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0336章 小轿!男子!风铃!

第0336章 小轿!男子!风铃!


  
      整个鬼城虚空,劫力四散,杀机弥漫,但是却静止得可怕!
  
      那样一种死寂无声,如果你在遥远的世界,观望鬼城的一切,就像看一幅光怪陆离的图画dm
  
      有人物,有法宝,有色彩,有杀意,但是唯独没有动作和声音
  
      鬼城上空的人都明白,这一战,如果开始,那么代价都将是极其惨重的因为,任何一方暂时都没有压倒性的优势
  
      这一战的后续,更是每个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天宝尽出,法身挺立兵书有云: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
  
      那才是战斗的最高境界!战,乃是最后的手段
  
      双方都在造势!
  
      “唉!”
  
      可就在这对峙随时可能崩塌,虚空都有些扭曲,人人将要窒息的时候,一声轻轻的叹息,打破这凝重的死寂
  
      紫幽旗影之下,虚空之中,渐渐幻化出一顶四人小轿那样的感觉,极为奇妙紫气氤氲,如同水纹,那顶小轿从中显映而生,如梦似幻
  
      那平顶小轿极为素淡,白色的帷幕,上面是一座水墨古城,远带青山,颇为写意,宁静悠远
  
      白色的轿帘上顶端,淡黄色的流苏,中间则挂着一个串白玉风铃,极是罕见,精巧异常
  
      清风徐来,风铃摇晃,叮叮当当,脆响悠扬
  
      此时,一片静寂之中,清脆淡淡的风铃声,回荡在每个人的心间清新美妙,不可言说!
  
      那是一串真正的仙铃,仙音回荡,似乎可以荡尽尘世所有的污浊
  
      再见那四名轿夫,均是白衣胜雪,静立在虚空样貌标准,神情自若,宁静沉稳,每个身上都有淡淡的水色光芒散出,不染纤尘
  
      四名水劫上境的修士!
  
      所有能看出四人修为的海荒修士,无不倒吸了数口冷气
  
      这样的架势,太过逆天摄人!
  
      鬼城一夜,很多修士,把一辈子能看到的劫修数都凑够了似乎劫修不是劫修,而是一抓一把的修童,太不值钱
  
      更有很多修士汗颜,自己平时里,还傲视一地一方,出则有人口称前辈可是如今才知道,修行了成百上千年,给人家抬轿子的资格都没有,遥饮一眼,已是三世所修的福分
  
      那素色小轿中是谁?
  
      抬轿子的轿夫都是水劫上境的劫修,那么轿子中人的境界不敢想象?
  
      紫幽旗影下,那素色小轿散出淡淡光晕,这又是紫幽城中的一位神秘人物吗?
  
      “展龙靳凤,稍安勿躁!”素色小轿内传出一个男子的声音,其嗓音颇富磁性,冲淡平和,却是尽显王者之风
  
      “是!”这个声音一出,展龙靳凤忙一躬身,态度极为恭敬,没有半分迟疑,垂手而立,在素色小轿的两侧
  
      虚空中血龙黑凤,紫幽圣旗,六大劫修,都成了这素色小轿的背景和点缀
  
      而千花婆婆看着那顶素色小轿,却是满眼的哀伤,几乎泫然欲泪,但更多的却是深深的绝望
  
      她知道,这小轿一出,今天她和阿木谁都走不了了
  
      其实,她早有疑惑,紫幽城怎么会只让两位圣使便带着紫幽圣旗的本尊降临海荒?那不符合紫幽城的规矩
  
      紫幽圣旗本尊临世,必然有更重要的人物相随可是,她不知道会是谁无论千花婆婆怎样想,便是她想到了紫幽城主亲临,她也不会想到,出现的会是这顶素色小轿
  
      这样的素色小轿,整个紫幽城就这样一顶,可是它该有一万七千年,没有被抬出来了因为,它属于一个一直沉睡轮回的人物
  
      “千花,一万七千年未见,恍如隔世!”此时,轿子中男子颇富磁性的嗓音传来,却满是感慨和哀伤
  
      “三……公子!”千花婆婆的声音微微颤抖,应了一声,“你……醒了……”
  
      “嗯!”小轿中的男子似乎点了点头,又长叹一声,“一万七千年如梦,当我醒来,日月星辰,轮转依然,可花开花落,物是人非!”
  
      日月星辰,轮转依然,可花开花落,物是人非!
  
      这一句话里,不知有多少沧桑的往事,多少无尽的哀伤,多少不明的意义?
  
      纵是千花,也未必尽懂!当彼此的世界不再交错,那么定然少了一份懂得
  
      “千花,和我回城!有我在,定然还你一个公平!”小轿中的男子缓缓道
  
      千花婆婆身子一震,两行浑浊而又清冷的泪终于流了下来
  
      她知道轿中的男子,绝不会骗她,但是她还是不会回去因为,很多事情发生了,便不会改变
  
      她当年,是多么期盼他能够醒来,多少次流泪饮他闭关的山巅!可是他一定就是那样安然地睡着,那样安然的轮回,那样安然的修行
  
      “一万七千年,你醒得太迟太晚!一切都过去了!”半晌,千花婆婆才控制住情绪,缓缓地道
  
      光阴不能逆转!
  
      无论是什么,爱恨情缘,来得太迟了,都没有了意义和味道,唯能空有余恨
  
      “千花,和我回城,我用无上法力,让光阴逆转,恢复你昔日绝美的容颜!”轿子中人的声音虽然尽量的平静,但还是微泛波澜
  
      无上法力,光阴逆转!这是怎样的修为和气魄?此时,便是青魔子也微然变色,那轿中人的修为太高
  
      “呵呵!”千花婆婆摇头苦笑一下,“三公子,昔日的龙族千花,已然死了纵使你有千般法力,复我青春容颜,可是那又有什么意义?心已非心,纵使仙佛,也不能改变一切现在的千花只是个老太婆,不劳三公子费心!若你念昔日一丝情谊,便放我们离去,千花感激不已!”
  
      众人皆惊!能让孤傲的千花婆婆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说明轿中人是多么的强大,否则纵有一丝一毫走脱的可能,哪怕魂飞魄散,永堕轮回,以千花的性子,也绝不会是这样的口吻
  
      “心已非心,纵使仙佛,也不能改变一切?”轿中男子重复了一句千花的话,言语之中居然有一丝迷茫,“那我一万七千年的修行,又有何意义?”
  
      不过,很显然轿中男子乃是心性坚定之辈,那样的迷茫只是一闪即逝
  
      “千花,我紫幽城世世代代守护海荒神州!万事该以海荒神州为重,这总不会错!”轿中男子坚定地道
  
      “三公子所言没错!”千花婆婆顿了顿,“不过,我相信二小姐看得更远,也不会错!”
  
      “天女幻花!”轿中男子似乎在突然琢磨这四个字,就像这四个字蕴含着什么未解秘密的一样
  
      “幻花她在哪里?”轿中男子沉默了半晌,轿帘上的那串白玉风铃,响彻得略微急切了一些
  
      “我真的不知道!”千花婆婆苦笑一下这句话,也不算假话六道轮回,天女幻花魂在何方,千花婆婆又哪里知道?
  
      “千花,我当年若是醒着,定然不会让幻花降临海荒,最终酿成大错!不过,事已至此,无可回转!你和这少年,还是同我回城吧!”轿中男子说得客气,语带婉商,但是实际上和方才靳凤说得话,完全是一个意思
  
      紫幽城三公子,他的话,岂容拒绝?
  
      千花婆婆望着那素色小轿,冷笑一声:“三公子,惊才绝艳!当年天女,都说你昔日成就定在她之上!可是,终不能免俗!也相信什么赤子之论!何况,这少年本就不是赤子!”
  
      “是与不是!回城,自由定论!我可保他无事”轿中男子的语气淡然,但态度坚决丝毫不为千花所动
  
      “既然这样,三公子,不念昔日情谊,就请动手吧!千花已经说过,要带走魔郎传人,请从千花尸体上踏过!这是二小姐的命令”千花婆婆语气决然,没有再多说什么他知道这三公子的性格,固执得难以改变
  
      轿中男子些许的沉默
  
      一万七千年沉睡轮回,轿中男子别样的修行方式,仙心坚定,难起波澜纵有微波,也会瞬间平静
  
      大志者,必有恒心!更何况,踏仙之人?很多事,过去了,他们都会视如浮云
  
      即便千花美丽,摇曳当年,也不会改变那仙者执着的心!他们追求的永远是大道!
  
      “也罢!”轿中男子的声音依旧,“千花,一万七千年,你我再见,没想到竟是这副涅那就让我逆你一次心意,把你们强行带走吧!”
  
      轿中男子的语气就像说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对于他来说带走千花和阿木,真的没有任何难度!
  
      这一次,如果不是有关千花赤子,他都不会降临海荒神州
  
      “抚长剑,踏雪歌,悠悠万古,弹指匆匆过!任天荒地老,红颜白发,何人能知我?滚滚红尘无量载,何者为仙?何者做魔?……”
  
      轿中传出的歌声,清亮辽远,苍凉豪迈这是幻花当年,常常高唱的流传万古的离恨歌此歌一出,幻花必杀大能,海荒之上,定然血雨腥风
  
      这离恨歌,几乎是海荒的葬歌恶梦
  
      此时,轿中男子高唱离恨歌,心意自明,可是那轿中男子根本没有出轿子
  
      只见,那轿帘上白玉风铃摇晃,叮叮乱响,一轮青气,以那小轿为中心渐渐散出
  
      青魔子一见,脸色骤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