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从零开始 > 第十九卷 第六十六章 新势力

第十九卷 第六十六章 新势力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随着那人一声喊,两边的玩家瞬间便动了起来。那名拿镰刀的祭司mm上来便对着这边的众人甩手扔出了一团好象烂泥一样的黑色凝胶状物质。

    这边的众人看到飞来的黑色物体立刻向两边闪开,而其中一人见来不及闪避,则干脆挥刀砍了上去。不过,他这一刀虽然准确的砍在了那团凝胶状物质的正中央,但是他却低估了那东西的柔韧程度。只见那团凝胶在撞上他的刀刃之后居然绕着刀刃被拉的老长,然后因为惯性又卷了回去在刀身缠了好几圈才算停下。

    见那东西缠到了自己的刀上,那名玩家连忙甩动刀刃想把那东西扔下来,但是还没等他把那东西弄下来,就听到一阵哧哧的声音,而他的刀刃则是像面条一样软了下去,而且那融化的迹象还在顺着刀刃向刀柄传过来。

    “啊,什么鬼东西!”那人见刀上的东西正在向手柄蔓延,吓的连忙把刀都给扔了出去。不过,他虽然把刀扔掉了,可对面的那名祭司mm却再次扔出了一团这东西,而且这次不偏不倚正好命中他的面部。“啊……”惨叫声伴随着一阵青烟同时出现,那人捂着脸一边惨嚎一边在地上满地打滚,看起来样子极端恐怖。几秒之后,那人突然停止了惨叫从地面上坐了起来并瞪着个超级大的眼睛左右看了看。

    他坐起来不要紧,周围的人却是被他吓的不轻,因为此时这家伙的脸上已经被烧的面目全非。他的整个面部的皮肤都已经完全消失,剩下的肌肉也是这一块那一块的极不均匀,而且很多地方还能看到巨大的好象癞蛤蟆的皮肤一样的脓疮堆积在一起。不过,最恐怖的还是要数他的双眼与嘴巴。由于嘴唇已经完全消失,他的牙齿整个都是暴露在外面的,加上他的眼皮也不见了,所以显得眼球特别的大,而且似乎还冒出来了一截。这家伙顶着这样一副尊容四下打量,也难怪周围的人都被他吓一跳。多亏这是白天,要是晚上保不齐还能直接吓死几个也说不定。

    那家伙就这样坐在那里左右看了两秒,然后忽然低头看了下自己的双手。由于刚才捂脸的时候手也摸到了那些黏液,所以他的手现在已经变成了和脸上一样的情况。手掌上的皮肤完全消失不见,骨头与肌腱暴露在空气中,看起来比骷髅还要吓人。完全的骷髅虽然全都是骨骼,但起码看起来干干净净的不恶心人,他现在这个样子简直比骷髅还要吓人。

    在看完自己的手掌后,那家伙突然再次张嘴发出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跟着便突然向后一倒再也不动了。

    “靠,两招就搞定一个人,这丫头也太厉害了点吧?”蹲在树上的我看着那个倒掉的家伙忍不住对那名祭司mm的攻击力感叹了起来。虽然我见过的高级玩家非常多,但即便如此,像这位祭司mm的攻击力这样彪悍的也是不多见的。看来系统评分比较低,但实际战斗力很高的民间高手还是有不少的。

    两边的人还没接触就掉了一个,劫匪这边也是被吓了一跳,不过他们毕竟就是干这个的,战斗中有所伤亡也是正常情况,所以并没有因为死人而被吓住,反而冲的更加快了。

    对方六人中虽然有三名近战人员,看似远近攻击力是平衡的,但有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来,那三名近战职业的等级都不高,反到是那两名弓箭手和那名祭司mm的战斗力恐怕相当可观,所以越快拉近双方距离伤亡就会越低,不然被这样一支远程战斗小队拉开距离那他们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劫匪这边刚死一人,对面小队的两名弓箭手便同时开弓,两枚羽箭不分先后的射向了两名劫匪,靠左边的一名劫匪根本毫无反应就被一箭穿喉,连惨叫都没来及发出就瞬间毙命。另外一人明显反应快很多,甩手一剑便砍中了半空中飞来的羽箭,不过箭头还是在他的脖子上擦出了一道血口,只是并不致命而已。

    发现目标小队战斗力如此强悍,这边劫匪队伍中的弓箭手也赶紧拉开了弓矢射出一箭进行还击,但是没想到对方的弓箭手居然在劫匪弓手射出一箭之后突然抬手一箭射出。两根羽箭在空中撞在一起发出了叮的一声响,然后双双改变方向。劫匪飞出的那支减被撞了回去,横向穿透了一名劫匪的咽喉,目标小队的箭手射出的那支箭则是偏了个方向了另外一名劫匪的眼窝。

    “二段弹射?”

    所谓的二段弹射其实是弓箭手的一种高级技能,使用这种技能可以将对手射出的箭反弹回去,并且使自己的箭改变个方向继续飞行。当然,初级的二段弹射其实只能把对手的箭在空中射落而已,像刚才这一箭这样不但令对手的箭转向后干掉了一个目标,连自己射出的箭也能继续飞行命中一个目标,这种效果绝对是二十级加的二段弹射技能。如果只是把二段弹射技能练到满级,也就是二十级,那么顶多能把对手的箭弹回去伤人,自己的箭肯定是无法再次伤人了。那名箭手能射出这样的效果,如果不是身上有加这个技能等级的装备,就一定是他自身带有这种技能的加强属性。

    劫匪队伍这边还没与目标接触就已经出现四死一伤,还活着的十个人虽然比起对方六人还是占了数量优势,但考虑到对方的弓箭手与祭司这么强悍,其实胜负已经变的很不明朗了。不过对劫匪一方来说,好在他们已经拉近了双方的距离,要是两边还隔着二三十米远,估计他们还是直接跑路比较好。

    两次还击之后双方的前端人员终于接触到了一起,劫匪一方的战士当先跳了起来,但是人还没落地就被祭司mm隔空扔出去的一大片乌云笼罩了进去,等几人从乌云中穿起来的时候全都在一边惨叫一边拼命揉眼睛,结果刚一路地就被早就准备好的三名近战人员砍翻在地。

    战斗进行到这里其实胜负已经很清楚了,祭司mm所在的那支小队配合实在太密切了。其中的祭司mm与那两名弓箭手的战斗力太强,在中远距离上就可以起到大量杀伤敌人的作用,而在祭司mm的配合下,有三名近战职业保护的队伍也很难被近身。对于一支无法靠近的远程伤害队伍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比他们更强的远程输出力量在中远距离上决出胜负,想要靠近战人员强攻,那纯粹是个自己找不痛快。

    尽管情况已经相当明了,但是劫匪这边并没有什么聪明的领导者,因此他们在情况已经相当不利的情况下居然还在冲锋。不过,这种冲锋行为显然并没有任何意义,在祭司mm的各种辅助技能影响下,劫匪们的战斗力几乎连一成都没发挥出来,这样的实力想要对付那些近战人员都有问题,何况对方还有俩远程人员在后面偷袭,这种一边倒的战斗没用到两分钟就彻底结束了。

    “好了,收拾一下我们离开这里。”那名祭司mm指挥着其他几个人。那些战士和弓箭手显然是习惯了祭司mm的指挥,听到她的话立刻就去翻检起地上的尸体来了。本来侦察到这里我就打算离开了,既然看到那几个人的抢劫行为,那就可以通知行会里的人来处理了,这种小型团伙犯不着我亲自动手,再说想把他们杀回新手村也不是我一个人就忙的过来的。不过,就在我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前方却突然传来了那个祭司mm的声音。“树上的那位,跟了这么久,不打算做点什么就要离开吗?”

    祭司mm的话把我搞的一愣,没想到她居然早就知道我到了。不过,我还没来及有所反应,突然就听到我前面不远处的树干上有个声音说道:“不愧是鲜血之镰,这样都被你发现了。”

    如果说祭司mm的话只是让我有些惊讶的话,刚才突然出现的声音就是让我吓了一跳了。说实话之前我根本都没发现那边居然还藏着个人。虽然这也跟我的注意力不在那边有关,但对方毕竟是在我附近呆了那么长时间没有被我发现,这也算是个不小的失误了。

    那边那人说完话之后便从藏身的地方跳了出去,地面上那位祭司mm看到来人到是一点也不惊讶,反而有种果然如此的表情。

    “怎么?黑日联盟对手下的每支团队都有专门监视的吗?”

    刚刚出现的那人看了眼地上的尸体很不屑的说道:“哼,这种小角色还用不到我亲自出门。我是来盯着你的。”

    “哎呀,那小女子还真是荣幸之至啊!”祭司mm故意说着反话。

    来人也知道自己和对方的关系,所以对对方的冷嘲热讽根本就是毫不在意。“我们之间就不用玩那些虚的了,反正大家也没什么交情可言,不用在这里假惺惺。”

    “那正好。”祭司mm收起了调侃的口气正色道:“既然你说不要讲交情,那我们就直接说正事。最近你们黑日联盟的爪子是不是伸的太长了些?光这个星期我就接到了三十多次关于你们的抢劫报告,你自己说要怎么办吧。”

    “我没说你们血骑士团挡了我们的财路,你到是先数落起我们的不是来了。”来人非常不客气的说道。

    祭司mm听到对方的话脸上的表情立刻就冷了下来。“很好,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们就各凭本事吧。你现在是打算自己离开,还是让我们动手送你回去?”

    “好,咱们以后走着瞧。”那人说完之后居然突然出手向着祭司mm身边的那名弓箭手甩出了一柄飞刀。那人中刀之后旁边的人连忙扶住了他,但因为这一耽搁就没能发现那名黑袍的家伙转身逃跑,等他们想到要去追的时候对方已经跳了起来,眼看就要进入树林之中了。

    不过,那名黑袍人最终也没能逃进树林,就在他即将摸到最近的一棵树的时候,前方的树梢上突然飞出了两只旋转的飞刃瞬间将他从脖子以及腰中断的位置给切成了三段。干掉黑袍人后两只月刃又各自在空中兜了个大圈,然后又飞回了树林中发出了嚓嚓两声轻微的金属摩擦声。

    “什么人?”祭司mm有些担心的望着树林之中。刚才的东西显然是武器,而武器自己是不会伤人的,只有武器的使用者才会伤人。换句话说,树林里还藏着个人,而她却一点都不知道。不过,虽然因为没有发现对方而感到担心,但是祭司mm的担心却并不强烈,因为对方既然干掉了她的敌人,那就说明对方很可能和她不是敌对关系,否则刚才那两刀应该先招呼她才对。

    随着祭司mm的问话,树林旁边的阴影中忽然浮现出了一名全身重甲的战士。看到这名战士的瞬间,祭司mm的双眼瞳孔便猛的一缩。不过她突然发现自己身边的弓箭手正在拉弓举箭,吓的她赶紧伸手按住了对方的弓将他的手压了下去。“别动,那是紫日的魔宠。”

    “紫日?那个冰霜玫瑰盟的紫日?”那名弓箭手惊讶的看着祭司mm问道。

    祭司mm点了点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你确实没记错。”突然出现在众人背后的声音将几个人都吓了一跳,而当他们回头之后看到幸运居然就站在他们背后的时候终于确定了确实是我来了。作为我的第一只魔宠,幸运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可以说看到他出现基本上就可以确定我也到了。

    “请问……”

    “不用问了,我在这里。”在几只魔宠出现后我才从前方的树林中走出来,而那几名玩家看到我之后都是愣了一下。看到他们的表情,我疑惑的低头看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己身上还挂着艾美尼斯的伪装术。“艾美尼斯。”

    “抱歉,我的错。”艾美尼斯突然出现在我的身边,随手一挥之后我又恢复了正常状态。

    “你们好,我是冰霜玫瑰盟的会长紫日,不过相信你们应该都认识我。”

    祭司mm上前一步问道:“我能请问一下紫日会长你这样的名人为什么会有空出现在这里吗?”

    “事实上刚刚被你们干掉的那群人才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祭司mm闻言低头看了眼地上的尸体,然后才恍然大悟的问道:“你也是为了黑日联盟来的?”

    “可能吧。”我不太确定的说道:“本来我只是以为有个团伙在大肆抢劫前来艾辛格交易物品的普通玩家,这种行为将会严重影响艾辛格的正常商业活动,所以我打算来调查一下情况,没想到居然又蹦出个黑日联盟来。老实说我对这个组织完全没听说过,所以……”

    “你没听说过?”祭司mm还没说话,她身边的一名战士到是先说话了。“不可能吧?难道冰霜玫瑰盟没有情报收集人员吗?你们这么大的行会不可能没有这样的部门吧?”

    祭司mm到是比那战士聪明很多,她在我回答前就对那名战士道:“别胡说,冰霜玫瑰盟那么大的行会怎么可能没有情报机构。前段时间又是对日作战又是对俄作战,冰霜玫瑰盟的情报重心肯定都集中到国外去了,国内的事情不太了解也是正常情况。”

    不得不说这名祭司mm非常聪明,我还没回答她居然就猜到了原因,不过我还是点头确认了她的猜测。“没错,这段时间我们确实放松了对国内的情报收集工作。如果不麻烦的话,我希望你们可以提供一些有关黑日联盟的消息。看今天这情况,我们行会可能需要清理一下国内环境了。”

    刚刚插嘴的那名战士一听我说要清理国内环境,立刻高兴的说道:“哈哈,太好了。冰霜玫瑰盟肯出手,这下黑日联盟要倒霉了。我跟你说……”

    战士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祭司mm给打断了。祭司mm将那名战士拉到了身后,然后道:“紫日会长。要我们提供情报不难,但是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希望你可以答应。”

    “说来听听。”

    “我希望你们行动的时候能叫上我们血骑士团。”

    对于祭司mm的请求,我略微思考了一下,然后才认真的回答道:“抱歉,我不能允许冰霜玫瑰盟以官方身份邀请你们参加我们的行动,除非你们行会能通过我们行会的盟军考核条件。”

    如果是一般行会,发动行会战时肯定是巴不得有人帮忙。可是我们冰霜玫瑰盟不同,我们在国内的地位有些类似于半政府部门的感觉。虽然我国的行会并没有完全统一,但是因为我们行会的强势,所以在国内,冰霜玫瑰盟其实已经具备了一定的政府职能。对于像我们这样的行会,如果带着别的行会一起行动,那么这个行会很可能就会被其他行会认为具备一定的执法性质。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行会带着血骑士团执行剿灭黑日联盟的行动,别的行会就会把血骑士团看成我们行会的执行者,这样以后血骑士团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人家就会直接算在我们头上。那是绝对不能允许的事情。

    祭司mm见我拒绝的很干脆,又退而求其次的问道:“那么如果只带我一个人呢?”RO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