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阿木,你回来了!

第一百七十八章 阿木,你回来了!


  
      read_content_up;昔ri的云西国不大,方圆三千里,和当初的北国相仿。
  
      阿木展开仙术秘法,几无停歇。未进黄昏,阿木便已穿过云西国,到了北国境内。
  
      柳镇,在北国东部,此时大概不过几百里的路程。
  
      进了北国,阿木便放缓了速度。一是连ri奔波,纵使是仙骨魔身,也有些疲惫。二是阿木想走走这北国的土地。
  
      步行穿过城镇,看着熙来攘往的人们,阿木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当年阿木也曾跟随师父王绝走过一些地方,四十年后的北国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山水依旧,风俗依旧。北国人依旧的喝酒、捕鱼、唱歌、舞蹈,换得只是国号和面孔。
  
      但是这一切在阿木眼里则是另一番感觉,修仙岁月,弹指一挥,转眼便是凡俗百年。
  
      修士与凡人,已不是同等的存在,阿木已不是当初的阿木!
  
      心中略有感慨,耳朵里偶尔也传来一些老人谈论当年白城一夜化为废墟,大慕容王朝接管北国,白城如今是鬼城之类的前朝旧事。
  
      四十年前,对于凡人,已是很久远的时间。无数唏嘘,无数感叹!
  
      “看来那两个行脚商也不都是虚言,那白城似乎真得了鬼城的称号!”阿木心中暗道。
  
      无意间,似乎也有人提到“鬼镇”二字,但是声音极低,而且马上被别人打住。阿木没有听真切,不过却是眉头一皱。
  
      “鬼镇”二字,让阿木心中一悸,莫名的一种感觉袭上心头。
  
      “速回柳镇!”心中想着,阿木不再流连昔ri的过往之所,再次展开秘术前行。
  
      夕阳落下,黄昏刚至,阿木便到了柳镇外数里外的地方。
  
      此时,天se渐yin。遥望柳镇,有些灰暗。暮chun时节,这一夜似要有一场好雨。
  
      “柳镇!柳镇!”阿木眼望黄昏中的柳镇,灰蒙蒙,但是不改当初古朴模样。
  
      虽然数十里内,阿木一人未见,有些死寂,但近乡情怯,阿木似乎浑不在意。
  
      瞬间消失,再出现时,阿木已站到了柳镇镇口。长身而立,静静地看着柳镇。
  
      猛然间,阿木双眸中黑红的光华大盛,如同末世的火焰,喷sheyu出,双拳紧握,依然苍白。
  
      可是阿木的面颊紧绷,那两团火焰,在强大的心神下,渐渐不甘地湮灭。
  
      没有人懂当时阿木的神情,可是即使千百年后,阿木也不会忘记这个瞬间。
  
      镇口的那座高耸的石碑还在,古篆的字迹里透露出一股沧桑——柳镇。阿木缓步向前,轻抚那石碑,冰寒刺骨。不知为何,阿木的手居然微微发颤。
  
      王家在镇子的最东边,所以阿木从西边进镇,要回家,需要横穿整个镇子。
  
      阿木没有施展任何术法,而是如同凡人一般,一步一步。阿木要走过这个带给自己最温暖回忆的镇子,他要那一切永恒地穿过自己的生命。
  
      当踏入镇子的一瞬间,阿木的眼渐渐有些朦胧,很多景象似乎突兀地出现。
  
      和那小小的双山村一样,村口也有不少孩子在嬉闹玩耍。小孩子们玩得很疯,满头大汗,笑声不断。
  
      “阿木哥,你回来了!”其中一个略大的一点的孩子,脸se有些惨白,但仍笑着大喊,同时一闪身,躲过另外一个孩子的追打。
  
      “阿木哥,看我抓住他!”另外的那个孩子看了一眼阿木,险些摔了一跤。
  
      阿木下意识地过去扶了一把,那个孩子太瘦了,因为有些轻。
  
      柳镇不算大,镇上的人,乡里乡亲的,基本都认识,这些孩子和阿木打过招呼,便跑到别处去了。
  
      嘻嘻哈哈,好不热闹,这是一个普通的柳镇的黄昏。
  
      但其中有几个孩子还回头看阿木,眼里居然有些痛苦和不舍。阿木微微皱了皱眉,似乎胸口有些刺痛。
  
      古朴的街道,四散的木香。虽然,天se已晚,但是柳镇的长街上还有不少人。
  
      有的家门口已经挑上风灯,风吹灯摇,隐隐绰绰,映着门楼。有的人家欢声笑语,有的家门里还传来,锯木、刨木的声音。
  
      吱嘎,吱嘎,嗤嗤,嗤嗤……
  
      棺名远扬,木屑飘香!
  
      这正是享誉北国的柳镇,这也是那个平平常常的柳镇,这更是阿木四十年来魂牵梦萦的柳镇。
  
      一切的一切,永恒未变。
  
      “阿木,你回来了!”一个瘦高的中年汉子经过,笑着和阿木打招呼。
  
      “嗯!柳二叔好!”阿木笑了笑。虽然,那中年的脸se有些灰暗,笑容有点僵硬,但是阿木还是感受到了温暖。
  
      “阿木,你回来了!嘿嘿。”这个时候旁边蹿出一个十六七的少年,亦如阿木当初的年纪,“怒杀禁军,厉害!当初你打架,我爹拽着我,不让我进去。”
  
      说着,那少年锤了阿木肩头一拳。
  
      “嗯!柱子!”阿木点点头,眼中泪花隐现。这少年是阿木在柳镇最好的朋友。他们曾经一起上山伐木,有一次遇险,柱子还救过阿木。
  
      “阿木,你回来了!”一家豆腐店门口,一个婶子热情地喊道,“这两块豆腐拿回去,让羽儿给你们炖了吃!”
  
      说着,那婶子把两块鲜嫩的豆腐包好,让身旁的秀美少女送来。
  
      那少女忸怩了一下,架不住母亲的连说带推地催促,才来到阿木身前。
  
      “给!阿木哥。”脸se一红,那少女不再多说,偷看了阿木一眼转身跑了回去。
  
      那婶子笑看着娇羞的女儿,脸上洋溢着幸福,然后什么也没说,仍旧忙着那豆腐摊子,有几个乡亲正好来买豆腐。
  
      “谢谢!”阿木托着那感觉极重的两块豆腐,喉咙有些干涩。
  
      阿木记得那少女便是叫小玉,只不过当初红se的头绳,如今变成了惨白的颜se。
  
      师父曾经笑着说,她姑娘俊俏,过两年给阿木当媳妇。为了这事,羽儿还三天没和师父说话。
  
      想起当初的羽儿的样子,阿木不由会心的一笑,只不过看着那善良的母女,阿木的笑容里有太多苦涩。
  
      仙有仙的痛苦,凡有凡的幸福。这母女的模样,阿木永不会忘记。
  
      空着的左手,阿木紧紧攥着拳头,手指的关节隐隐发白。
  
      阿木继续走着,走得很慢,走得很辛苦。
  
      四十年,柳镇的一切似乎从未变过,一如往昔。
  
      “阿木,回来了!快走!羽儿在门口望你呢。哈哈!”
  
      “阿木,回来了!明个儿有时间,帮我把那口棺的漆涂了!城里李大户催得紧,忙不过来了!”
  
      “阿木,回来了!对了,明个儿也帮我一下。到家里来再说!”
  
      “阿木,回来了!当心呀!你杀了北国禁军,你这孩子太莽撞了!”
  
      “阿木,回来了!快点走,免得王老丈打你!”
  
      “阿木,回来了!……”
  
      柳大家的老爷子,柳七哥和柳七媳妇,还有镇上的每一位乡亲,都在和阿木打招呼。
  
      有问候,有打趣,还有责备、催促……
  
      柳镇的街不长,但是阿木走的很慢很慢。走走停停,一定要和每个人说两句,应下大家的帮忙要求,聊聊家长里短。
  
      夜se里,虽然天se微yin,要下雨了,但柳镇倒是很热闹。
  
      “我回来了!乡亲们!”阿木站在长街,噙泪的双目有些血红,“可惜,阿木迟了……”
  
      白衣如雪,阿木走在有些灰蒙蒙街道上,极为缓慢,背影有些落寞,白衣在昏暗的上街上,极为有些刺目,似乎这是一件葬袍。
  
      “阿木迟了——”阿木干涩地喃喃自语。
  
      此时,一路风尘而来的阿木似乎不急于回家。
  
      “走!阿木,快回家看看!”
  
      “是呀!羽儿,都着急了!”
  
      “快点!小心王绝老丈又打你,嘿嘿!”
  
      青砖灰瓦,两重院落。阿木终于走到了镇子的东边。这里便是王家。
  
      阿木回望走过的一路,大家似乎仍在街上,各做各的。不知不觉,阿木眼中的噙泪滚落而下。
  
      然后,转身,扶着自家的门,阿木轻轻摩挲了一下。
  
      “吱嘎-——”一声,阿木轻轻推开门。
  
      院中,散乱着各种做棺的工具及各se木料,依旧飘着熟悉的木香味。这似乎是阿木离开前的那个夜晚。
  
      四十年如梦,一切未改。
  
      “师父-——”
  
      “羽儿——”
  
      阿木进了家门,声音微微发颤。
  
      穿过前院,后院空空如也。
  
      原来放着九口残棺的地方什么都没有,自然也没有那个站在九口残棺中间的拿着黑藤条负手而立的沉默的黑衣老人。
  
      “师父-——”
  
      “羽儿——”
  
      阿木再次颤声唤道。虽然当踏入柳镇的一瞬间,阿木就知道了这里不会有师父和羽儿,也不希望真的看见师父和羽儿,但是阿木还是不自主的呼喊。
  
      茫然四顾,然后,阿木静静地退出王家。
  
      回望长街,阿木任泪水落下,身为灵圣中阶的大修士,阿木却几乎不能自已。当初便是北寒大战,紫玉死在自己怀里,阿木都没有掉一滴眼泪。
  
      那块豆腐,在阿木手中渐渐化为白气。
  
      灰暗的天空,不见星月,蒙蒙的一片。耳边还回荡着刚才孩子们的欢笑,相亲们的问候,合家的欢笑。
  
      “都死了——都死了——”
  
      阿木的泪流着流着,就尽了,面se渐渐在变。
  
      “哈哈哈——”阿木面目有些扭曲,有些凄切癫狂的笑声响起。
  
      然后,柳镇的一切声音,瞬间戛然而止。
  
      随即,一阵阵凄厉的叫声响起,那是近千口柳镇老少及四十年间误入柳镇被吞噬的冤魂的嘶叫。
  
      无数的白烟,在夜se中,升腾而起,妖异而诡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