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失之谷 > 第八章 焦土

  踉跄的步伐跌撞在乡间的小路上,迎着落日余晖那疲惫的影子被拉的很长。未的身体似乎还没有完全恢复。顶着那夕阳最后的光芒,未隐隐约约看到远方的街角有一位着急的妇人再四下询问,可仔细一看却不由得失落。
  这段并不遥远的路程,此刻却让人格外吃力。不知过了多久,未才尽力转过最后一个街角。而这时,在他目光所及处。一位身着轻甲的骑士正从他熟悉的屋内走出,一步迈上了一旁等候的骑兽,随后在一阵嘶鸣声中,那古怪的异兽向着他奔来,又从他身旁急速掠过,留下一阵寒风与异臭。
  未望着逐渐远去的骑士,心里莫名疑惑,他鼓足劲朝尼娅老人的木屋走去。在看到屋内一脸愁容的老人时,未心里咯噔一下。一种大事不妙的声音在他心灵深处响起。就在未踏进屋的那一刻,
  “你回来了。”
  尼娅老人也注意到了他,但对于失踪了一天的未,此刻的尼娅老人并没有过多的责问他今日的所作所为,只是一声轻描淡写的问候。
  “对不起,奶奶,我。”
  未对于今天自己一声不吭就在外面惹事的行为有些内疚,但他现在并不想告诉老人自己今日所做的事,因为他发现了老人桌上摆放的那张精致的皮纸。他下意识的从这份皮纸上感到了不安。
  “发生了什么?奶奶。”
  “吃过东西了吗?”
  面对未的询问,尼娅老人似乎并没有打算回答他,她直接扯开了话题。
  未摇了摇头。尼娅老人起身走向了厨柜开始打理起食材,她始终沉默着,一声不吭地做着晚餐。未拖着疲惫的身躯一步步走向餐桌,而他的行动还是被眼尖的尼娅老人发现了。
  “你做了什么?累成这样。”
  突然被老人这般询问,未难免显得有些紧张,他有些突兀不知该如何回答。又不想让老人担心,一时又找不到合适的借口,他只能苦笑着看向老人。
  “摔了一跤。”
  未想找个借口搪塞过去,可面对未的回答尼娅老人只是叹了口气,继续切着手中的食物。
  “人没受大伤就好,沃福已经替你包扎好了吧。”
  未沉默了,原来尼娅老人早知道了自己今日的事,沃福老人并没有为他隐藏。
  “也是啊,这是一件事关重大的事。”
  未内心苦笑着,而现实的他却强忍着谎言被拆穿的尴尬。他紧张的坐在了餐桌的一角,等待着奶奶对自己的责骂。
  “沃福跟我说了很多,但我都回绝了。”
  内心所担心的责骂并没有如约而至,未的内心有些不知所措,但尼娅老人的话语又将他带入另一个低谷。沃福老人将自己的想法也向尼娅老人实说了,虽然奶奶说着回绝了,但未的心里已经产生了一种变化。
  “也许,我真的该离开。”
  未劝说着自己,但一时他还无法下定决心。
  “想吃点什么?未。吃完就早些休息吧,你也累了。”
  “我随意,奶奶。”
  尼娅老人点了点头,开始烹饪心中的佳肴。而这时未才有机会观察桌上摆放的皮纸。他悄悄将皮纸拿到自己可以看到的地方。他仔细阅览着皮纸上所写的信息。
  “两天内必须向希思里镇的驻军提供三箱治疗药剂。若未按时提交,则按违抗军令处置。这。。。。”
  “看完了?有啥想法吗?未。”
  不知觉间尼娅老人已经将一盘热气腾腾的美食放在了未的眼前,或许是太专注于思考这道命令后的事,未还被老人的话吓了一跳。
  “我觉得,这未免有些强人所难啊。”
  已未这段时间跟着尼娅老人身后学习药剂的知识,未清楚的明白三箱药剂的制作时间至少也得两周及以上,已现在老人这里的存货甚至不满一箱,这道命令完全就是无理取闹。
  “这就是变现的报仇啊,未。”
  尼娅老人叹着气坐在了未的对面,她心里十分清楚这道命令源自于谁,无奈的是她并没有能力去抵抗这道命令,如今只能去制作药剂。
  老人的话语也让未有些迷糊的思维瞬间情绪过来,他一下就明白了这就是那个被自己教训的痞子所下达的命令。
  “可恶,被摆了一道。”
  未攥紧拳头,内心无数次的咒骂着这个丧尽天良的废物。
  “奶奶,违抗这种军令会受到何种惩罚?”
  未强忍怒气,平静的向老人询问着。
  “轻则入狱,重则处死。”
  尼娅老人用一种无奈的语气告诉未,而得到答案的未内心却被这个回答狠狠一锤。
  “处死。”
  这个词在未脑海中不停回旋着,“死”这个字极大的震撼了未的思想,他开始有些惊慌。一瞬间他毫无思绪,头脑全空,只能失神的望着前方。
  “早些休息吧,孩子,我会想办法制造这些药剂的。”
  尼娅老人看到目光失神的未,极力想让他不用着急。她想把一切重担揽到自己身上。说完老人便起身回到了内屋紧缩住了木门。
  独留未一人静坐在屋内,各种情绪充斥着他的神经,自责与冲动,后悔与希望复杂的感情让未困意尽失。他深知老人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制造出这么多药剂,就算耗尽药田内所有的药材,也不能在两天内做到。如果强行制作,对于老人的身体和精神也是一种极大的损耗,尼娅老人有可能会一病不起。
  “你得想点办法,未。这是你制造的麻烦。”
  未自言自语着,但无论他怎样绞尽脑汁都不能得到好的解决办法。他不肯向对方妥协,也没有能力抵抗。陷入无限痛苦轮回的未只能捂住脑袋,咬紧牙孤独的承受着。
  夜渐深,寒风依旧呼啸着穿越幽暗的森林。这寂静的黑暗中,细碎的脚步急行,零星的火光在那黑暗中显得格外瞩目。恶魔的低笑,罪恶的爪牙逐渐弥漫,直到烟雾笼罩星空。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破了往日的宁静,突如其来的呼喊吵醒了不知何时睡去的未和疲惫的尼娅老人。木门应声开启,在俩人惺忪的目光中,一个惊慌的年轻人喘着粗气站在老人屋前,在看到尼娅老人和未时,年轻人激动的向尼娅老人说道。
  “尼娅老师,大事不好了!您的药田不知为何被焚烧。您快去看看,沃福先生已经去了!”
  这恐怖的突发事件直接震惊了疲惫的尼娅老人和未,特别是尼娅老人,也不知她从何而来的力量,直接踉跄着冲向了自己珍惜的药田,未也紧随其后。一路未歇的狂奔,让尼娅老人难免有些吃力,最后还是在那年轻人的搀扶下一步步走向那远方冒着浓烟的药田。
  在那早已是人山人海,村里的村民们都被这眼前的一幕所惊讶,他们窃窃私语着,谈论着事故的原因。而迟来的尼娅老人在踏足这片药田的那一刻,见到那已成焦土的药田,直接晕倒在了人群之中,使人群瞬间骚乱起来。
  未紧瞪双目,他不敢相信眼前所见的一切。那片昨日依旧青翠的药田,如今已成一片黑色的焦土,植物烧焦的刺鼻气味弥漫在空中中,无一不在提醒着未眼前的一切并不是恶梦。
  这场火直接烧尽了他心中仅存的一丝希望,他本以为靠着这片药田或许能向军队延长一些时间,但现在这个希望已经化为灰烬,葬送在了这片焦土之上。
  “事故?”
  他联想到最近的事,他不敢相信这只是一个事故。这背后肯定有人在作祟。想到这里一股无名的怒火再次点燃在他心中,他失去神色的目光逐渐化为怒火。
  冒着浓烟,他一步跳入田中,直接抓起一把焦土,奋力握紧这把泥土他的目光穿过浓烟开始在杂乱的人群中寻觅着内心深处所铸的恶魔。
  人群依旧骚乱着,没有人在意未的行为,大家都在极力照顾着昏迷的尼娅老人。但下一秒未就在那片骚动的人群中锁定了目标。
  他那轻蔑的笑容没能逃过未的眼睛,转身的离去也被未紧紧锁死。看着那人在人群的嘈杂声中逐渐消失在了森林深处,未也扔下了手中的焦土。迈着愤怒的脚步,向着那人消失的方向走去。
  “你完了,尼桑!”
  怒火已经全面点燃未的神经,他悄悄绕过人群,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森林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