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仲游记 > 第五章夜黑风高杀人夜

第五章夜黑风高杀人夜


  暴雨已经在明城境内断断续续的下了三天,空气当中都充实着大量的水汽,清风吹过带起一阵的凉气,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悬挂的明月还不断配合着这阴风时隐时现,月光时有时无,恐怖的感觉就更为明显,叫人不寒而栗。
  明城的内外的街道上已经看不到人影,就连打更的更夫都不知道跑到哪里躲雨打瞌睡去了,现在已经到了戌时,依旧不见更夫的出现。
  “嗖嗖……”
  此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了二十道人影,都聚集在明城东城门一角的角落中。
  “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动手。”
  这二十人清一色的黑衣蒙面夜行服,不是他们当中都是自己人根本分不清他们谁是谁。
  “再等等,程明说城内戌时的更在打响前,一个时辰内都可以动手。时辰刚到,再过片刻观察一下情况。”在这群人中身形最为壮硕的人,依靠着城墙说道。
  瞬间,这些人都不动了,每个人就好像被人点了穴道一样,一动不动。
  时间一点点的流失,乌云又一次淹没明月,雨水好似又要再次降临时,就听带头那人用尖锐的声音道了一声。
  “动手。”
  就见五人从身上解下绳子,拴上铁钩,用力甩动,抛向几十米高的城墙上。
  “噌噌”
  几步就有一人如履平地,借助绳子之力上到了城墙上,在如法泡制进入到了明城内。
  因为不断地下雨的关系,街道上根本就没有人,连守卫城门的官兵都看不到一个。
  “大哥,这他们没有骗人,东门这里真的没有安排官兵。”一人用着自认为最小的声音说道。
  “这只是开始,关键要看事成后什么样子。”还真刚刚发号施令的人继续道:“不要耽误时间了,小的们,以最快的脚步到达地点,不用等待我的指令,马上动手。”
  “是。”
  “明白。”
  所有人都用最小的声音回应道。
  “嗖嗖……”
  二十几人,回答问一个个开始消失在黑夜当中,如同捕猎道中的野兽一般迅速。他们原来待过的地方早已没有了人影,就好像这里送来没有出现过人一般。
  ……
  “不要。”
  安静有夹带这意思恐怖气息的夜色中,一声歇斯底里的呐喊声,在观月楼中响起。
  声音没有回想,但震的周围人都是一哆嗦,却没有一人苏醒。因为这些人都已经喝得不行人事,就连刚刚被噩梦惊醒的董仲也不例外,还在酒醉当中没有彻底清醒,昏昏沉沉不知时辰。
  董仲环视四周,见自己的伙伴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没有一人清晰,又看了看窗外。
  “雨停了,现在应该到亥时了,也该回家了。”董仲慢慢站起身,拄着桌子以免摔倒,看着地上依旧昏睡的众人,自语道:“还都说能喝呢,这不都醉到了吗。”
  笑着一摇一晃走出了观月楼,向家走去。
  “话说,刚刚我好想做了一个恶梦,可这梦的情节怎么就想不起来呢?”
  董仲边走边回想着自己的梦境,可任凭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心中也不知怎么开始担忧与不安起来。
  刚刚走到街道拐角,这里在拐进去就是董府所在的街道上了。董仲每日从这里走都很幽静,可这一次却不知道为什么嘈杂之声特别的重。
  铁器交击之声,火焰燃烧之声,物体倒地之声,掺杂在了一起,董仲越是向家的方向走去这嘈杂之声越大,董仲心中就越不安,脚步也跟着快了起来。
  随着董仲的步伐越快,嘈杂之声就越来越大,渐渐地董仲确认了这些声音的来处就在自己的家中。
  现在自己的家中已经是火光中天,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董仲的心也为之复杂起来。
  加快脚步,董仲已经跑到了自家的大门外,看着院落中原来整整齐齐的摆设,现在都已经变得乱七八糟,横七竖八躺着浑身是血的人。那些人董仲都认识,又看着自己长大的,有和自已一起长大的仆人。董仲看到这些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有的之事满腔的悲痛与不甘。一滴滴的泪水不自觉的从眼中流出,没有哭声,没有动作,就这样的看着这一切。
  “哪里走。”
  “嘭”
  一声大叫,紧跟着就是一道震颤大地的响声。
  一泥土与鲜血粘满全身的黑衣老者摔落在院落中,周围瞬间被出现的四人包围了起来。这四人都身穿黑色夜行衣,手上或多或少的都拿着一柄兵器。
  “没有想到,当年拳震三郡的林震江,竟然还活着,还做起了董家的管家。”其中一手拿九环大刀虎背熊腰的大汉笑道。
  “是呀,想当年的林震江是何等的威风八面,那可是我被中的楷模。”
  “可如今,这打出来的霸拳,却是绵软无力。哈哈。”
  “真是叫人感叹呀。”
  ……
  四人不断的用语言嘲讽着林管家。不,应该称作为林震江才对。
  反而林震江却没有怒意,捂着自己的伤口,擦去嘴角的鲜血,冷笑着道:“九环刀、开山斧、断瀑剑、月牙双戟,再配上你们如野狼般迅猛的内力,是天狼寨的人没错了。”
  手拿九环大刀的人眉头微皱,心中暗道:“千算万算,还是把手上的兵器给漏掉了!”
  四人互相望了一眼,都没有答话。
  “哼,是被我戳中了是吗。”
  “老东西,不要胡搅蛮缠,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手持双戟之人怒道。
  林震江微微摇着头道:“我早就是死人了,何惧在死一次。但今日你们之举,今后必遭天谴。”
  “大哥不要在和这老东西废话了,他已经受了内伤,调动不了多少内力。”手持剑的一人道。
  三人都看着手持九环大刀的人,征求这他的意见。
  “动手,杀了他。”手持九环大刀的人低头道。
  三人早就想动手了,听到大哥都发话了,哪有不动手的道理,瞬间举起兵器就要上前动手。
  林震江可是老江湖,怎么会不知道这几人的心思,早在三人征求意见的时候,就从怀中掏出一漆黑油亮露出常常引线的铁嘎达,并且拿出火折子点着了引线。
  就在林震江点燃引线的时候,也就是三人准备动手之时。
  “是镇州镖局雷火弹,快躲开。”
  引线“滋滋”的声音在响起的时候,手持九环大刀的人这才看到林震江手中之物是什么,连忙大叫。
  四人的眼神都无比的慌张,慌乱中向身后跑去。
  “哈……哈”
  林震江一阵的大笑,丢出雷火弹,身形一晃,奔向还在门前失神的董仲,一手夹着董仲施展轻功逃去。
  在林震江落地前就看到了在大门前的董仲,这才落在园中被四人围住。
  “嘭”
  雷火弹爆炸了,四人随声响扑倒在,激起满园的灰尘。
  “呸呸,这林震江还真是狠,就不怕把自己给炸了。”
  四人起身大扫帚身上的灰尘。
  “他要是不狠在当年得到‘七’……”
  就在手持九环大刀之人说道“七”的时候,话音戛然而止,好似想起了什么,眼神显得都有些呆滞。
  “大哥……”
  三人也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们的大哥。
  “刚刚一直在交战,一直没有想起这档子事情,我糊涂呀!”
  手持九环大刀的人转头看着手持剑的人道:“老四,你轻功最好,现在应该还能跟上林震江的速度,一定要更紧他,看清他的落脚点,千万不要被林震江和其他人察觉到。”
  “大哥我明白,你就放心吧。知道林震江的落脚点后,我就回咱们汇合点。”
  说罢,被称作老四的人就身形一跃,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手持月牙双戟之人快口道:“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竟然被我们找到了‘七玄玉’的消息。”
  “虽然是得到了消息,但能不能得到“七玄玉”还是未知数。你们记住刚刚发生的事千万不要透露给他人。”手持九环大刀之人严肃的说道。
  “放心大哥,我们知道这件事的厉害性。”两人齐声回应道。
  “那就叫上小的们,快撤,刚刚的响声太大,引起一些人的注意就不好了。虽然程明能为我们拖延一些时间,但时间也不会很长。”
  “是。”
  两人回答后,三人各自散去。
  而此时在观月楼天字甲号房中,程明就站在房中正中间,一身穿夜行衣的人在他的耳边悄悄说着什么。
  等到黑衣人说完话,程明摆了摆手叫他下去。随后来到书桌前,冯华就站在书桌旁的窗前向外眺望,方向正是董府的方向。
  在这里看董府,已经被火光覆盖,熊熊烈火直冲天际。
  “刚刚的动静很大,事情都办妥了吗?”冯华依旧看着窗外董府的方向。
  “中间出了点状况,董府家的林管家就是当年的林震江。”程明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
  冯华转身看向程明没有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程明继续道:“刚刚的巨响就是林震江放的雷火弹,天狼寨的人没能杀掉林震江,叫他趁乱带走了董家的孩子董仲逃了,杜克明已经派人去追了,我也已经派人暗中追去了。”
  “林震江…哈哈…七玄玉…哈哈…”
  冯华大笑着继续道:“灭掉董家竟然引出来了隐藏多年的林震江,得到了七玄玉的下落,好,这次灭掉董家不赔了。叫人盯紧,知道林震江的落脚点后,立即捉拿,我要活的,至于董家的那小子能杀就杀,不要留活口。”
  “是义父,孩儿这就去办。”程明躬身回道。
  程明走后,冯华拿起桌案上的毛笔,奋笔疾书在纸上写着,边写边笑,高兴之意溢于言表,他不知道自己要写什么字,但他就是想写,把自己高兴的心情表达在字上。
  在冯华心中的怨恨在今日,就在此时终于烟消云散,不复存在,多年来他都没有像今日这般高兴过了,就因为灭了董家,报了他丧子之仇。
  当年就因为董朝阳在朝中进言,以招安之名,招揽当时国家最大的一伙山贼,可谁曾想这帮山贼是以被招安之名敛取钱财。冯华之子冯天宝就是当时剿匪的先锋官,因为诏安又担任了诏安使前往山贼山寨诏安。山贼在冯天宝不设防的情况下被山贼杀害,尸首分家,首级送回了朝廷,尸体被悬挂在了山门之上。冯华知道后大病了一场,并命程明屠戮了山贼的山寨,当然朝廷方面也损失惨重。
  在此之后,冯华在朝堂与董朝阳的争斗更是愈演愈烈,两方集团势如水火。就在董朝阳辞官之际冯华就想除去董家,可又因为边关告急,冯华受命挂帅出征,事情就一直搁置下来,但期间冯华一直叫人在暗中监视董家,董朝阳去世后冯华只恨没有亲手杀掉他。
  边关稳定,冯华回朝就被封王,也正巧新皇把明月郡在内的三郡封赏给了他,叫他除掉董家的计划更加的便利。可不曾想正亲王又想拉拢董邵晨,在此入朝为官,逼得冯华只能暗中除去董家,避免与正亲王正面出现摩擦。这才有了冯华今日灭除董家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