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从零开始 > 第十九卷 第九章 特种战

第十九卷 第九章 特种战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大家别被吓住了。冰霜玫瑰盟就算来了增援,数量也不可能太多。只要我们一鼓作气冲过去,胜利就是属于我们的。”正当日本玩家被吓住的时候,一声响亮的口号终于让那些日本玩家反应了过来。至于喊这声口号的人,这个不用说肯定是我们安排给松本正贺的帮手了。

    随着士气重新回升,大批的日本玩家开始疯狂的冲向城墙。他们跨过同伴的尸体,顶着如飞蝗一般不断落下的箭雨,踩着被血水浸的滑腻无比的泥浆拼命的向城墙冲去。在付出了大量伤亡之后,第一个幸运儿终于成功冲到了城墙下,他拼命的将手中的抓钩扔上城墙,然后将长刀咬在嘴里,双手用力一拉绳索便纵身跳到到了离地两米多的地方,接着这家伙便开始手脚并用的迅速向城墙顶上爬起。不过,他的好运气也就到此结束了。就在他刚爬上两三米高的时候,城墙顶上忽然有一人将上半身探出城墙闪电般瞄准他扣动了强弩的扳机,不等他有所反应弩箭便轻易贯穿了他的咽喉。那家伙大睁着眼睛不甘心的向上努力挣了一下,但最后还是手上一松摔了下去。

    虽然这第一名接触城墙的玩家挂掉了,但他的绳索为后面的玩家争取了时间。跟在他后面的人纵身一跃便抓住了他留下的绳索开始拼命往上爬,只不过才爬了两米不到,上面的绳索便突然一松从墙头掉了下来。那家伙反应超快,一看绳索被砍断,立刻纵身向旁边的一根新抛上墙头的绳索跳去。一把抓住那根新绳索,这名玩家立刻如猴子一般顺着绳索爬向墙顶,只可惜他也是才刚爬到一半就被突然射下的弩矢贯穿胸膛掉了下去。

    有一就有二,随着越来越多的日本玩家靠上城墙,越来越多的钩子被扔到了墙上,而下面的日本玩家也开始密密麻麻的顺着墙壁往上爬,从第五道城墙上看过来,就好象第六道城墙上盖了一层由人组成的外挂装甲一般。

    尽管日本玩家非常的努力,但是这第六道城墙和前面几道不一样,在有充足人员防守的情况下,城墙上的防卫力量要远超前五道城墙,日本玩家在付出了大量伤亡之后依然没有任何一个人爬到过城墙顶上,而城墙下此时甚至已经堆起了两三米高的尸堆。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再有一两个小时日本玩家们就能用尸体在城墙前面堆出一条斜坡来了。

    眼看着伤亡如此巨大,刚刚冲到战场前端的那些日本行会的会长们终于出手了。只见一个家伙闪电般冲到城墙下,然后单手一拉绳索,身体顺势跳起,一下就到了城墙一半的高度,跟着他单脚在城墙上一蹬,手腕一勾绳索向下一拉,整个人再次拔高,瞬间便到了城墙顶端。

    看着突然飞上来的这个日本武士,城墙顶上的本行会NPC守卫们举起弩箭便射。那名会长闪电般拔出腰间长刀削掉了面前三名守卫的脑袋,然后纵身跳下跺墙,弩矢全部从他头顶飞了过去,没有一支命中。眼见对方进入城墙内部,靠近他的那部分NPC立刻开始后退,并且让出了一条通道。四名拿着战刀和盾牌的NPC迅速从人群中穿插而出,跟着手中战刀便向那名日本武士招呼了过去。

    看到近身的NPC守卫,那名日本会长到是一点不急,他闪电般将手中长刀插回了刀鞘,然后蹲身摆好姿势,等NPC守卫靠近后立刻又是一招拔刀闪,瞬间四人的盾牌便全部被一切两半,不过四名NPC却并没有被逼退,拼着损失盾牌,四人迅速靠了上去,四柄刀分别从左右上下四个方向朝他劈了过去。

    那名行会首领也没想到我们行会的NPC居然这么厉害,盾牌被切开了竟然还敢靠上来近战。不过惊讶归惊讶,该挡的还得挡。那家伙看四柄刀封住了四个方向,只好纵身向后一跃跳上了跺墙打算从上空破掉他们四人的合击之阵。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根本不是四人合击,而是五人合击。除了四名刀盾手之外,在后面的人群中还有一名神箭手和这四人是一组的。前面四人的攻击又快又狠,除非实力强出他们一大截,否则根本无法破解,因此被攻击的人位于能选择的就是抽身后退。但是城墙上没有那么大空间,对方想后退就只有往上跳,跳到跺墙上才能避开四人的攻击范围,而那名神箭手等的就是这一跳。

    就在那名会长起跳的同时神箭手便已经松开了拉紧的弓弦,当那名会长跳起来的同时箭刚好撞上他的胸口。带着恐怖力量的箭矢只让那家伙在跺墙上站了零点几秒便将他带离了城墙撞到了墙外。

    看着那名会长摔落墙下,几名弓箭手立刻冲到墙边落井下石的对着还在往下掉的那家伙又是一排羽箭,结果那家伙还没落地便被射成了刺猬,最后重重的摔在地面上。

    第一名冲上城墙的会长上去的快下来的也快,但是他的努力多少为后面的人争取了一点点时间。当那些箭手干掉这名会长再将目标转回城墙上正在往上爬的日本人时,最快的人已经已经到跺墙边上了。眼看着头顶伸出的短弩,那名冲到最高处的日本玩家果断的一蹬墙壁纵身跳起,不过他没有伸手去够城墙。虽然那样做他可以勾住城墙让自己爬上去,但结果无非是被后面的弓箭手射成筛子掉下墙头。所以他并没有去碰城墙,而是借助刚才蹬墙跳起,高度超过跺墙的机会甩出了一大把飞镖,而他自己则在甩出飞镖后因为上升力用尽而直接摔出了城墙向下方掉了下去。

    尽管那名忍者为了发射飞镖而没能落上城墙,但他的努力还是得到了回报。虽然忍者的飞镖杀伤力不强,但多少总是一种攻击,何况站在最前排的都是防御力不高的弓箭手,所以这一把飞镖还是打的这些箭手一阵混乱。趁着那帮箭手躲避飞镖的机会,跟在那名忍者后面的一名日本玩家已经爬到了跺墙外,单手一勾墙头便翻了进去。

    这名玩家刚一落地,对面的箭手也正好从飞镖的干扰中恢复过来。发现对面的箭手恢复过来后那名玩家也不攻击了,干脆直接张开双臂朝着前面的人群扑了过去。他人才刚离地,七八支箭矢便已经射穿了他的身体,但强大的惯性依然让他的尸体的扑到了箭手之中带翻了一排人。

    因为这家伙的自杀袭击,弓箭手们没能来及对付后面爬上城墙的人。紧跟着这家伙爬上墙顶的几名日本玩家迅速借助这个空挡拔出了武器冲到了弓箭手们跟前。

    一看这边有大批人员上了墙顶,弓箭手立刻开始向后退,之前消失的刀手再次顶了上来和这些人开始混战,但是因为墙边没有弓箭手压制,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爬上城墙。

    “好机会。”另外一名日本行会的会长看到有人已经爬上城墙立刻冲到了墙边,而且让人惊讶的是这家伙根本没用绳索,就跟走大路一样顺着近乎垂直的墙壁一路跑上了墙顶,然后跳了进去。

    城墙之上本来被日本人打开一处缺口就够乱的了,这名会长突然又从另外一个区域跳上来,那段区域的弓箭手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斩杀了一片,跟着那名会长迅速扩大战果将后续赶来的刀手干掉了两个。因为五人组被破,之前的战术无法使用,但是剩下的三人小组也还是很厉害,逼的那名会长费了好大劲才干掉他们。不过他们三个虽然牵制住了那名会长,但他们的战斗也影响了弓箭手阻截这段区域的日本玩家攀爬城墙,结果等那名会长干掉五人小组之时墙顶已经上来了十多名日本玩家。他们在那名会长的带领下开始向周围突击并逐步扩大战果,越来越多的日本人开始爬上城墙,而城墙边缘的阻拦射击也被迫停止,箭手们只能以抛射的方式拦截城墙下的敌人无法对爬墙的人进行精确打击,这样拦截效果立刻就大幅度下降了。

    随着越来越多的日本人爬上城墙,整条战斗都变的异常危险起来,而此时的日本玩家们则是兴奋的一边咆哮着一边拼命冲杀,因为他们知道只要这道城墙被突破,那么支点城就将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他们眼前。不过……意外这东西只有出现在最关键的时刻才能震撼人心。

    呜……伴随着一声仿佛轮船汽笛一般的低沉长音,支点城第六城墙的门楼之上突然响起了一阵低沉而压抑的音乐声,而随着这声音越来越大,城墙外的日本玩家和NPC都开始感觉身上好象出现了一只巨大的包袱,而且这包袱似乎正在不断的增加重量,压的他们连呼吸都开始变的困难了起来。

    “该死,这是怎么回事?”一名日本玩家拼命的用双手支撑着身体想要努力站起来,但强大的压力却让他们根本无法做到,就好象他背上站着一头大象一般。

    在这名玩家身边,一名似乎对我们行会了解比较深的玩家突然说道:“是冰霜玫瑰盟的魔乐手部队。听说冰霜玫瑰盟有一支魔乐手部队,专门用音乐声和舞蹈杀人。”

    “就算是魔乐手,这覆盖范围也太大了点吧?”旁边那名玩家勉强抬起脑袋看着城墙下的这一大片土地,在这个区域之内几乎没有几个人还能站着的,也就是说这个武器至少覆盖了两道城墙之间的全部区域,至于外面的区域,因为他看不到,所以不清楚情况,但看后面没有人冲进来补充倒下的人群,说明外面很可能也在覆盖范围内。这种近乎是全战场攻击的方式未免太吓人了点。

    那名玩家正在那感叹呢,突然就听城头上的音乐声再次发生了变化,一阵比刚才清脆的多的乐声突然进入了他们的耳朵,跟着整个战场上的所有日本人员不管是玩家还是NPC全都同时喷出了一口鲜血。

    “该死,这些乐手太厉害了,不干掉他们我们就彻底别指望攻下这道城墙了”

    “和他们拼了”一名日本玩家突然抬起双手对着自己的双耳猛的拍了下去,跟着就见他的双耳之中同时喷出了大量的鲜血。他自己勉强晃了晃了脑袋,然后惊讶的叫道:“为什么?为什么我把耳朵拍聋了还是能听到那音乐声?”

    没有人回答他的问题,但日本玩家都明白了这声音显然不是靠耳朵,至少不完全是靠耳朵听的。在这音乐声的压制下,刚刚冲上城头的日本玩家迅速被杀光,而爬在城墙外面的人也纷纷掉下城墙。日本玩家拼死拼活好不容易获得的战果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全部推翻,除了造成本行会守卫人员的一些伤亡之外几乎没有产生什么实质效果。但是,为了这个战斗成果,日本玩家堆积在城墙下的尸体却是又增加了一米多高。

    “该死该死该死这样下去我们就算全死在这里也别想打下城墙了”被压的完全没办法站起来的日本玩家看着城头上的弓箭手开始一排排的清理自己的同伴,全都急的双眼通红,但是急也没用,那音乐不停他们根本站不起来。

    就在城墙下的日本玩家被射杀了一多半,剩余的日本玩家以为已经没有希望了的时候,一群穿着统一服装的玩家突然冲入两道城墙之间,然后他们迅速跑到了城墙下。

    看到有人还能动,城墙上的弓箭手立刻把这些另类的人当成了首选目标,而下面那些日本玩家看到这些人后全都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些人身上的服装告诉他们,这些都是鬼龙会的人,全都是松本正贺的部下。想到之前鬼龙会的人轻松破解了几乎是无敌的机动天使部队,那些动不了的日本玩家立刻便将希望全部寄托在了这些人身上。不过,当他们看到城墙上密集的箭矢全部朝着那些鬼龙会的人射去时,这些人的心立刻全都提到了嗓子眼,不过就在他们以为自己的希望要破灭之时,那些鬼龙会成员突然全部聚到了一起,然后最外面的四个人猛然转身蹲下摆出了一个奇怪的造型。

    随着那些人摆好造型之后,立刻便是一阵咄咄咄咄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些飞向鬼龙会成员的箭矢竟然全部被一层黄色的光幕给挡了下来。看到这一幕,那些日本玩家无不兴奋的大叫了起来,好象成功逃过一劫的是他们一样。

    在成功挡下第一波密集箭雨之后那四名玩家立刻收掉了防护罩,虽然此时依然有稀稀落落的一些箭矢射下来,但毕竟密度不高,那些鬼龙会成员纷纷在箭矢之间来回跳跃闪避,最终竟然毫发无损的让他们冲到了城墙底下。

    看到那些鬼龙会成员冲到城墙下面,周围的日本玩家全都兴奋的叫喊着让他们加油,而那些鬼龙会成员也确实能力惊人。只见队伍里长的最壮的两名日本武士首先站到城墙下用双手交叉组成了一个井字架,然后微微下蹲,后面的一名玩家几步助跑冲到了他们身边,然后突然转身倒着跳了上去在他们的双手组成的井字架上一踩。那两名武士顺着那名玩家下落的力量先是向下一让劲,然后猛然发力将其向上抛出,而那名玩家也借力下蹬,整个人就像炮弹一样瞬间飞上了城墙直接落进了垛墙之内。看到这三名玩家的完美配合,下面的日本玩家纷纷欢呼了起来,不过他们的欢呼声还没结束,刚跳上去的那名玩家便被打飞了出来。不过第一名玩家虽然几秒就挂掉了,但是第二、第三名玩家又被接二连三的扔了上去,后面的玩家全部借助这两人的力量直接跃上了墙顶,而每次上面有箭雨招呼下来之时,之前那四名玩家就会联手布置那种防护罩保护他们。

    就这样到场的黑龙会成员很快就有三十多人被扔上了城墙,而城墙下只剩下了那四名开保护罩的人和那两名壮的跟狗熊一样的超级猛男。在确认没有人需要扔了之后,这六人并没有想办法爬墙,而是纷纷躲进了城门洞并从空间装备中变出了一只巨大的手摇式钻头开始在城门上打洞。

    受艾辛格影响,本行会建筑的所有城市,除个别不重要的小型城市外,几乎全都使用了和城墙差不多厚的千斤闸作为城门保护措施,也就是说一般的攻城锤对我们行会的城市大门根本无效。攻城锤虽然号称攻城锤,但它实际上攻击的只是那种几十公分厚的城门而已,对于和城墙差不多厚的完全由石头组成的千斤闸,攻城锤是显然不行的。不过,虽然攻城锤砸不动这种千斤闸,但钻头却能在岩石上开洞,而开洞之后要干什么,这个傻瓜都知道。只要在那千斤闸上开个洞,然后塞点炸药进去,就可以像炸山一样把城门整个轰开,这种爆破开路法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了。当然,城门之下一般都是重点防御区,城墙上的守卫可不会让你安心在门上打洞,所以这种方法想要使用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现在这六名鬼龙会成员之所以能够在门上打洞,纯粹是因为之前上了城墙顶的那三十多人造成的混乱。由于他们的牵制,导致城墙上的守卫无法往下扔炸弹或者倒滚油沥青什么的,要不然以城墙上那些防御用物资,这下面根本就站不住人。

    被压在地上的日本玩家们正看着城门口那六个人在那挖洞,突然就听城墙上的音乐莫名其妙的乱了一下,他们身上的压力立刻消失,所有人都是一下从地上蹦了起来。虽然有短暂的发愣,但很快这些人就意识到了是刚刚冲上城墙的那帮人打扰了城门楼上的魔乐手奏乐,所以他们才能重获自由。

    重新恢复行动能力的日本玩家和NPC们纷纷开始冲到城墙边上往上抛绳索,然后再次开始爬墙,由于城墙下已经堆了有三米多高的尸体,所以这次他们需要爬的墙高就减少了三米多,但是实际上爬墙的危险性一点也没减少,因为尸体毕竟不是用来铺路的材料,想要在柔软的尸体上前进可不是想象中那么容易。很多日本玩家和NPC都倒在了这种深一脚浅一脚的尸路之上。不过,尽管前进之路充满坎坷,但日本玩家靠着不要命的精神终于还是再次爬上了墙头。在经历了又一次的城头争夺战之后,终于有日本玩家开始控制住一小段城墙,然后后续的日本玩家开始陆续的爬上城墙扩大他们的战果。

    直到很多日本玩家都爬上了城墙,他们才发现,原来城门楼上也不是一切太平。之前跳上去的那三十几名鬼龙会玩家现在还有七八人在战斗,而地面上则倒着其他人的尸体。几名看起来很漂亮,但是动作快如闪电的美女正拿着奇怪的武器和剩余的那几名鬼龙会玩家纠缠,而那几个人却是不怎么和这些美女纠缠,拼命的在追一个看起来很无害的小美女。

    尽管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这样战斗,但附近的日本玩家还是选择相信他们的行动是有意义的,所以后续靠近城门楼的日本玩家都主动把那个看起来无害的小美女当成了第一目标。

    实际上他们要是知道这个被追杀的小美女就是之前那个用音乐压的他们站都站不起来的魔乐手的话,估计他们就不会对那些鬼龙会的玩家的行为感到奇怪了。不过不管怎么说,鬼龙会之前的作为还是让他们跟着这些鬼龙会玩家一起追击起了那名小美女,只可惜冲上去的人是不是,但却没有一个能靠近的了那名小美女的。至于原因吗……就是那位小美女面前一溜排开的十二名美女以及围在小姑娘身前的四名美女。

    在日本玩家看来,这十六名美女的装备全都非常奇怪。她们身上的装备虽然看起来有点铠甲的基础形态,但如果仔细研究的话就会发现这些铠甲其实没有多少防护力,因为它们把这些美女身上的很多部位都暴露了出来,根本起不到什么防御作用。相反,如果说这些东西是演出服的话,到是非常让人信服,因为这些装备每一件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华丽,其装饰作用明显要大于实际作战能力。

    不过,以上只是日本玩家的猜测,实际情况却是——这其实是十六套全世界都罕见的连锁套装。

    套装谁都知道,就是成套装备,一般这类装备的属性可以互相辅助,集齐全套后战斗力会非常强悍,有些圣灵级套装的属性甚至能超越大部分的单件神器,至于神器套装那就更吓人了。但是,这个连锁套装又是什么东西呢?其实这个也很简单。连锁套装还是套装,只不过一般的套装是一个人身上的全套装备,而连锁套装是多人的全套装备。

    挡在水晶公主面前的这十六位美女其实就是我们行会的两个魔乐小队——天使的十二音阶和舞蹈天使四人组。

    天使的十二音阶就是一组十二名魔音舞者,她们的装备全部都是可以互相呼应的,整个队伍里任意两人就可以使用双人组合技,而三人在一起又可以释放三人技能,在此之上,任意人数都可以组合特殊技,甚至于十二人联手还可以摆出类似剑阵的十二人联合技。不客气的说,如果她们十二个联合发动终结技,就算是我被困在中间估计都得被打个半残,其他人那就根本连生还的希望都不会有了。

    和天使的十二音阶差不多,舞蹈天使四人组也是一个小队。她们四个人同样装备了连锁套装,不过和天使的十二音阶不一样。天使的十二音阶装备的虽然是连锁套装,但她们的装备都是圣灵级的,也就是说等级虽然高却不是顶级装备。而且她们十二个人配合虽然不错,但毕竟有十二人,想要完全统一也是有困难的。但是舞蹈天使四人组就不一样了。这四位不但是一组罕见的四胞胎姐妹花,而且她们的连锁套装还是神器级的。可以说这四人联手几乎就是天下无敌,唯一失败的可能就是她们遇上克星或者不利环境了,否则在公平战斗中可以说没人能胜的了她们。

    因为连锁套装的原因,这十六人的强悍可以说是逆天级的。不过从我们行会的魔音小组创建开始,这些魔乐手和魔音舞者就都是独立训练的。她们往往很少参加本行会的活动,除非是城市战级别的战斗,她们才会出现。这种训练方式使她们不但在外人眼里,就连在本行会都相当的神秘。一般人别说她们的具体属性,甚至连她们具体是怎么战斗的都搞不清楚,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那些日本玩家根本就搞不清楚这些丫头们身上穿的那些好似演出服一样的装备到底强到什么程度,而轻视敌人的代价就是——死亡。RA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