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我爸爸的这些年 > 第261章 重提老李

第261章 重提老李


  晚上,趁着夜色,老四,新杰,大庆三人拉着九班长刘恒就往老许宿舍的方向走去。
  “不是,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刘恒说到。
  “没有,班长,你想太多了,跟着走就是了。”新杰头也不回的说到。
  就这夜色,再加上工兵营里最淘的三个人都凑到一块了,你要说没事?傻子也不会信。
  新杰的话最不能信了,刘恒又看向身后的老四,突然接收到班长眼神的老四,也是慌神了一下。
  “班长,你就别猜了,我们肯定不会坑你的。”老四说到。
  “是,是不会坑我,我就怕你们会瞬间把我卖了。”刘恒说到。
  “班长,你这也太高估自己了,卖你?你还没老黄抢手呢!”新杰口无遮拦的说到。
  刘恒冲着新杰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一旁的大庆努力憋笑,四个人一前一后的来到了老许宿舍。
  最后进的老四,往外瞅了瞅,并没有人注意到这里,才放心的把门关上。
  “许营长,到底是有什么事啊,还搞的这么神秘?”刘恒看着正在喝茶的老许说到。
  “还能有什么事啊,两个月没见你们了,去,把床底下的小木箱拿出来。”老许指了指床底。
  “原来是这啊。怪不得这三个小子啥也不说呢!”刘恒边说边要往床底的方向走去。
  “班长,您坐您坐,这种体力活儿交给我们。”新杰说着就抢先一步。
  老四和大庆早早的就把马扎按照一定的顺序布置好了。
  “班长坐这儿。”老四说着就把班长拉了过来。
  老许就坐在他原先的位置就行,正好,老黄趴在老许旁边,不知道还以为是老许把它养大的。
  “哎呦喂,这次的箱子沉啊,许营长,看来你早就备好货了呀!”新杰边搬着箱子边说到。
  “我就知道你这几个小子一回来肯定会打我这木箱的主意。”老许放下搪瓷缸子说到。
  “许营长,你怎么能确定我们一定会来啊!”老四在中间最高的凳子上铺了张纸说到。
  “因为你们是猫啊!”老许说到。
  “许营长,这话怎么解释,为什么我们成猫了?”大庆问到。
  “因为只要是猫,沾了回荤腥就绝对会有第二次,你说你们现在的行为不是妈还能是什么?”老许说着就把搪瓷缸子加满。
  新杰看了看自己手里的箱子,老许说的没错,还别说,确实是和猫有的一拼。
  “许营长,您乐意把我们当啥就是啥,只要木箱里的东西让我们吃,说我们是什么都没意见。”新杰说到。
  老四几个也是疯狂的点头,都说男人喝酒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这句话老四以前不信,但是现在老四深信不疑。要说盘龙江这两个月最想什么?工兵营肯定是排在第一位,接着就是老许的这个小木箱了。
  “许营长,你也去营门口的摊位上了?”新杰从木箱里拿出两瓶红酒说到。
  “老李又不在这住了,正宗的白酒我也没地方淘了,只能去营门口摆摊的那拿两瓶红酒了。”老许喝了一口茶水说到。
  “许营长,李大爷真的没有和秀儿姨在一块?”老四把缸子摆好。
  “你们还记得那天,你们从秀儿姨那回来的时候带回的那一大袋子肉干吗?”老许问到。
  “知道啊,现在还没吃完呢!”老四说到。
  “怎么?许营长想吃吗,我现在立马回去拿。”新杰说着就要起身。
  “你先坐下,你这性格得改改了,火急火燎的,我要说的是,那天你们把肉干带回来的时候,我就差不多知道了。”老许边说边点了点头。
  “知道什么了?”老四问到。
  “知道秀儿姨要走了。”老许说着喝了口红酒。
  “这酒就是没有我们的白酒带劲儿啊!”老许感叹道。
  “许营长,这我就不懂了,秀儿姨一直等着不就是想和李大爷结婚吗,那次李大爷去的时候也是为了这事去的,怎么还要走了呢?”老四说到。
  老许摇了摇头,不知道是代表不好说,还是代表不知道。
  一直在一旁没有说话的刘恒,喝了口红酒说到。
  “我是后来听说的一件事,说李大爷家的孩子死活都不同意这门婚事,后来秀儿姨就走了,再后来李大爷也搬走了。”刘恒说到。
  “不是,那也是后来的事啊,为什么当天回来的时候,秀儿姨就让我们把肉干全带走了?”老四给许营长和刘恒班长添满酒。
  “如果没猜错的话,秀儿姨当时就想到了后面要出的这档子事。”刘恒推理到。
  老许听了刘恒的回答点了点头。
  老四想象不到秀儿姨当时怎么会想到这方面的事情,可能是太了解对方,也就自然而然的想到了这些,看来两个人没有走在一起,不光是两个人之间的原因,有太多的外在因素,有太多解释不了的事情了。
  “许营长,您买的这个煎鱼不错。”新杰明显感觉出刚刚的话题太过于沉重,试图怀个话题。
  “那是当然,不好吃我绝对回去找她去,这可是花了我半个月的津贴,都说营门口摊位上的东西卖的贵,我还不相信,这回我是信了。”老许说着喝了一大口红酒。
  “许营长放心,下次我们请你吃,你想吃啥我们就给你买啥!”新杰边给老许倒酒边说到。
  “你们几个都听见了,下次花新杰的津贴啊,我就不信了铁公鸡还能拔毛!”老许笑着说到。
  “不不不,我不说的我自己,是我和四哥,大庆还有班长一块请您!”新杰立马就说到。
  “你看看你看看,我就说这小子是铁公鸡!”老许笑着说到。
  “许营长喝酒。”新杰边说着边给老许加满。
  “这小子,真的是一根毛都不拔啊!”老许感叹。
  这一晚,除了聊老李,几个也聊了好多其他的事情,有聊到老黑,有聊到周瑞,还有没进战区就牺牲的天虎,还有一路走来其他牺牲的战友们。
  酒好像真的是有这个魔力,喝的多了,人的话就变的多了,当然也有例外,刘恒班长喝了酒之后话就变少了,所以老许宿舍里就属新杰说话多,本来新杰的话就够多了,没想到喝了酒之后直接就是个人来疯。
  几个人,喝了很多,也说了很多,好在,红酒的酒劲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