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棺 > 第三十一章 兄弟共醉

第三十一章 兄弟共醉


  
      过了大概一个时辰,梨若眼睛通红地送离水出来,离水把那两瓶丹药还给阿木。
  
      “阿木师弟,谢谢你!”梨若道。
  
      “不必客气!”阿木微笑道,“爷爷醒了吧!”
  
      梨若点点头,离水看了梨若一眼,道:“梨若,我得回去了!”然后从储物袋中拿出十块灵石交给梨若。
  
      “这些灵石你留下,日后有什么难处,尽管托人给我带信!”
  
      “离水哥!”梨若看着十块灵石不由愣了愣,虽然也在仙集上看过灵石,这还是梨若第一次看见这么多灵石。
  
      “拿着吧!这些都是阿木师弟送的!”离水苦笑了一下,“我还会再来!”
  
      梨若的眼泪又流了下来,除了爷爷,离水便是她最亲的人。
  
      “离水哥,你一定要再来,梨若等你!”
  
      “一定!阿木,我们走吧!”离水声音有些沉重。
  
      阿木叹了一口气,不知说些什么,从乾坤如意镯中召唤出天玄飞碟。
  
      离水和阿木上了天玄飞碟。
  
      梨若虽然不愿离水离去,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咬着下唇。
  
      离水则勉强微笑着。
  
      “离水师兄,时间还早,不如……”阿木道。
  
      “不必了,走吧!”离水看了看阿木,努力笑了笑。
  
      阿木很少见离水这样痛苦的样子,便点点头,心意一动,天玄飞碟冲天而起。
  
      “离水哥,你一定要再来,梨若等你!”天玄飞碟冲起的瞬间,梨若大喊。
  
      天玄飞碟,冲天而起。
  
      离水的面颊紧绷,阿木留心,没想到居然见到离水的眼角有两颗不落的噙泪。
  
      “离水师兄,七日后,我一定陪你再来!”阿木冲离水道。
  
      他没想到离水用情如此,因为他知道离水看似懦弱腼腆,但绝不是内心不够坚强,反而因为离水事事忍耐,心理承受能力绝非常人可比。
  
      昔日,离水常受欺辱,却从未流过泪,今天居然眼角噙泪,可见离水用情之深。
  
      阿木也知道离水绝不会再向铁云要求下山,那么自己一定要帮离水再来一次。
  
      “嗯?”离水一愣,然后看了看阿木,却没有多说什么。
  
      一切尽在不言中,离水只是重重地点点头。
  
      阿木一笑,然后居然从乾坤如意镯中摸出两壶酒,递给离水一壶。
  
      离水不由有些惊讶,阿木的平日的饮食都是离水负责,何日有过酒?
  
      “落日峰冯天师兄送的!你我痛饮一番以浇心中块垒,如何?”阿木道。
  
      虽然阿木和离水相交已久,但二人还真没一起喝过酒。
  
      “好!”离水心中抑郁,一改平日神色,接过酒壶。
  
      “哈哈!”阿木大笑,兄弟二人碰了一下酒壶,仰头各饮了一大口。
  
      酒入腹中,离水看了看阿木,眼中神色黯淡,无奈道:“阿木,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废人?”
  
      “嗯?离水师兄,怎么能这么说?除了不能养育仙根,你哪样不行?”阿木安慰道。
  
      “呵呵!”离水苦笑,“身处修仙界,养育不出仙根,便是废人!当我心爱的女人痛苦时,我不能给她需要的帮助!”说着,离水猛喝了一大口,一下呛得咳了数声。
  
      不知是不是受了今天事情的刺激,离水和平时的样子颇不一样。
  
      “离水师兄,任何人都有力所不及之事。这和有无仙根没有关系,凡人有凡人的苦痛,仙人必有仙人的麻烦!你不是说人生百年,生老病死,不能强求吗?那话有理!”
  
      说完,阿木陪离水也灌了一大口酒。
  
      这酒乃是落日峰秘制的蕴含灵气的佳酿,如果冯天知道被二人如此豪饮,估计都要心痛不已。
  
      “人生百年,生老病死,不能强求?呵呵!如果是仙,不就可以逆天吗?”离水道。
  
      “不然!”阿木默默看着虚空。
  
      此时天玄飞碟飞得不快,看着远处连绵群山,如虎如龙,更有的貌似仙人飞腾。
  
      阿木突然想起了师父王绝,他不知道师父是不是仙,但便是那样通天的人物,能让北寒宗主鞍前马后,可还不是有所羁绊吗?
  
      “有时凡能胜仙!”阿木想起寒千里的那句话。
  
      “凡能胜仙?好一个凡能胜仙!”离水无奈一笑,然后默默喝酒。
  
      凡能胜仙,离水是绝对不信的。
  
      良久。
  
      离水看着阿木凄然道:“阿木,等你修行有成,不需要我的时候,那么我在北寒也就失去了意义。我就离开北寒宗!”
  
      “嗯?离水师兄,不要这样说。”离水在北寒十多年,其实无论怎样,北寒才算是离水的家。
  
      而如今阿木成了离水还在北寒宗唯一的理由,不由让阿木有些心酸。
  
      “一共十三年,我都不能养育仙根。既然不能修仙,那我便下山和梨若,做一对凡夫凡妇!给她基本的平安!”
  
      不知为什么,说完这些话的时候,离水眼角的噙泪已经顺着面颊流下。
  
      “一共十三年,我都不能养育仙根。既然不能修仙,那我便下山和梨若,做一对凡夫凡妇!”
  
      听了话,阿木才突然明白,离水眼角的噙泪绝不是单单为情,更多的是他决定要放弃自己十多年的梦想,因为这个固守了这么多年的梦想,不能带给他想要的东西。
  
      其实,十三年来,离水从未放弃修行,可是却一直养育不出仙根。
  
      这是一种折磨?这又是怎样的心性呀?明明知道无望,还在默默地坚持,在深深的痛苦中不断的挣扎。
  
      希望,失望。再希望,再失望。一直到绝望!
  
      一个凡人,有几个十三年?
  
      当心爱女人痛苦时自己却无力而为,这深深刺激了离水。
  
      既然无用,那便放弃吧!
  
      “离水师兄!”阿木想说些话安慰离水,可是却如鲠在喉,不知说些什么,也许此刻说些什么都是苍白的。
  
      离水突然看着阿木笑了笑道:“阿木,你是我离水一生唯一的兄弟!也许,我永远也没有什么可以回报你!所以,我要陪你在北寒,看你初修,定修!那我便可走了。”
  
      离水虽然在笑,可是眼角却挂着泪,声音更是异常的低沉。
  
      “离水师兄,你喝多了,我们不说这些!”整个北寒宗内,从某种意义说,离水才是阿木唯一的真心朋友,听了这些话,阿木心中很不是滋味。
  
      “好,不说这些,阿木,我们喝酒!”说着,离水冲阿木扬起酒壶,然后把酒不停地直接倒入口中。
  
      酒水和泪水齐下,打湿了白袍,也浇灭了离水十几年的梦想之火,只是不知这酒能不能浇去离水心中的块垒。
  
      阿木没有阻拦,他知道这个时候,什么都不必说。
  
      人生难得一醉,离水也许该醉一次。
  
      阿木能做的就是陪离水喝酒,把乾坤玉镯中的十壶酒都拿出来。
  
      “离水师兄,我陪你大醉一场!”
  
      “哈哈!阿木师弟,好!”离水此时迎风而立,白袍猎猎,似乎没有昔日的文弱,但背景却是无限的悲凉。
  
      天玄飞碟不必操控,几乎在虚空中盘旋了半日,所有的酒喝完,才直接飞向通天峰后山,阿木的住所。
  
      到了后山小院,天玄飞碟被乾坤玉镯自动收回。
  
      兄弟二人也许都醉了,相互搀扶着回到屋内,和衣而卧。
  
      月华如水,透过窗棂,映照着这一对千百年后让整个海荒世界无不动容的兄弟。
  
      其实,世上本没有人可以看透未来,哪怕他是仙佛!
  
      (个人很喜欢这个章节,喜欢离水,喜欢离水说的那句凡夫凡妇,更喜欢阿木和离水的兄弟情谊!这种情谊是我这本书想要表现的东西之一。我想人人希望有生死与共的兄弟!那样的情曾经燃烧我们的青春,曾经穿过我们的生命!
  
      世上本没有人可以看透未来,哪怕他是仙佛!我不知道我这本书的未来,但是我知道阿木和离水的未来!我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看见这个章,但请给我鼓励,让我不孤单的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