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赋光阴以长空 > 北风习习

  缅因省会纽茵城。
  岚姻站在亲王府的高塔上,任凭寒风肆意地将她一头赤发吹的凌乱。从此处可以俯瞰到整座纽茵城,即便是战时,这偌大的省会城市依然有着它的繁荣郁勃与有条不紊,因为在这里的百姓看来,只要雷萨亲王在,把庭霄人赶回去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这并不是缅因百姓对雷萨亲王的盲目自信。如果有人还记得这纽茵城七八年前的样貌,那时这里不过是人口不到十万的破败城镇,城墙腐坏,断壁残垣,北面几百里外的特拉勒底山脉里还时常跑出魔物来作祟,百姓多受荼毒。再看下现在这座规模宏大的城市,再想到那些被赶回山脉里的恐怖魔物,谁都会对亲王的多年来的文治武功歌功颂德。
  雷萨亲王府是在原来破败的纽茵城堡上扩建而来,现下虽然没有多大实际的用途,但却成了纽茵城的一座地标性建筑。
  几年前还时常能看到那三个爱上层楼,嬉笑欢闹的少年。人们总是仰望着王府城堡高塔上的这三个身影,感叹雷萨亲王到底是那福泽之人,福有福报,三个孩子都是人中翘楚。无论是样貌,还是武道天赋亦或是魔法天赋,这三人都是如此的出类拔萃。
  可是时过境迁,这次从王都回来之后,王府上下都知道二公子破了相了。本来是多么俊美的一张脸啊,惹得亲王府里多少侍女魂牵梦萦,多少次姑娘们有事没事的路过二公子窗前,不过就是想低着头羞着脸偷瞄两眼这张颇具男子气概的脸庞嘛。
  伽弗此时坐在轮椅上,一张脸被毁去大半,新长出的嫩肉不均匀地铺在脸上,褶皱间的狰狞让人不敢直视。多亏了岚姻的魔药,他现下已经不需要再纱布遮面了。当然,现在这脸其实还是遮着点好。
  岚姻看了一眼身旁的二哥,原来一头光亮的褐发早已不在,只剩下新生头皮上的斑斑驳驳,她看得不由得又轻叹了一声。
  “好了,是二哥被毁了容,又不是你,你成天唉声叹气什么。”伽弗淡淡说道,眼睛望着北面隐约看得清的绵延万里的特拉勒底山脉。
  岚姻知道自己不该触动二哥的伤心事,心下有些内疚。
  “其实比起这张脸,我更加可惜自己一身的武道修为。”伽弗回过来看着岚姻说道,“岚姻,你知道吗,我没法再用剑了。”
  “甚至,我已经感觉不到自己这两条腿了。”
  岚姻听得鼻间一酸,用力眨了两下眼睛好让北风吹干了眼眸间的水。
  当时伽弗伤势过重,就拖延了几日才敢把这要命的银针拔出来。可是伽弗脊后那两根银针扎的位置刁钻的很,直刺进了脊椎深处,一旦被拔出来之后,他的武道修为就开始倾泻。不光如此,光这几日光景,伽弗的下半身就彻底无法动弹了,成了个半身不遂的废人。
  一个只能活动上半身的人还补练什么修为?况且,再如何努力,积攒的力量还是会从后脊的两处伤口这泄露出来,练与不练也没什么差别了。
  即便岚姻最近翻遍了各种医术药典,尝试了各种魔药,也没法修复伽弗脊椎处的损伤,最后连伽弗都苦笑着劝她放弃吧。
  “伽弗,有大哥在呢。”这时有一个中正沉稳的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
  这人一身黑貂大氅,身形高大魁梧,行走间有军将之风,这就是雷萨亲王的长子艾顿。
  “大哥,你回来了?”岚姻终展笑颜,一头扑进艾顿的怀里,“大哥,你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这是这些天来第一次有笑容在她脸上出现,可是笑着笑着却在艾顿的怀里开始喃喃呜咽,不一会就放声痛哭起来。
  艾顿笑着抚起她的背,他看着轮椅上的伽弗,脸上并无异样,就是像是看着原来的二弟一样。
  “好了,去了趟王都这是受了多大的罪过,哭成这个样子。”艾顿耻笑道,“来,和大哥说说,到底是谁欺负你了?”
  “哼,萨留希没有一个好人,他们全都欺负我们。”岚姻抹着眼泪珠子,恨声道。
  “好,那将来就由你领着人,把整个王都踏平好不好?解不解气?”艾顿笑着安慰道。
  这话听似是玩笑话,却着实把岚姻和伽弗震惊到了。
  “大哥你别瞎说,”岚姻笑嗔道,她捏了捏艾顿的手臂,用只有这三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陛下才从这里出发没多久,现下王府和城里都藏了不少陛下的眼线。”
  艾顿理了理发岚姻有些凌乱的长发,像是没听到岚姻的提醒一般,脸上笑意不减地说道:“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这是父亲的意思?”岚姻盯着艾顿的眼睛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艾顿点了点头,眼睛望向远处的山脉,低声说了句“父亲让我去一趟郦丘大营。”
  “去郦丘大营?难不成父亲想。。。?”伽弗瞪大眼睛问道。
  艾顿略微点了下头,蹲下身来,拍了拍伽弗肩膀,嘴角划过一丝狠厉,“放心,父亲和我都不会当没事发生的。”
  伽弗闻言愣了一下,缓缓闭上眼睛,终是长出了一口气。
  这些天来他一直在故作释怀,只是不想叫岚姻看了难过罢了。一个如此惊才绝艳的年轻武道,在得知自己修为大损后,还得面对接下来的半身不遂,下半辈子与轮椅为伴,能够坚持活着,直面这样惨淡的人生,这需要多大的勇气?只有伽弗·雷萨能回答这个问题。
  在听到艾顿这句话之后,伽弗仰着天,闭着眼,任由滚滚泪水在自己不规整的皮肤上滑落,那一刻他的心仿佛已经死了。
  岚姻和艾顿在旁看了不免动容。
  ,城堡高塔上的三人看着又如昔日一样。
  “纽茵城的冬天还是一贯的冷啊。我们三个都好几年没一块站在这,眺望这城里城外的风光了。”艾顿笑着叹道。
  “大哥去军中任职之后就回来的少了。”岚姻嘟着埋怨道嘴道。
  “是啊,都怪大哥不好。”艾顿笑着回过来捏了捏岚姻的脸,但是他这话其实是在自责伽弗被暗算的事。
  岚姻吃痛之下,两只手张牙舞爪的。
  伽弗坐在轮椅上,看着打闹的两人,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艾顿和伽弗、岚姻说了会话之后就直奔了郦丘大营。这是连国王凯尔曼都不知道的秘密营地,设在特拉勒底山脉南侧的一处隐蔽的山丘之上。驻守营地的都是王府的亲兵,这些人常年跟在亲王身侧,知道亲王的脾性,口风一个比一个紧。
  “这山脉里刮出来的寒风如此凛冽彻骨,也不知道这些萨留希来的王公贵族们,能不能挺得住。”岚姻俯瞰着城里,没来由地说了这么一句,嘴角勾起冷冷的笑意。
  王府外那墨色的背影绝尘而去,后面还紧跟着两队身着白袍的光正教法师们。
  “那你要不要问问那位艾尔文耐不耐得住这严寒苦楚?”伽弗促狭道。
  “二哥,好端端的提起他干嘛。”岚姻嗔道。
  “谁叫他尝过了我妹妹嘴上的口红呢,我也只是表示下作为哥哥应该有的关心而已。”伽弗正经说道。
  被伽弗点穿了枕剑会那日的情景,岚姻登时羞红了脸,“二哥你。。。哼,不理你了。”
  岚姻转身欲走,伽弗一把拉住她的手腕笑道:“我桌案上,所有萨留希来的军队的情报都有。”
  “嘻,不感兴趣。”岚姻略一迟疑笑着回道,“再说了,二哥你什么时候这么爱管闲事了?”
  “好,那当我没说。”伽弗松开手。
  岚姻从塔楼上下来的时候,斜阳将她掩没在阴影里。
  伽弗看着岚姻离去的背影,心中叹了一声,“我还不知道你嘛,你哪是放得下的人。可即便你放不下,却又能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