子看着太荒之帝,似乎感觉这个驼背老头,十分有趣。
  
      “你哪有和魔郎一战的资格?”
  
      “那今日,只能是你我一战了!”太荒之帝没有多说什么,缓缓地站直了身子。
  
      那驼背的感觉瞬间消失。乾坤日月壶,散出淡淡的七色彩芒。
  
      “战自然要战!”青魔子冷笑一声。
  
      “海荒妖孽疯和尚,救你在北国脱困,可是你以怨报德,背信弃义!疯和尚,自毁修为,以赎己过,如今已然往生。你可知道?”青魔子看着太荒之帝。
  
      “嗯?”提起疯和尚,太荒之帝眉头一跳。
  
      “老夫萧天庭,修仙万余载,自封帝号,自认一世英雄,无愧天地。疯和尚一事,却是我对不起他,但成大事者,岂能拘小节?”太荒之帝眼中闪过一些复杂的神色,“若有朝一日,老夫心愿完结,定会给疯和尚一个交代!”
  
      “心愿完结,定会给疯和尚一个交代?”青魔子轻笑了一下,“不必了!你心愿完结了,疯和尚的心愿谁去完结?”
  
      “杀我魔仆者,必死于魔之手!我主有令,灭太荒门,那么太荒门必灭!”青魔子的声音骤冷。
  
      说话间,青魔子周身上下,散出无尽的劫力,而且还在不断攀升。
  
      阴阳境界大圆满,飞天劫境大圆满,真仙一重,真仙二重……
  
      海荒之上,大概除了青魔子自己,没有知道青魔子真正的实力和底牌。只是,此时青魔子把境界稳定在真仙二重大圆满的境界。
  
      “天外有天,魔上有魔!”太荒之帝,眼中冷光一闪。
  
      天女、魔郎,是太荒门的魔障。
  
      一万年前,太荒门被天女血洗,但是一万年后,太荒之帝,绝对不会让历史重演。
  
      “我太荒,今天便拿你青魔子祭旗!”太荒之帝身上散发出睥睨天下的气势,无尽的力量同样散开。
  
      太荒之帝的功法,极为特殊。那是一团团的灰气,萦绕在太荒之帝的周身。
  
      “真仙二重!混沌真元!”青魔子嘴角一弯,“你有和我一战的资格!没想到,你居然修成了魔洲修罗界的功法。”
  
      “彼此!彼此!”再见,太荒之帝单手一扬,手中的乾坤日月壶直接飞出。
  
      七色玄芒,月夜生辉。虚空之中,如同一道长虹,挂在夜空。
  
      整个东岭的西域,似乎都能看见高天的异象。
  
      乾坤日月壶,传说乃是上古洪荒时期的一件异宝。可扭转乾坤,可装日月星辰,一直是太荒门的镇门之宝,威力不可小觑。
  
      此时,一动手,太荒之帝,就祭出乾坤日月壶,可见其击杀青魔子之心。
  
      不过,青魔子神情自若。如果是太荒之帝的本尊到此,或许青魔子会在乎一些。一具分身,纵使手拿乾坤日月壶,青魔子也根本不放在眼中。
  
      “镇!”青魔子手中结了一道法印,无尽的青芒散开。一轮轮,那是仙灵之气,然后瞬间化成一束青光,夺人双目,直奔那乾坤日月壶而去。
  
      “仙术!”太荒之帝眉头一皱。
  
      起手便是仙术,更敢用仙术碰上古天宝,这青魔子实在是胆大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