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二百三十四章 九印禁图

第二百三十四章 九印禁图


  
      天、地、山、泽、水、火、雷、风,随着阿木的不断刻画,八枚符印熠熠闪光,列在虚空。毋庸置疑,阿木仅凭这八枚符印就足矣立足海荒,何况阿木心中符印又岂是八种?阿木心中所记符印共九百九十九个,如今能刻下的符印也有二十多个。只不过,以阿木目前的境界修士,还不能完全组成禁图。
  
      八枚符印,无尽组合,便可成禁图之术。八印禁图,以前一直是阿木的禁图之术的极限。
  
      而今夜,阿木刻下自己最熟悉的八枚禁图之后,却没有停下。
  
      仰望星空,阿木右手缓慢划动。
  
      每次划动,似乎都散出一片银芒。寥寥数笔,银芒满天。
  
      “星之印!”阿木轻喝一声,这是他第一次刻下这枚符印。
  
      银光漫天,北极仙海之上,如同一处星域。
  
      目前,阿木能刻画出的二十多种符印当中,属星之印最为绝美。
  
      看见这一道符印,包括风驰在内的七名修士无不心中暗赞。其实,如果按照以往北极仙海的标准,不用别的仅凭这九枚符印,足矣进北极仙海的仙门。
  
      要知道,便是青原妙家,能刻画出九枚符印的修士,也定是其家族中的佼佼者。
  
      九枚符印,足矣傲视海荒,但阿木既然是魔修,那么想进北极仙海的山门,则是难上加难了。
  
      可是,接下来阿木的表现更让他们震惊了。
  
      只见,阿木手中印诀飞速变化。虚空中,九枚符印,交相辉映,突然两两组合,三三组合,相互组合排列,几近无穷。
  
      “禁图?”风驰心中微微一震,“禁图”二字脱口而出。其它的六名修士一听,也是面色骤然一变。
  
      符印之术,海荒上能修习的已然极少,而禁图和符印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那是质的差别。
  
      打个比方,如果说符印之术是音符,那么禁图之术便是乐曲。只要排列不同,那么变化便是无尽。
  
      两者的差距,可见一斑。
  
      而此时,阿木的符印还在不断地融合。虚空中彩色迷离,这样的禁图之色,更胜那天外的霞光。
  
      这一夜,北极仙海注定了自己的不平静。
  
      “九印禁图!”此时,风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其身后那六名师弟,更是面面相觑。
  
      九印禁图!以风驰修魂高阶大圆满的见识和修为,他知道九印禁图便是青原的妙家的修魂高阶大圆满,也绝对刻画不出来,除非是妙家的散魂修士。
  
      海荒之上恐怕也绝对找不出第二个能推演出九印禁图的灵圣高阶修士。以阿木的修为,能推演出这样的禁图,可谓登峰造极。
  
      “九印禁图,封!”阿木双手一动,虚空之中,那九印禁图形成的图案直接罩向北极七星阵。
  
      “嗯?”风驰一愣,“星禁?”
  
      阿木的九印禁图一出,风驰瞬间便明白了阿木的心思。
  
      原来,阿木已然看出这北斗七星阵,乃是借来的北斗七星十万的岁月之力,所以阿木想用禁图之术,封印住北斗七星之力。
  
      “谈何容易?”风驰长叹一声,同时,手中仙剑微微一震。只见另外六名修魂之士,心有灵犀一般,手中仙剑也是一震。
  
      道道龙吟之声,七把仙剑,嗡嗡共鸣。
  
      再见,高天之上,北斗处流光乍现。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摇光北斗七星,依次闪亮。
  
      “茫茫浩宇十万年,只为镇魔不做仙!”风驰仰望北斗眼中神色奇异,口中高诵口诀。
  
      茫茫浩宇十万年,只为镇魔不做仙?不知为什么,阿木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压制感。
  
      与此同时,只见那北斗七星虽然遥隔万里,可是当风驰那一句口诀出口。瞬间,七道白光,从天而降。
  
      阿木眉头一皱,手中印诀再变。他要把那七道北斗之光,挡在阵外。那定是借来的纯碎的北斗七星之力。
  
      那七道北斗之力,如果一旦入阵,阿木相信自己恐怕再没有什么机会了。
  
      九印禁图,九道霞光。几乎构成了罗天大阵,成了那北斗之光和北极七星阵之间的一道屏障。
  
      轰——
  
      那七道星光,直落在九印禁图之上,散出万道霞光,几乎照亮整个北极仙海的夜空。
  
      霞光之下,整个北极仙海更显的神秘莫测。
  
      九印禁图之上,星芒熠熠。虽然那北斗之力,几近无敌,但是九印禁图光华轮转,如同星盘一般,不断的转化。
  
      一时间,居然真的把这道天外之力,挡在高天之上。
  
      “九印禁图,星禁之力,果然非同一般!”风驰望着高天上如九色罗盘一般的禁图,眼中露出些许赞许之色。
  
      可是,随即那风驰又是微微一叹。
  
      “可是,既是魔之传人,自然不能轻易进北极仙海!你封住十万年前,可能否抵住十万年后呢?”
  
      想到这里,只见风驰手中仙剑第一次脱手而出。
  
      同时,双手在胸前结印,一道如龙尾一般的白色光芒骤然而起。
  
      这是,风驰第一次施展术法。
  
      不愧是修魂高阶大圆满的修士,风驰这一出手,便有惊天动地的气势。那白色光芒,骤然而起,直接环绕于北极七星阵的上方。
  
      “变阵!”风驰再次大喝。
  
      再见,七人的站位,再次发生变化。那是一个龙形,七人所站星位连接如龙。
  
      风驰结印祭出的那道白芒,把七人环绕其中。
  
      此时,阿木的九印禁图暂时封印住了那来自北斗的力量。
  
      可是,突然北极仙海的七名修士被那风驰祭出的白光笼罩以后,瞬间周身光芒大作,如同仙神附体,夺人双目。
  
      “环!”风驰口中蹦出一字。
  
      再见,七名修士连缀如龙,形成一个巨硕的光圈,神芒冲天不可阻挡。
  
      北极仙海一直平静无波,可是此时在那海面上突然有七块巨硕无比的冰山,突然绽放出无比的光彩。
  
      七道神芒,如方才北斗七星之力一样,直接射入北极七星阵内。北极仙海之中,七点闪亮,如同北斗倒影。
  
      “灭!”风驰手中仙剑再次一震。
  
      融合了七座冰山之力的神芒,向上直冲阿木的九印禁图。那是一股极为狂暴的力量,威势不可阻挡。
  
      “轰轰轰——”
  
      阿木的九印禁图原本正好封印住了天外而来的北斗之力,可是哪知这北极七星阵奥妙无穷,居然能再次借力。
  
      如今这借来之力,丝毫不亚于那天外之力。
  
      轰轰巨响,霞光漫天,整个北极仙海如同白昼,整个冰海甚至在炫目的白光下都有些惨白。
  
      九印禁图终是禁不住这样的大力,轰然而散。
  
      阿木受力反噬,猛地倒飞出去。
  
      “哇——”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阿木,你能布下九印禁图,真乃海荒奇才!可是,这星禁之力只能封住过往,怎能禁锢未来?”风驰看着阿木,眼中无悲无喜。
  
      “魔之传人,回身吧!”风驰长叹一声。
  
      阿木听风驰言语,不由苦笑一下,同时擦了擦嘴角的血迹。
  
      此时,阿木感觉北极仙海用如此大的阵仗要挡住自己或许绝不是简简单单地考验,而是真的不想让自己进入北极仙海。
  
      虽然,阿木不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但是“魔之传人”定是其原因。
  
      看了看眼前,傲然而立,丝毫无损的北极仙海修士,阿木不由冷笑一声。
  
      “既是魔之传人,又岂能回身?自古魔修都要踏血而行!”
  
      言罢,只见阿木眉心处红芒闪动,阿木终于要动用他能动用的最强大的法宝。
  
      战魂古灯的印迹渐渐浮现出来。
  
      随即,一团红色火焰,瞬间遍布周身,形成一道红色的铠甲。
  
      “那是什么?”见识如风驰,也不知何为战魂古灯,更无论此时战魂古灯还未露真容。只是北极仙海的七名修士都能够感觉阿木那一身红光和魔之气息大有不同,那似乎是万古之前,便存在世间的永恒之光。
  
      风驰等人还在观望,再见阿木的眉心处突然散出万千红芒,同时一盏古色斑斓的红色神灯显现出来。
  
      那古灯一出现便如同火红的太阳落在人间,而且那直灌三界的战意,无可匹敌。方才荒古战魂的战意如果和其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一时间,整个方圆数百里的北极仙海,完全变成火红,恰似血染的战场。
  
      “哗啦——”瞬间,便有一座离阿木最近的一出冰山融化坍塌。
  
      “不好!”那股炽热无比的热浪和杀气战意,让身为魂修的七名北极仙海的修士都是魂心不稳。
  
      “那是什么级别的法宝?”风驰手中的仙剑居然微微颤动,似乎这通灵之宝都生了胆怯之意。
  
      北极仙海名列海荒七大仙门,底蕴无数,可是恐怕也找不出一件这样的法宝。
  
      再见阿木此时立在虚空,头顶棺之残木,身披红焰铠甲,长发舞动,如神如魔。
  
      眉心三尺处的战魂古灯,光耀天地。
  
      结印!神王印!
  
      阿木周身散出七色霞光,这是万神大杀术的前奏。也是目前,阿木能施展的最强的攻击术法。
  
      魔尊一出,万古成空!可是战之神王的传承,绝不逊色。
  
      (各位看书的道友,无论你在哪里看到这本书,如果还算喜欢的话。希望你能在起点网站,注册收藏,不是很麻烦呦!这对于本书极为重要,也是对山河最好的支持!同时,也希望诸位能多多把这本书介绍给您的亲朋好友。山河拜谢!)
  
      a
  
      手机用户请到阅读。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