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从零开始 > 第二十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盟友都是骗来的

第二十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盟友都是骗来的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因为发生了空袭事件,所以王都的城防一时之间变得异常的紧张,我们在飞出了王城守卫的视线范围之后又利用长枪的飞行能力玩了一个大迂回,以贴着树梢的高度围着王城绕了半圈,然后从另外一个方向改成地面坐骑接近王都。

    果然,这样的安排确实是省了不少麻烦,因为我们重新回来的方向和之前从空中离开的方向不一样,所以这边的城卫兵们在检查方面做的也不是很严格,当然我们胸口挂着的职业徽章也起到了很大作用,毕竟那玩意上面有着代表职业等级的星星标志,而我们的徽章全都是一大圈星,看的那群守卫直冒冷汗。

    进入城市之后老法师也没耽搁时间,直接带我们去见了王都的鉴定所负责人。我们之前所在的那座要塞城市作为抵抗黑暗联盟的前线基地,其本身的行政级别也算是相当高了,能在那种地方担任负责人,老法师的地位自然不会太低。以他的身份要想见总部的负责人自然是很容易的,所以我们连通报都省了,和门卫打了个招呼就直接进去了,而且一路上看到的总部负责人见到老法师都纷纷给他行礼,显然大多数人都认识他,毕竟他身上也没有带徽章或者别的什么身份证明,可是那些人却是一副相当尊敬的样子,这只能说明人家本来就是认识他的,而且也知道他的身份地位。

    跟着老法师很顺利的进入到鉴定所总部的后院,在这边有一栋比前院的法师塔要低矮很多的建筑,不过虽然高度要低矮一些,但是面积却大很多,只是因为没有使用压缩空间技术所以实际容积还是赶不上法师塔。当然一般来说这已经算是很大的建筑了。

    在进入这座建筑后我们就跟着老法师一路上到了建筑的顶楼。和下面几层完全不同,这层的楼梯尽头是一块四方形的空间而不是一条走廊,在这个空间的两边各有一个柜台,其中一边坐着一个女孩子正扒在桌子上写着什么,而另外一边的桌子后面却是坐着四个战士正在一起玩一种纸牌游戏,当然在看到我们出现的时候他们立刻就站了起来,不过在看到老法师之后其中三个就又坐了回去,只有一个人走了过来。

    “副会长您怎么回来了?”

    我早就猜测这位老法师的地位不低,只是没想到他居然是鉴定所的副会长,看来之前还是低估他的级别了。

    老法师对那名守卫笑了笑,然后指了指我们道:“发现了几位特别的朋友,他们有些事情需要会长帮忙。”

    首位之前虽然也谨慎的注意过我们却没是在防备我们动手,现在听他们副会长这么一说才想起来认真打量我们的外貌打扮,结果这一打量立刻就看到了我们胸口挂着的职业徽章,于是他立刻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法战双职业也就罢了,居然还是双神级别,更恐怖的是我们几个全是这种级别,这就比较吓人了。

    “副会长你从哪找来这么多牛人的啊?”

    “嘿嘿,意外惊喜。”这个守卫看起来地位也不低,要不然老头应该不会和他废话这么久,不过在说完这些之后他还是客气的和对方暂停了对话带我们走到楼梯前面的大门前敲了两下。

    “别敲了,你刚到楼下我就闻到你身上那股味了。”大门在一段话语中自动打开了,一张巨大的办公桌就正对着大门,只不过距离门这边起码有三十米远。不用说这里又用了超空间技术。

    老头见门开了也就不再客气,直接招手带我们走了进去,然后大门在我们背后又自动关了起来。

    这个房间与其说是办公室倒不如说是图书馆更合适。除了正对大门的办公桌到大门的这条直线通道是空旷地带之外,大门两侧却是一排排延伸出去的整齐书架,整个房间内除了那张办公桌之外到处都是书,整个就是一个私人图书馆的感觉。

    “咦?这几位是……?”一直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会长之前都没抬头看过这边,显然他的工作还挺忙的,不过当我们走近之后他明显的感觉到了什么不对,于是便抬头看了一眼,结果发现除了他的副会长之外旁边居然还跟着几个人。

    “你好,我们是来自一个很远地方的旅者,可能的话我们希望能够见一下国王。”我抢在老法师之前说出了这番话,主要是想看看这个会长到底是个什么类型的人,毕竟如果是老法师自己说出来,会长必然会先考虑对方的面子问题,然后才会考虑其他,这样我就不能确定他到第是对我们的真实观感了。

    我们身边的老法师看了我一眼,随后便没再说话。他的主要任务就是引荐,本来他也想帮我们说点什么,但是既然我抢先了,他也就没有再开口。

    对面的会长饶有兴趣的将目光在我们身上来回扫视了很长时间才对我点了点头。“虽然我暂时还没搞清楚你们的目的,不过我觉得在这种时期,你们能跑到这来,应该不会是对国王有什么不利才对。”

    “你很有观察力。”我出声说道。

    “不,这不是观察力的问题,而是因为你们身上的气息。”会长并没有在那里装高深,他直接说出了事情的真相。原来他也不是会看相识人,只是因为感觉到了我们身上明显的黑暗气息。

    我们四个人中夜之子石正牌的亡灵法师,红月是标准的黑法师,至于我就更不要说了,毕竟连我身上这套龙魂套装现在都被归类到了冥界圣衣的分类之中,可见我们几个身上的黑暗气息是多么的纯粹。相比之下樱雨神雏倒是我们之中唯一的一个带有光明气息的存在了,不过她也不是纯粹的光明属性,而是在光明属性之下还带着嗜血与狂暴属性,可以说她就是个杀戮天使,虽然是天使,但并不能归类到普通天使的范畴中去。

    那位会长本身就是非常强大的法师,虽然和我们还是不能比,但是他的实力至少足够他感觉到我们身上的气息了。也正因为感觉到了我们身上的气息,所以他才认定我们不会对国王有什么不良居心,毕竟现在他们这边是光明教廷的神权在和王权较劲,而光明教廷和所有黑暗属性的人都是天然死敌,按照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的观点,可以说我们和国王应该算是天然盟友了。之前国王会偷偷的资助和保护亡灵法师也是出于这种想法的考虑,毕竟亡灵法术也是人,国王资助了他们,他们总不能反咬一口吧?那不成神经病了吗?再加上光明神殿与亡灵法师的敌对状态,因此国王保护亡灵法师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正因为这位会长知道国王的观点,所以他才知道我们是黑暗属性的战斗人员之后第一时间久放松了警惕。

    相比之带我们来的这位老法师,这边的正会长实际上还要更年轻一些,所以他还带着一些年轻人的性格特征,比如说做事情比较雷厉风行。在答应了我们的要求之后这位也不去准备什么,直接把手里的东西往桌子上一放,然后让老法师帮他顶一回,接着就走过来叫上我们一起去了皇宫。

    说实话我也没想到这位这么轻易的就相信了我们,本来还计划着要和他好好说道一番来着,没想到全都没用上,而且居然直接就把我们拉到皇宫里来了。

    职业鉴定所既然能够秘密的帮助国王资助和帮助亡灵法师,就可以看出来这个部门实际上是有着非常高级别的部门了。也正因为如此,所以职业鉴定所的会长在王宫里居然也享有非常高的待遇。王城最外面的三道防线居然都没有人问他一声,甚至于我们几个明显是陌生人的样子那些守卫也没做过多的询问。当然这种状态也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的,最终在第四道防线上终于有守卫出来拦截了我们。他们虽然依然对这位会长异常的尊敬,但却把我们拦了下来。

    那位会长大概也知道不可能这样直接把我们带进去,所以就告诉守卫我们是重要的客人,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同时告诉我们在这里先等着,然后他就自己一个人先进入了防线内部去面见国王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神权带来的压力使得这个国家的王权体系有着巨大的危机感,反正这个国家的王权体系完全没有一般官僚机构的那种迟滞感,所有事务的处理速度都高的惊人。那位会长刚进去不到五分钟就见一名穿着长袍的法师带着两名内侍官跑了出来通知国王让我们进去。守卫在看到了对方出示的令牌后便立刻放行,毕竟他们本来也只是尽下义务,也没真的认为我们是入侵者,毕竟职业鉴定所的会长身份在那里摆着,没什么人会认为他有反叛的企图。

    那为迎接我们的法师看起来比带我们来王都的那个老法师还要老,肉眼看出来的年纪可能已经超过八十岁了,而且这还是个不确定数字,毕竟按照一般规律,修习魔法的强者生命会有所延长,可是这个家伙还是老成了这样,说明他的实际年龄恐怕还不止八十岁。

    虽然看起来年岁不小了,但这位的精气神却是出奇的好,起码比带我们过来的老法师要好很多。刚一把我们引进防线内,他就立刻开始一边带路一边说道:“你们几位真的是从外地来的?”

    我很疑惑的反问:“这个很奇怪吗?”

    “那倒不是,我只是听说你们是自己找到鉴定所去的,说起来你们几个黑暗气息如此浓郁的职业者在大街上这么光明正大的行走,难道不怕光明神殿吗?”

    “你说的是那些穿着银甲的骑士?”红月问道。

    老法师道:“那是光明骑士团,光明神殿的主要战斗力量,不过神殿之中还有更加强大的强者存在。”

    红月点点头道:“怪不然呢,原来是杂兵啊。”

    老法师似乎听出了红月话里的意思,然后惊讶的看着我们问道:“你们和光明骑士团的人发生过冲突?”

    我接过红月的话头承认道:“我们在来这里的路上在森林之中发现了一个村庄,当时村子里的人已经被杀光了。根据我们的观察,村子里的都是普通平民,而屠村这种事情即便是在黑暗系成员之中也算是违反道德准则的事情,所以我们觉得袭击村庄的一定是坏人。”

    “你们不会就这么追上去和他们理论了吧?”老法师一副吃惊不小的样子。

    “事实上我们认为能干出这种事情的人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了,所以我们根本没有打算和他们谈判,直接就把他们全部杀光了。”

    “你们杀光了光明骑士团的人?当时有多少人?一个小队?”老法师惊讶的问道。

    “我不知道他们的编制,但是那队骑兵人数有两百多。”

    老法师听到这个人数之后一脸惊讶的看着我们愣了好半天才问道:“你们在哪杀的那些人?”

    “就在森林那边的城市外围。”

    “森林?你指的是无尽树海?”

    “我不知道那地方叫什么,不过那边的树林确实不小。”

    “那应该就是无尽树海了。”老法师说道:“如果是在那边的话倒是没什么问题,反正光明神殿在那边也经常被袭击,只是一次损失了一个骑士大队动静确实不小。”老法师这边才刚说完忽然又道:“不过你们当时有留活口吗?”

    “有留了两个,但是他们没见到我们本人,只看到了攻击和我朋友召唤的僵尸,我们四个从头到尾都没出现在他们的视线范围。”

    “那就好,只要不被看到就没什么大问题。”老法术说完忽然想起来国王的召唤连忙道:“对了,我们还是赶紧过去吧,不要让国王陛下等急了。”

    本来一听到国王这俩字,在我们的脑海中冒出来的就是一个身高一米六,体重一百六十公斤,头上顶个黄金王冠的矮胖子形象。但是,最终进入我们视线的国王稍微让我们有些意外。

    第一,这位国王不但一点也不矮,反而还有点偏高。一米九十几的身高搞得我们几个都不得不仰视他。第二,这位国王的体重也没有一百六十公斤那么夸张,实际上人家的身材相当的好,看起来就跟州长大人一样,充满了力量感。第三就是这位的长相和年龄了。我本来以为这位会是个歪瓜裂枣一般的老头来着,结果看到的却是个阳光大男孩。没错,就是个阳光大男孩。他们所谓的国王陛下现年才二十二岁,而且长得特别显嫩,一头闪亮的金发配上那张阳光型娃娃脸,真的是个大号正太。

    大概是之前鉴定所的会长跟国王介绍过了我们几个人的实力,所以对方并没有坐在位置上摆谱,而是在我们一进入房间之后就立刻伸着手向我们迎了过来。不过是实话,考虑到他的身高,我其实更愿意他坐在那里别起来。

    “你们几位就是我的秘密情报官说的高级职业者吧?”对方非常热情的走过来向我们问道。

    我和红月他们都是微微向他弯了了下腰算作行礼,然后便开门见山的说道:“您好国王陛下,我想关于我们的来历和实力您已经听您的部下汇报过了,所以我们在这一点上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们这次前来见您,主要是想和您讨论一下关于光明神殿的问题。”

    国王虽然是年轻人,但也没想到我们这么直接,不过只是稍稍惊愕了一下他便缓了过来点头道:“你们的处事方式果然是非常的直接。既然你都说的这么明白了,那我们就坐下来谈吧。”

    由于这里本身就是王宫中的一处类似于密室的地方,所以国王完全不担心安全问题,让房间内的几名侍卫去外面守住入口之后他便招呼我们全部坐到了位置上,然后国王才开始问道:“不知道你们想和我说些什么有关神殿的事情呢?”

    我向红月递了个眼色,红月立刻会以的代替我说道:“国王陛下之前可能听说了我们是从很遥远的地方来的旅行者,虽然这也不算错,但却并不完全。事实上我们不是随便闲逛到这里的,而是带着任务专门前来的。”

    一听我们是有目的的,那边的几位立刻就紧张了起来,尤其是鉴定所的会长和国王身边的老法师,不过那年轻的国王倒是很有胆色,伸手就制止了已经准备随时出手的老法师,然后用眼神示意我们继续。

    红月在接到提示后才接着说道:“事实上我们和光明神殿的那些人差不多,我们也侍奉着一支神族,一支比光明神殿所侍奉的神族更加强大的神族。”

    原本还挺镇定的国王听到这里也明显有些不太安定了,不过他还是忍住了没有乱插话。

    红月看过对方的表情后又继续道:“事实上,你们这里的光明神殿所侍奉的神族,根本就不能称之为神族,他们的实力可能和我们也就在一个水平线上。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们具备弑神的能力。”

    “什么?”原本一直强作淡定的国王在听到弑神两个字之后直接从座位上蹦了起来。想象一下,他现在所面对的危机不过是光明神殿的神权与他的王权之争,而光明神殿靠的是什么?还不就是那些神族?但是,现在我们居然说自己有直接干掉神族的能力,那么,如果我们说的是真的,而且我们真的把那些神都给干掉了,那光明神殿还有存在的可能吗?也许有,但绝对没法像现在这样了。可以说,如果红月以上的话属实的话,那么我们就具备了从根本上解决国王的麻烦的能力,这怎么能不让他激动?

    见国王反应这么大,我伸手制止了红月继续说下去的打算,然后自己接过话题说道:“就像我的同伴说的,我们几个已经具备了和你们这里的光明神殿所谓的神灵同样的实力,而由此你就可以想象的到我们所侍奉的神灵是什么级别的存在了。”

    国王听到我的话之后便开始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不过我这次并没有给他思考的时间,因为我知道他肯定想歪了,所以我不想让他浪费时间思考。

    “您不用担心在我们的帮助下赶走了光明神殿所侍奉的神灵之后又引来了更厉害的神灵,事实上我们到达这里并不是为了占领这里的信仰领域。说句你可能不高兴的话,我们的神灵根本看不上这里。他看上的只是这里的神灵,而且不是作为手下,而是作为猎物。我们这些人在我们所侍奉的神灵那里还不是值得信任的存在,所以我们的神打算给我们一个机会证明自己的能力。”

    年轻的国王反应很快,总和我们之前说的内容,立刻抢先猜测道:“你们的神灵让你们推翻光明神族来考验你们?”

    “不,不是推翻,而是彻底抹除。”我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们的神灵说这里的这帮伪神实力刚刚好达到他对我们的实力预期,所以如果我们可以干净利落的彻底清除这里的神族,那我们就等于是具备了我们的神灵所需要的实力,因此,我们的任务就是干掉这里的所有神灵。”

    听着我们的豪言壮语,国王和他身后的两位现在都已经完全傻掉了。原本他们只是以为我们要对付光明神殿,结果没想到我们的目标居然是光明神殿背后的光明神族,这个卫星放的实在是有点夸张。

    不得不说年轻人的适应力就是比较好一些,在痴呆了好半天之后年轻的国王第一个反应了过来。他有些不太确定的问道:“如果说几位真的具有挑战神灵的能力,那你们为什么要找我们呢?连神灵你们都可以不放在眼里了,光明神殿更不可能是你们的对手吧?按照你们的说法,直接杀过去就是了,干嘛还要找我们商量?”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我故意笑的很邪恶并同时说道:“陛下在和某人战斗时也不会希望对方身边还跟着一群狗在旁边帮忙吧?即便以你的实力,杀掉那些狗不过是举手之间的事情,但与同级的敌人战斗时有这么几条狗存在也是很烦人的。”

    国王他们三个都不是笨蛋,一听我的话也就明白了我的意思。我们虽然有和那些神灵抗衡的力量,但胜负也不是那么确定,要是对方身边再有人帮忙,哪怕只是一群很没用的货色,但只要对方稍微影响我们一下,我们这边的胜算立刻就会降低很多。这就好像大家经常说的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虽然说这根稻草很轻,但没有它骆驼就是站着的,有了它骆驼就倒了,可见一根稻草有时候也会成为关键因素。而光明神殿就算再垃圾也比稻草强多了,所以,这种存在必须被提前清理掉。

    国王他们在理解了我们的意思后便凑在一起小声的商量了几句,不到一分钟他们就商量出了结果,然后由年轻的国王说道:“如果说我们相信了你们,并且在战斗中帮忙拖住光明神殿的话,你们有几成把握?”

    “那得看你们的办事效率了。”

    “为什么?”国王相当不解。

    我直接说道:“第一,我们被派过来参加测试的不是四个人,而是二十四个人,其中有四位已经和我们取得了联系,但是剩下的人员目前下落依然不明,所以我们需要国王陛下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帮我们重新聚集起来。”

    “这个应该问题不大,只要他们在我的国家范围内,应该很容易就能找到。”

    我点点头道:“第二个事情。我们的神灵并没有多好的耐信,所以他只给了我们四十八个小时的时间完成任务,而且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几个小时,因此一切的事情必须在后天清晨八点之前完成,否则超过时间我们就会被强制传送回去。”

    国王皱着眉头道:“这个时间有点紧,不过赶一赶应该也还来得及。此外你们还有什么要求?”

    “最后一个要求就是在我们找到对方神族所在地并与对方开战之后帮忙拖住光明神殿了。”

    国王点头道:“这个没问题。”

    “如果这三件事都能圆满完成,那我们就可以保证八成以上的成功率。”

    听到这个数字国王和他的两位手下都是松了口气。八成的成功率已经是相当之高了,绝对值得赌一把了。虽说万一要是失败的话,他的王国绝对要跟着完蛋,但是现在可以说王权已经隐隐有被神权压制下去的趋势了。年轻的国王知道,如果放弃了这次机会,他们也迟早沦为神殿的奴仆,区别仅仅是时间的问题,而如果去赌一把的话,很可能就会彻底战胜神殿恢复完整的王权。如此诱惑又有哪个国王忍的住?何况八成的胜算已经不低了。

    在综合分析了利弊之后,国王终于下了决心。“这些事情全都交给我们来办,你们只管最后解决掉光明神族就行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