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从零开始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 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七章 说你是你就是,不是也是。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和松本正贺的第一次全面交锋居然打出了这么个结果,看的两边玩家下巴险些掉下来。他们不是惊叹于我们的势均力敌,而是完全被我们俩的破坏力给震撼了。要知道那块碎裂的石头可不比航空母舰小多少,居然就这么被我们俩的攻击产生的余波给震碎了,这得多大破坏力啊?

    被我轰下岩石的松本正贺一路向下,先后撞穿了两块飘过的巨大岩石才终于被第三块岩石卡在了当中。另外一边,我被松本正贺轰上高空后先是撞上了一块岩石将其顶飞之后便停了下来,然后我又开始往下落。虽然现在附近的引力场非常的低,但相比之往下掉的松本正贺,我往上飞毕竟是要占点便宜的,重力不断的在给我减速,所以在承受的撞击力上我是占便宜的。

    嵌在第三块岩石上的松本正贺先是挣扎了几下想从岩石里爬起来,但是试了几次都没能撼动分毫。略微有些生气之下他突然全身白光一闪,跟着卡住他的那块岩石便轰然炸裂,松本正贺仿佛一枚导弹般从那块岩石中弹出,直射向附近的一块岩石,当他上升力即将耗尽之时双脚在那块岩石上一点,整个人立刻再次加速向上蹿来。

    看着松本正贺来回弹跳向上,我也没闲着。看着附近几块体积较小的岩石,我伸手朝那岩石一指,然后将手指迅速向松本正贺的方向转动。那几块被我指中的岩石就仿佛突然被什么人推了一把猛的转向朝着松本正贺高速飞去。

    在那些岩石飞到松本正贺附近之时,他其实已经离我不远了。看着高速飞来的岩石,松本正贺在最后一块岩石上猛的一蹬,整个人立刻向上弹起,第一块飞来的岩石直接撞上了他刚刚起跳的那块岩石并双双炸成漫天碎片,而松本正贺又轻描淡写的横剑一挥,将第二枚飞石从中削断,接着穿过第二枚岩石断裂后留出的空隙直接挑飞第三块岩石并最终冲到了我的面前。

    我们两个人在空中刚一接触立刻便是两剑交错,只听当的一声撞击声后我们两人的速度瞬间提升到了完全看不清楚的状态,观战的人员只看到一白一紫两个模糊的光团在空中对拼,光团之间偶尔有些火星四下飞溅,但是却根本看不见人影。

    由于我们两个人都在空中无处着力,所以我们所在的光团也是越打越低,最后正好落在一块途经我们下方的岩石之上。不过让观战的玩家愕然的是,我们两个也就是刚在那块岩石上落地,那块岩石便立刻崩解成了无数碎片朝着周围飞射而去。

    穿过那块岩石之后我和松本正贺继续下落,然后就在大家以为我们会一路落进深渊之时,我们之间却突然爆发出了一团耀眼的闪光,跟着就见我们两个迅速分开向着两边飞了出去并且各自找了块岩石站到了上面。

    之前我们打的太激烈外面人根本看不清,现在我们一停下来大家才算看明白我们俩的打斗有多激烈。只见此时的松本正贺那原本很白净的脸上居然多了个黑色的大脚印,而他身上的光明皇帝战甲也是遍布大大小小的切割伤。更厉害的是松本正贺此时正拼命握着自己的侧腰,因为就在他的左腰处有道非常明显的大切口,外面已经血红一片,不时还有血水从中渗出,看起来相当恐怖的样子。

    松本正贺伤的如此严重,让场外的日本玩家都吓了一跳,不过等他们看到我的情况后却反而笑了起来。因为相比之松本正贺,我身上虽然不太狼狈,但我的肚子上却插着一柄雪白的长剑。

    “我说怎么没看见松本正贺的剑呢?原来在紫日身上插着呢”一名日本玩家恍然大悟的说道。

    没错,我肚子上现在就穿着一柄长剑,而这柄剑正是松本正贺的那柄光神剑。尽管我现在使用的是合体状态,紫日的神龙甲因为和银月的誓约套装融合,所以颜色已经不是纯黑的了,不过总体来说和体状态的铠甲依然颜色偏暗,而光神剑这种跟日光灯管一样的耀眼武器插在我的身上那就更有视觉冲击力了。

    此时耀眼的光神剑几乎有一大半都插进了我的身体,并且剑尖还从背后冒出了半尺多长,这个穿刺深度绝对算的上是重创了。虽然明面上之前松本正贺曾击败过我一次,而且今天的松本正贺也得到了额外的属性支持,但场外的日本玩家依然没有对松本正贺能击败我抱太大希望,所以现在当他们看到我被重创后简直就跟意外中了彩票一样,那兴奋劲只能用疯狂来形容。

    “奇怪了。”就在大部分日本玩家都在兴高采烈的庆祝之时,日本玩家的阵营中忽然传出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那些人虽然分布在日本玩家阵营的不同位置,但说话的速度和方式却都是一模一样。只见那些人在附近玩家疑惑的目光中说着:“松本正贺君都把紫日打成那样了?他脸上怎么一点笑容都没有呢?”

    这话一出口,立刻引起了所有日本玩家的注意,即使因为那些说话的人数量比较少,大部分人没有第一时间听到他们的话,但是在众玩家口耳相传之下还是很快引起了全部日本玩家的重视。

    我作为日本玩家心目中的大恶魔,能够干掉我的人自然应该兴奋才对,可是松本正贺的表现明显很反常,而由于大家对英雄的崇拜,松本正贺的这种反常也很快蔓延到了观战的日本玩家身上。

    实际上刚刚说这些话的不是观察力比较强的日本玩家,而是我们安排给松本正贺的托,也就是我们的人。这些人说这话自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们能这么整齐的在大致相同的时间内把这个消息散布出去当然是经过我们授意的。至于这个行为的目的,自然是吸引日本玩家关注我们接下来的表演了。

    人类都是有求知欲的,往好处说这叫喜欢探索爱好求知,往不好了说就是爱听八卦。我和松本正贺光靠战斗虽然也能提升松本正贺的形象,但相比之下,这种主动灌输思想的方式远不如用八卦的方式让别人自己去探索我们想要传达的思想效果更好。因此,我们才决定把那些观战的日本玩家的兴趣提起来,好让他们研究我们的意图。当然,让他们研究也得给他们点线索不是?于是我们就开始表演了。

    “哈哈咳……”我将面罩推了上去并艰难的笑了一声,随后便从嘴里喷了口血出来,不过我还是坚持着说道:“看来继承了那么多人的属性多少还是有点用的,至少你比之前厉害多了。”

    “不,我不如你厉害。”松本正贺很平静的说道。

    我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擦掉嘴边的血说道:“你谦虚什么?继承了那么多人的属性,要是你还不如我,那你不成废物了吗?”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松本正贺说到这里先是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后才道:“就算我继承的属性再增加一倍,并且将你们全部杀死在这个决斗空间内,那又如何呢?日本玩家和中国玩家的对抗依然还是会失败。我们最终还是要亡国,而你却会成为胜利者。作为带领中国玩家彻底征服日本的行会会长,我不相信你会没有额外奖励,而我呢?我就算战胜你十次,一百次,那又怎么样?”松本正贺摇着头再次仰天长叹。“有时候我真羡慕你。”

    “羡慕我的人多了,你不是唯一的那个。”

    “不,我羡慕的不是你的实力,而是你身边那群部下。”松本正贺说着便看了一眼金币和克利斯缔娜她们,然后才接着说道:“我有时一直在想,如果当初的最终计划没有因为我的下台而中断,那会是个什么样子”

    当松本正贺说出最终计划的时候,场外的日本玩家全都疑惑的开始互相询问了起来,结果当然是大家都对此一无所知,因为这个计划根本就不存在。但是,一个并不存在的计划,有时候也能发挥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作用。

    我在松本正贺说完之后便看着他说道:“说句老实话,当初知道你的那个计划时我也吓了一跳。要是真的被你执行了,那现在的中日实力对比还真不好说。不过……”说到这里我故意停了一下,而场外的日本玩家的耳朵则全部竖了起来,生怕漏掉了某个字。我估摸着那些日本玩家的注意力已经集中过来了之后才开口说道:“不过很幸运,你的计划最终流产了。说起来我是不是因为感谢一下鬼手信长那小子呢?”

    听完我的话松本正贺立刻做出了一脸苦笑的样子,然后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都是过去事了,不提也罢。”

    虽然我和松本正贺只是点到辄止的提了一下,但这样反而更加提高了日本玩家的兴趣。尽管我和松本正贺表面上似乎什么有用的东西也没说,但这话里的意思其实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只要不是太笨的日本玩家都能从中总结出两个关键点:第一、松本正贺下台前曾有一个大型的作战计划,并且这个计划被我证实的确对中国玩家危害极大;第二、这个被证实了威力极大的计划被鬼手信长破坏了。

    尽管我和松本正贺说的这个计划压根就不存在,但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鬼手信长难道还能拉松本正贺出来澄清不成?或者他能找什么人出来帮他证明吗?我和松本正贺都已经说了,那个计划流产了。既然没有实施,那就是说执行人员并不知道计划内容。只要松本正贺一口咬定确实有这个计划,任何人站出来说他不知道这个计划时,松本正贺都可以大声的质问他:“我的秘密计划为什么要告诉你?你算老几啊你?”当然,鬼手信长也可以用松本正贺的计划无人证明来说服别人相信当初确实没有这么个计划,但松本正贺就真的找不到人证明吗?

    松本正贺当初既然是日本玩家首脑,他身边肯定有一大帮子听他指挥的人员。松本正贺在那期间不可能完全没交代任何事情给这些人去办,而现在松本正贺只要说那些事情就是计划的一部分,他为了保密所以没有说出全盘计划,谁又能为此说松本正贺的不是?何况现在松本正贺身边也不是就他一个人,我们给他安排的那帮助手都是有着可靠的日本玩家身份的,只要随便从其中选几个出来帮松本正贺证明一下他们曾接触过这个计划,那么还有人会怀疑松本正贺吗?再说了,哪怕退一万步讲,即使松本正贺无法证明计划存在,那又如何呢?日本玩家又不是大法官,人家会追根究底的去调查这个事吗?显然不会。广大的日本玩家们只会知道有这么个事情存在,至于相信不相信,因为个人观点和立场不同,肯定会有所差异。但是不管信不信,这些人心里有了这么个疙瘩,他们能再次毫无保留的信任鬼手信长吗?

    一个人想要建立自己的好名声非常困难,但要破坏起来那可就太简单了。尽管有句话叫谣言止于智者,但很不幸的是这个世界上恰好是傻蛋比较多,因此谣言的威力绝对不容小视。就好象很多人都说自己不信鬼神,但却依然会对鬼神保持起码的尊敬。按照这帮人的话说,那就是尽管我基本上确信这个世界上没有鬼神,但就怕万一有,所以我保持一点起码的恭敬,万一真有鬼神找来了,我也不至于被它们难为。这就是一种屈服于谣言的心理。现在那些知道了这个事情的日本玩家就算嘴上说不信这个事,但心里他们肯定会想:“尽管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但防着点鬼手信长总是好的,要不然万一哪天被他坑了还傻傻的帮他数钱呢。”

    “诽谤,这是诽谤。”在众多日本玩家将信将疑之时,一个特殊的空间内鬼手信长却是正在大发雷霆。虽然鬼手信长他们已经挂掉了,但决斗空间在决斗彻底结束前是不会把参战人员传送出去的,即使是已经战死的人,那也得在决斗空间附带的休息空间中等待决斗结束。当然,这个空间其实是可以观察到决斗空间内的战斗情况的,只不过这就像在家里看电视一样,属于单向观看,没办法对决斗空间内的人做出影响。

    在听到松本正贺和我弹起这个不存在的计划时,鬼手信长立刻就发飙了。他又不傻,当然知道这个事情一旦传开他会有什么结果。即使别人不信,但对他的声誉来说,那总归是个污点,而且还是那种永远也抹不干净的污点。

    其实说实话鬼手信长的怒火本身也没什么底气,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这么一个计划。当初松本正贺当政的时候他鬼手信长只是个无名小卒,人家全国玩家总指挥搞出来的计划,为什么要通知他这样的小兵?所以说,不管当初是否存在着这么个计划,反正鬼手信长那会是肯定不会知道的。鬼手信长现在之所以发飙不是因为他觉得松本正贺编造了这么一个子虚乌有的计划来陷害他,而是生气松本正贺居然在这种时候把这样的事情说出来。

    因为鬼手信长不可能知道当初那个计划,所以鬼手信长觉得就算自己真的破坏了那么个计划,那也不能怪他,毕竟他又不是故意破坏的。但是松本正贺现在在这种场合把这个事情说出来,那就是明摆着在打他鬼手信长的脸,这是有意要把他搞臭。

    对于鬼手信长想到的事情红莲凤凰和小鸠健次郎他们显然也想的到,但是和鬼手信长差不多,在休息空间中等待的这帮日本玩家当初全都是默默无闻的小人物。不管当初是否存在这么个计划,反正这里是没有谁会知道的。但是松本正贺要打击鬼手信长人气的意图却是大家都看出来了,而且他们还自以为是的找到了松本正贺这么做的动机。

    红莲凤凰安慰着暴跳如雷的鬼手信长道:“你也别生气,松本正贺这样破坏你形象也是情有可原。”

    “情有可原?”鬼手信长一听这话更是气的要发疯。他指着休息空间中的同步画面问道:“他有什么情,可的什么原?”

    这个时候小鸠健次郎站出来说道:“鬼手君你先别激动,这个事说起来也确实是我们先得罪了松本正贺,他这样报复你已经算是客气的了。”

    “他这还叫客气?他这话一出,我以后还要不要在日本混啦?”

    红莲凤凰解释道:“健次郎说的不错,这事确实是我们先惹起来的。当初松本正贺的计划是等到中国人把我们灭国之后再借助系统的反击保护时间一举将中国人赶出日本,可是我们却在松本正贺把一切都安排好了之后突然提前发动反击,这就等于是松本正贺辛辛苦苦种了一片果树,结果最后我们却抢在他前面跑来摘果子。本来摘了也就摘了,但是我们摘果子的时候还碰上了野兽,结果你还把松本正贺给喊来救我们,你说他心里能高兴吗?果子是他种的,我们抢果子比他快,遇上麻烦了却想到他了,换谁也得发火。说句良心话,松本正贺败坏你名声这都算轻的,至少我们被紫**的走投无路的时候他还是来了。”

    “所以我就活该被他抹黑吗?”

    红莲凤凰摇着头说道:“虽然不能说你活该,但我们还真没什么立场站出来反抗。所以这个屎盆子你也就别指望拿掉了,况且你本来就没办法证明你是清白的。老实说松本正贺用这种方法报复你我反到放心了不少。”

    “就这你还放心?”鬼手信长差点没让红莲凤凰给气背过去。

    红莲凤凰对鬼手信长的暴怒根本是熟视无睹,她依然自顾自的解释道:“以松本正贺的实力,给我们找麻烦那是小意思。他心里憋着口气,肯定是要发泄出来的。这次他用这种明面上的手段发泄出来,总好过背后对你下黑手吧?”

    鬼手信长在红莲凤凰刚开始解释的时候就憋好了气准备等红莲凤凰一闭嘴就反驳她,但是听了红莲凤凰的话却不得不把气给硬压了下去。他心里也明白,红莲凤凰说的一点没错。松本正贺心里有气必然是要发泄出来的,现在这样发泄总好过被他背后阴一把啊明枪毕竟易躲,暗箭那就指不准造成啥结果了。

    在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讨论着松本正贺的报复问题时,我也正在和松本正贺聊关于鬼手信长的事情,只不过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是在猜测松本正贺的动机,而我们则是在合伙抹黑鬼手信长,至于这个方法吗……其实很简单,一个褒一个贬就行了。因为我和日本玩家的对立关系,我越是夸鬼手信长,他在日本玩家的心目中形象就越糟糕。至于松本正贺,他要是直接贬低鬼手信长显然也不太合适,不过在我说鬼手信长的各种“优点”之时,他只要装做无言以对的样子就基本能达到我的目的了。反正大部分日本玩家对鬼手信长的了解都是通过别人间接获得的,真的天天和鬼手信长在一起的也就那么一小部分人。所以我和松本正贺栽赃给鬼手信长的这些东西除了那一小部分人外,大部分日本玩家都没有多少分辨能力。再说我和松本正贺也没说啥具体的事情,只是谈了些模棱两可的概念化东西,就算真有人想追根究底估计也无从下手。

    “不管怎么说,鬼手信长总是我大和武士,紫**就不要再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了。”在我将鬼手信长的问题基本都数落的差不多了之后松本正贺才冒出了这么一句。当然松本正贺不是真要帮鬼手信长平反,他只是以此将自己摘干净而已。刚刚我一直在说鬼手信长的“好”,而松本正贺则做出一副无法应对的样子,这就是等于在默认鬼手信长的不足。现在松本正贺突然冒这么一句出来,不但不会让人觉得鬼手信长的问题是假的,反而可以侧面证明鬼手信长确实存在问题,所以才会逼的松本正贺不得不结束这个话题。而且,松本正贺这样说还可以顺便证明他很大度。毕竟日本玩家大多都能猜到一点鬼手信长这次是在黑松本正贺的劳动果实,所以这个时候松本正贺能帮鬼手信长说话已经算是以德报怨了。

    “好,你们内部团结那是你们的事,不过今天这场决斗我们是必须要赢的。”

    “你们想要赢?”松本正贺做出一副很不屑一顾的样子说道:“你都这个样子了,我很想知道你要怎么赢?”

    “当然是学以一下你们的办法了。”回答松本正贺的并不是我,而是突然从上空跳到我们附近的一块岩石上的金币。松本正贺这个时候立刻装做大吃一惊的样子环顾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并做出了才刚刚发现克利斯缔娜她们居然已经将他包围的事实。当然,实际上松本正贺实际上早知道大家都过来了,只是他不能说而已。

    刚刚的战斗中松本正贺用他的光神剑将我捅了个对穿,这已经算是基本获得了对我的胜利,所以我们计划的第一步已经算是完成了。下面需要做的就是计划第二步,也就是完成我们的战略目标——干掉松本正贺获得最后胜利。当然,为了保证松本正贺虽败犹荣的效果,我是不可以单独出手干掉他的。不过,实际上我现在也确实没办法单独干掉松本正贺了。其实刚刚的那场战斗并不完全是在假打,因为我知道松本正贺获得继承属性后战斗力很强,所以我和他刚开始交战那会都是根本没留手。我们就是想测试下这种状态下松本正贺是否打的过我而已。不过事实证明了我就算再强也是有极限的,在继承了二十一个人的属性后松本正贺的战斗力已经远远超过我了,除非再有两到三个和我实力差不多的人一起围攻松本正贺,否则根本不可能战胜他。《零》再重视格斗技巧,它也还是个游戏,属性值一旦高到一定程度就会出现一力降十会的效果,而现在松本正贺差不多就是这么个状态。

    “他们居然人多欺负人少。”在看到松本正贺被包围后观战的日本玩家全都紧张的叫了起来。不得不说使用双重标准判断事物的人还是满多的,反正观战的日本玩家基本上都是这样的人,要不然怎么当初他们国家的一群高手围我一个没见他们说自己人人多欺负人少啊?

    松本正贺虽然知道下一步就该自己慷慨就义了,但是场面话还是要说,而且必须说的壮烈。所以他先是用一副轻蔑的眼神扫视了一圈包围他的我们,然后便很不屑的反问我:“你觉得就靠你们这些人就能击败融合了二十一人属性的我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