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412章 紫幽仙令,剑指东岭 下

第0412章 紫幽仙令,剑指东岭 下


  
      海荒,寒原之北万万里,三界圣山如擎天之柱,直入云霄。
  
      对面的一座高峰,风雪凄迷,冷雾漫散。风雪之中,高峰之上,一个紫衣女子却是冥然盘坐。她的前面不远,便是万丈深渊,白龙般的铁索,迎风低吟。
  
      淡淡的紫芒,在那紫衣女子身上泛起,那是一种极为奇异的术法光芒。
  
      紫衣女子方圆三丈之内,没有丝毫的风雪。而在其身前三尺,居然安然放着一盆散着淡淡蓝光的九叶仙草。
  
      忘魂无忧草,寒冰依。
  
      只是,不知寒冰依在这冰山之上,安坐了多少年。
  
      突然,一片冷雪,居然穿透那紫芒屏障,打在寒冰依的眉心。
  
      “嗯!”寒冰依秀眉一皱,缓缓睁开双目。
  
      一种不祥的感觉袭上心头,那片冷雪能进入自己的紫芒之内,便说明自己的心魂有了一丝破绽。
  
      那忘魂无忧草似乎通晓寒冰依的心思,轻轻摇曳,淡淡的蓝芒扩散,一股安神的气息散出。近三百年,这盆忘魂无忧草,不知帮助寒冰依抵挡过多少次心魔。
  
      可是,这一次,它却没有镇住寒冰依的心神。
  
      “唔!”寒冰依眉头一皱。猛然间,胸口一闷,一口鲜血上涌,寒冰依忙变换手中印诀,才强行压制住。
  
      可是一丝血迹,已然从嘴角溢出。
  
      与此同时,一道白影,已然现在那铁索之上。白色的大氅,冰肌玉肤,仙姿绰约。沧海传人,三界圣山的守护者冷玉,她身为真正的仙者,拥有不属于凡尘的美丽。
  
      再见,冷玉单手一抖,寒冰依周身的紫芒散尽,一道冷光,把寒冰依罩住。虽然看似冷光,但此时寒冰依身上却是一片暖意,渐渐地心神完全平静下来。
  
      “多谢圣神!”寒冰依忙单膝跪地,恭敬地施礼。
  
      “你心神不宁!”冷玉淡淡道。
  
      “嗯!弟子心生不安,还望圣神指点。”寒冰依皱眉道。
  
      “你在思念他?”冷玉立在白龙铁索之上,似乎可以洞穿一切的双目,看着寒冰依。
  
      “无时无刻,不曾或忘!”寒冰依神色黯然。
  
      “哦!”听寒冰依如此说,冷玉却是点点头,温柔的一笑。
  
      八品仙根,虽然当年在北寒宗被视为惊才绝艳,但其实根本不入沧海冷玉的法眼。
  
      沧海古流的弟子,必然是三界绝世之才。无论是神秘体质的阿木,还是九阴之体的慕容海清,都远不是八品仙根能够比拟的。
  
      如果说阿木、慕容海清是天才中的天才,那么寒冰依只能算是平庸。
  
      二百年前。
  
      北寒宗千古圣莲离水,以修魂高阶出关,虽然远胜北寒宗诸人,但还是远远不够。
  
      千古圣莲,仙体!
  
      三界大劫将至,冷玉心有所动。
  
      通过北极仙海,冷玉召唤离水在三界圣山外修行,并加以指点,但是不能入三界圣山。没想到,同来的却还有这资质平庸的八品仙根寒冰依。
  
      当时,寒冰依的修为只是修魂初阶。
  
      以冷玉冷漠的性子,绝不会指点半分寒冰依的修行。可是,没想到寒冰依居然在三界圣山外苦求,一跪百年。
  
      即便如此,也没有打动冷玉冷漠的仙心。
  
      最终,打动冷玉的却是寒冰依的一句话。
  
      冷玉问:“你枯跪百年,到底为何?”
  
      “圣神,弟子今生今世修行,只为那一人!”寒冰依的话回荡三界圣山。
  
      就是这一句话,冷玉骤然动容,唏嘘良久。
  
      万年孤守圣山,说是沧海使命,其实冷玉又何尝不是为了那一人?
  
      神郎也好,魔郎也罢!所有的凄风苦雨,冷玉只愿一人独挡,给他自由,让他纵横。三界重任,冷玉愿意为之担当。
  
      “万万年,凄风苦雨,冷玉一人独挡!天佑神郎!天佑神郎!”冷玉的誓言,与寒冰依何其相似!
  
      “圣神,弟子今生今世修行,只为那一人!”
  
      当寒冰依的回答,响彻三界时,寒冰依终于第一次看见了,那被北极仙海成为北荒之神的仙者冷玉。
  
      冷玉最终同意寒冰依同离水一样,在三界圣山外修行,并加以指点。
  
      光阴荏苒,倏忽便是百年。
  
      三界圣山,三界之门。这里的仙灵之气,绝非海荒上任何一地,可以相比。
  
      天时,地利,人和。
  
      三界圣山灵气相助,得冷玉指点,寒冰依纵是天资所限,但日夜苦修,丝毫不辍。修行速度提升百倍,如今已是水劫下境。
  
      “你的刻苦胜清儿百倍!”冷玉曾经这样评价寒冰依。
  
      “但是她的天资亦胜我百倍!”寒冰依淡淡地笑。没有钦羡,寒冰依有自己的骄傲。
  
      可是,三天前,离水突然离去,没有说为什么。
  
      离水离去,寒冰依心思不宁,本能的感觉,要么是北荒北寒宗出了大事,要么是和阿木有关,否则离水绝不会轻易离开。
  
      “圣神,离水去哪里了?”寒冰依问。
  
      “去该去的地方!”冷玉淡淡地道,“你修为不够,静心修行,到该离开的时候,我自然让你离去!”
  
      寒冰依皱皱眉,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
  
      “没有我,你绝对离不开三界圣山万里!沧海万象大阵,便是尊者来了,也要思量。”冷玉突然笑了笑,看着寒冰依的眼中掠过一丝怜爱。
  
      寒冰依太像自己了,所以冷玉通晓寒冰依的心思,她知道寒冰依动了什么心思。
  
      “是!冰依明白!”寒冰依脸上泛起一丝红晕。
  
      “圣神,你能忘穿一切。告诉我,他,还好吗?”寒冰依道。
  
      “就算我能忘穿一切,但是我却看不穿阿木。曾经,我以为我看清了他,甚至想杀他,逆转轮盘,断了因果。可是,我错了。他,一定还好,但现在我都不知道他是谁?”冷玉的眼中有些茫然。
  
      “万万载应劫之人?万万载应劫之人?”冷玉心中默念自问。
  
      神郎知道真相吗?玄天知道真相吗?三界之内,茫茫浩宇,谁知道真相?
  
      听了冷玉的话,寒冰依默然,额前的发丝被风雪微微吹起,然后她缓缓闭上眼睛。
  
      寒冰依不需要知道阿木是谁,对于她,阿木就是阿木而已!
  
      “上辈子杀人,这辈子做棺!我不想杀人,但是我不杀人,天下岂能太平?我是魔,终归踏血而修!”这是北寒宗大战的时候阿木曾经对寒冰依说过的话。
  
      “阿木,终有一日,我要站在你的身边,再看你去杀人!”寒冰依心中道。她淡淡地笑,如冰山上盛开的花。
  
      北荒,大慕容王朝,天之城。
  
      深宫似海,殿宇如林。一处园林,桃李芬芳。
  
      此时,桃花树下,一个俊美的男子,盘膝而坐。那男子面色苍白,神情冰冷,那是一种极度妖异的美。
  
      一身镶着金边的黑袍,一半散落在草地之上。
  
      大慕容王朝的殿下,慕容荒,凡人。
  
      “殿下!此时,一个满身黑色盔甲的威武将军,单膝跪在慕容荒身前,“帝国三百万铁骑,集结完毕!请殿下旨意。”
  
      “很好!”慕容荒淡淡地一笑,然后瞬间冷然。
  
      “传我旨意!三百万铁骑,三日内,渡过域门,分兵七路,直进东岭!东岭不降我慕容王朝者的子民,杀!”
  
      “遵命!”那将军一看便是平日训练有素,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退下。
  
      而此时,慕容荒身后又幻化出两道人影。
  
      “少主!”那两个居然是散魂级别的修士,却单膝跪倒在慕容荒身前。
  
      “万荒谷,准备如何?”慕容荒问道。
  
      “回殿下!万荒谷,一切就绪!只待少主下令!”
  
      “传令破军,三日后,整顿人马。进入黑水待命!”慕容荒道。
  
      “遵命!”那两名散魂强者,很明显对慕容荒的命令感到诧异,但是却不敢多问。慕容荒面前,如果说错一句话,便有杀身之祸。
  
      两大散魂离去,但是一个青衣独臂的文士,却不知何时出现在慕容荒身侧。
  
      “文先生!”那慕容荒一见那独臂文士,忙站起身形。
  
      “少主智慧如海,属下自叹不如!”文木然看着四周的桃李,一派灿烂。
  
      估计谁也想不到,就是在这桃园中安坐的凡人慕容荒,其实却手中掌控着整个大慕容王朝乃至海荒之上,亿万万人的生死。
  
      “紫幽仙令,五域皆动,人人剑指东岭,少主却要兵发黑水!奇谋!奇谋!”文木然赞道。
  
      “咳咳咳!”慕容荒轻咳了数声,但是并不严重。
  
      “我只不过,借着当年先生所留力量,布局而已!”
  
      “可是,属下有一点不明白。大慕容王朝,铁骑可以横扫海荒,但是那都是凡俗界。三百万铁骑,去了东岭何用?东岭地势,不易纵横驰骋不说,关键是三百万铁骑,就算血气冲天,能对付些许修士,但也挡不住散魂级的强者一式术法。东岭之战,本就是修士之战!凡兵何用?”文木然皱眉道。
  
      “呵呵!”慕容荒眼中闪过浓重的杀气。
  
      “先生,整个大慕容王朝的亿万子民都是我豢养的日后亡魂。三百万铁骑,算什么?派出去,就没打算让他们回来!”慕容荒嘴角一弯。
  
      “不过,先生放心!这三百万铁骑,定然兵不血刃,直逼梵天寺。”
  
      “何以见得?”文木然疑惑道。
  
      “因为,佛门慈悲,仙不杀凡!”慕容荒冷笑道,“我这三百万铁骑,在梵天寺眼中其实远胜魂修劫修!”
  
      “梵天一怒,或可让成千上万的修士陨落,但绝不会屠杀百万凡人,哪怕他们是北荒人?哪怕他们杀了一些东岭子民?”
  
      “呃!”文木然已然明白了慕容荒的意思,不由暗吸了一口冷气。以慈悲之心,逼梵天寺就犯!
  
      “佛者的眼中,不问敌我,只问苍生!何其愚蠢?”慕容荒诡异的笑着,“而我是魔,我要一将功成万骨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