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赋光阴以长空 > 特瓦德丹

  “你知道卡本妮萧伟昂吗?”奥妮安看着这些绵延千里的葡萄园,忽而问道。
  “好像知道,葡萄的品种是吧?”艾尔文想了下答道,“我记得是很名贵的品种吧?印象中这种葡萄酿出来的红酒,至少要卖到上百卢尼。”
  奥妮安笑着点了点头,“你倒还是有几分当纨绔的资本的。”
  “没有,没有,我们也是难得才开一瓶。平时喝得大部分都是卡本妮弗兰克这个品种酿的酒。”艾尔文惭愧笑着表示自己可没那么豪奢。
  他心想:“怎么也没法和公主比啊,真开玩笑呢,这卡本妮萧伟昂品种的红酒,源康总督估计是按箱来往皇宫里送的。”
  “我又不是要问你这个。”奥妮安好笑道,她大概猜出了艾尔文在想什么。
  “那你想说什么?”艾尔文不解道。
  “我是在想,那位隽云小姐是不是打算要和我说些什么了?”
  “噢。。。”艾尔文意味深长地叹道,“我方才还在想说源康总督以前应该没少往皇宫送红酒。”
  “那你怎么看呢?”奥妮安看了他一眼。
  “这个。。。你得自己考虑好。”艾尔文说道,“隽云估计在想她起兵对抗雷萨,有些名不正言不顺的,若是有个给公主复国的名头,倒是光明正大了不少。”
  “怎么?听你的意思,又不赞成我和她掺合到一块了?”奥妮安好奇地望着他。
  “平原上的战况你又不是没看到。即便隽云有强大的矿产做资金后盾,可真要两军对垒,她又怎么会是雷萨那些人的对手。”
  “是啊。想想那成群的飞龙,那个艾顿,还有你那难缠的红发小情人,”奥妮安笑说道,“噢,对了,还有菲玥大师,还有雷萨自己,这些可都是顶级高手。”
  “呵,你别忘了,还有那些即将要浮出水面的贵族们呢?”艾尔文讥诮道,“对着陛下他们只敢做些背后的勾当。可对着隽云,他们还不争先恐后地领着人杀到富兹省来?”
  “哟,你终于肯出言讽刺那些贵族了?”奥妮安调侃说道,“怎么样?被自己兄弟欺瞒是什么感受?”
  “人各有志罢了。”艾尔文淡淡说道。
  奥妮安难得对他另眼相看,“你这话说得倒是颇具气概嘛。”
  “那你到底怎么想的嘛?”艾尔文望着她问道。
  “源康盘踞富兹这多年,想必富兹省的那些大小官员都会忠于他女儿隽云。美其名曰说是为我复国,只怕背地里还得嫌弃我是个流亡公主。这种要仰人鼻息的日子,我可过不下去。”奥妮安直截了当地说道,“想到他们要用我的名义做文章,我还得以后处处受他们牵制,我又是何苦?”
  艾尔文听完还是很佩服奥妮安的,如此一针见血地预料出将来的问题所在。
  “那。。。这偌大的帝国拱手让人了?”他不禁问道。
  “我不介意一个人面对洪水滔天。”奥妮安望向远处,任凭雪发迎风曼舞,“然而,被一些庸人拉着一道去送死,这种事我是做不出来的。”
  艾尔文望着她,觉得此时倒是有第一次见她时的那种感觉,佳人凭栏眺远山,风姿绰约朝云散。
  奥妮安一直未和艾尔文提及关于福尔勒身份的推测。而因为这件事,将来会让她沉浸在多年的悔恨之中。
  -----------------------------------------------------------------------------------
  过了约芬郡之后,再往西北方向行驶了一整日的路程后,这群人终于到达富兹的省会──。
  此时已经是晚间了,这座靠冶炼矿石出名的繁华都市依旧没有要休息的意思,到处都还亮着灯火。
  隽云指挥空艇停在总督府宽阔的庭院里。本来要围在下头的那些守卫一看是隽云小姐回来了,就识趣地退开了。
  甫一落地,隽云就急着去前厅召集富兹省的各路官员,不出所料的,她还硬把奥妮安也拉上了。凯巴屁颠屁颠地跟在了她们后头。
  葵倾和艾尔文提出要去市场上逛一圈,她是准备要采购些矿石转去北方倒卖。艾尔文对南北往来交易这方面不是很了解,自然是欣然作陪。
  艾尔文让浪云随身跟着,让夏烨看护好那几只箱子。
  总督府的护卫们看到是小姐带回来的客人,自然不敢拦着他们。于是三人顺利地出了总督府,往市集上行去。
  “小姑娘,你以前来过吗?”艾尔文边走边说道。
  “那自然来过。”葵倾笑道,“大哥,我一年要南北往来几趟,南面的这几个重要城市起码要到上一遍的。”
  “难怪,我说你领着我们走呢。”艾尔文说道,而后又看向浪云:“浪云,这儿你应该也熟吧?”
  “殿下说笑了,我们几个弟兄自小在这长大的,逐璐学院可就在这城里。”浪云说道。
  “噢,原来你那学院就在这城里。”艾尔文点了点头,“看来这里,你们一个比一个熟,那便走吧。”
  三人到了集市上,此处更是灯火通明,恍如白昼。
  “这么晚了,这些人都不休息的吗?”艾尔文看着街道上那川流不息的人群不禁感叹道。
  “这我也不懂欸,反正每次来,晚上的集市最热闹。”葵倾说着也有些纳闷起来。
  于是两人都不禁望向了浪云。
  “殿下,葵倾姑娘,这我得和你们好好解释下了。”浪云有些得意地笑说道,“这儿的作息可与王都不大一样。这城里有一大半的百姓是矿工或是冶炼工。这些活一般都到了晚上才放班,然后工友们还得一块到便宜的酒馆吃上一顿,再喝上些劣质粗啤,那到家肯定得过了凌晨了。不过也不用担心第二天起迟了,一般冶炼作坊和矿场都要到中午左右才开工。”
  “久而久之,这城里的大大小小的铺子也都跟着百姓们的作息来了呗。若是起早了,上了街也买不着东西,不到大中午,是见不着开门的店铺的。”浪云接着说道。
  “还真是稀奇了。”艾尔文失笑道。他低头看了一眼地砖缝隙间长年累月的黑色污垢,发觉里面还掺杂着各种矿石的残渣。
  “原来是这样。”葵倾点了点头。
  “小妹妹,那我们这是采办些什么好呢?”艾尔文望了一眼长街上各式各样的铺子,有卖矿石粗料的,有卖冶成金属的,他一时间有点迷惘。
  “像一般的铜铁矿加工出来的东西,满世界都有,即便这儿便宜点,到北方也卖不出什么价钱来。用于装备上的红褐石、冰白石、青电石这些可以稍微囤一点,不过利润很薄,毕竟这些矿石北方也都有。即便是出产比较少的紫削石,在北方也卖不出什么价钱来。”
  “那到底买什么?”
  “哎呀,大哥,你急什么?听我说完呀。”葵倾埋怨地看了艾尔文一眼。
  “好吧。”艾尔文无奈点头。
  “像是缅因独有的,如鎏翡矿这种,大多都用来镶嵌到首饰上,这种就是能赚取暴利的品种。”葵倾解释道。
  “可是这种矿石,一般也不会拿到市面上来卖吧?”艾尔文疑惑道。
  “大哥你还是很懂行的嘛。”葵倾笑道,“确实,总督把持着所有稀有矿产的开采,一般的商家连源头都摸不到,又怎么拿到市面上来卖呢?”
  “噢,我懂了,应该还是有很多胆大黑心的商人开掘私矿,是吧?”艾尔文小声说道。鎏翡矿石做出来的首饰,在萨留希卖得价格之高,令艾尔文咋舌。可仍有这么多贵妇、小姐戴在身上,那说明货源肯定还是有的。
  “大哥还是明白人啊。”葵倾点头道。
  “源康总督每年都要抓出来不少未经登记就私设矿产的大商人,”浪云跟着说道,“可即便如此,还是屡禁不止。毕竟利润太大了。”
  “主要你们这位总督好像也没真想禁这事,我倒是听说他靠这些商人赎身的钱又发了一笔横财。”葵倾讽刺道,“可笑这些商人的矿还没挖几天,就被总督给封查了。总督敲了他们一大笔赎身的费用不说,还白拿一座开设好的矿产。呵,这也算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吧。”
  “你可小点声,”艾尔文笑道,“小心一会隽云小姐把我们关在总督府不让走了。”
  葵倾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到了,就是这里了。”小姑娘拉着艾尔文在一间其貌不扬的店铺前停下脚步。
  店铺门前陈列着几大格子的矿石,连艾尔文这种外行都看得出来都是些劣等品。
  艾尔文心想:“这姑娘做生意可精明着呢,会来这种店,肯定藏着什么蹊跷在里面。”
  店里一名瘦削的小厮,正百无聊赖地趴在柜台上发着呆,一看艾尔文这三人进了店,眼里闪过一丝波纹。
  缘是他瞧见了艾尔文身旁的小姑娘。
  “葵倾姑娘来啦?”小厮脸上一改方才的倦怠,立刻来了精神。
  “嗯,把门打开吧,找你们掌柜聊些生意。”葵倾径直往里间走去。
  “好嘞!”小厮欢声应道,说着就扭动了手边的一颗粗铜矿石。这颗东西混在一堆粗铜矿里,谁也想不到这竟是里间暗门的开关。
  一列陈列柜从中间展开,一条就这么密道展露出来。
  浪云有些吃惊地望着这被曜夜石灯照得通亮的密道,却见艾尔文脸上没什么意外的神色。
  “大哥跟着我上去就行。”葵倾对着身后两人笑了下说道。
  浪云询问似的看了艾尔文一眼。
  艾尔文点了点头,跟着葵倾往里间走去。
  那位小厮再若无其事地把门关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