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乱世江湖谋 > 第五百四十六章 阿依娜不在

第五百四十六章 阿依娜不在


  “梓昀,不用担心筱筱那里,明日她便离开何牧了,今天就留在这里用过饭再回去吧。”
  纵然索迪这样说,但陆梓昀还是没有同意。
  “师尊,梓昀……”
  “留下吧,阿朗已经离开了,总不能让清栀姑娘觉得,我们并不欢迎她,平白生了怨意。”索迪不容拒绝的声音响起,陆梓昀见反抗不过,只得应了下来。
  “索迪,梓昀。咦?左贤王怎么没到?”
  “阿朗有事,方才便离开了,不必等他,我们用饭,都坐吧,不必拘束。”索迪浅笑着坐下。
  “清栀姑娘,在这里可习惯?”
  “一切安好,多谢国师大人关心。”木雪莹微微颔首。
  “阿依娜,咱们酿的酒,拿出来,请清栀姑娘尝一尝。”
  阿依娜笑着拍头:“好,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明日,筱筱还有景澜也要离开,这酒,也算给你们践行了。”
  “嗯,多谢父亲。”
  索迪笑着,藏在眼中的暗光并未被人发现。
  景澜自清栀进来后,便一直盯着不放,分明也是看上了她,但好在,他在知道清栀存在的时候,就已经安排了这个儿子的去处。
  陆梓昀一言不发,只有偶尔问他几句,才会如同没事人一般回话。
  木雪莹用了些酒,自称不胜酒力,先行离开去院中散步,倒也无人敢拦。
  陆梓昀用过饭后,也就告退回家去。
  “陆大人。”
  经过院子时,有人叫住了他。
  “清栀姑娘。”陆梓昀停住脚步,淡漠而疏远,却始终有些生硬。
  木雪莹看着他,道:“陆大人似乎对清栀有敌意?”
  “没有,姑娘哪里的话。”
  “是吗?”木雪莹莲步轻移,走近陆梓昀,绕着他,慢慢走着。
  “大人似乎并不想见到清栀,清栀不知大人的敌意是从何而来,但清栀想说,清栀来此,完全是意外,若非如此,清栀应当在拉奇木家或是其他人家中教习六艺。”
  “姑娘多心了,梓昀对姑娘并无不敬,不过是今日有些琐事缠身,此刻急着回去处理罢了。”
  陆梓昀往旁边走了一步,拉开两人距离。
  “清栀,你还好吗?”阿依娜走了过来。
  闻言,木雪莹也并未再多纠缠,对着陆梓昀微微屈膝行礼:“大人一路走好。”
  “多谢。”
  陆梓昀淡淡道了一声,随即转身离开。
  木雪莹转身,正巧看见阿依娜过来。
  “你没事吧?”阿依娜笑道,她是看见这两人说话的,此刻不知道是什么心理,便故意大了嗓音问道,此刻见陆梓昀离开,心里也落下了大石。
  “没有,夫人,方才多谢夫人。”
  “无事,你唤我阿依娜吧,你我其实本就年龄相仿的。”阿依娜笑道,但内心却不知为何,有些许的苦涩。
  木雪莹感觉到一丝不对劲,却并不好出声询问,两人如今见面,都不过是陌生人,自己的面庞,也不是原本那副音容相貌。
  一连几日,陆梓昀都没再过来,而清栀与这国师夫妇二人,也越发熟悉起来。
  这日,阿依娜要回家中住几日,便特邀了木雪莹教了一首曲子,回家了也好当作功课,木雪莹欣然应允。
  “便是我回去了,清栀你也可以继续住着,毕竟不过几日,我就回来了,行礼来回搬动,也确实并不方便。”
  阿依娜此刻的心已经最初那般担心了。
  在她心里,清栀这样美好年华又心地善良的女子,不应该是那种所谓的魅惑蹄子,而且,索迪本人已经四十有五,除了权力,没有值得这种中原女子觊觎的地方。
  木雪莹淡淡颔首:“阿依娜你放心。”
  阿依娜离开后,木雪莹便如往常一样回酒肆去。
  此刻,索迪上朝回来了。
  “清栀姑娘。”
  “国师大人。”
  “阿依娜已经走了吗?”
  “是的,夫人刚离开不久。”木雪莹恭敬道。
  “晚上还是回来住吧,行李搬来搬去不方便,你也不适应。”索迪状似无意道,边说边走了进去。
  “是。”木雪莹恭敬道。
  今日,陆梓昀同样没有过来。
  不是他不想来,而是那日晚上,木雪莹叮嘱他,一定要将自己的警惕表现出来,这些日子不能过来。
  陆梓昀此刻,对于木雪莹,已是思念如狂。
  当天晚上,木雪莹回来了,此刻其实已经有些劳累。
  刚刚进门,便有仆人递来清心静气的中原茶。
  “你们这是……”
  “国师大人吩咐,您今日应当很是劳累,特意命奴婢做了这消除疲劳的茶。”
  木雪莹眼中划过一抹诧异,微微点头,没有拒绝,接过来尝了一口,味道很好很新鲜,喝了之后神清气爽。
  “替我多谢国师大人。”木雪莹微微欠身。
  “让他们道谢,为何不亲自来对我道谢。”
  木雪莹抬头,见到了索迪本人。
  “清栀本意便是想对您道谢,但想着大人应当在忙碌,清栀也不好去打扰。”
  “无妨,近日没什么事情。”索迪说着,往一处走去,木雪莹便跟了上去。
  “原本还担心你在柔然不习惯,便拿了茶来,此刻倒也不用担心了。”
  “清栀多谢国师大人的好意,茶很好喝。”木雪莹装作不知。
  其实她房间里的一景一物,几乎都是按照中原来布置的。
  “不必如此生疏,想来你在这里,还要待上几年,若是……便会直接在这里住下了,我们日后相见的次数,也不会少。”索迪此刻的话意味深长。
  木雪莹浅笑颔首:“是。”
  阿依娜离开的这些日子,清栀与索迪两人的关系越发熟稔起来,清栀虽然仍旧保持着自己与索迪的友人关系,但索迪对她的好,却越发明显起来。
  而阿依娜此刻,原本按照计划,只需回族中探望几日便可回来,却因为家族突然有亲人死亡,而不得不接手操持事务,只在当日派人回国师府拿了些东西,顺便回来通知一声便离开了。
  自此以后的半个月,阿依娜也没有回来,索迪也只是去看了一眼,表达了惋惜,便是不再去探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